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说你好骚啊!讲述给高中生开花苞“一阵阵的愉悦的酥沕麻感”

男生说你好骚啊!讲述给高中生开花苞“一阵阵的愉悦的酥沕麻感”

那天傍晚,天边斜成一道橙红sè的晚霞,空气中浮动着夏曰特有的cǎo地泥土的清香以及湿气,雨后的S市,连空气都是澄澈透沕明的。街边的屋檐上的雨水顺势而下,连城一条晶莹的线。


心蕾很不幸地淋了个半湿,但本该下午就回家的她,直到晚上十点才匆忙赶回来。


等开门时她才发现客厅里一片静默,若不是她眼尖,她可能就看不见融入黑沕暗中的那个男人。


钟瀚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心蕾鬼使神差地没去开灯,手脚仿佛不受控沕制般将她带到了他毫无防备的睡颜前。为了不惊动钟瀚,心蕾只是立在他面前,静静凝视着他的眉眼。窗外的光线xiè进屋子里,在他身上洒下一层朦胧的银sè,影影绰绰。


她攥紧了手里的录取通知书,不由得情绪微动,口干舌燥。


“bà……我回来了……”心蕾还是忍不住伸手晃了晃钟瀚,“你也进屋睡吧。”


“唔……你怎么现在才回来。”钟瀚被她摇醒,慢tūntūn地睁开惺忪的睡眼,一边用手揉沕着太阳xué,一边问她。


“下午去学校拿通知书的时候,遇上几个老同学了,就聊晚了些。”心蕾故作轻沕松地回答了钟瀚,然后将装着通知书的信封塞到了他手里,“喏,东西拿到了。”


只是钟瀚看也不看,随意点点头就把通知书晾在了一边,似乎还没清沕醒过来。


“你不确认一下吗?”


“这还能有假?”钟瀚笑了笑,整理了一下衬衫,然后就伸手拽住她的手腕往身侧拉,“来,过来坐会。”


黑沕暗滋养着少沕女,也掩盖了她诡秘的心思,有些话,有些事,不能,也不该。


心蕾这样告诫自己,然后钟瀚身边坐下后,她就蜷起膝盖,干脆半个身沕子都倚着他。不同于她潮沕湿泥泞的情愫,他身边有沉稳而wēn暖的气息,是干燥又清shuǎng的,她很喜欢。


“bà,暑假一过我就开学了。到时候我走了,你会不会想我啊。”


“会吧。”钟瀚状若沉思,感受到身边的人对他的回答有一点点失望,他又一本正经地提醒她,“其实你可以每周都回来的。”


“你来接我啊?”心蕾和他开玩笑。


“也不是不可以。反正就在本地,不远。”钟瀚笑意正浓,声音像是隐没在wēn柔的夜sè里,沉稳而清晰。


突然,他话题一拐:“到了大学要好好照顾自己。我家沕宝贝这么可爱,到时候肯定会有很多男孩子追qiú你,你一定要懂得宁缺毋滥。”


“嗯。”


钟瀚又补充了一句:“不要学我。”


他也是那个年龄过来的,大一的时候他曾疯狂爱慕和追qiú同校的学沕姐,大二时不小心和即将毕业的学沕姐发沕生沕关沕系,学沕姐在他的软磨硬泡下生下了心蕾,但最后还是抛弃了他俩,再也不见。本科毕业那年他不过才21岁,而心蕾已经快3岁了,他没有选择从事原相关专沕业的工作,而是用自己攒的钱开了个小书店,提前过起了养老安逸的生活。


心蕾凉飕飕地“哦”了一声,然后又噘嘴低声碎碎念:“我又没说我要找沕男朋友……”


“可是感情这个东西啊,不是你能提前预防的。”说这话时,钟瀚的目光总是意无意地落在她身上,似乎话中有话。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这句话就像一根柔沕软的刺扎在了心蕾的心上,她赌气地把头扭向一边,说着就要走:“知道啦。我要去睡觉了。”


她很任性地留钟瀚一个人在原地懵着,因为她不想和钟瀚继续讨论恋爱的话题,对心蕾而言,这是一个sǐ结。心蕾兴致怏怏地洗漱完回屋后,失力般地仰面倒在自己的小床沕上。


每次和钟瀚独处,她都在心惊胆战和满心雀跃中来回纠结,无论她的眼神是正常还是热烈,钟瀚都百dú不侵,用四两拨千斤的方式回答她的问题,每次都是一副家长口wěn,和她保持应有的距离。


心蕾不知道钟瀚是不是毫无察觉,所以这让她非常没有安全感。


但是这种带着距离感的wēn情,依旧让她着迷。


心蕾正想着,有人敲了敲门,吓得她立马翻身背对门,装作即将要睡着的样子。


门是虚掩着的,只需轻轻一推就能进来。钟瀚见没有人回答他,就擅自进了屋,在门口轻声唤道:“蕾蕾?”


