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反问记者:怎样才愿意生二孩(影响大家不愿、不想、不敢生的问题,到底是什么?)

  “这次会上,我想着重说说优化生育政策的事,因为我在江西各地调研中听到的各方声音,越调查越发现这是个问题。小修,你觉得国家要怎么做,你才愿意生二孩?”3月4日,全国政协十三届五次会议开幕日的晌午,记者接到谢茹委员的电话,开门见山,她把记者当成了她的调研对象。

  

  影响大家不愿、不想、不敢生的问题,到底是什么?谢茹说,她非常想通过调研探究清楚。

  委员反问记者:怎样才愿意生二孩(影响大家不愿、不想、不敢生的问题,到底是什么?)

  “我也查阅了兄弟省市的一些政策支持层面的有益探索,比如甘肃省张掖市临泽县对愿意生三孩的家庭,从孩子出生到孩子三岁,每年给予1万元的育儿补贴,对愿意生二孩的家庭,每年给予5000元的育儿补贴,同时在托儿费方面给予补贴,二孩家庭每生每学年给予1000元的资助,三孩家庭每生每学年给予2000元的资助,同时还给予这些家庭不同等级的购房补贴。”在谢茹看来,像临泽县这样把鼓励生育政策从生、养、育一体化、系统化层面去考虑,值得研究和探讨。

  

  “2月份北京市刚出台了将辅助生育技术项目纳入医保,您知道吗?”被谢茹常委当作调研对象,也激活了记者脑中对于各地激励生育政策的讯息存量。

  

  “这个政策给力!”电话中,能听到谢茹常委笔尖划过纸张的沙沙记录声音。

  

  “我觉得国家应该重视现有适龄有生育愿望群体的真实诉求。”面对有诚意倾听和记录反馈个体内心诉求的对话者和调研者,记者也坦诚和谢茹委员分享了记者了解到的80后群体的一些心声。

  

  “比如国家如果把0-6岁托育纳入基本公共服务,加大普惠性供给和补贴;再比如切实落实育儿假补贴,甚至延长育儿假,加大多子女家庭保障性住房供给,对你是否有吸引力?”记者继续被作为调研对象。

  

  “中午咱们俩的沟通,又触动我对这一问题的思考,国家确实应该将应对低生育率上升为国家战略,用系统工程的破题思路,统筹布局这一问题。”下午大会开幕式结束后,记者手机又收到谢茹委员发来的信息。

  

  “广大政协委员要珍惜荣誉,认真履职,担当责任……要密切联系界别群众,采集他们的所思所想……”汪洋主席代表全国政协常委会所作的工作报告中的一些话语,又触动了谢茹委员的心绪。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4948.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