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吃奶啪女人嗷嗷叫,用我的手指搅乱吧(すばらしい)

(男人吃奶啪女人嗷嗷叫,用我的手指搅乱吧)剧情新颖,情节美妙,精彩文章简介:“这么跟你说吧。”尹池家里开的娱乐公司是内地龙头,对娱乐圈的事还是很有发言权的:“这个圈子,不管男的女的,尤其是这些红的,基本上背后都有金主。娱乐圈的游戏规则比你想象中残忍,那些看着干净的,都是背后的资本有实力。”

男人吃奶啪女人嗷嗷叫,用我的手指搅乱吧(すばらしい)

电话那边顿了顿:“吵醒你了?”

宋见初呼吸绵长,没出声。

尹池尽量语气沉重地通知:“别睡了,快起来吧,你家公司破产了。”

宋见初眼皮都没动:“关我屁事。”

没得到想象中的反应,尹池愣了下:“SUK集团破产你不也有损失?你爸和你爷留给你的股份不是还挺多?”

“卖了。”

“难怪……什么时候?你还挺有先见之明。”尹池笑问:“卖给你二叔了?卖多少钱?”

“几十亿吧,忘了。”

热门小说/精彩爽文请点下面链接

↓↓↓↓↓↓↓↓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尹池沉默片刻。

“大佬。”

尹池的语气尊敬了些。

“你看,兄弟这么多年对你好不好?你缺不缺一个可以随时入户的亲儿子?”

“我缺一个可以随时打一顿的亲儿子。”

宋见初开始不耐烦:“还有事?”

“唔,能继承百亿遗产,挨顿爱的暴打也不是不行……”

尹池那声情真意切的爸爸还没叫出口,父亲大人挂了电话。

昨晚严重失眠,又被电话吵醒,宋见初这一觉睡得昏天黑地,快到中午才醒过来。他头发睡得乱翘,眯着眼随手刷了下微博。

明明是SUK集团宣布破产,【宋见初破产】却爆在榜一。

放眼望去,全网都在普天同庆。

宋见初不是明星,却比明星还带流量。

作为微博粉丝五千万的现象级话题网红,宋见初第一次上热搜,是因为十六岁考上世界名校。学习好又有一张天使面孔,当时网友们把这位优秀的弟弟夸上了天。

在A国念书时,宋见初开始在微博上分享自己的留学日常,成为了一名vloger。

vlog的画风却和网友们的预期大相径庭。

在宋见初晒出的私生活中,没有任何学习励志相关内容。

豪车游艇私人飞机就像路边的共享单车一样常见,三天两头的奢靡派对更是超乎想象的纸醉金迷,一些丧心病狂的拜金行为艺术沙特王子看了都要说句妈的真会。

原本应该拿着人人追捧的励志人设,宋见初剑走偏锋,愣是因为炫富常驻热搜。

时间久了,网友们也习惯了这小子BKing之King人设,还有点上头,vlog断更骂得更凶,戏称他为“魔王弟弟”。

这一晚上,宋见初的微博又涨了几百万粉。

都是来围观微博首富破产的。

最新那条vlog下评论多到爆炸。

【老天有眼啊!!!炫富狗终于破产了!这是今年最让我看着舒心的热搜!】

【太突然了,希望魔王弟弟人没事(鞭炮)】

【所以以后微博首富的vlog要变成破产卖惨日常了吗?亿点点期待~】

【你们差不多得了,宋见初不就是喜欢装逼?人家从来不接推广,没靠你们捞过一分钱,反而是你们天天白嫖他视频,嘴上留德做个人吧。】

宋见初懒懒垂着眼皮,淡定地刷着评论。他不是第一天当网红,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早就习惯了被推到风口浪尖。

