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相亲男发生好几次关系:“啊~用劲太爽了再深一点”!@果然是个浪蹄子!

跟相亲男发生好几次关系:“啊~用劲太爽了再深一点”!@果然是个浪蹄子!

老周今年五十有二,从前在电力公司上班,前两年公司赶上裁员,便提前退休了。

退休后,早年在县里的平房赶上拆迁,直接分到两层小楼,这下小日子更美滋滋了。

每天拿着退休金和房租,调戏调戏附近的寡妇,简直悠哉乐哉。

这天他正准备下楼买菜,结果一出门,就听到拐角的楼梯间有异响。

一男一女沉重的喘息声,不知道的还以为真刀实枪干起来了。

两人啃了好一会,才从楼梯间出来。

女人修长的双腿刚露面,老周就知道是谁了!

“好你个赵美娜,这才结婚多久就偷汉子!果然是个浪蹄子!”

老周气呼呼地嘀咕。

这个赵美娜,可是老周心里的一根刺。

她是个超市收银员,仗着老公是个白领,每天瞧不起这个,瞧不起那个。

两层楼的住户,就她长得最漂亮,然而也属她人品最差。

平时对老周一直爱答不理,好像多说句话能掉块肉。

好几次老周过去收租,她连门都不开,直接从门缝里塞出钱来!

回屋望着楼梯间的监控视频,老周乐的直搓手。

“小蹄子,看你这次还敢对老子不客气!”

等了一个多小时,那男人才从赵美娜家里出来,两人还亲亲抱抱,依依不舍的样子让人看了就恶心。

随后,老周晃悠到了她家门口。

按响门铃,里面传来赵美娜清脆的喊声。

“谁啊?”

“我,老周。”

老周回答完后,里面突然不说话了,赵美娜磨磨蹭蹭好半天,才过来开了条门缝。

“什么事?”

她倚着门框,语气有些不屑。

老周看着她,眼神都直了,这个赵美娜,活生生一个狐狸精!

兴许是刚云雨一番,脸颊还带着微红,胸口被撑得满满的,衬衫的扣子也没系好,露出小片白嫩的肌肤。

两条大长腿被诱人的黑色丝袜包裹的严严实实,脚下踩着一双高跟鞋,显得人更加高挑。

“这两天老有租户说家里电闸不稳,我来问问你们家怎么……”

老周挠了挠后脑勺,笑眯眯地看着她。

可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赵美娜一口拒绝,“我们家挺好的!”

看她这般态度,老周也有点恼火,平日对他爱答不理就算了,可今天她都浪荡成这样了,还敢装什么贞洁烈女!

看他不好好惩治她!

“哎美娜,实话跟你说吧,其实我今天过来啊,主要是想问问,你家有没有丢东西。这两天我家少了个贵重物品,一查监控才发现,有个寸头男人摸到了这两层楼,也钻进了你家,所以……”

说到这,他故意拉长了声线,观察着赵美娜的表情。

果然,她从微红便成了刷白,连声调都拔高了很多。

“你在这装监控了?”

“那当然!现在不装监控多危险!就像这种情况,你要是丢了东西都没地儿去找啊!”

老周一本正经地说,但眼神有意无意打量着她的胸口,目光贪婪。

“你怎么……”

赵美娜着急的语塞起来,趁她紧张的功夫,老周一把拽开门钻了进去。

“美娜你别害怕,我这不还在呢么!会保护你的!”

说完,他拽住了赵美娜的小手。

“嘶——”

老周下意识轻吟了一声,这手感真好啊,软绵绵的,弹滑的比果冻摸起来还舒服!

手都这么好摸,要是别处……

想着想着,他都有点把持不住自己了。

“你干嘛!”

被一个猥琐老头抓着手,赵美娜下意识想抽回去,但无奈老周力气很大,她根本挣脱不开。

“美娜,你要是有意见,不然就把你老公叫回来,咱们一起查查监控,看看是不是真丢了什么东西?”

老周挑了挑眉,开始侧面威胁。

“不行!”

赵美娜严词打断,千万不能让她老公知道!不然肯定会和她离婚的!

“怎么不行呢?看你害怕地小脸都发白了,大爷我真是心疼死了!”

