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是斯文败类禁欲教授|混乱家长会1――5

在水阁熬药,一切都不如在小娘子的院子里方便,偏偏又没什么人能帮忙。小娘子明摆着对身边的人有疑心,除了两位嬷嬷,还有邵娘子与她,似乎就不想让其他人近身了。二红也不敢说什么。事实上她现在心里也有些没底呢。

嗣王妃死了,杨夫人与小娘子撕破了脸,嗣王又明摆着站在杨夫人那边。虽然窦王妃愿意帮她们,但窦王妃自己也有许多不如意之处呢。嗣王妃院子里的人,还有小娘子院子里的人,会有多少愿意留下来尽忠,而不是另攀高枝,甚至是背主投敌的呢?

二红看了看天色,已经大亮了。她有些担心小娘子那边会不会醒了,想要去看一眼,却又不敢离开药罐。虽说花园如今不会有闲杂人等擅自进入,但本来就在园中执役的人,却未必钻不得空子,谁知道里头会不会有杨夫人的奸细呢?万一有人悄悄往小娘子的药里下毒怎么办?她是断不敢让这药罐离了自己眼的。

 文学

邵娘子已经睡下了,不好把她叫醒。两个粗使婆子估计还没起来呢。

二红心中正为难,忽然发现有人往水阁这边跑过来,顿时警惕起来:“是谁?”

来人跑近了,她才认得是嗣王妃陈氏院里的侍女石青,稍稍松了口气,旋即又生出疑心:“你怎么会来?王妃下过令,不许人靠近水阁,扰了小娘子休养的!”

石青跑过来,低声道:“吕嬷嬷叫我来传话,我跟看守的人说过了,她们才放我进来的。”

二红心中的怀疑又少了一半:“吕嬷嬷叫你来传什么话?”

石青看了看房间方向:“吕嬷嬷要给小娘子赔罪,原本说好了她今早要过来复命的,眼下只怕是不成了,兴许要耽搁到午后才能过来,让小娘子不必着急。”

二红忙问:“出什么事了?是账目有哪里不对么?”

石青沉默了一下,叹了口气:“有几位姐姐,私底下收拾了东西想走,还偷藏了娘子的东西,被吕嬷嬷发现了。这一晚上都没消停过。吕嬷嬷说,得先搜完所有人的行李,确保没有别的贼赃,才好禀报小娘子。娘子刚去世,我们院里就出了这样的丑事,叫人知道了,未免会伤及娘子名声。若是不告诉人,就不好重重处置那些背主偷窃的东西;可若是告诉人,我们这一院子的人是什么下场,就未必是小娘子能做主的了。嗣王一句话下来,只怕嬷嬷们都未必能留下!”

二红听得严肃起来。她虽然不太清楚这里头的弯弯绕绕,但吕嬷嬷让石青传话,说得明白,她知道这事儿不是自己能拿主意的。

她便拿起药罐,拉着石青去了李俪君的房门口,正想开门探一眼,就看到门开了,穿戴整齐披散着头发的李俪君从里面走了出来。

李俪君已经启灵脱凡成功,眼下比一般人更耳聪目明。石青方才在游廊下说的话,她都听见了。心中虽有些恼怒,但她并不惊慌。

更艰难的事,她都经历过,还经历过很多次呢!这根本不算什么。

她吩咐二红:“回去熬药吧,石青进屋来说话。”

二红答应着,又有些犹豫:“小娘子怎么又自个儿出来了呢?邵娘子说您半夜里就到处跑。好歹是脚上受了伤的人……”

李俪君笑笑:“我的脚伤用过林家的药后,其实已经没有大碍了。不能跑,但走几步路是没问题的。不过在医师面前,我不会说实话,你们也别往外提,只当我依然伤得走不动路就好了。如果阿耶知道我的伤好得那么快,心里肯定会觉得三姐没干什么大不了的坏事,回头杨娘子哄他几句,他就会将三姐放了,那我岂不是白白吃了亏?”

二红深以为然:“小娘子说得对!小娘子伤不重是好事,但不能因为这样,就叫三娘子逃脱了罪责!奴绝对不会告诉人的!”石青也在旁连连点头。

二红被打发回去熬药了,石青扶着李俪君走回卧室,在床榻边坐下,方才将昨晚上在东院发生的事叙述出来。

陈氏院里侍候的人见主母死了,有了离心。这几天管事的嬷嬷们要到前头守灵,院子里少了镇压的人,稍稍有些乱了,便有人趁机偷走了一些值钱的财物,打算悄悄带走。

她们当中有人早就给自己找关系谋了新差事,也有人见小杨氏越发得势,膝下又有子,便有心要投奔过去。谁知李妍君忽然杀妹,以至于被关禁闭,连小杨氏都被牵连进去,她们又生出观望之心来,暂且按捺不动。不料吕嬷嬷匆忙返回院中,连夜盘账查点,丢失的财物自然就暴露出来了。

吕嬷嬷往日积威甚重,她发话查问,很快就有人告发了偷窃之人。那人被臭骂一顿,又听说吕嬷嬷要赶自己出王府,心里害怕了,便将自己知道的同样生出背主之心的人供了出来,求一个宽大处理。于是,这一个拖一个的,满院子里一夜之间就多出了七八个贼来。陈氏屋中,差不多被人偷了价值近千贯钱的财物去,差点儿没把吕嬷嬷给气死。

陈氏才死了几天,她身边侍候的人里就冒出这么多个贼,就算没有小杨氏散布谣言,也肯定会有人觉得陈氏御下不严,管家无方的。可这是在隋王府,那些贼都是在嗣王妃院里侍候的侍女,有头有脸有来历,人人都见过世面,怎么忽然就眼皮子浅到这个地步?

吕嬷嬷如今满脑子都是阴谋论。她一边要完成李俪君交代的任务,一边又要审问那几个贼,一晚上哪里忙得过来?只好天一亮,就打发石青进园给李俪君报信。在她私心中,这件事还是尽可能由自己人处置了好,不能惊动嗣王。

嗣王妃已经没了,小娘子身边不能没有忠心可靠的人侍候。她们这些人,是绝对不能被人拿住把柄,不得不离开小娘子的!

李俪君听完事情原委,也皱起了眉头。

昨晚她用无人机偷听时,没听到小杨氏提起这种事。不过,那些偷了财物的侍女听说李妍君杀妹未遂的消息后,就转为观望态度,可见她们产生背主的念头,是在这件事之前。就算小杨氏真的有所图谋,眼下也未必顾得上了。

那么,小杨氏是否真的跟这件事有关?她打算做什么?

如果只是为了在舆论上贬低陈氏,那没什么意义。陈氏已经以嗣王妃的身份死去,除非哪天嗣王李玳又或是娘家吴兴陈氏犯了谋逆罪,牵连到她身上,否则怎么样的谣言都不可能危及她的名分。小杨氏想扶正,没必要跟个死人过不去。

难道真的是为了把陈氏留下的人手清除干净?李俪君觉得,自己都不见得是那个目标。只怕真正被盯上的,还是陈氏留下的那份庞大的财产。

小杨氏是打算与陈家人双面夹击,一举清除掉陈氏留下的所有忠仆,再谋求扶正。

到时候她钱也有了,名分也有了,再搬掉挡路石李俭让,还有什么可愁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41287.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