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顶得你舒不舒服,“是从你身体里流出来的水水吧?”

丫头顶得你舒不舒服,“是从你身体里流出来的水水吧?”

许薇大学一毕业就嫁给了煤老板张雄,过上了人人艳羡的家庭主妇生活。


张雄有钱人又老实,同学们都夸她命好,可这其中的滋味只有许薇自己知道。


老公常年在外出差,一年到头在家待不了几天,根本无法满足许薇的身心需求。


兴许是看出妻子的郁郁寡欢,张雄让弟弟弟妹也搬进家里陪她做伴。


但这样一来,许薇只觉得心里更空虚了。


平日张昊没事就和媳妇腻歪,两人经常在她面前秀恩爱,扰的她心里更是寂寞难耐,渴望有个男人能来填满自己。


某天晚上,她起床喝水经过张昊的卧室,影影绰绰听见里面发出一阵异响。


好奇心驱使她趴过去偷听,却听见两人在床上打的十分火热。


这一听。


许薇就更睡不着了。


在床上辗转反侧,两腿夹得生紧,竟将张昊身下的人想象成自己。


一次两次,她逐渐喜欢上了这种偷听,而且还会一边听一边自我满足,仿佛和张昊热火连天的是自己。


每每兴奋褪去,她都十分羞愧。


那毕竟是自己的小叔子,怎么可以……


但话又说回来,张昊的身材的确很棒。


一米八五的个头,该有的肌肉一样不差,脸也长得俊秀干净,完全不像张雄是个油腻大叔。


她本身也是如花似玉的人,年纪轻轻却守了空房,心里难免有些委屈。


这天晚上她刚刚沐浴完躺下,房门就被推开了。


“老婆,你大姨妈完事了吧?这两天快憋死我了,赶紧给我灭灭火。”


张昊从外面冲上来,直接扑到了许薇身上。


她吓了一跳,本能地想喊叫,但张昊却根本不给她反抗的机会,直接堵住了她的唇瓣。


张昊身上酒气浓厚却不惹人厌,许薇心跳逐渐加快,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她要不要推开他?


出于理智,许薇很想将他踹下床,可他的吻技实在太棒,让她有点舍不得停下来。


就这样犹豫着,张昊的大手已经伸进了她的睡裙。


“老婆……”


张昊一边肆意抚摸一边坏笑,竟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走错了房间。


技术过硬的他,瞬间就把片雪白握在手中。


电流穿过全身,许薇觉得下身有什么东西滑了出来。


该死,她竟然有了反应!


“老婆你看你,是不是也很想要?。”


张昊粗暴地摸着,全然不顾身下人是什么反应。


“你别这样……”


许薇小声地呢喃,却像是欲拒还迎,更加刺激了烂醉的男人。


“别哪样?你不是最喜欢这样么?嗯?”


张昊趴在许薇耳边,喷洒出灼热的气息,惹得许薇心里像猫挠一样,下意识将两腿夹紧。


她现在已经有些意乱神迷,想让张昊一直继续下去。


察觉到许薇的小动作,张昊更兴奋了,“老婆,你夹这么紧干什么呢?是不是?”

张昊不知羞耻地说着,这是许薇在张雄嘴里从未听过的。


那个老男人,回到家只会蹂躏她,几分钟发泄完自己的渴望,就把她晾在一边,从来都不知道多加爱抚。


“啊……”


许薇心理和生理得到双重刺激,忍不住出声,这下算是彻底刺激了张昊。


他不再只满足于上半身,而是将战场转移到了裙底。


粗鲁地扯掉了她的蕾丝底裤,下身一阵凉意让许薇的理智稍有回笼。


她知道接下来会面临什么,如果真的发生了,那以后该怎么面对张雄?


如果被他知道了,肯定会直接把她扫地出门。


想着想着,许薇已经不敢继续下去了,但张昊的大手一滑,竟从胸口前滑到两腿中间。


“不要。”


许薇不敢大声喊出来,因为压抑着声音,连拒绝都显得更加妩媚。


她用小手轻轻推着他的胸口,但在张昊看来,这是另一种味道,他手指灵活的一动,许薇直接拱起了身子。


这个男人,连手指都能这样雄武。


“还嘴硬,你都要把老公淹死了。”


张昊贼兮兮地说完,一伸手扯掉了她的睡裙。


许薇瞬间心惊,虽然她不好意思睁开眼睛看,但还是清楚地感受到,这也太恐怖了!