老周将大手移到她脸蛋上,肆意地揉捏。

赵美娜被他的话惊讶到,还没缓过神来,连反抗都忘记了。

老周以为她是准备乖乖就范,于是更加得寸进尺,一把将美人儿搂进了自己怀里

“只要乖乖的,我就不会让你老公看见监控视频。”

老周低声说着,大手已经放到了她腰间。

就在快要伸进衬衫里的时候,赵美娜突然如梦惊醒,猛地推开了老周。

“你混……不,周叔,你想要多少钱我都给你,别告诉我老公,求求你……”

她眼中泛着泪花,精致的小脸楚楚可怜,让老周看了更是心痒痒。

“大爷无儿无女,又没老伴,要那么多钱给谁花啊?”

老周一边说着,一边朝她靠近。

“看来你还是没太想清楚,要不把你老公叫回来一起想吧!”他伸手就要掏出手机。

这回赵美娜彻底害怕了,她主动抓住老周的手,做出乞求的姿态。

“你说,你到底想怎样?”

“我哪里舍得把你怎样啊,看这眼泪流的,快别哭了,让大爷心疼死了。”

老周伸手擦干她的眼泪,嘴角带着得逞的笑。

哼!

小浪蹄子,让你之前那么牛气哄哄,现在还不是被我掌控住了!

今天大爷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姜还是老的辣!

赵美娜难受极了,声音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叫什么啊?这才哪到哪就要叫了?等会有的是机会叫啊~”

老周低声说着,手上的力道加大了几分。

只是隔着布料接触已经不能满足他了,他将赵美娜的衬衫撩到胸前,直接钻进了内衣里。

“美娜,你可真是迷人的很啊……”

这简直比他想象的还要舒服!怪不得她老公每天出门都喜气洋洋的,要是他娶上这么个女人,也得舒服死。

“周叔,你不要太过分了!”

赵美娜咬着嘴唇反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她抓住老周的手腕,想把他从里面拽出来,但始终无果。

“过分?我这是在保护你啊,有我在,那个寸头男就不会回来欺负你了啊!”

老周说的意味深长,看着眼前的雪白,他心里的虚荣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昔日都不正眼看他的女人现在任由他欺负,谁心里能不爽?

感觉到老男人掌心的粗糙,还有他口中的蒜味,赵美娜真的受不了了。

“周叔!你要是再这样我就真的报警了,我宁可跟他离婚也不能让你……”

赵美娜用力地抵着老周的胸膛,想要阻止他的贴近。

可这嚷嚷声落在老周耳朵里,简直就像猫叫一样,他喘气声越来越粗,心里的邪念也越来越强烈。

好多年都没碰过这么水灵的女人了,以前村里也有寡妇和他相好,但和这城里的女人,始终是没法比!

他突然弯下腰,一把将赵美娜抗在肩头,朝着沙发走过去。

“美娜,你今天就从了我吧,不然等待你的可不是好果子!”

老周一边欺身压下,一边话里威胁着她。

结婚不到一个月就出轨,传到谁耳朵里也是丑闻,到时候她再想找男人,可就真的难了!

老周将她两手抓住,束在头顶,另一只手动作极快,已经拽下了她的丝袜。

“你放开我!放开我啊!”

这个动作刺激了赵美娜,她使出吃奶的力气挣脱开老周,碰到桌上的杯子摔了一地。

她慌乱地跑向门口,一只手拽衬衫,一只手提丝袜,样子狼狈极了,但也极具诱惑力。

“美娜,你怎么说话不算话?刚才不是说怎样都依我么?怎么现在又变卦了?”

老周语气冷了下来,顺手掏出了手机,“看来,你是真想你老公了啊……”

“不可以!”赵美娜立刻高声制止,“你摸都摸了,还要怎样……”

被一个能当自己爹的老头摸来摸去,她已经觉得非常屈辱了,要是还进一步,她不如去死。

“那我们就只能找你老公……”

老周又想拿这个事来威胁,但门铃突然叮咚叮咚响了起来。

“我老公回来了!你老实点!”

赵美娜仿佛看到了救星,赶紧跑过去开门。

“美娜,怎么这么久才开门啊?哎你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发烧了?”

