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小说特别好看的推荐/推荐几本带点颜色好书(日出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现代小说特别好看的推荐/推荐几本带点颜色好书(日出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现代小说特别好看的推荐/推荐几本带点颜色好书(日出日出水来了太痒了)文章简介:

这不是她熟悉的房间,下意识觉得是在做梦,但过于真实的疼痛感让她很快否定这个想法。

何素欲活动手指,整只手亦是疼痛难忍,根本不能动弹,视线模糊不清,反应也跟着变得迟钝,用了好久才摸清自己是何处境。

她竟是跪在地上,双手被两根黄瓜粗的类似冰柱的东西钉着,血肉模糊,膝盖已经没了知觉,估摸着已经跪了好久了。

四周谈话声此起彼伏,何素被吵得头疼欲裂,一道刺眼的白光乍现,她手不能动,被这白光刺得眼睛生疼,恍惚间,她听到一道虚弱的声音,“欢迎回来,公主殿下。”

何素一头雾水,公主…殿下?什么情况,难道是在拍戏?

何素胡乱分析着,白光中的那道声音逐渐变得支离破碎,给人奄奄一息的感觉,“要想回去,活下来…去找魔尊,他会帮你。”

何素,“魔尊…谁?”

然而白光消失了,刚才的声音仿佛没来过。

热门小说/精彩爽文请点下面链接

↓↓↓↓↓↓↓↓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何素,“……”什么玩意儿

此时从大殿上飞下一个人,转瞬间就停在何素脚边,头顶便被一片阴影覆盖,紧接着,她的头发就被人一把薅起,不得不抬起来和那人对视,这个动作牵扯到她后背的伤口。

草啊,何素龇牙,疼死老娘了。

然后对上一双讥讽的眼,此人长了一张娃娃脸,眉清目秀,看着人模狗样的,想不到这么恶毒。

须臾,那人便放过了何素的头发,改成用手擒住她的下巴,何素觉得自己的下颌骨要错位了,“长姐刚才不是很刚烈吗,现在怎么不说话了?”

声音听着是少年模样。

何素下巴被捏的生疼,偏头吐出一口老血,“你特么谁啊,敢这么对我?”不知道现在是法/制/社/会吗。

少年顿了一下,倏尔笑了,眼底却一片森冷,“长姐忘性好大,这么快就把我这个弟弟忘了,既然这样,不如让弟弟帮姐姐好好回忆回忆。”

“……”

何素心想:?姐姐弟弟,你这么对我,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杀了你祖宗。

“陛下请三思,先帝后已故,公主…素问是其遗孤,若有差池,恐怕凤凰一族不好交代。”

这话好耳熟,陛下,先帝后,公主素问,凤凰一族…

……她好像知道这是哪了。

何素试探着问,“青玄?”

少年听后短短的笑了一下,面容阴狠,一把掐住何素的脖子,“想起来了,我的好姐姐,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呢。”

……她哪敢说话。

现代小说特别好看的推荐/推荐几本带点颜色好书(日出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何素是个死宅,大学毕业后没找着称心的工作,便开启了她的写作之路,接连几部反响平平,最近完结的那本《弑君》大爆,赚了不少,就在不久前她还躺床上数钱呢。

《弑君》是本大男主文,这本小说打破了以往的设定,行文大胆,以其独特的脑洞,在本本狗血虐恋中脱颖而出,蝉联榜单第一数月。

本书没有女主,男主青玄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反派,无恶不作,可谓是蛇蝎心肠,毫无人性,将心爱之人当作棋子,弑父杀君,最后当上统御万神的天帝,还不满意,将不顺眼的人赶尽杀绝。

素问便是不顺眼中最不顺眼的那位,青玄同父异母的长姐,此前是天庭神力最高的战神,骁勇善战,胸怀一颗赤子之心,众仙见之都要客气的称呼一句长公主殿下,而在青玄称帝后,这位公主殿的下场也是最惨的。

何素还记得书中最后,当上天帝的青玄折磨素问长达三年,在她不堪受辱,命若悬丝之时,一句话了结了素问的一生,也结束了这本书。

叛贼素问,勾结奸佞,其罪当死,故剔其仙骨,堕入地狱,永世不得轮回。

结局没有反转,反派笑到了最后,正道之人没一个好下场。这书连载期间,何素就被人追着骂,完结那天,更是有人在评论区骂了她几十页。

身上源源不断传来的疼痛感提醒着何素,她不是在做梦,她穿越了,还是穿到这个死得最惨的公主身上。

最扯淡的是,看样子青玄已经登帝了。

所以她穿来的目的是什么,替素问受罚,何素无语,难道这就是她写三观不正小说的代价吗。

那位替素问说话的红衣老君的话,不知青玄听进去了几分。何素只求他能大发慈悲放自己一马,虽然几率渺茫。

何素抬头打量着刚刚登帝的青玄大帝,他身穿九章法服,头戴十二行珠冠冕旒,但看脸就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何素叹了口气,当时塑造这人的时候,由于他是天帝和一只精卫鸟精苟且生下的私生子,又是一只不入流的金乌鸟,自小不被重视,营养不良,所以长不高,不过如今看来,这小鸟的脸还是好看的。

由于何素的表情过于丰富,青玄出声讽刺,“长姐在想什么,天池的那个小妖?”

