专访《人世间》导演李路:反映时代是文艺工作者的使命,引发了话题级的文化现象

“生活苦吗?嚼嚼咽了。”最近,一部讲述东北普通工人家庭生活故事的年代剧《人世间》在全国掀起观剧热潮,深深打动了各个年龄段的观众。这部剧用朴实无华的手法,描绘了在东北“吉春市”周家兄妹身上发生的故事,和围绕这几个人物发生的亲情、友情、爱情,充满了浓浓的烟火气。很多观众被这部剧击中了心灵中最柔软的部分,从这部剧里看见了自己和自己的父辈。而早在《人世间》开拍一个月时,迪士尼就预购了其海外独家发行权。有观点认为,这部剧不仅是一个中国家庭的“史诗”,更是中国近五十年来发展变化的缩影。

《人世间》的播出,引发了从主流媒体到社交媒体的一致好评,引发了话题级的文化现象,热度久久不散,也催生了对现实主义题材文艺作品的思考。导演兼总制片人李路接受新华每日电讯记者专访,畅谈《人世间》。

专访《人世间》导演李路:反映时代是文艺工作者的使命,引发了话题级的文化现象

艺术家就是要和自己较劲

记者:我们都知道,在《人世间》之前,您有两部大火的剧,《人民的名义》和《巡回检察组》,许多人以为您会在反腐剧上继续发力,但您却没有选择自己熟悉的路径,而选择了《人世间》这样时间跨度长、拍摄难度大的年代剧,为什么?

李路:此前我确实没有拍过这么长的剧。《人民的名义》和《巡回检察组》反映的都是现实中的一个横断面,聚焦反腐,时间点集中,我也确实积累了一定的经验。但是我这个人喜欢跟自己较劲,喜欢打破一些惯性。其实早在四年前《人世间》刚刚出版时,我就一眼相中。《人世间》的故事从1969年到2016年,既有爱情,又有社会关系,又有对中国社会过去四五十年的纵深思考。我认为“当下”是单面的,只有“纵深”才是多面的,所以拍起来很兴奋、很过瘾。这部剧以工人作为切入口,实际上展现的是社会各个层面,有机关干部、大学教师、诗人、导演、商人……这其中又以周秉昆为主要代表的平凡小人物作为主基调,任何时代都是以这些人为分母构成的,是他们真正地在用一砖一瓦建设我们的国家,我们应该去弘扬。

记者:《人世间》以“光字片”展开,许多观众认为这部戏最大的特点是真实,各种对话、各种细节让人一秒入戏。剧组在“光字片”上下了不少功夫吧?

李路:《人世间》是现实得不能再现实的作品,写的是我们自己,我们的父母,我们的兄弟姐妹的生活。这样的作品,真实是最重要的,因为你哪怕有一点不真实,大家都能看出来。创作的过程中,我受益最大的就是说真话,这样才能直抵人心、打动观众、引起热议。

剧中“光字片”是城中村,但是现实中已经找不到完整的“光字片”了,剧组花了大量的精力构建“光字片”。我们找来了近200名建筑工人,在长春农博园的一个展厅里,按照设计图,高度还原出总面积8000平方米的“光字片”。有一些窗户、门、地板,都是从一些待拆迁的棚户区买回来的;地上的黑土,装了几十卡车,都是借的,用完了还要再还回去,黑土很珍贵;剧中的挂历,家具、电风扇的价格、收音机的款式等等都是一再考证过的,费了很大的劲。

《人世间》拍完了,我本来是要把“光字片”留着,但是由于当时农博园马上要搞农业展,要卖辣椒和大蒜了,很多人会去参观、拍摄,为了不让我们的“光字片”提前曝光,只能忍痛把它拆掉了。但是没关系,长春市有关部门也一直在跟我沟通,将来“光字片”有可能另外选址复建。

记者:《人世间》的故事里,人物众多,不论是周家三兄妹、周爸周妈、郑娟,还是“六小君子”、骆士宾、水自流等等,每一个人物都刻画得深入人心,每一个配角的演技都不“掉链子”,这是怎么做到的?

李路:选演员是一个技术活,我主要看重这个演员本身的形象、气质、演技与我们剧里的角色是否有贴合度,如果贴合度很高,那么他就不用再去“演”,稍微调整一下就可以。剧中,无论是秉昆、秉义,周蓉、郑娟,还是周母、周父等演员,他们不用太费劲,就自带人物的气质。我们在选演员的时候要看清楚每个人自身的本质,不能被之前所塑造的形象“迷惑”。

我认为一部剧的好坏,不光要看主要演员,因为他们一定能够演好,更要看群众演员,看远景,看周边搭戏的配角演得好不好,这是一部戏好坏的重要标志之一。每个细节不停加分、再加分,才能使一部剧的整体成色更好看。比如,《人世间》剧中开市委常委会,开会的不少人都是在长春找的群演,但他们不是普通的群演,往那儿一坐,真的就是开会的样子。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7192.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