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忍顶了一下孟听(晚上有大东西在身体里面)

江忍顶了一下孟听(晚上有大东西在身体里面)

江忍顶了一下孟听(晚上有大东西在身体里面)文章简介:倪博文道:“刚才,舒敏警官也好像是认错了人,一直在叫我毅。”舒洁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着倪博文:“你真的不认识他?”倪博文摇摇头:“真的不认识。”舒洁叹了一口气:“那可能是真的认错了吧,好好休息,住院手续姐姐已经给你办好了。”倪博文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纱布,道:“我可以出院吧?”舒洁合上病例,站起身子,点点头:“可以,再见!”倪博文点点头,舒洁站起身,出了门。

舒敏靠在花园里的长椅上,看着天上的月亮发呆,想着洪毅:

“加油,加油!”舒敏和女生们围坐在球场上,看着男生们打篮球。“好帅!”洪毅一个扣篮,锁定胜局。洪毅和队友们开始欢呼庆祝,女孩子们一拥而上,洪毅腼腆的推开众人,背对着舒敏走了过来,舒敏没有看见,回身去拿包,洪毅不小心踩在包带上,顺着舒敏拿起的包,脚下一滑,摔倒在地。众人哄笑起来,舒敏红着脸,连忙去扶洪毅:“对不起对不起!”洪毅笑着挠挠头,擦着额头上的汗水:“没关系,是我自己没站稳。”

集合哨响了起来,大家四散开去,换好训练服装。教官曲长天看着众人,道:“以后,B1和G1班就是合作班级,一起训练,一起学习,明白了没?”众人底气十足的回答道:“明白!”曲长天点点头,道:“我是你们的教官曲长天,负责你们的一切事务!现在,我要选两名班长,协助我工作!”众人窃窃私语开来,曲长天扫视着众人,道:“有没有主动请缨的?”众人互相看了看,没人做声。

曲长天盯着自己的手表,扫视着众人,道:“你们的入学考试成绩,都相当不错,我希望你们能有互帮互助的精神,这样才能进步。G1班,0902!”舒敏上前一步:“到!”曲长天道:“你成绩排名第一,G1班以后就交给你负责!”舒敏无奈的点点头:“Yessir!”话音未落,方博、龙川、钟明三个人异口同声的喊道:“报告!”曲长天道:“讲!”三个人又异口同声道:“我想做班长!”

热门小说/精彩爽文请点下面链接

↓↓↓↓↓↓↓↓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G1班传来笑声,方婷悄声道:“一定是想和舒敏亲近,才主动请缨!”舒敏听见这话,红了脸。曲长天看着三人,道:“你们凭什么做班长?”三个人又异口同声道:“服务大家!”曲长天笑道:“好嘛,和孪生兄弟似的,商量好了耍我啊?”三个人又齐声说道:“No,Sir!”曲长天吹响了哨子,道:“你们三个,向左转!”三人转了身,曲长天继续道:“目标操场,一百圈,谁第一个跑完谁就是班长,跑!”三个人愣了愣,争先恐后的跑了出去。

洪毅站在后面偷笑着:“无聊。”曲长天回过身子,看见洪毅,道:“1014!”洪毅直起身子:“到!”曲长天道:“向左转!”洪毅无奈的转过身子,后悔的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曲长天道:“目标操场,200圈,跑不完不许吃晚饭!0902,盯着他!其余人,解散!”众人一哄而散,洪毅摇着头,长叹一口气,冲着操场跑了出去。方婷扯了扯舒敏的胳膊:“我们把东西拿来,你在这儿看着他吃吧?”舒敏摇摇头:“还是算了,不能帮他,也不能气他呀!”方婷坏笑道:“少女怀春啦?”舒敏皱起了眉头,看着远处的洪毅:“不许乱说!”

天色暗了下来,星星在天空中闪呀闪的,操场上陆陆续续没了人,钟明等三人跑完,道:“去吃饭吧,饿死了!”方博和龙川道:“等等洪毅吧?反正食堂都没吃的了。”钟明看了看还在低头跑着的洪毅,道:“谁让他多事的?走吧,不然连洗澡水都没了!”方博和龙川点点头,钟明冲着一旁的舒敏道:“舒敏,走吧,去吃饭!”舒敏摇了摇头:“不用了,教官让我盯着他,你们去吧!”钟明想了想,点点头,和方博他们走了。

舒敏坐在一旁,看着洪毅,洪毅呼着气,继续跑着,时不时冲着舒敏挥挥手,舒敏把手拢成喇叭形状,喊道:“加油啊!”不多时,钟明走了回来,拿来牛奶和面包,递给舒敏:“饿了吧?”舒敏笑着接过来:“谢谢!”钟明坐在舒敏身边,道:“你去吃点东西,洗个热水澡,我帮你盯着。”舒敏摇摇头:“教官交给我的任务,不能假手于人。”钟明点点头,舒敏道:“你也累了,早点儿回去休息吧,谢谢你的牛奶和面包!”钟明点点头,站起身:“晚安,明天见。”“明天见!”