方宇走进来,对着赵美娜就是一阵嘘寒问暖。

赵美娜一时局促起来,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下意识看向客厅的地方。

“嗨!小方啊,刚才我和美娜聊天聊得,没听见你门铃声。”

老周从沙发上坐起来,成功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周叔你来了?快坐快坐,美娜,快给周叔倒杯茶。”

方宇对老周一直都很客气,他是个很老实很温顺的男人。

不然,也不会再新婚之月就被戴绿帽子了!

“我最近看几家租客电闸不稳,所以过来看看。”

老周模棱两可地解释,倒也能糊弄过去。

“您可真是热心肠!现在像您这样房租便宜又负责的房东,真是不多见了!”

方宇主动从赵美娜手里接过杯子,递给了老周。

“美娜,快去炒两个菜,今天留周叔吃个饭。”

方宇很热情地招待。

“可周叔刚说还要去其他租客家……”

赵美娜可不想让他留下来!那是引狼入室!

“哎没事,我也想尝尝美娜的手艺!”

老周打断了她的话,顺便用眼神警告了她一下,赵美娜无可奈何,只好乖乖溜进厨房里。

看着她前凸后翘的侧身,老周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这要是放在自己家里,他恨不得年轻二十岁,天天把这个小妖精喂得饱饱的!

半个小时后,三人坐下一起吃饭。

赵美娜始终低着头,不参与两人的聊天,但是吃着吃着,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

因为她的小腿,总是在被人有意无意的摩擦着!

起初,她还以为是自己老公方宇,于是脸红着看向他,想警告他在外人面前不要这样。

但看方宇聊得正欢,才意识到是老周!

这个疯子!月 神 独 家 整 理

竟然在她老公面前就敢……

想到这,她一脚将老周的臭脚丫子给踢开了。

老周脸色一变,神色认真起来。

“小方啊,你最近有没有在家附近看到一个寸头男人?”

此话一出,赵美娜的魂儿都凉了半截。

“什么寸头男人?”

方宇不明所以,赶紧问道,老周有了话茬,把白天那件事添油加醋说了说。

“美娜,你没被吓到吧?”

方宇赶紧安慰自己的老婆,赵美娜抬起头,勉强笑了笑,“没事,家里也没丢东西,我也没看见那个寸头男人……”

说完,她下意识瞥了眼老周,果然,他眼里释放出威胁意味。

“那就行,以后自己在家的时候可得小心啊。”

方宇拍了拍她的手,又继续和老周聊天。

下一秒,赵美娜又发觉有热乎乎的东西摸到了自己大腿根,不用想,肯定又是老周!

“啪。”

她伸手拍掉老周的脚,幸好有长长的桌布掩盖,不然,肯定会在老公面前露馅!

老周愈发觉得刺激起来,一边和方宇聊天,一边能逗弄他的老婆,三人还在一个桌子上吃饭,这样的感觉可是前所未有啊!

真是太爽了!

赵美娜一直用手把他往下拽。

“小方啊,其实安全起见,我觉得还是看看监控吧,万一真出点什么事,我们也能有个准备。”

老周又把话题扯了回去!

“对,我也这么觉得,那一会吃完饭我就去您家里看看怎么样?”

方宇对这件事也很上心,谁让家里还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呢!

“我觉得不用吧,哪有那么严重,现在社会上小偷太多了,也不会傻到一直来吧……”

赵美娜赶紧唱反调,试图阻止方宇。

“那可不行,你这么年轻漂亮,万一以后碰到那不怀好意的歹徒,劫财又劫色,你可怎么办才好!”


老周坐在餐桌上,毫不客气的吃着桌上的饭菜,吃完一碗还不忘自己去盛一碗,直到吃得快撑了,他才放下碗筷。

但是小浪蹄子居然还没从书房出来,老周有些奇怪,于是走到了书房外,却隐隐听见了里面的浪叫声,虽然有刻意压抑,但声音实在是不小。

好你个赵美娜,说好了陪我,结果又和你老公干上了,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老周没在门口站多久,又回到客厅坐在了沙发上。

没几分钟,就看见赵美娜一脸绯红的从书房里先出来了,而方宇也穿着赵美娜给他拿的那套黑色正装走了出来。

看见老周还在这儿,想起刚刚做的那档子事儿,方宇有些不好意思的走了过去。

“周叔,抱歉啊,刚刚领导来电话,说是想要我替他出席一下,美娜不大放心我,也跟着我一起去。要不,周叔您先回家,明早再过来?”