“别着急,我这就来了……”


张昊搂住她的小蛮腰,将她的两条腿扛在肩头,挺着腰身就要攻城而入。


眼见着两人要生米煮成熟饭,许薇心都快跳出来了。


她要不要阻止这个男人的动作,他们可是叔嫂关系啊,要是真突破这层底线,他们以后还怎么相处?


万一张昊只是喝多认错了人……


她脑子飞快转动,但却舍不得叫醒醉酒的张昊,因为她想要的的确更多。


“老公对不起,我实在是太寂寞了,就让我任性一次可以吗?”


她在心里默念,希望能让自己舒服一点。


反正这是张雄的弟弟,也不算出轨吧?


就在这时,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张昊本想挺身而入,却突然将许薇的双腿放下,转身去裤兜里找到了手机。


“喂?”


他声音朦胧,夹杂着浓浓的醉意。


“你又喝酒了是不是?我今天才刚出差你就管不住自己!真是讨打!告诉你啊,这一周给我老实点,等我出差回来……”


许薇一听是弟妹茹茹的声音,赶紧翻身穿好了衣服,黑暗中也不敢去看张昊的脸。


她心里既空虚又庆幸,若不是这通电话来得及时,怕是要犯下大错了。


“知道了,等你回来。”


那边茹茹不知道还说了什么,张昊简单应两声便挂断了电话。


随后,他打开了房间的灯。


许薇坐在床边,脸色绯红,黑色长发凌乱地披在肩头,有种说不出来的暧昧意味。


她穿着淡粉色的丝绸睡裙,裙摆只到大腿根,剩下两条修长的双腿耷拉着,随时引诱着男人犯罪。


睡裙领口开的很低,深V露出迷人的雪白,高高耸立着,似乎迫不及待想被安抚。


张昊本想开口道歉,但看到这样性感的许薇,却只是咽了咽口水。


许薇长相漂亮,身材火辣,是多少男人的梦中情人,包括张昊在内,他做梦都想得到这个尤物。

察觉到他灼热的目光,许薇鬼使神差地侧了侧肩膀,肩带就这样无情滑落,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


上面一片绯红,都是刚才张昊的杰作。


这对男人来说是致命的,他差点没忍住。


可这毕竟是兄嫂,若是被大哥知道了,他以后就没法过这种无忧无虑的日子了。


虽然不能再次下手,但刚才已经箭在弦上,也值得回味一番。


张昊用手指偷偷擦了擦鼻头,其实是想嗅嗅嫂子的味道。


刚才他那么过分,嫂子都没制止他,看来真是空虚寂寞得很啊。


也是,大哥一年回不来几次,嫂子还这么年轻,肯定很渴望。


这样想着,他便断定许薇不会去和张雄告状了。


许薇一直低着头,根本不敢睁眼瞧张昊,她为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罪恶,但身体最诚实不过,下半身的反应就是最好的证明。


她的确很享受和小叔子在一起的感觉,这是张雄给不了的。


两人就这样尴尬地沉默着,张昊时不时瞥一眼许薇的胸脯,发现它们因呼吸而上下起伏的时候,那里再次有了反应。


不好意思让许薇看见,他转身回到了自己卧室。


门关上的那一刻,许薇才真的松了一口气,实在是太尴尬了,她以后都不知道该如何与张昊相处了。


说起来,她真不是一个放荡的女人。


这几年虽然张雄不怎么回家,她也始终安分守己,拒绝了所有异性的示好,只想和张雄好好过日子。


但今年开始,她身体被开发地愈加成熟,需求也越来越多……


躺在床上,脑海中又浮现起小叔子结实的胸膛,排列有序的六块腹肌。


热度席卷全身,她暗暗伸出细嫩的小手往下走,想着刚才和张昊的一举一动,幻想自己正在和他发生着什么。


几分钟过后,她发出舒服的长叹声。


眉头逐渐舒展开。


起身去衣柜里拿了干净小裤,她决定去浴室冲洗下身子。


但在转身的那一刻,她发现门竟然没有关严,走过去一看,地上竟然有……


天哪……


她稍加思索,便明白这白色的东西是什么。


难道她刚才全都被看到了?