何素还没反应过来他说的小妖是哪位,青玄接着说,“我已经将他丢进地狱,现在估计都到第二层了。”

何素抬头,和青玄对视,后者眼里闪着嗜血的光。

……这东西的狗德行她刚才是疯了才会指望他大发慈悲。算了,不就是抽筋扒骨吗,等她死了,回到现代她还是一条好汉,头一件事就是狠狠地虐这个渣滓。

释然后,她淡淡开口,“然后呢,你也要将我丢入地狱吗?”

不知她这句话哪个字又触到了青玄的逆鳞,他的脸变得狰狞,“长姐以为死了就能一了百了吗,你想得美。”

何素闻言眼睛一亮,这是还有转圜地机会。

只见青玄抬手在她头顶轻轻一挥,不过片刻,她便感觉自己地身体软绵绵的,本就虚弱的身体愈发使不上劲儿,摇摇欲坠,何素尽力稳住自己,“你对我做了什么?”

青玄抱肩看着何素狼狈的模样,欣赏够了,才心情颇好地说,“弟弟也是体恤长姐,长姐毕竟是个女生,理应贤良淑德,打打杀杀这种东西还是交给我们男人吧。”

青玄一口一个长姐亦是在她的伤口上撒盐,当年帝后零榆怀上二子,就是在这个时候,先帝太徽与青玄之母行苟且之事,被零榆发现,产下一不足月女婴,不足百岁便夭折,照理来说青玄本应还有个早夭的二姐。

青玄废了她的神力,素问乃一代战神,废了她的神力不如直接让她去死,青玄这是无时无刻不在折辱她。

或许是体内尚有素问残留的意识,她瞪着青玄,眼里充满不甘和恨意,后者好整以暇回视,眼中尽是胜利后的快感,但没了神力的躯体犹如肉/体/凡胎,终究抵不过这么多年的折磨,何素一口老血喷出,昏死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何素趴在床上,身上盖着一床棉被,映入眼帘的是垂在枕头旁边白色的账幔,淡淡地檀木香充斥在身旁,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她翻了个白眼,怎么还在书里啊。

她从被子里伸出手,之前被青玄法器刺穿的双手已经被好好的包扎过,动作牵扯到后背的伤口,疼的她龇牙咧嘴,盯着窗外的风景,何素开始放空。

先天帝太徽是一条龙,帝后零榆则凤凰之主,二者强强联合,作为这两人的后代,素问真身是一条应龙,背后却生了一双凤羽,作为天庭叱咤风云的女战神,素问有三件法器,弯弓碎骨,长矛破军以及天生的凤羽乘风,三件法器名副其实,弯弓可碎骨,长矛破敌军,凤羽速如乘风,有素问者,三界太平。

青玄登帝后,当时为了虐而虐,何素让青玄用破军将素问背上的乘风生生挑断,鲜血肆流,染红了半片九重天,而后又将破军禁于不周山,警醒世人,至于碎骨,下落不明。

回忆至此,何素深深地叹了口气,虽然现下她没死,但昔日神勇的战神如今变成了一个废人也挺惆怅的,何素拿头撞击枕头,她还怎么回家啊,打又打不过,况且一点线索也没有。

心中愤懑难平,之前看某些穿书小说,人家女主角都带着金手指来的,一路斩妖除魔,走上人生巅峰,她倒好,一朝醒来,穿进自己书里,穿到开头还好,她能欲知后事,在青玄那小子还是小毛孩的时候,就将他除之而后快,偏偏穿到了死亡现场。不仅金手指没有,她自己的手指都差点断掉。

她低头埋进枕头里,回忆着自己穿过来发生的点点滴滴,不放过任何的细枝末节,突然脑中灵光一现,刚穿来的时候,好像有人跟她说什么好好活着,然后去找谁来着,魔尊!

那按照套路,只要找到魔尊,然后将他攻略什么的,俩人再谈个恋爱,她就能回家了。

就在何素准备赞美自己聪明的大脑的时候,她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她这本小说统共就写了三界,人界,妖界,仙界,所以哪来的什么魔尊给她攻略。

何素想的太过入迷,就连有人什么时候进来的都没察觉,直到头顶响起一道好听的声音,“姐姐醒了,身体可还有什么不适?”

何素对姐姐两个字有了创伤后遗症,一听到这个称呼就头皮发麻。

于是听到声音的她条件反射想要跳起来,不小心扯到后背的伤口,又软软的趴倒在床上。

疼的她直翻白眼。

床前的账幔被人掀开,何素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紧接她着被人扶起,动作轻柔,像是在拿什么奇珍异宝,莫名有种被人珍视的感觉。

待她坐直了身体,和少年面对面,何素直接愣在了床上。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4986.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