明早?老周不着痕迹的扯了下嘴角,行,你让我来的,以后我肯定会帮你照看好你家这小蹄子的。

说实话,老周现在看着方宇,都忍不住流露出怜悯的眼神,但方宇一点感觉不到,只觉得是老周人年纪大了,变得多愁善感了。

“老公啊,周叔可是很忙的,我们家也没什么事,就不用让周叔特意来了,不然多麻烦他老人家啊。”

赵美娜用肥硕的胸脯刻意蹭着方宇的手臂,撒着娇讲着道理,听起来一点没差,可方宇打死也想不到赵美娜只是不想让老周逮到机会骚扰她,才讲这么多的。

老周自然是知道赵美娜打的什么主意,直接开口道:“没事儿没事儿,美娜啊,你是咱们这儿最漂亮的,性格也温和,很容易受骗的。小方没在的时候,周叔看着点还是好的,不然你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小方也会担心的,是吧小方?”

老周知道今天没啥搞的了,人家小两口也要出去,也就说道了几句就离开了。

无聊的在小区里溜达着,这人老了,还真是容易寂寞啊,特别是无儿无女还没老伴陪着跳广场舞。

这小区里的媳妇和寡妇,老周也调戏得差不多了,没多大心意,关键人家都是良家妇女,老周也不是啥坏人,虽然也不是好人,但好歹还是有点仁义在那儿的。

“嘿,李老太太,你又跳完舞回来啦。”

半路遇见了三楼住户的一个独居老太太,老周很热情的打了招呼。

老太太家里也不穷,但是因为儿媳的关系,自己独自一人搬了出来,不想打扰儿子的生活。

还曾经说,不到病死不会再见自己儿子一面。

当时老周听着感触也蛮多的,觉得生儿育女也没多大的作用,这养了几十年,最后还是别人的。

也许就是因为老太太这番话,让老周想通了,人生活着的意义,不就是随心所欲,想干啥就干啥吗?不然活着每天只为菜米油盐有啥意思?

“老周啊,你是不是又去调戏人家媳妇不成,这才来这儿溜达啊?”老太太也是个聪明人,虽然看破,却从来不会真的戳破。

毕竟人也上了年纪,别人的事儿还真是一点不想多管。

“嗨,您这话说得,我老周是那种人吗?只是逗逗她们而已,这不是一天太闲了吗?”

“得了,我还不知道你?”老太太白了老周一眼,假装不在意的说道:“有个度就成,口头调戏下就行了,下次可别动手动脚的。”

说完,老太太就走了,独留老周一个人在那儿摸不着头脑。

难不成是我暴露了?不会啊,赵美娜家里应该没摄像头吧?在外面,我可是什么都没做过。

老周哪里能想到,老太太只是好心提醒他一下,并不是真的看见了什么。

心虚了一阵,老周想通了,也觉得没啥。

这不是还得讲证据的吗?而且我还啥都没做呢,摸几下又不是犯罪,就算做了又咋滴,当事人都同意了。

心里嘀咕着,老周正想回家,自己好友却打了个电话过来。

“喂,老田啊,这么久没联系了,干啥去了都?”

老周用着开玩笑的口气说着,对方却语气很冷淡,但他也习惯了,谁让老田和方宇差不多就是个楞木头呢?

“老周,我有个事儿想让你帮一下。”

“啥?有事儿直说,我俩谁跟谁?”老周说完,觉得自己好像答应得太早了,要是对方要借钱,还是大钱咋办?

可这说出口的话,他也不好收回,犹豫间,只听老田又道:“我有个侄女想去大城市闯闯,但是我觉得她太小了,一个人不安全。所以……”

老田犹豫了一下,咬着牙又道:“能不能让她去你那儿,你放心,房租一分不会少你的。”

老周有些懵,但随即反应过来,赶紧道:“我俩啥关系,用得着这么客套吗?你就让她来吧,我会给她准备我这儿最好看的房间给她。至于房租,你知道我脾气,肯定不会少收的,你就放心吧。”

老田听完老周的回答,在电话里笑了笑,然后应了下来。

而老周挂完电话,心里还在打鼓,他这儿的房间其实都挺不错,都是套房,但一般都是一家人住,这一小姑娘住,也不太安全啊。

要是被赵美娜那小蹄子的姘头遇见了,起了不轨之心怎么办?