许薇脸颊一阵滚烫,逃一般地钻进了浴室里。她靠在浴室的门上,再次腾腾燃烧起来。


原本就无边无际的空虚,现在愈发蔓延开来……


第二天清晨,许薇早早起床锻炼。


天空阴沉沉的,似乎要下雨的样子,张昊赖在床上不起,似乎昨晚很疲倦。


“小昊,快起床吃饭吧,一会就凉了。”


许薇站在张昊房门口,轻声嘱咐两句便回到餐厅。


她声音还是温柔地能滴出水来,神情自然地仿佛昨晚都是一场梦。


张昊听到她的声音后便再也不能入睡,头脑昏沉地下了床。


走进厨房,他便被眼前的美景吸引了。


许薇穿了一件紧身短袖,下面是一条浅色牛仔短裤,刚到大腿根的那种,身材被包裹地凹凸有致,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

她弯腰摆弄着餐盘,露出大片雪白,张昊稍微一垫脚,就能看到些许。


这女人,竟然没有穿衣物!


想起昨晚那美妙的触感,张昊心痒难耐。


“哎,小昊你起来了,快进来吃饭啊。”


许薇抬头正好看见发呆地张昊,微笑着招呼。


“嗯,嫂子,今天准备了什么美味佳肴啊?”


张昊走过去,掌心从许薇饱满的臀部擦过。


这种似有若无地触碰,却让许薇身子一颤,手里的筷子都掉在了地上。


许薇哎哟一声,赶紧弯腰去捡。


张昊也没想到会这样,也想弯腰去帮忙,但下一秒他就看到一对雪白的大腿暴露在面前。


两片雪白之间。


仔细一瞧,张昊鼻血都快喷出来了,嫂子竟啥也没穿!


“啊……”


那边有根筷子掉进了橱柜缝里,许薇够不着便发出一声曼妙嗓音。


张昊本就蠢蠢欲动,听到这个声音更难受了,真想现在就冲上去。


许薇还弯着腰,没注意到身后逐渐逼近的张昊。


“嫂嫂……”


张昊站在她身后,沙哑着声音叫了一声,像是动情的公狮。


许薇还没来得及答应,就感觉有什么东西抵在了两股之间。


她身子一颤,感觉那个玩意非常真实地贴着自己。


从冰箱门里,她看到现在和张昊的姿势。


她高高翘起臀部,张昊抵着她那里。


许薇脑子瞬间爆炸,她该不该推开张昊?


如果推开了,他会不会生气?毕竟现在张雄公司的财务被他掌管了一半……


可如果他真强来怎么办?


想来想去,许薇还是觉得要善意阻止,“小昊,你离嫂子远点,夏天有点热。”


这样的暗示,应该不会令彼此尴尬吧?


可张昊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许薇没有推开自己,就是也有相同的想法!


所以能不能做,只是时间问题。


想到这个可能,张昊便老老实实走到桌边坐下。


“吃饭吧嫂嫂。”


他若无其事的样子,让许薇松了一口气。


吃过饭后,张昊便出了门,直到晚上家中都只剩下许薇一个人。


这一天她简直度日如年,满眼期盼着看到张昊的身影,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之前等张雄都没这样过。


等到十点还不见人影,许薇有些失望地洗澡准备休息。


张昊回来时,就听到了浴室哗啦啦的水声,心中一阵兴奋。


是嫂子在洗澡?


他轻手轻脚地走过去,趴在玻璃上偷窥起来,虽然玻璃模糊看不清里面具体什么情况,但隐约能看到许薇前凸后翘的身材。


尤其是那片雪白,在胸口晃晃悠悠,简直太迷人。


越看越来劲,加上刚才喝了点酒,张昊果断拧开门把冲了进去。


许薇的身子浸在水花中,湿漉漉的发丝披在肩头,水流从她脸颊上流过,汇聚到平坦的小腹……


她小手在光滑的肌肤上滑过,像是在安抚自己空虚的灵魂。

后翘实在性感,像是做好准备随时欢迎男人光临。


张昊咽了咽口水,冲过去将她抱进了怀里。


许薇娇小的身子被紧紧箍住,刚想叫出声便看清了眼前的来人。


“嫂嫂,别叫。”


张昊捂住她的嘴低声嘱咐,然后将她按在墙上。


许薇害怕极了,难道张昊是要强行把她?


不等她考虑,从嘴唇吻着一路向下。


许薇感觉心被什么击中了,呢喃声从嘴里溜了出来。


她被吻得好舒服,根本不想推开面前这个男人。


小手忍不住按住张昊的脑袋,希望他能再用力一点占有自己。


就在两人擦枪走火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高呼。


“老婆,小昊,我回来了!”


许薇身子一怔,一把将张昊推开,可张昊却像是疯了一样,再次朝她扑了过来。


他现在什么都顾不上了,只想着赶紧得到这个女人。


想着门外有自己的大哥,若是他知道了,会怎么想?