洪毅瘫倒在地上,舒敏走过去,递着牛奶和面包,道:“饿了吧?”洪毅擦着脸上的汗,站起身,道:“谢谢。”舒敏笑道:“以后,可不能和教官对着干。”洪毅笑着,点点头。舒敏道:“面包和牛奶都给你,方婷给我买了吃的,现在商店关门了,你买不到了。”洪毅接过面包,笑着点点头:“面包就可以了,牛奶你拿回去喝,祝你好梦。”舒敏点点头,笑着转过身,蹦蹦哒哒的走了。洪毅看着手中的面包,又看了看舒敏的背影,嘴角扬起了微笑。

高哲笑着看着月亮,靠在床上,看着脖子上戴着的项链,发着呆:

舒敏给洪毅带上项链,道:“这个,是我的心,以后,无论你在哪里,都得戴着它!”洪毅笑着把舒敏揽在怀里,吻着她的额头,道:“可是你爹地不赞成我们在一起,怎么办?”舒敏捏着洪毅的鼻子,道:“你说呢?”洪毅笑着抓住舒敏的手,冲着天空喊道:“老天爷,你听着,我要娶舒敏为妻!”舒敏开心的笑着,抱住洪毅的腰:“大坏蛋,我才不嫁给你呢!”说完转身就跑,洪毅笑着回过身子,一把抱起舒敏,转着圈:“我这辈子跟定你了,你逃不掉!”舒敏靠在洪毅怀里,开心的笑着,洪毅拉住舒敏的手,道:“看,天上的月亮,好美。”舒敏点点头:“真希望,我能够天天靠在你身上,看着月亮。”

月亮挂在天上,雷瑞拿出钥匙,准备开门,却看见一个人靠在自家的门上,拿着一串钥匙,挨个对着锁。雷瑞连忙跑到安全走廊,隔着玻璃看着那人。倪博文瞇着眼睛,拽着钥匙:“怎么搞的,打不开啊!”倪博文泄了气,扔了钥匙,坐在门口,靠在门上,闭着眼睛,按住自己的头。雷瑞警觉的拿起包里的防狼喷雾,走过去,对准倪博文,道:“什么人?”倪博文醉醺醺的道:“我是这里的业主,我住203!”雷瑞踹了倪博文一脚,倪博文闭着眼睛,挥拳打着空气:“走开!”

雷瑞无奈的捡起地上的钥匙,试着203的房门,门被打开了,雷瑞架起倪博文,倪博文瞇着眼睛,看着门口:“嗯?开了!”雷瑞扶着倪博文进了门,开了灯,带他进了房间,把他扔在床上。倪博文大字摆开,趴在床上,雷瑞看着四周,房间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礼品盒,上面还扎着蝴蝶结,显然是没有拆过。雷瑞看着床上的倪博文,摇了摇头:“神经病!”转身出了门。

“瑞儿!”雷瑞回过神,看着走进门的雷洛:“爹地。”雷洛道:“想什么呢?”雷瑞笑着摇摇头:“没什么。爹地,找我有事儿?”雷洛坐在一旁,道:“你看高哲这个人怎么样?”雷瑞道:“刚接触,说不好。”雷洛道:“我发现,你看他的眼神不对。”雷瑞笑着摇摇头,扭捏道:“哪里不对了?”雷洛笑道:“我从没见你这样看过其他人。”雷瑞笑道:“爹地,你又乱说了。”雷洛收住笑:“好了,说正事。”雷瑞点点头,雷洛继续说道:“高哲一直在给Ricky做事,你也知道,Ricky对我们来说,是个强大的对手,若是高哲和Ricky的关系不变,我们得不到好处。”雷瑞点点头:“需要我做什么?”

雷洛笑道:“Ricky之所以放高哲走,是因为高哲有一个原则。”雷瑞看着雷洛,表示不理解,雷洛道:“高哲虽然是个国际大盗,但他有自己的原则,那就是不杀人。”雷瑞点点头,雷洛道:“在拉斯维加斯,Ricky拿了货以后杀了人,高哲认为Ricky做的不对,所以两人产生了矛盾,才会答应我的请求,来香港做这笔生意。”雷瑞道:“那我们?”雷洛道:“Ricky一定会盯着这批货不放,所以我们的任务就是,送Ricky坐牢,留下高哲。”雷瑞点点头:“好的爹地,交给我。”

舒敏和谢伟豪回了家,舒云合上书,摘下眼镜:“回来啦!”谢伟豪放下水果:“师傅!”舒云点点头,李静走过去,道:“来就来嘛,带什么东西,这孩子真是的!”舒敏笑着接过水果,道:“妈咪,他整天在这儿混吃混喝的,买点儿水果算什么呀!”舒云笑道:“可不是?等你嫁给伟豪,他就不买了。”舒敏冷下了脸:“爹地,乱说什么呢?!”谢伟豪笑着挠挠头:“应该的,应该的!”

