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宝贝腿开点第12章 新闻,性转后被室友做了个爽H(完整版)

公车宝贝腿开点第12章 新闻,性转后被室友做了个爽H文章简介:胃却很诚实,又使他没走两步就停下。可恶的胃像是被一只手捏疼然后捶打,疼得他坐立难安,现在还多了个多管闲事的女人在。他咬牙包春莹无视他羞愤的眼神,瞧见他额头冒出汗珠,明悟几分。“你空腹喝酒了?没有垫肚子?”

公车宝贝腿开点第12章 新闻,性转后被室友做了个爽H(完整版)

“与你无关!”

“如果我不管你,今晚你会疼得睡不着,还伴有醉酒的头疼,两种症状加起来很疼很疼的。”

她的语气严肃认真,双眼大又明亮,要命的是她的眼睛总若隐若现一层朦胧水光,令人难以抗拒她的话。

沈见熙蹙眉抿嘴,不情不愿地说实话:“有吃过几颗花生米。”

包春莹点点头,有了主意。“你坐到床上去吧,我吩咐月玲烧热水。”

他顿时警惕,“你想干什么?”

“让你喝热水呀。”她耐心地解释:“等烧热水的时候我帮你按穴位,能够缓解你的疼痛。”

说罢,她不等沈见熙答应,快步去耳房吩咐月玲。

沈见熙捂着肚子看看装点得红艳艳的拔步床,咬了咬唇,生着闷气走过去。

待包春莹回来,她摘下凤冠、解下霞帔和一串金镯子,到床沿上坐。“脱鞋子。”

全身紧绷的沈见熙利落地脱鞋,跟她保持一条胳膊的距离。

她纳闷这个人的性子好奇怪,难道不该是她警惕他胡来吗。“把腿放上来。”

沈见熙把腿放床上。

“放这里,我才好帮你指按。”她指着自己的腿上。

热门小说/精彩爽文请点下面链接

↓↓↓↓↓↓↓↓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他蓦地别开视线。“男女授受不亲。”

“那你当我男大夫吧。”

“……”

经过一番内心的斗争,他忸怩地放双腿到她的大.腿上,眼睛始终看地板。“赶紧的,我还要去沐浴。”

包春莹一瞥他疼得铁青的脸色,二话不说地指按他的足三里。

“唔……”

“疼?”

他故作镇定,“不疼,我喉咙痒而已。”

既然他不觉疼,包春莹加大一点力度按下去。

“唔……咳!”他不自然地佯作咳,脸庞浮现的不知是红云还是红缎帐幔的光泽。他的眸子瞟来瞟去,目光时而滑去包春莹身上。

听祖母提过,她刚及笄而已。

少女全神贯注,侧颜晕染朦胧的烛光,一点暖光落在她的乌黑的发髻上,落在她小巧的鼻尖上。

江南不缺美人,这种身形娇小的丽人他见过一大把,只是她多了一份娇憨,实在惹人情不自禁地说一句可爱。

再看她未换下的红嫁衣,他没来由恍惚。

似乎、好像、或许,祖母的眼光还行。

感受到注视,包春莹向沈见熙看来,不料他已经别开视线。

“胃还很疼吗?”

他仔细感受一番。“好一点。其实之前不是很疼。”

包春莹没戳穿他的谎言,接着按他手腕内侧的内关穴。

纤细的手指搭上他健壮的手腕,显得像稚子的小手,看似软若无骨的手指,按下去的时候力度颇准。

很快,他感觉到她掌心有茧。想到她是厨子的闺女,了然茧从何而来。

手腕的皮肤传递她指间的暖意,他竟觉料峭余寒的春.夜泛起暧.昧的热浪。

怪异的氛围没持续多久,月玲在门外禀报水已经烧好。

接着,包春莹给他端来一杯热水。“喝下去会舒服许多。”

沈见熙狐疑地端详杯中平淡的热水,剑眉拧紧。“就喝这水?你们不都爱抓药的吗?”

她笑了笑,嘴边泛起甜甜的梨涡。“只是缓解今晚的胃疼罢了,想要治好胃病需要长时间调理。”

他挑眉,“要多长时间?”

“因人而异。短则一个月,长则一年半载。你的脉象沉紧,脾胃虚寒,是饮食不规律和爱喝酒所致,需要细细调理三个月左右。”

沈见熙的神色晦暗不明,不知有何想法。

包春莹猜他嫌调理的时间长,便转移话题劝他喝下热水。

一杯下肚,暖流从喉咙灌注胸腔,随即腹部暖和,胃的不适明显缓解。

然后他看见包春莹端来一个热气腾腾的碗。

“我还命人熬了桂圆小米粥,放了些生姜,能够暖胃助眠。等你的胃舒服点再喝粥,记得喝的时候要慢慢来。”

精巧的青花瓷碗盛着金黄的小米粥,剁碎了的桂圆干点缀粥面,散发香甜味。

沈见熙确实饿了,不过脸上不显。

包春莹放下小米粥,转身就走。

“你去哪?”他忍不住问。

她回头眨一眨明亮美眸,“去净室。你还不能睡,我就先去沐浴了。”没走几步,她又回头说了一句令他无语凝噎的话:“别随便进来。”

沈见熙:我……

“还有小米粥不能放凉。”

“你好啰嗦。”

叮嘱完所有事,包春莹才放心地去净室。

新房剩下一人一粥,沈见熙身长脖子瞄净室的方向,又瞄桌上的小米粥。

须臾,他利落地下床,拿起碗朝窗户走去。

准备打开窗,碗里散发的甜味钻进他的鼻腔,勾起他的食.欲,使他的肚子不争气地打鼓。

他眉头深锁,盯着手里的小米粥。

片刻,他拿着小米粥回到圆桌旁。

他只是饿了,不是屈服!