“小昊!你快停下!”


许薇理智已经回笼,伸手给了张昊一巴掌,才算把他拍醒。


这时张雄已经来到门口了,许薇顾不上那么多,快步朝门口走去。


“老公,你今天怎么突然回来了?”


她没有开门,而是故作镇定地问。


“因为太想你了!”张雄伸手就要打开门,许薇心惊赶紧开口阻止,“老公你等一下啊,我马上就好了。”


若是被他看到张昊在,她绝对死定了。


“不用,我现在就等不及了。”


张雄火急火燎地钻了进来,一下将许薇抱紧了怀里,许薇吓得赶紧回头看,发现浴室哪还有张昊的影子。


她松了口气但又很担心,窗外没有任何能藏身的东西,他不会出事吧?


“老公,我们出去……”


“不用,就在这!”


张雄看来也是憋急了,没有任何前戏就进入了主题。


“乖,小宝贝儿,抬高一点。”


张雄拍拍她挺翘的臀部,许薇很乖巧地配合,因为她也渴望张雄能赶紧填满她的空虚。


刚才被张昊安抚一顿,难受地不行。


张昊刚才躲进洗衣机,还顺手用几件衣服挡住自己不被发现。


可在他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哥哥嫂嫂在做什么。


大哥那胖胖的身体不断晃动,虽然许薇叫声很大,但张昊觉得,她一定没有被满足。


大哥脸上表情销魂,揽着许薇的细腰满足极了。


张昊咽了咽口水,他可真想代替大哥啊!


可才过了三四分钟,大哥一声低吼便不再动弹,他身子微微颤动后,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张昊在洗衣机里直摇头,真是暴殄天物啊!怪不得嫂嫂那么容易就有了反应,平时大哥真是太委屈她了。


完事后,张雄冲洗了一下身子,便率先走出浴室。


许薇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叹了叹气也跟着出去了,她的身体和眼神都写着“远远不够”。


张昊也赶紧钻了出来,跟着他们躲在门口偷听。


两人先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随后又出现细碎的接吻声。


“老公,人家还想……”


终于,许薇还是没忍住,开始主动索求。


张昊以为自己又能看到刺激的画面了,但谁知张雄从枕头底下拿了一个东西出来。


“你可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怎么越来越开放了?”


张雄跟许薇打情骂俏,但眉头却舒展不开,他也很想再战几回合,但人到中年,身体实在是吃不消。


可偏偏家里有个如花似玉的老婆,着实很无奈!


“快点老公,人家真的好想你……”


许薇媚骨的声音响起,哪个男人听了也不会善罢甘休。


然而,房间内却只传出震动声。


起初许薇没有发出声音,但随着马力加大,她也逐渐舒爽起来,伴随着她的娇喘声,张昊身体再次有了反应。


只是一个玩具就能让嫂嫂这么舒服?那要是换成了他……


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他决定必须满足一回许薇,让她看看什么是真正的男人!

房间里的电动声还在继续,许薇的呻吟声也在继续,张昊把手放到自己下身敏感地带,不由自主地摩挲起来,随着许薇的叫声,他摩挲的幅度在加大。


接着,许薇的叫声突然变大了,张昊透过门缝儿看过去,只见哥哥张雄的手已经放到许薇的秘密花园地带,他在用手帮她解决……


张昊吞咽了一下口水,感到非常无语,哥哥那方面太差劲了,只能用玩具还有手帮嫂嫂……怪不得嫂嫂平常总是有点不太开心的样子,这换成哪个女人都不会开心啊!


嫂嫂的生活原来这么委屈,张昊都开始为许薇叫屈了。


随着哥哥张雄手下的力度加大,还有那电动小玩具的“蹭蹭……”声加大,没多过久,许薇就一声大叫,然后就不再做声了……


这边,张昊的手也停了下来,因为他也随着许薇的那声尖叫到达了巅峰。


张昊听到许薇轻声地哀叹一声,她的语气中透着十足的无奈,但哥哥张雄却丝毫都没有自责的意思,他甚至还嗔怪地说了许薇一句“看你弄得这一床的湿渍,像什么样子呢?还有你身上……湿漉漉的,你快去洗洗吧,然后把床单也换了。”


