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已逃离乌克兰!“欧洲粮仓”千疮百孔,在乌华商忧通胀加剧

“这里是乌克兰第二大城市敖德萨,这里的生活一切正常。”当地时间22日一早,乌克兰敖德萨华商总会会长曲波给第一财经发来了一段独家视频。视频中,乌克兰南部城市敖德萨的大街上依旧车水马龙,来往行人也不少,嗅不到一丝战争的硝烟与恐慌。

(独家|视频由乌克兰敖德萨华商总会会长曲波提供)

这一切与乌克兰东部的紧张变局不同。当地时间2月2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承认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的总统令,并签署俄罗斯与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的友好合作互助条约。

对于乌克兰局势的最新变化,在21日召开的联合国安理会紧急会议上,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在发言中呼吁和平解决争端。中国驻乌克兰大使馆网站22日早间表示,当前,乌克兰东部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此外,中国驻乌克兰使馆还对在乌中国公民和中资企业发布5点安全提醒。

乌克兰,在2021年刚庆祝独立30周年,这片土地上诞生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经历过切尔诺贝利的巨大创伤。在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后,这个年轻的国家仍是大国博弈的前沿。而乌克兰2020年的人均GDP仅为0.37万美元,大约为俄罗斯的35%。由于货币贬值太快,当地物价持续上涨,居民生活水平受到巨大影响。

富豪已逃离乌克兰!“欧洲粮仓”千疮百孔,在乌华商忧通胀加剧

目前,乌克兰局势的走向依旧扑朔迷离,但对于本就脆弱的乌克兰经济而言,显然经不起折腾。“请加强我们的经济。投资我们的国家,把你们的生意带来。我们并不恐慌,我们想过自己的生活。”这是“战争恐慌”下,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对外界发出的“经济求援”。

富豪寡头们早跑了

“这个变化大家都没有料到,”曲波告诉第一财经,“目前城市里生活一切正常。在敖德萨的华人、中国留学生等还有两三千人,不算少。”敖德萨是乌克兰第二大城市,也是黑海沿岸最大的港口城市和重要工业、科学、交通、文化教育及旅游中心。

“我不担心战争,当地居民也对‘开战’没有太多想法,也都认为不会打。”曲波说道。

曲波在乌克兰生活多年,如今作为敖德萨华商总会会长,在服务于中乌企业合作、对接之余,还全权负责协助中国驻乌克兰敖德萨总领馆的疫苗接种工作,“我们在总领事馆的带领下都已经接种了两针科兴疫苗,接下去是加强针的接种。”

另一位在乌克兰首都基辅的中国人也告诉第一财经,其实,就整个乌克兰局势而言,受影响比较大的还是乌东部的顿巴斯地区,也就是顿涅茨克与卢甘斯克这两个州。“这两个州以矿业为主,之前的GDP水平很高,跟俄罗斯联系更密切。但这几年地区冲突比较严重,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去大城市或国外了,留下的基本是老人,也没什么华人,因为非常不安全。城镇和机场基本也都满目疮痍了。”

上述在基辅的中国人也表示,“目前在乌克兰的华人、留学生不少,主要集中在首都基辅,最新的战争传闻其实对大家的日常生活影响不是很大,倒是很多在国外有资产的乌克兰人这段时间基本跑路,比如跑到欧洲或者塞浦路斯,想观察局势。”

此前,据乌克兰本国媒体报道,乌克兰国内的富豪出于对局势的担忧,正“集体跑路”。在福布斯乌克兰富豪榜上排名前100位的富豪多已纷纷逃离本国。乌克兰媒体援引24小时飞行雷达网站的数据报道称,根据飞行路线,这些富豪们拥有的飞机大量飞往塞浦路斯、尼斯、维也纳、苏黎世、伦敦和慕尼黑等地。前100名富豪中,只剩4人留在乌克兰国内。而之所以留在乌克兰国内,是这4人因涉嫌贪腐等罪行,护照被法院扣留,不得不待在国内,这其中就包括前总统波罗申科。

上述两位采访对象告诉第一财经,其实与所谓的“战争”传闻相比,大家更关心的是当地的通胀。曲波告诉第一财经,2022年以来,乌克兰当地的通胀还是挺严重的,“物价最近的上涨幅度比较大,比如吃的面包、糖、米、油,日用品,汽柴油等,食品涨幅5%~6%,石油涨价更多。”在他看来,这不全是“战争恐慌”造成,主要还是全球通胀的影响。

根据乌国家统计局的数据,预计2022年全年核心通胀率为7.6%。

核心通胀数据已经剔除了部分大涨的消费品类。具体来看,在今年1月,蔬菜价格环比上涨20.5%,鸡蛋、水果、面包、牛奶、肉类、大米、黄油等食品环比上涨1.0%~3.9%不等。从同比看,食用油和蔬菜价格涨幅最大,分别为34.2%和27.5%。糖和面包价格同比上涨约20%,食品价格同比上涨14%。燃料和润滑油价格迅速上涨,达26.8%。

