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宠爱江忍你摸摸它|现代短文小说推荐

偏偏宠爱江忍你摸摸它|现代短文小说推荐文章简介:赵笛音与封帆的相识就是由很多很多连续的瞬间构成的。待那道身影消失,赵笛音拖着行李箱上楼,新家在三楼,一楼两户,她家是左边这户。房间的门大喇喇地敞着,乱七八糟的箱子堆了满地没有下脚的地方。赵康平刚搬到这就不见人影,姜真上楼后就坐在房间里抽烟,没有收拾的意思。为了不让自己尴尬,男生率先羞涩开口,“赵笛音,我是榆城一中的金成成,我偶然得知了你转学的消息,从你班主任那知道了你现在的地址。在你转学后不久我也转来平京了。”说完这句话金成成低头害羞笑笑,眼前的女生长得白白净净,五官精致,身材高挑,曾经是榆城一中公认的校花。

偏偏宠爱江忍你摸摸它|现代短文小说推荐

时间逆流倒转定格到二零一二年的夏天。

八月的傍晚,没有了白日的闷热,清凉的晚风一视同仁地吹送到平京的每一个角落。

赵笛音的新家在离市区有点距离的别墅小区,她家住的是居民楼,隔着两栋居民楼后面都是别墅。站在新家楼下,赵笛音表情不甚明朗的仰头看着即将搬进去的房子。

她马上就要读高三下学期了,偏偏在这种时候被父亲赵康平告知要转去一个新的环境。

没有什么说拒绝的余地,也懒得拒绝。只是讨厌他的自作主张,讨厌自己的被动。

其实也不是完全不理解其中的缘由,当她前些天不小心看到父亲手机里和别的女人的聊天记录时就已经明白,只不过没想到真的会搬,而且搬的这么快。

赵笛音烦躁地揉了揉头,前面往楼道里搬运东西的女人,也就是她妈姜真回头冲着她喊了一声,“别愣着了,快点搬。”

看着姜真的背影,赵笛音站在原地没动。如果说赵康平手机里有和别人的聊天记录,那只能说赵康平和姜真两人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赵笛音面无表情地往里走去,收拾自己的东西。

她的房间不是很大,匆忙搬过来没有重新装修,保持了上一任屋主的现代简约风的装修风格,整个房间是淡淡的草绿色调,还可以接受。简单打扫了自己的卧室,拿出自己喜欢的独立乐队的海报装饰满整个房间,在储物柜上摆好自己收藏的黑胶唱片,随即躺在床上发呆。

赵笛音很喜欢音乐,在很多个只有自己的夜晚都是音乐陪她度过。

外面传来敲门声,姜真起来去开了门,不知道来的人是谁,姜真和他在门口聊了起来。

隔了一会儿,姜真在门口喊她,“赵笛音,有人找。”

赵笛音疑惑地起身出去,不知道搬到另一个城市有谁会找她,又没有认识的人。

门口站着的是一个男生,长得很高,身形微胖,鼻梁上架一黑色眼镜,刘海优雅地遮住一边眼睛,随着男生甩头的动作另一只眼睛时隐时现。赵笛音站门口看了他一会,发现没什么印象。

为了不让自己尴尬,男生率先羞涩开口,“赵笛音,我是榆城一中的金成成,我偶然得知了你转学的消息,从你班主任那知道了你现在的地址。在你转学后不久我也转来平京了。”说完这句话金成成低头害羞笑笑,眼前的女生长得白白净净,五官精致,身材高挑,曾经是榆城一中公认的校花。此刻那双眼睛直白不掺任何感情的看着他,让他连准备好的余下的说辞都卡在嘴里。

热门小说/精彩爽文请点下面链接

↓↓↓↓↓↓↓↓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哦,你有事吗?”赵笛韵盯着眼前莫名其妙的男生,她完全不认识这是谁。

金成成手忙脚乱地拿出两个笔记本递给她,赵笛音认得,那是她的笔记本,不知道为什么在他那里,她记得当初借出去好像没拿回来。

赵笛音低头接过,向他道了声谢,随即抬头看他,脸上写满了四个字:还有事吗。

金成成看着眼前这个不欲多说的女生,攥紧小拳头鼓起勇气地开口,“赵笛音,要不要一起出去吃个饭,就当是为了我们即将一起在这个城市读书。”

赵笛音刚要开口拒绝,就听到姜真在屋子里叫她。赵笛音神色不耐地示意男生在门口等她一下。

姜真坐在沙发上端着杯子翘着二郎腿喝水,语气不明地开口,“那男生是谁?”

“同学。”赵笛音语气淡淡。

“赵笛音我告诉你,你现在高三,别动那些谈恋爱的心思,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你现在应该很清楚。”

赵笛音冷哼一声。

姜真瞬间像只被点着了尾巴的猫,音量瞬间增大,“你什么意思,你哼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赵笛音点点头笑了笑,“对,你说的对。”

赵笛音懒得和她吵,平常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这个时候才拿出家长的样子,她觉得有点好笑。本来刚刚不想和金成成出去吃饭的,现在突然改变主意,出去吃饭比待在家里应该强一点。赵笛音转身回卧室拿了件衣服出门。

后面传来姜真火大的声音以及杯子被摔在地上的声音,“赵笛音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拿钱供你读这么多年书是让你来气我的吗!”