张雄说着就起身了,让许薇换床单,许薇十分不情愿地从床上爬起来,然后去柜子里找了干净床单换上,接着她就拿者那脏床单往外走了。


张昊赶紧闪身,溜进自己房间。


回到自己房间后,张昊的脑子里有些乱,一直都在闪过的都是嫂子许薇那种发情的画面,哥哥张雄不能满足她,她自己用玩具还有手还有张雄的手一起解决的场景……


张昊发现自己的下身一直在鼓涨,不停地涨,他知道,他是想要许薇了,他真的太想好好满足她一回了……


许薇在卫生间里将脏床单放进洗衣机后就又回了自己房间,房间里张雄早就躺在新铺好的床单上呼呼大睡了,鼾声一声高过一声。


张昊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脑子里幻想着自己和许薇在床上“交战”的画面,慢慢进入梦乡。


起床后,许薇给大家准备了早餐,饭桌上,张雄跟张昊聊天,张雄对张昊非常好,其实他们两个并不是亲兄弟,而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张雄张昊的父亲张振国早年丧妻,也就是张雄的母亲早早就生病去世了,后来,张振国为了不让年幼的张雄受后母的气,便一直都没有再娶。


直到张雄十几岁时,张振国通过自己打拼有了点家业,家业逐渐变大,家里家外也不能无人打理,于是,张振国才又娶了一个媳妇,也就是张昊的母亲。


张昊母亲过门两年后,生下张昊,所以,张雄比张昊大了足足有十五岁。


张昊的母亲对继子张雄虽然比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差一点,但也不会差太多,也说得过去,张雄呢,对继母也能保持表面上的客气,反正彼此都心知肚明自己跟对方无血缘关系,也不会真的很亲近,只要表面上过得去就行了。


但张雄对张昊却是非常好,就跟对自己真正的亲兄弟一样,他从来都不会说自己和张昊不是一个母亲生的,这一点上,张雄真的做的非常好,他是一个好哥哥。


哥哥对弟弟好,弟弟也懂得感恩,他对张雄也同样挺好的,平时很敬重他。


后来,张振国年纪越来越大,渐渐感到体力不支,便将公司交给两个儿子打理,因张雄年长,各方面经验都多一些,所以,公司主要还是靠他经营。


而张昊最开始是在上学,大学毕业后到自家公司里去实习,慢慢地也就在自家公司做了,他是学财务的,张雄便让他做财务总监,全权负责财务这块,对他也是真的完全放心的,一点私心都没有。


张昊也确实做的不错,能力有,责任心有,他对张雄基本也没什么私心,公司在他两兄弟的经营下还是挺不错的。


只不过,张雄做为公司一把手,平时就比较忙碌,他的娇妻许薇就只能放在家里了,而许薇自己在家太寂寞,张雄想了想后,便把弟弟张昊和弟妹茹茹都一起接了过来,两家人在一起住。


这样平时他不在家时许薇便能有两个伴,和自家弟弟和弟妹说说话,她也能排遣下寂寞,心情也能好些。


早饭吃完了,张雄要去公司了,便嘱咐弟弟张昊在他不在家时要好好照顾嫂子许薇,张昊满口答应下来。

然后张雄就收拾公文包离家出门了。


张雄比许薇大十几岁,也比张昊大十几岁,也就是张昊和许薇年龄差不多大,都是二十岁出头,如果外人不知道的话,看到他们两个人在家,没准儿还会以为他们两个倒是一对夫妻呢。


许薇收拾碗筷去厨房洗碗,看着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张昊就感到特别动心。


而看到许薇胸前那鼓鼓的两座山峰,还有她臀部那结实丰满的肉肉,他更是一阵心驰荡漾,不由得又想起昨天晚上她和哥哥张雄在一起那香艳的一幕,还有她用小玩具还有手自己解决的画面……


“嫂嫂,我来帮你吧。”张昊说道。


“不用了,小昊,这点活儿还是我自己干吧,你休息会儿吧。”许薇谦让道。


“嫂嫂,跟我还这样客气?”张昊嗔怪地看着许薇说。


许薇只是笑笑,张昊已经上前来从她手里把碗筷夺了去。


张昊站在洗碗槽前开始洗碗,一边洗一边回过头来看许薇,同时对着她笑,许薇也笑,小叔子今天这么懂事,帮她干活,她很高兴。


而且,张昊长得高大帅气,非常有魅力,而这样的男人如果再做家务做饭洗碗的话,那就更是加分,会迷死女孩子的。


此时看着张昊洗碗的背影,许薇心里不由得开始叹气了,她在想:要是张雄能再年轻一些多好,在长相上和生理上哪怕有张昊的一半她也就知足了……


张昊洗好碗筷,把碗筷在橱柜里放好,转身时,他才发现许薇原来一直在盯着他看,他再次对着她粲然一笑,他的两排牙齿非常洁白整齐,笑容很阳光爽朗,这更增加了他的个人魅力。