不过看到一条盖起高楼的评论,他还是被气笑了。

【啊,再也不用担心这小子给我男神招黑了,为慕妖孽松口气。】

【有大病?别说什么都带上慕野好吧?宋见初从来没有公开表示过他是慕野的粉丝,我们也不承认的!】

【嗯嗯宋见初不是慕野迷弟,就是微博账号开通后第一个关注的是慕野,花一千万拍下慕野的出道舞台吉他,演唱会前排每次都有他:)】

【头号毒瘤迷弟。】

【呵呵,宋见初要是能追星成功,我在外滩直播穿丁字裤倒立螺旋升天。】

宋见初嗤笑一声。

大魔王撕网友从来不切号,宋见初给这个要升天的哥们儿回复:【截图了,地址私我,我先把道具给你买好。】

宋见初又给SUK集团的破产官宣点了个赞,没管这个操作引起的全网迷惑,扔下手机去冲澡。

洗澡时他感觉不太好,脑袋好像塞了团吸水的棉花。

又黏又沉。

草草冲了下,宋见初马上出来套了件厚卫衣,叫司机开车送他去医院。

拿到医生的诊断书时,二叔家的堂哥打来电话,咬着牙:“宋见初,你点赞是什么意思?”

宋见初坐在医院走廊,垂眼看着手里词汇复杂的诊断书,淡声说:“没上过网?还用我给你解释点赞功能?”

“难怪让你转让股份时答应得那么痛快,转头就去给对家投资,我看你就是诚心想搞垮SUK!”对面气得声音炸开。

宋见初懒散道:“不是你爸哭着求我把股份让给他?现在又怪我太好说话?”

公司还等着这人手里的大比资金周转,宋彦咽下脏话,尽量心平气和地说:“行,就算是我们决策失误,但SUK集团可是爷爷白手起家打拼起来的,你既然拿了爷爷的遗产,总该有责任给他老人家守着家业吧?”

“可他老人临终说,人生苦短,让我开心点,想怎么活就怎么活呢。”

“这是做人的基本良知!”宋彦忍无可忍:“爷爷的遗嘱我还在查,我不信他老人家瞎了眼,会偏心你这种只会追星的废物!”

宋见初语气散漫:“可能爷爷也是颜控,这么多孙子里,就我随他长得好看吧。”

宋彦想打他。

宋彦一阵窒息:“你个白眼狼!当初你爸妈去世,是谁家收留了你?”

“别跟我谈感情,谈钱。”

宋见初冷下语气。

“十六岁之前,我只知道我爸妈留给我的遗产都‘寄放’在二叔手里。但没人告诉我,这笔遗产包括现金、不动产加股票基金,总资产一共有三十二亿五千八百万。”

“……”

“银行存款的利息先不说,这九年光是基金股票的利润就有七亿八千多万,不动产的租金收入更多,但二叔转交遗产时一句都没提。说起来,扣去这九年你们花在我身上学费和生活费,剩下都是你们欠我的债。”

“……”

“既然要谈,不如先谈谈,你们破产后该怎么还钱。”

宋彦恼羞成怒:“当初我爸就该把你扔进孤儿院,你这个冷血的怪物……”

“对。”

宋见初冷漠打断:“我这人就是自私还冷血,只要我还活着,你们就一分钱都别想从我这里白拿。”

把对面气得要原地裂开,宋见初挂了电话。

他把手里的诊断书揉成团,塞进裤子口袋。

刚才宋见初觉得闷,就摘了口罩。远处几个候诊的小姐姐小心翼翼盯了他半天,一直在拿手机偷拍。

或许是看到了热搜,又在医院里见到了人,那些目光除了惊讶与激动还带着些同情。

宋见初戴上口罩,把卫衣兜帽拉低了些。

忘掉刚才医生让他联系家人办理入院手续的建议,他给尹池发去微信。

【见初Song:出来,爸爸请你消费。】

入夜,京市有名的会员制酒吧。

据说这里经常有明星和大佬出没,许多人想方设法也想进来坐一坐,一些想要上位的艺人也喜欢来这里获取资源。

今晚顾客比较多,有名的选秀歌手被邀来驻唱。

一曲结束,尹池朝台上的美女歌手吹了声口哨,对方朝他看了眼,认出了这位有名的娱乐圈太子爷,对他暧昧一笑。

“兄弟,我觉得我今晚又有艳福了。”尹池回了个绅士的微笑,让服务员给女歌手送了杯酒。

宋见初一手在吧台上托脸,卫衣兜帽罩着头,在一张面巾纸上漫不经心写着什么。

“恭喜你,又要被骗财了。”