“砰”的一声,门被关上,隔绝了一室喧嚣。

金成成在门口呆呆地看着赵笛韵,似乎没有料到因自己的到来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

赵笛音顺着台阶往下走,看他没有跟上来,疑惑地问:“愣着干嘛,不是要去吃饭。”

少女声音清清冷冷,像夏日的冰水里扔进一片薄荷,搅得静谧的楼道里似是传来阵阵回声,敲在金成成的耳膜上,后者愣愣地回神跟上。

两人找了一家小区附近的烧烤店。店里装修很温馨,坐着三三两两的人,弥漫着淡淡烟火气。

入座后两人相继无言,金成成是害羞不知道怎么开口,赵笛音是没什么可说的。

在这安静的氛围里,位于金成成后面桌子的一个男生率先打破了烧烤店这一角的沉默。

“帆哥,你这怎么出来吃个饭还拿电脑啊,是我不够有魅力吗。”

赵笛音抬眼看了看,男生长得挺帅,属于身上带点贵气那种帅。此刻正百无聊赖看着对面的人说话,对面的男生也没理,专心致志敲着键盘。

赵笛音移开目光,看着眼前的男生。金成成被盯的脸色又上升了一个度,支支吾吾的开口。

“我原来在榆城一中二班,我们班英语老师总跟我们夸你,说你英语考得好,又是年级第一。”

赵笛音支着脑袋点点头说了声谢谢,眼睛无聊地四处探寻,落在了刚刚敲代码的男生身上。

男生的背影轮廓很宽阔,虽是懒懒地靠在椅子里,但也能看出身形的优越,个头应该很高。上半身随意穿了一件灰色卫衣,脖颈间戴了一个银色脖链,头发打理的很利落。

“不知道你的学习方法是什么,可以分享一下吗。”金成成自顾自继续刚才的话题。

赵笛音收回目光,语气略带点正色:“多看点美剧锻炼语感,我就是这么学的。”

“那我有问题可以问你吗?”金成成眼睛亮亮的。

赵笛韵拿起吃饭的碟子擦拭,点了点头,“可以啊。”

“我……我没有你的联系方式,请问可以加你吗。”金成成支支吾吾地说。

金成成后面那桌刚刚说话的男生笑了一声,边吃边摆弄自己的手机,但赵笛音觉得他应该是在听他们说话。

赵笛音突然没来由的一阵烦躁,她有预感接下来男生要说什么,她不喜欢应付这种事情,她也没有这方面的意愿。

开口干脆地回绝:“不好意思,我没有手机。”

对面又传来一声笑,赵笛音冷冷瞥去一眼,发现那男生低头看着手机笑,也不知道是在笑手机还是在笑什么。

敲代码的男生依旧保持窝在椅子里的姿势,专心地做着自己的事。

“可是我刚刚看到你拿了啊。”金成成指了指赵笛音的衣服兜,表示你别想骗我,你明明带了手机。

赵笛音忘了自己刚刚拿出来过,烦躁地揉了揉头发,“哦,是,这是我的手机,但我不习惯把我的联系方式给别人。”

点好的烧烤此时被端了上来,打破了两人之间诡异的氛围。

金成成脸色变得有点难看,没想到赵笛音能这么直白又不加掩饰的拒绝,还有后面男生刻意的笑声,听起来也让人很不自在,有些话就是这么突然脱口而出。

“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就仗着自己好看在学校里和那么多男生不清不楚的,听说你父亲私生活比较乱啊,还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金成成涨红了脸,话一句接着一句,全然没有了刚才结结巴巴的样子。

赵笛音摸了摸耳朵,感觉自己刚刚被注入一堆垃圾废料,抬头看了看他应该是说完了,此刻大喇喇地喘着粗气。

赵笛音笑了笑,慢悠悠地起身。动作缓慢地往杯子里倒了一杯水,拿在手里看了看,随即猛地泼向金成成的脸,真不知道脑袋缺根筋的人怎么这么多。

金成成虽然整个人的面积比较大,但是人很灵活,千钧一发之际躲开了赵笛音那杯水。

于是那杯水的大部分都泼到了正在敲代码的男生身上。

时间静止了,金成成也屏住了呼吸,男生的电脑闪了一下黑屏了。

赵笛音看着灭掉的屏幕,一时间不知道做什么反应。

刚才看那男生的后脑勺就觉得他不好惹,没想到自己一语成谶踩了地雷。

蒋季南看着对面的封帆面色不善的脸,心里不禁为对面的漂亮女生点蜡。

赵笛音盯着代码男生的背影看,见他慢悠悠地起身动作缓慢地抓了抓头发,刚刚被水淋湿的发被他都抓到了后面。

他抬手把电脑合上,回头看向盯着他的赵笛音。

赵笛音看着他身体靠在桌子上,身形颀长,头发都被抓到后面,露出额头,活脱脱一身痞气。此刻脸色不明,嘴角噙着冷笑看向她。

“对不起。”赵笛音开口打破宁静。

这人冷笑了一声,语气带刺地开口:“还以为我来的是浴室呢,就是水流有点小,那还有一大杯够不够你泼啊。

赵笛音没说话,那男生故作思考几秒又说:“也不对,一大杯应该够泼好几个人了吧。”

赵笛音本来是很歉疚的,听完他说的反倒涌上来一些坏情绪。冷冷地开口:“对不起,我会赔偿你,”顿了顿又补充,“联系方式给我一下。”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5024.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