推门的时候,窗户也通了风,微风拂起了淡sè的窗帘,微昏的夜sè下,像给少沕女的身影也蒙了一层薄纱。


心蕾感觉到床边向下陷了一点点,熟悉的气息靠近,然后一只手伸了过来,拨沕开了她因为细汗粘在脸颊的发沕丝。


她hán笑睁眼,一抬眸就看到了他线条分明的下巴,心蕾眼疾手快抓沕住了钟瀚的手腕,一脸看穿地对他说:“想趁我睡觉的时候做什么?”


钟瀚哑然失笑,看着她的发顶及时认错:“是,打扰你休息了。那我现在就离开。”


心蕾怎么会放过这大好的机会,她拽着钟瀚的手腕拉到自己面前,拖着他和自己一起面对面躺下:“来都来了,陪我会吧。”


钟瀚被她出其不意地拽倒在床沕上,他的表情也从诧异再重归冷静,少沕女干净而清冽的脸庞就在眼前,但是她做得过火了。


心蕾松开他的手腕,径直抱住他的腰,用脸贴着他宽厚的胸膛,呼xī深重起来,语气却很是怆然:“唉……bà……等我去上学了,你可别给我找个后mā呀……”


她的额头离他的嘴唇很近,似wěn非wěn的状态,只是钟瀚薄唇紧抿,他下意识偏过头避开她的肌肤,回答得很冷淡:“知道了。”


一直都是两人相依为命,被学沕姐抛弃后,钟瀚不是没想过重组一个家庭,可是他二十五六岁的时候,心蕾也有七岁了,哪个姑酿愿意嫁过来就带着个小拖油瓶呢?等到心蕾再大一点,懂事了,钟瀚发现,心蕾又开始介意自己婚姻状况了。就这样一直拖到了现在,甚至连她即将读大学的时候,她还对此耿耿于怀。


钟瀚有些恼,想要推开她。


只是近距离下,他神sè的细微变化都落在心蕾眼底。她眼神稍带端详,对钟瀚的不耐烦一点也不生气,反而非常好奇地看着他,像一只伶俜的鸟儿,歪着小脑袋一动不动地打量着这个世界。


钟瀚被她的双眼盯得全身怪异,心蕾却又趁机扑进了他怀里,声音从他衬衫的纽扣间扬起:“就陪我这一会嘛。我怕开学后很难再见到你了。”


其实离入学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但是只要她一撒jiāo,钟瀚准没辙。


果然,钟瀚又心软沕了,虽然心蕾的举动不合时宜,但是他还是默许了她qīn沕密的拥沕抱。


钟瀚沉默着,不知道该怎样应付她,直到手臂有些僵硬了,他才非常不自然地抽沕出手轻轻将她的头按在怀里,声音低沉却很清晰:“在学校照顾好自己。”


心蕾像是真的快要睡着一样,钟瀚只听到一个梦呓般的“嗯”,就再无后文。


其实心蕾还有很多小心思没有告诉他,比如,选择在本地上学,只不过是为了离他更近一点。


再比如,她留下钟瀚的目的并不是想要简简单单地抱一下他。


夏曰的夜sè浓郁深沉,窗外是此起彼伏的蝉鸣声,非常催眠,也很好地掩盖了她砰砰的心跳声,青cǎo气息透过窗户飘进来,清shuǎng的味道和他身上一样好闻。可能是之前的举动过于大胆,心蕾再次面对钟瀚时总有些目光躲闪,畏手畏脚的。两人之间相安无事,什么都没有发生。她也只能安分地在家里等着开学的那一天,等待着她的新生活。


好不容易盼到开学,然而该来的总会来。新生开学第一课就是烈下长达一个月的jun训。丝毫不输三伏夏曰的秋老虎,太阳火沕热dú沕辣,路面似乎都在冒着青烟,训练场上的新生就像架在架子上的烤肉串,被摆得整整齐齐,随着教guān的口令左转右转,抬手提tún,左边烤了右边烤,前面烤了后面烤,洒上孜然粉就可以出锅了。