“怎么能叫骗?”尹池挑眉:“双方心甘情愿,有付出有回报,这叫顶多叫各取所需。”

宋见初:“包养就包养,别费尽心思美化自己,我又不会夸你。”

尹池:“你个小处男懂个屁,成年人的快乐都是在床上找的。”

宋见初:“。”

尹池偏头看了他几秒,突然笑着凑近,把手机推到他眼下:“小朋友,你也长大了,哥哥有必要给你普及一下成年人的乐趣。”

宋见初立刻把纸巾抓进手心,嫌弃皱眉:“干什么……”

很快没了声。

手机屏幕上是一张演唱会现场拍摄的照片,男人的五官立体清晰,只是一个随意抓拍的瞬间,都好看到令人心跳加速。

宋见初不自觉盯着手机屏幕。

尹池两根手指扩大照片上的脸,暧昧地压低声音:“想象一下,你男神,躺在你的床上,对你言听计从,在你耳边叫……金主大人。”

静止两秒。

宋见初红着脸偏头:“你脑子里除了黄色废料还有什么?”

“怎么样?”尹池拿走手机,笑起来浪得没边:“代入国民妖孽,效果是不是更刺激?”

“滚。”

“哎,兄弟。”尹池搭上他的肩:“你也成年了,哥们儿送你个成人礼?”

宋见初撇开眼:“慕野不是那种人,别拿你包养的那些明星和他相提并论。”

尹池笑:“你跟他聊过?”

宋见初:“……”

虽然似乎全国人民都知道宋见初是慕野迷弟,但他确实没追星成功过。

顶多算是忠实歌迷。

还得尽量低调。

宋见初知道自己的网络影响力,平时他自己被黑都没关系,但他不想影响别人。

尤其是慕野。

不想被黑粉带节奏,虽然他关注了慕野的微博,但他平时给慕野点个赞都要切小号。

“这么跟你说吧。”尹池家里开的娱乐公司是内地龙头,对娱乐圈的事还是很有发言权的:“这个圈子,不管男的女的,尤其是这些红的,基本上背后都有金主。娱乐圈的游戏规则比你想象中残忍,那些看着干净的,都是背后的资本有实力。”

“哦。”

这声有点乖,尹池愣了下。

他偏头看向旁边刚满十八的小朋友。

不得不说,这小子能当超级网红,也不全靠大魔王人设。

宋见初确实比那些鲜肉明星好看多了。

男生的双眼皮褶皱很浅,睫毛比很多女生还浓密。夜店灯光糜烂绚丽,橙色光影打在男生挺拔的鼻梁上,让他的皮肤略显苍白。

男生懒洋洋垂头坐在高脚椅上,正无聊地轻晃球鞋。

敷衍得很嚣张了。

尹池眉头跳了下,压下想掐一把臭屁小鬼脸颊的冲动。

他把话说完:“既然你这么喜欢又有资本,与其让别人占便宜,干嘛不自己上?”

……

宋见初很少碰酒,今天破天荒多喝了几杯。

这酒后劲上头,到后面他头晕得厉害,想到楼上好像有个天台,起身打算去吹吹风。

一路上他都在想尹池的话。

慕野也会找金主吗?

都是乐坛一哥了,应该没必要吧……

把遗产全留给偶像……好像也不错。

那他一定要先看那帮傻逼气死再投胎。

宋见初脚下不稳,低头撞开天台的门。

抬头。

视线定格。

高层顶楼,干净空旷的平台上有几把白色椅子,低矮的路灯映出一个英挺的背影。

男人手臂随意撑着栏杆,放松垂落的手指夹着烟,星火随风明灭。

听见声音,男人侧头看过来,把烟碾灭,手臂搭着外套转身往楼梯口走。

走到他身边,脚步忽然停下。

距离太近,夜风吹来一阵好闻的男士高级香氛,混着淡淡的烟草气息。

宋见初心跳一撞。

恍然回神。

发现自己抓住了对方的手臂。

宋见初立刻松手,慌忙后退一步:“对不起。”

“嗯?”

温和的声音从上方落下来。

宋见初耳朵一麻,缓缓抬头。

夜幕覆着一层稀疏薄云,泛着城市交通线的橙光。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5323.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