这一晚老周难眠啊,而且居然不是因为寂寞空虚冷,而是担心好友的小侄女儿,这让他心里有些感觉莫名其妙的。

难不成自己这真是老了,开始多愁善感起来了?

当年,我老周哪里为这些年轻人发愁过?不都是别人家的孩子吗?

不知不觉天已经慢慢开始泛白了,老周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天空,心里始终像是缺了一块,有些莫名的伤感。

抬起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已经六点多了,是时候去火车站接人了。

老周站起身伸了伸懒腰,套了件薄外套,就准备出门了。

开着车到了火车站,看着拥挤的人群,老周这才想到现在是五一,很多人旅游的,日子过得太多,都忘记了。

看着手机里的照片,这田笑笑有对小虎牙,笑起来挺可爱的,皮肤也很白皙,一点不像乡村长大的女孩子。

老周站在站口等了老半天,结果都没看见人,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记错时间了。

于是打了老田给的田笑笑的电话,拨了出去。

“喂,”甜甜的声音在老周的身后响起,老周转过身,有些诧异的看着身后的田笑笑。

一身清爽的装扮,就是过于暴露了,那对胸脯,感觉都快被挤出来了。

别过眼睛,老周故意不去直视田笑笑,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太那啥了。

这可是自己好友的侄女儿,也算是自己的侄女儿了,怎么能产生那种龌蹉的想法?

“周叔?”田笑笑笑得真的很甜,露出两颗小虎牙,比照片上还要好看。

老周应了一声,随手就接过了田笑笑手里的小行李箱,虽然看着不是很大,也不会很重,但多年来的经验让他想都不用想就直接接了过来。

“我帮你拉行李吧,车子在外面,怕你晕车,我来的路上买了金银花的熏香,希望会好点。”

“哇,周叔你真好。”田笑笑直接扑倒在老周的怀里,在他脸颊上亲亲一吻。“周叔比我老田叔好多了,老田叔只知道说我,还不想让我上来,哼哼。”

小丫头撒着娇,并不知道自己在老周脸上那一吻,和不经意碰触到的胸脯,已经让老周某个地方起了反应。

老周尴尬的看了田笑笑一眼,发现她一脸单纯的样子,真是天真到了极致,难怪老田会不放心她来大城市了。

这样的性格,真的很容易被骗,但是现在乡村里的人也不简单,在自己身边也许还安全点。

这样想着,老周笑着摸了摸田笑笑的小脑袋。

“以后周叔照顾你,有啥事儿就跟周叔说,能帮的周叔都会尽力。”

田笑笑点点头应了一声,只觉得老周和她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她起先以为老周和她老田叔一样,是个古板的长辈,但现在这么一看,她觉得周叔比自己男朋友还要绅士。

大城市的人就是不一样,田笑笑抿着嘴角笑了笑,跟着老周后边,坐上了车。

“哇,周叔,这车真的好好闻哦,一点不会晕车的。”

老周故意将车速开的比较快,打开了点车窗,让车子里不至于这么闷,所以田笑笑才会觉得舒服。

毕竟老周没有买车之前,也是很晕车的,所以知道怎么弄能让田笑笑舒服点。

但田笑笑却觉得这是老周的细心,对老周的印象不知道已经多好了。

在她心底,只怕只有父母能把老周pk下去了。

把车停在了停车场,老周先提了田笑笑的行李出来,之后又给笑笑开了门,随时都显得很绅士。

“来,从这儿出去就好了,我给你安排的房间就在我隔壁,好有个照应,不然我也不放心。”

“嗯。”田笑笑点点头,自然是不会计较这些的,反正房租也是老田叔给,自己不用操心。

到了房间,田笑笑直接被惊到了,满眼的粉红色,是她最爱的颜色。

而且还房间里还有大衣柜,白色加粉色,也很好看,床单也是粉色,什么都弄好了,就好像是专为她订制的一样。

激动的田笑笑差点又要直接抱住老周了,但老周却直接闪开了,觉得这样似乎不太好。

“好了笑笑,我这样叫你没问题吧?”老周开了口,但是眼光却看向了别处。

因为田笑笑一进房门,就把小外套给脱了,那光溜溜的两只小膀子漏出来,让老周不由的咽了咽口水,也真是不敢直视了。

这丫头,比赵美娜还要美上几分,关键是人家单纯又可爱,赵美娜完全不能比。

想起赵美娜,老周心里还是窝火得很。

田笑笑见老周脸色不对,有些关心的问道:“周叔,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好?”