李静道:“舒洁今晚夜班,不等她了,开饭。”众人进了饭厅,舒敏帮李静收拾好饭菜,李静给谢伟豪夹了一块肉:“伟豪啊,没事儿经常来吃饭。”谢伟豪双手端着碗接了过来:“师傅和师母不嫌弃的话,我天天来!”舒云笑着点点头:“行呀,把我闺女送回家,充当护花使者。”舒敏吃着饭,小声嘟囔着:“都打不过我,是他护我还是我护他啊?”李静笑着拍了拍舒敏的手:“傻丫头,乱说什么呢?”舒敏没有做声,快速往嘴里扒拉着饭,谢伟豪看着舒敏,无奈的撇撇嘴,笑着应承着。

吃罢饭,舒敏钻进屋子不出来,谢伟豪尴尬的坐在沙发上,道:“师父师母,我先走了,很晚了。”舒云招招手,示意谢伟豪坐着别动,李静收拾好厨房,也走了出来,坐在沙发上,道:“这才八点,着什么急?”谢伟豪侷促不安的坐在沙发上,挠着自己的头,掩饰自己的尴尬和紧张。舒云道:“最近案子忙不?”谢伟豪摇摇头:“不忙,舒敏真的很能干,和她搭档,轻松自在,破案效率还高!”李静笑道:“你觉得我们家舒敏怎么样?”谢伟豪腼腆的笑道:“大方,善良,刚强,总之,很好!”

舒云笑着摇摇头,道:“你也老大不小了,舒敏也应该找个人,收收心,成家了。”谢伟豪笑道:“嗯,我对舒敏的心思,整个警队都知道,只是不知道舒敏怎么想。”舒云道:“你要是同意,舒敏的工作,交给我们来做。”李静在一旁点着头:“对,交给我们。”谢伟豪开心的点着头:“那,就有劳师傅和师母了!”

舒敏坐在房间里,开着台灯,看着手里的激光笔,叹了一口气,眼前渐渐浮现出洪毅的模样。

“舒敏!”舒敏回过头,洪毅笑着跑了过来,递上一个盒子:“送你的。”舒敏愣了愣,看着手中的盒子:“为什么?”洪毅不好意思的挠着头:“昨晚你陪了我,哦不,监督我那么久,辛苦你了。”舒敏笑着,把盒子推给洪毅:“这是教官的命令,我才不忍心让你跑那么多圈儿呢!”说到这儿,舒敏红了脸:“嗯,我的意思是,我不会象教官那么严厉。”洪毅笑着,把盒子塞进舒敏的背包里:“这个送你,以后我要是不听话,你拿它指着我就好了。”说完,笑着跑开了。舒敏打开盒子,一支激光笔躺在盒子里,舒敏开心的笑着,看着洪毅的背影,脸颊红润起来。

李静敲了敲门,舒敏慌忙把激光笔放在盒子里,塞进抽屉,拿起笔,装作看档案的样子:“进!”李静端着热牛奶,道:“伟豪走了,不出去打个招呼?”舒敏道:“天天都能看见他,还客气什么?”李静笑着放下牛奶,道:“和妈说说。”舒敏抬起头,拿过牛奶,喝了一口:“说什么?”李静道:“你喜不喜欢伟豪?”舒敏紧紧闭着嘴巴,防止牛奶喷出来,咽了下去,道:“妈咪啊,你说什么呢!”李静道:“你不喜欢他?”舒敏摇摇头:“我们只是同事。”李静道:“你俩整天在一起,就没点儿感觉?”舒敏喝完了牛奶,道:“感情这回事儿,不能勉强。”

舒云走进门,道:“是你不能接受,还是你没忘了那个臭小子?”舒敏看见舒云,冷着脸,不说话。李静快步走过去,扯了扯舒云的衣袖。舒云没有理会,继续说道:“做错了还不让我说了?”舒敏猛地站起身子,冲着舒云吼道:“十年了,你还想我怎样啊?!”舒云瞪着眼睛:“是你想我怎样?那小子是洪坤的儿子!”舒敏咬着嘴唇抢白道:“如果不是你,洪毅就不会离开警校,是你害我没了爱情啊!”