上述数据还显示,2021年全年,乌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上涨10%,主要是因为天然气、电力、食品等价格上涨。

对此,乌克兰央行表示,能源价格对乌克兰通货膨胀的影响依然很大。乌克兰央行预计,今年乌克兰的全年核心通胀率将飙升至10%。

此前,乌克兰前总理、现为反对党议员的季莫申科(YuliaTimoshenko)去年底曾抨击泽连斯基政府造成了当前的能源危机、物价上涨和通货膨胀。

“欧洲粮仓”经济很受伤

纵观全球市场,如果要问开年来表现最糟糕的货币是哪个,答案非乌克兰货币格里夫纳莫属。

2022年以来,俄乌局势的动荡已吓坏了国际资本市场与商界。格里夫纳在外汇市场的表现类似“自由落体”:对美元已经累计下跌约7%,目前领跌全球外汇市场。截至第一财经发稿时,美元对格里夫纳已逼近1:30。尽管乌克兰央行已经耗费了超10亿美元来支持汇率,但迄今也只能勉强缓和跌势。

美元兑格里夫纳

同时,乌克兰债券市场也表现惨淡。乌克兰1~3年期国债收益率目前均超过了13%,10年期国债收益率更是飙升至21.68%。

过去数月,乌克兰主权债券遭遇抛售,跌幅接近了20%,远远超过全球其他主权债市场。

对此,乌克兰雇主联合会经济政策部门负责人谢尔盖·萨利文(SergeySalivon)对媒体表示,基辅最近一直在以极高的利率吸引外部商业借款,“短期和长期债券的利率都已飙升至不正常水平。乌克兰的违约保险成本成倍增长,已经超过了土耳其的掉期。”萨利文警告说,这场危机可能意味着乌克兰很快将无法再获得商业信贷。

根据中国外交部官网,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乌经济受到重创,GDP同比下降4%,通胀率5%,失业率9.9%。而在2021年乌克兰局势尚算平稳之际,乌克兰官方数据显示,2021年该国实际GDP增速为3.2%,全年GDP总额创下历史新高,约为2000亿美元。农产品(000061)与冶金是为数不多的出口亮点。

东部边境与俄罗斯接壤的乌克兰是欧洲面积第二大的国家。农业用地面积4256万公顷,占国土面积的70%左右。全世界23%的黑土地分布在乌克兰境内,土壤肥沃,因此种植条件非常优异,农产品和植物油的出口占了乌克兰农副产品总量的73%。乌克兰是全球农产品市场的重要参与者,主要生产玉米、大麦、小麦和葵花籽等农产品,有“欧洲粮仓”的美誉。

曲波说,其实,乌克兰与中国在很多领域互补性很强,需要通过官方的合作平台,深入发展双边经贸关系。乌克兰营商环境给他最深的印象便是:地理位置优越、物流方便,工人素质高、工资低,又有(乌欧自贸协定)欧盟免税待遇,“这里百废待兴,因此机会很多。”

曲波表示,今年他们商会将主要运作中国的海南省与敖德萨建立友好省州的事宜,除了在当地时间2月22日的线上签约仪式外,还计划推出一系列合作项目,比如敖德萨港到中国海口、三亚航线的建立;在海南合作开办大学,成立科技孵化器;在海南建立农业、矿产的深加工企业;将乌克兰干细胞医院引入海南博鳌乐城落地等。

今夏,乌克兰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此前一轮的合作行将结束。乌克兰政府希望立即继续与IMF敲定新一轮合作。但乌克兰分析师维什林斯基(GlebVyshlynsky)认为,此事的难点在于乌克兰是否有能力在事态升级的情况下说服IMF和其他捐助者。据悉,2022年乌克兰仍需向IMF偿还大约24亿美元的债务。

维什林斯基指出,此前乌克兰政府花费了数年的时间,才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说服各机构为该国提供资金,“鉴于危机的持续和当前事态的升级,乌克兰可能处于通货膨胀和财政赤字之中,也可能处于获得贷款的条件的煎熬之下,而这些条件往往与将物价提高到人们可能无法承受的水平相关。”

世界银行已在19日表示,正在准备向乌克兰支付3.5亿美元作为该国短期和长期融资计划的一部分,世行董事会将在3月底前审议这笔款项。此外还将提供进一步预算支持,包括能源和气候领域及改革。世界银行总裁马尔帕斯和泽连斯基还讨论了乌克兰的一系列项目,包括能源效率、基础设施、铁路,以及加强乌克兰东部的经济和就业机会。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4202.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