说着,田笑笑就直接将老周扶住了,那大胸脯也凑了上去,害得老周直接别过了身。

“笑笑,以后别随便碰男人,小心被人吃豆腐,知道吗?”

老周见笑笑太单纯了,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哪知笑笑根本不在意,“周叔,我对别人可不这样,你不知道在我们村里那些男孩子,我都不喜欢,结果都爱粘着我,我都不理他们的。因为周叔你是真的好,所以我才会这样啊。放心啦!”

田笑笑说着还拍了拍老周的肩膀,简直自来熟得不要太夸张。

老周也看出来了,这丫头就是个没心没肺的,看着单纯,其实也有点分寸。

打了个哈切,老周知道小丫头累了,也就说了一声,就出去了。

只是没过多久,发现自己包里还有东西没送给她,忍不住又过去了,只是敲了门没人回,想着她可能睡着了,于是也就拿了钥匙打开门,想要放下礼物就走。

老周开了门,看着直接在躺椅上睡着的田笑笑,打开衣柜,拿出里面的小毛毯,盖在了田笑笑的身上。

但是田笑笑像是在做梦,睡得很不安慰,直接转了个身侧着身子,那白花花的大胸脯被挤压出来更多,看得老周眼都直了。

老周纠结着,这胸脯,可是不知道比赵美娜的好了多少,估计摸上去手感也相当不错。

想着,老周的手已经距离田笑笑近在咫尺了,但又停住了。

不行,周国祥,你可是她叔叔,而且笑笑这么可爱,你怎么能这么龌蹉?

被水声吵醒的田笑笑一下子惊醒了过来,拿着随身携带的防狼电棒走向了浴室。

老周打开门,就看见田笑笑一脸戒备的看着自己,一时间更加的尴尬了。

“周叔,怎么是你?”田笑笑将防狼电棒揣回了兜里,有些迷茫的看着老周。

老周笑了笑,反应过来拿出了包里的礼物递到了田笑笑面前。

“这不,忘记了你的礼物,然后进门敲门你没应估计你睡着了就想着进来放下就走。结果尿急,忍不住就用了下厕所,你不介意吧?”

田笑笑歪着脑袋,眨了眨眼睛,又回头看了眼躺椅上的小毛毯,瞬间感动万分。

拉着老周胳膊毫不嫌弃的直接坐在了床上,“周叔,你对我真好,刚刚是不是给我还盖了毛毯来着?”

老周看了一眼躺椅上的毛毯,又想起自己做的龌龊事,看着田笑笑一脸单纯的样子,心里骂了几句。

“嗯,怕你着凉,虽然是夏天,但是女孩子不一样,肚子凉了可就不好了。”

“周叔你真的是太贴心了。”田笑笑又在老周脸上亲了一下,然后站了起来。“我去洗个澡,周叔你先坐会儿,等会儿陪我去超市买点日用品吧,我带的东西少。”

老周点点头,看着田笑笑从包里取出了新的内衣裤和吊带外套短裤那些,走进了浴室。

浴室有女士的凉拖鞋,这也是老周昨晚睡不着准备好的,当时他还想要把笑笑当成自己女儿一样对待呢,现在看来,还是少碰触好些。

要不然,老周叹了口气,自己的性格就是这样,喜欢的东西再怎么都会得到手,所以,唉。

听着浴室哗啦啦的水声,老周在脑补着画面,那场景,让他下身的东西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目光瞥向别处,老周现在的心思已经不在田笑笑身上了,他现在就想着怎么能早点把赵美娜弄出来发泄发泄。

这样想时间过得也很快,田笑笑已经从浴室出来了,只是独居好久的田笑笑已经忘记了外面还有个人,拿着外套那些只穿着内衣就走了出来。

“真凉快啊!”田笑笑走出来,因为浴室在厨房那边,所以还没想起还有老周的存在。

等她意识到的时候,老周已经捂住了眼睛。

“笑笑,赶紧穿上衣服,在别人面前不可以这样。”

田笑笑原本很尴尬的,但是却被老周一句话逗笑了。

这话怎么听都好像是在教育她,不能随便在别人面前露出身子,把她当做小孩子了。

慢悠悠的穿上了吊带短裤,将外套放在了一边。

“周叔,我不是小孩子了,我这不是忘记您还在吗?”