舒云举起手:“你再说一遍!”李静扯着舒敏,舒敏抻着脖子喊道:“是你,都是你啊!我恨你!”说着,夺门而出。李静想要追出去,舒云扯住李静:“让她走!”李静拍着舒云的胸口:“你做什么?大晚上把女儿骂出去,你还是个父亲吗?”舒云道:“洪毅离开警校,是上面的决定,我能有什么办法?”李静道:“那你就不能心平气和的孩子解释一下?”舒云道:“解释什么?我舒云的闺女,绝对不能嫁给□□!”李静气的甩了手走出门去,舒云靠在写字台上,看着舒敏的照片,闭着眼睛摇了摇头。

舒敏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随意踢着地上的石子,越想越气,走到一个黑暗小巷子的时候,舒敏鼓足力气,飞起一脚,踹出去一颗石子,只听得“诶呦”一声,舒敏愣了神儿,倪博文捂着脑袋从小巷子里走出来:“这谁呀?”来到路灯下,舒敏看了看倪博文,倪博文看了看舒敏:“是你?”舒敏道:“对不起啊,没事儿吧?”倪博文笑着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踢的还真准!”舒敏笑着摇摇头:“对不起。”

倪博文道:“好在是踢到了我,要是踢到老人家或者是小孩子,就有麻烦了。”舒敏点点头:“我以后会注意的。你怎么出院了?”倪博文道:“哦,我问过医生,没什么大碍。”说着,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纱布:“明天我还要上庭,所以就先回家喽!”舒敏点点头,道:“你和文韬是师兄弟?”倪博文点点头:“嗯。”舒敏继续说道:“你不是香港人?”倪博文道:“我是,只不过六岁的时候,移民去了英国,最近才回来。”

舒敏点点头,看着倪博文,倪博文一脸迷惑,看着舒敏,舒敏低下了头,叹着气。倪博文试探的问道:“你,好像有心事。”舒敏仰起头,挤出一个微笑:“没有啊!”倪博文道:“我嘴巴笨,不会哄人,不过,有心事别憋在心里,说出来会舒服一些。”舒敏笑着点点头:“很晚了,回去好好休息,以后有机会再聊。”倪博文点点头:“要不要我送你回家?太晚了,不安全。”舒敏笑着冲天伸了一个懒腰:“别忘了,是我救得你!”倪博文笑着点点头:“是是是,晚安!”舒敏点点头,转身走了,倪博文看着舒敏的背影,道:“女中豪杰,果然不一般!”

舒敏坐在草地上,洪毅四处看着,走过去,递过矿泉水:“嗨!”舒敏笑着接了过来:“谢谢!”洪毅坐在舒敏身旁,道:“今天放假,怎么还不走?”舒敏道:“等我爹地一起走。”洪毅愣了愣:“你爹地?”舒敏点点头:“嗯。”“舒敏!”舒云走了过来:“回家啦!”舒敏站起身:“爹地!这是我同学,洪毅!”洪毅慌忙爬起身,冲着舒云敬了礼:“舒Sir!”舒云点点头,道:“我还要开会,你先回家吧!”舒敏点点头,舒云转身走了。

洪毅笑着道:“昨天隆Sir讲的那门课,我有些搞不懂,不如你抽空给我讲讲?”舒敏笑着点点头:“好啊!”洪毅点点头:“我们找间茶餐厅,边吃边聊吧?”舒敏点点头,洪毅拿起舒敏的书包,道:“对了,今晚……”两人正要走,钟明跑了过来:“舒敏!”两人站住脚,钟明拿出两张电影票,道:“今天演《英雄本色》,我知道你喜欢小马哥,所以抢了两张票,快开场了,我们去看呀?”舒敏兴奋的接过票:“好呀!”洪毅在一旁失落的低下了头。舒敏转过身来,看着洪毅,为难道:“洪毅。”洪毅挤出一个微笑:“没事儿,功课不着急,你和钟明去看电影吧,改天空了,再给我补习。”舒敏开心的点着头,拽着钟明走了。洪毅看着两人的背影,拿出裤兜里的《英雄本色》电影票,拍着自己的手,自嘲的笑道:“晚了一步。”随手一撕,把碎片丢在风里,插着兜儿踹着石头,溜溜达达的走了。

高哲睁开眼,看着天棚,又闭上眼睛,让自己平复下来,站起身,穿好衣服,喝了一口水,拉开窗帘,对着太阳伸着懒腰,雷瑞敲了敲门,高哲开了门,疑惑道:“这么早?”雷瑞点点头:“为尽地主之谊,打算带你在香港转转。”高哲点点头:“稍等会儿,我去洗漱。”雷瑞点点头,转身下了楼,高哲打开水龙头,洗了脸,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心道:“香港,我终究还是回来了。”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4973.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