一勺入口,桂花蜜和桂圆干的清甜霸占他的味蕾,而后清甜释放生姜的辛辣使他胸口发热,胃部一阵温热。

真香!

外头开始传来打更的声音,披上牙色长衫的包春莹回到新房,看见沈见熙和衣坐在床上,桌上的碗则空了。

“还有粥吗?”他漫不经心地问,上挑的眼尾带着慵懒的倦意,脸色恢复淡淡的红润。

他换回玄色深衣,马尾散下、长发披背后,先前的英朗凌厉已经淡去,气定神闲之态仿佛一尊无暇的白玉,风姿卓越。

朦胧的光影裁剪出包春莹娇小婀娜的身姿,顺滑的长衫贴身,长发倾泻而下,他有些不自然地挪开视线。

包春莹没有觉察他的异样,如实回答:“剩下的在热着,不过快到四更天,你不能吃得太饱,不然又胃疼。”

“就再吃一碗?”

“好吧,但吃完要等两刻钟才能睡觉。”

“好。”他勾起嘴角,目中掠过狡黠之色。“你端粥过来喂我吧。”

包春莹一听,诧异地打量厚颜无耻的少年。“四少公子,你四肢健全的吧?”

他嗤笑一声:“大夫不该喂病人吗?何况你收了祖母的银子。”

貌似是这个理,包春莹抿嘴。

好吧,她不跟病人计较。

不久,第二碗热气腾腾的桂圆干小米粥端到沈见熙面前。包春莹坐在床沿,小心翼翼地舀一勺,然后轻轻晃动放凉。

旁边的沈见熙眯长瑞凤眼。

包春莹感到粥凉了不少,慢慢地递勺子到他的嘴前。

“我现在不想吃了。”

他忽而拒绝。

她愣了愣,凝视勺子盛着的金黄小米。“当真不想吃?”

“嗯,不吃了。”他戏谑地盯着她的反应,期望她花容盛怒。

怎料一眨眼,她把勺子送进自己的嘴里。“唔……果然放桂花蜜更香甜,花香混果香比蜂蜜好吃呢。”

沈见熙呆若木鸡,眼角一阵抽搐。

“你……”

包春莹又舀一勺吃,樱桃小嘴沾了蜜,右腮鼓动,津津有味的模样。

“等会!”他激动地抓着她的手腕,她这模样刺他的眼睛。“为什么你不生气?”

“为什么要生气?”包春莹满眼疑惑,纳闷这个人不止胃有病这么简单。“这粥养颜又好吃,不能浪费。”

沈见熙气结。“你除了吃不能想些别的吗?例如觉得我无理取闹、觉得委屈之类?”

包春莹却露出一个慈悲的眼神。

沈见熙的五脏六腑被怒火烧得外焦里嫩。

他甩开包春莹的手,气冲冲地拾起一个枕头和一张丝棉被子下床,一声不吭地抱着去美人榻。他放好枕头、盖上丝棉被子,侧身在美人榻上睡。

再也不想看包春莹一眼。

包春莹这边也收回视线,趁热吃完桂圆干小米粥。

一夜再无话,各自安睡。

鸡鸣,天没亮,分床睡的两人还没睡醒。众所周知新婚之夜格外闹腾,下人们识趣地没喊醒他们。

直到破晓,旭日东升,月玲和沈见熙的贴身随从九英敲门。

“四少公子/夫人,起床敬茶了!”

敲响几遍,里面才有动静。

一会儿,是披上长袍的沈见熙先开门。他对九英高声说:“去厢房梳洗,等会我出去喝酒。”

“喝酒?不是去敬茶吗?”

瞥见包春莹的丫鬟瞪大眼睛,沈见熙眉开眼笑:“夫人七巧玲珑,独自去敬茶游刃有余。走,去喝酒!”

说罢,他拂袖而去。

月玲就知道这人玩世不恭非良配,替自家姑娘不值。她气鼓鼓地走进新房,对揉着睡眼的包春莹告状:“姑娘,那个四少公子真不是人,居然让你自己去敬茶!欺人太甚了!”

她恼得不愿称呼“夫人”。

“我自己去敬茶?”包春莹清醒几分。

“是啊!他多坏啊,丢下你出去喝酒!姑娘,我们回包家吧,他不值得你操心操劳!”

包春莹沉默数息,转而神色坚定。“我们收了钱就该办事。梳妆吧,敬茶而已。”

“姑娘!”

“别说了,隔墙有耳。”

月玲把一肚子话憋回去,极度不情愿地出去端热水。想到全家宠爱有加的姑娘要独自面对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女人,她在心里咒骂沈见熙一百遍。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5241.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