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冷漠但超宠男主|一次特殊的家长会

“宴会挺热闹。”卫渊眸光闪动,含了期待之意。

身旁的河涧王楚衍浓眉一舒,了然一笑,“皇嫂很是热情。”

   清河王楚诚年纪最小,也点头附和。

 文学

几人出身贵胄,虽不比楚霁俊美,可贵气天成,气质出众。

进了瑶光殿,就见各人的席位已经备好了,每张客桌旁都有一名身着薄纱的侍女跪坐着行礼。

落座后,徐东海凑近楚霁耳边低声回禀。

“殿下,娘娘说她回去换身衣裳再来。”

身旁的侍女赶紧为楚霁斟上了满满一杯酒,露出白脂玉般的手腕来。

楚霁一脸淡然。

“既然太子妃还未到,我们就等等?”

卫渊瞅了一眼蒙着面纱的侍女,周身轮廓若隐若现,一时幽香环绕,能享受这种待遇属实意外。

“娘娘让奴婢们先行伺候主子们喝酒赏乐,她随后就来。”

卫渊身旁的侍女声音柔柔的,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尤其魅惑,纤细的柔夷举了一杯酒亲自送到卫渊跟前。

卫渊一时不好拒绝。

面对众人不怀好意的视线,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喝了。

奏乐如清泉般响起。

一群舞姬从正殿门口悄然而入。

身着最是柔软旖旎的纱裙,赤足在大理石的地板上翩翩起舞,素白嫩葱似的手足倒映在光滑的地板上,很是惊艳。

“想不到皇嫂这般有趣……”

楚诚一向话少,他年纪轻,如此这般被美人环绕还是头一回。

“是啊,听闻太子妃是个醋坛子,可是如今看来也不尽实……”

卫渊有意无意的瞥向楚霁,却被美貌的侍女见机又端上了一杯酒,这……

“卫兄快喝吧。”

楚珩嘴角勾笑,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楚霁头疼。

酒过三巡。

“臣妾来迟,还请殿下恕罪。”陈南风姗姗来迟,盈盈笑道。

“坐吧。”

楚霁声音不咸不淡。

目光却落在她妆容精致的脸上,那眼角该死的小痣怎么又在了?

陈南风见过礼后,姿态乖巧的坐到了楚霁身侧。

“殿下可还满意?”

陈南风趁机邀功,“殿下开心,臣妾就心满意足了。”

自从知晓楚霁的实力,陈南风决定不留余力的抱大腿。

“手不便。”

楚霁觑她一眼。

那双眸子如同掩映在流云中的明月,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心一跳,楚霁又镇定自若的转开了视线。

“臣妾马上喂您。”

陈南风很懂事,谄媚至此,就知道活着真不容易呀。

伸手夹了一块汤锅里的羊肉,又体贴的吹了吹,才朝着楚霁嘴里喂,“殿下,小心烫。”

“咳咳……”

座下的卫渊看的生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自然的轻咳几声。

这是当他们不存在?

楚霁眸光淡淡扫了他一眼,隐含警告。

继而收回目光继续优雅的吃饭,看样子很享受陈南风的投喂。

殿下,您的节操掉了!

卫渊决定眼不见为净。

原以为是外人误传,如今他好不容易趁着休沐赶来吃瓜,竟看到了比传言还要夸张的场景。

这位娇滴滴的女人真是传言中嚣张跋扈的太子妃?

他们这样堂而皇之的秀恩爱真的善良吗?

“殿下,你喝点儿汤,对伤口复原好。”陈南风殷勤侍奉,楚霁也不拒绝。

“殿下,王爷和世子都在此,臣妾就不打扰你们的雅兴,先行告退了。”

陈南风深知当个戏精很累。

走完过场,她还不懂事杵在这儿作甚。

她一向很乖觉的。

“不用回避,留下来。”

楚霁不动声色道。

陈南风只得心中狠狠吐槽他无情压榨劳力,面上受宠若惊。

“你的发钗歪了。”

楚霁的视线无意落在了她的青丝上,熟悉的果香缓缓吹拂而来,他下意识的屏住呼吸。

陈南风也不知是哪根,随意的拨弄了一番,轻吐了一口气,“这样就好了吧?”

楚霁此时伸出了手,亲自为她扶正了,又若无其事的转开眼。

“皇兄与皇嫂感情如胶似漆,令臣弟们心生羡慕呀。”

说话的是楚衍,此刻他端起一杯酒,朝着两人道,“臣弟敬皇兄与皇嫂一杯。”

“好。”

楚霁也并未推辞,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楚诚也不甘落后。

“今日一见娘娘,真是开了眼界。微臣还从未见过殿下如此……”

卫渊的话还未说完,眼前又出现了一杯酒,他恍惚间听到了太子妃的嗤笑声。

“快喝吧。”

偏偏还有人起哄。

卫渊已经足足喝了六七杯,如今热意上头,看向身旁的侍女就有晕眩之意,“你能不能别这么心急?”

侍女湿漉漉的眼睛迅速充盈了泪光,磕跪在地,“奴婢冒犯了世子,还请世子饶恕奴婢。”

“我……”

卫渊平时里最怕女人哭,尤其是柔弱的女人,这便要伸手一扶,哪知那名侍女趁机跌入了卫渊的怀中。

软香在怀。

卫渊连酒意也清醒了三分。

“原来世子喜欢那名侍女,不如就买回家吧!”太子妃忍着笑的声儿从远至近。

“啊?”

卫渊看着投怀送抱的侍女,“殿下,不,娘娘……微臣并未说过要买这名侍女啊。”

何况他想要,还需要自个儿出钱买吗?

堂堂太子殿下,连名侍女都不舍得送?

“是,自然不是买,是你们情投意合,待会儿你就可以带她回家了,本宫自会将卖身契送到世平侯府,世子到时记得付账就行了。”陈南风喜滋滋道。

“多谢娘娘成全。”

与其呆在太子府落灰尘永无出头之日,还不如跟着始平侯世子呢,听闻他还没有娶妻,去了自然也没有人压制。

一朝飞上枝头变凤凰也不是不可能!

侍女惊喜万分,忙不迭谢恩。

“……”

卫渊彻底说不出话来。

他明明只是来蹭饭外加瞧热闹的,怎么会无缘无故花钱买一名侍女。

圈套,一定是!

他把目光坚定的投向楚霁,好兄弟,你说话呀。

楚霁眸光如常,权当没看见。

只得调转眼神求助两位王爷,见他们强忍憋着笑是什么意思?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41202.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