说着,田笑笑四处看了看,似乎是在看到底还差些什么东西,好置办。

老周也看出来了,直说道:“不差什么了,都给你置办好了,你只需要买你平时用的就可以。”

似乎真的是这样诶,田笑笑转悠了一圈,房间还挺大的。

不仅有单独的卧室和卫生间,还有厨房和单独的大阳台,晾衣服很方便。

“周叔,这是洗衣机吗?怎么这么小一个的?”田笑笑站在阳台上,看着洗衣机,一脸的好奇。

知道她可能没见过全自动洗衣机,老周很贴心的给她演示了一边,在她弯腰的时候,也不可避免的看见了那对小白兔蹦跶着好像随时会出来一样。

看直了眼,老周反应过来,气氛尴尬得不得了,因为目光太过于炙热,田笑笑也是发现了的。

老周看着田笑笑羞涩的样子,心下欲火难耐,脑子里只想着把赵美娜弄来发泄。

于是赶紧找借口回了自己房间,“笑笑,你先收拾一下,我等会儿来找你,刚刚看楼下有个熟人,去打声招呼。”

田笑笑转过眸,看了眼外面,确实站了一个中年男人,原来刚刚周叔是在看那个人啊,搞得她还以为……

知道了‘事实’,田笑笑表现得更加羞涩,甚至已经开始有些局促不安了。

“嗯,好的,周叔你先去吧,等会儿我去隔壁找你。”

虽然掩饰过去了,但老周还是硬着头皮,去和那陌生人搭了句话,意外的发现,那人还真是在找房子,三言两语中,自己有多了一个租客。

办完事回到自己的房间,老周叹了口气,然后给自己倒了杯茶。

在品茶的时候,忽然看见白色的墙上好像有个小洞似的东西,这才想起原来隔壁和自己房间是通的,这堵墙后来添上的。

而这个小洞好像是以前装网线留下的。

好奇的站起身,老周拿了一个小凳子站了上去,刚好眼睛对着那小洞,也正好看见了在脱衣的田笑笑。

这是在做什么?不是刚洗完澡?

正在老周疑惑之际,田笑笑忽然蹲了下来,让他正好看见了电脑里的那个男人。

原来是在视频啊,这些东西老周还是懂的,毕竟一天无聊得很,时间很多,还是能紧跟潮流的。

不过,现在年轻人都这样的吗?对着陌生男人都能脱衣服了?

如果不是田笑笑脱到一半就停住了,估计老周都会冲上去跟她理论了。

只是,事情没老周想的那么简单,田笑笑又站起身,背对着电脑上的男人,开始解开内衣扣了。

虽然那男人什么都看不见,但是正对着田笑笑的老周,可是什么都看见了啊。

一只手压着身下的小东西,刚忍不住想要撸两把,田笑笑却直接转过身关掉了视频。

老周这是被折腾得直接蔫了,小心翼翼的从凳子上下来,将小凳子回归原处,想着田笑笑那对美美的白嫩嫩的大胸脯,心痒难耐。

不行,我得赶紧找机会让赵美娜给我泄泄火,不然这样面对田笑笑可不行。

“扣扣,扣扣,”门被敲响,老周回过神来,打开了门,看见一脸娇俏的田笑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但田笑笑却直接挽住了他的胳膊,笑嘻嘻的说道:“周叔,我们先去吃饭吧,然后再去买东西,我连早餐都还没吃呢。”

老周有些懵,随即反应过来牵过她的手。

“笑笑,我再怎么说也是个男人,以后可不许随便这么挽着我。”

说着,老周把田笑笑的手放开了。

田笑笑好笑的看着眼前这个忽然变得一本正经的男人,其实她真的只是把他当做一个长辈而已。

但是,好像长辈也是需要有个跨度的吧?确实,她好像跟自己老爸都没有这么亲热过。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6121.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