张昊是公司财务总监,他平时只要把工作交给财务部的下属打理就行了,他本人都不怎么用去上班的,只有每周开会是必去的,其他时间去不去都行,反正虽然他和张雄是兄弟,但张雄也是任人唯贤的,只要张昊能把财务部门的工作掌管好,他本人去不去上班都无所谓。


这就更增加了张昊和许薇两人在家相处的机会,而张昊的妻子茹茹去外地出差了,需要一周才能回来,所以,这个家里就只剩下张昊和许薇两个人了。


“嫂嫂,中午我们吃什么饭?”张昊问许薇。


“吃……你说呢?小昊,你想吃什么?想吃什么你就说,嫂嫂就给你做。”许薇笑着对张昊说。


“是吗?嫂嫂对我这么好吗?那我得好好想想,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张昊也笑着回应。


离做中午饭还有两个小时时间,许薇便走去洗手间去洗自己昨晚放在洗衣机里的床单,这时候,张昊又走了进来。


“嫂嫂,洗什么呢?”张昊明知洗衣机里是昨晚许薇换下来的被她下身流出的液体弄湿了的传单,但却故意装作不知道地问道。


“床单,呵呵。”许薇回答说。


许薇边说话边把床单从洗衣机里拿出来,然后细心找上面被自己的弄脏了那块污渍。


这时,张昊又开口了:“嫂子,这床单看着不脏呀?才铺了没几天吧?换这么勤呢?”


许薇一听这话就脸红了,她很怕张昊会看到床单上的污渍,更怕张昊会猜出那污渍产生的原因,她说话开始结结巴巴起来:


“这……呵呵,我……我是为了防螨虫呀,你不知道吗?小昊,床单在床上铺几天之后就会有很多螨虫的,要讲卫生哦,所以,床单肯定是要勤换的啦。”


“喔~这样呀,”张昊说道,不过,他一边说一边用眼光不停地看向许薇手里的床单,同时,他又说道,“嫂嫂,不如我来帮你一起弄吧。”


张昊扯住床单的一边,帮许薇将床单展开,这样,整个床单就彻底展开在两个人眼前了。


床单其实非常干净,因为本来也就才铺了两三天,如果不是昨天晚上许薇往上面弄了一滩湿渍的话,她也不会换的。


“这床单看着一点都不脏呀,嫂嫂,咦,等等,不对,这里有脏……”张昊的眼睛非常尖,他很快就看到了那滩污渍。


而许薇的脸霎时就变得通红,她真的很怕张昊继续说下去,她也不知该怎样应付他。


“这一块像是水渍呢,嫂嫂,你是怎么往上面弄上这一滩水渍的呢?”张昊已经来到那滩污渍跟前,他仔细地用手去抚摸那滩污渍,他感觉抚摸那里就像在抚摸许薇的下身的水帘洞一样……

一边抚摸,他一边问许薇这难缠的问题……


“这……”许薇的心感到慌乱,同时脸更加红,红成了苹果,不,比苹果更红,简直就像秋天的红叶那样,红透了……


可张昊显然还要继续问下去,他接着说道:“嫂嫂,快说嘛,你是怎样弄上去这块湿渍的,难道……该不会是?”


张昊一边说他的一双眼睛已经滴溜溜地在许薇身上乱转,那表情代表他知道一切真相但就不说出口,他就要许薇自己亲自来说。


“你在说什么呀?小昊,这……这湿渍就是昨天晚上我不小心倒上去的水罢了。”许薇撒谎道,但显然,她不是撒谎的高手,她一边说话一边已经心跳加快了,她十分地尴尬,此时,她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啊。


“哦?真的吗?倒的水?嫂嫂,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怎么能会把水倒到床单上去了呢?我不信,你肯定是骗我的。”张昊继续说道。


许薇是真没想到张昊会就这一块小污渍跟自己打破砂锅问到底啊,她心里慌乱,不断用咳嗽掩饰自己的尴尬:“咳咳……咳咳……”


这时,只见张昊坏笑一下,然后眼神也坏坏地看着许薇说:“嘿嘿,嫂嫂,你就别瞒我了,我知道,这湿渍该不会是……咳咳……是从你身体里流出来的水水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5867.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