不光是细皮nèn沕肉的女孩子,连男生们都忍不住抱怨。逃离了令人窒沕息的高沕考,刚从安逸的暑假里回归的新生哪吃得了这种苦。白白净净的弱基男生们在皮肤黝沕黑身材健硕的教guān面前,别说偷懒,多说一个字就会被训,紧接着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责备。心中的cāo沕你沕mā只敢对着空气发作,有再多的不满,碰上了教guān这种铁xuè硬汉子,也立马萎了。


这些天心蕾每天一个甚至好几个电沕话打向钟瀚,哭哭啼啼地抱怨教guān多么坏。


钟瀚体验过jun训的可怕,每次都笑着配合心蕾对教guān的控沕诉。


心蕾可以想象,电沕话里的男人说话的时候一定是嘴角渐弯,一双清朗干净的眼睛完全不显年龄,她舍不得挂掉电沕话,但更想早点见到他。


只是钟瀚不知道,深夜的心蕾躺在宿舍的床沕上,听着室友均匀的呼xī声,脑海中却止不住地思念。焦灼在心底肆意地疯长,将她囚沕jìn在一个名为钟瀚的笼子里,无fǎ向他人诉说的爱恋,遥远得像是一个诅咒。


直到半个多月后,恰巧碰上这一年的中秋节,学校放假,学沕生和教guān都休息一天,头一天晚上心蕾就脚底抹油一阵风似的开溜了,等着钟瀚来接她回家。


他套了一件深sè的夹克,心蕾远远地就看到了他,独一无二的风景在涌动的人潮中格外扎眼。


到了钟瀚跟前,她扑进了惦记很久的怀抱:“终于见到你了。”


钟瀚轻拍她的背:“上车吧,先回家。”


心蕾固执地选择了坐在后排靠右的位置。


因为只有这样她才敢大胆tān婪地一直盯着他的侧脸看。


学校离家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踏入家门的那一刻,熟悉的气息密不透风地将她wēn柔包围。她躁动的心顿时安分了许多。此时已经是快晚上九点了。


钟瀚进屋随手丢给她一条浴巾说道:“东西都被你带走了,这是新的。先去洗个澡吧,夜宵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整个夜晚都是闷热而潮沕湿的,心蕾摇摇头,通透的眼睛望着他:“这么晚了我不想吃了,就是有点渴明明是二人相见wēn馨的场合,她脸上的表情却是晦暗不明的,钟瀚也没说什么,转身给她倒了一杯水。心蕾一滴不剩地把水喝掉后就关门进了浴沕室。蕾换上了从学校带回来的浅sè睡衣,合上宽松的领口再在系上前面的腰带,拿着芦荟胶走到了钟瀚的房间门口,砰砰砰敲了三下。


“进来吧。”他靠在床头,放下手边的书望向门口。


一道纤弱的白影飘了进来,心蕾又反手关上了门。


只是心蕾没等钟瀚的同意就径直爬上沕床靠近他,把芦荟胶塞到他手上:“bàbà你帮我擦一下吧,我好像晒伤了。”


洗完澡的她,头发蓬松而柔沕软,微光透过发沕丝,每一个细胞仿佛都散发着年轻。只有那双看似纯净的眼瞳,涌动着不为人知的诡谲暗liú。床边一陷,钟瀚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她又是这样,带着无辜的眼神和少沕女特有的体沕香,在他毫无防备的时候突然凑近他,让他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怪异和不自在。


心蕾毫不气馁,盘tuǐ坐在钟瀚身边,拉住他的手,也捉住了钟瀚的视线:“你帮我一下嘛。”蕾扬起下巴,像是无形中在对他达下命令,安静地等待着他的反应。


钟瀚无语片刻,抬头刚好与她对视上,想逃离却被她捉了个正着。


他叹了口气,终究还是妥协了:“行吧。”


心蕾顿时抿嘴偷笑起来,眼睛里是zàng不住的得意和欢喜。


钟瀚捞起她还有点湿沕润的长发,露沕出细腻的皮肤。他抹了一点芦荟胶,冰凉的液沕体触到她皮肤的一刻,她一个激灵。


随即又是他wēn暖的手指,轻轻地游走在后颈,指腹上的茧刮着她jiāo沕nèn的肌肤时,冰与热的刺沕激交错着,有一阵阵的愉悦的酥沕麻感。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6079.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