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里做 乡村医生玩村妇 粗大

姜莞了解他的小习惯。

她没有再给赵行添盏,托腮看他:“二哥哥为什么不叫我珠珠了?一口一个阿莞,是要同我生分了吗?”

 文学

倒打一耙,没有人比她做得更好。

赵行眼中闪过惊诧,推诿道:“你长大了……”

“什么长大了!”姜莞耍无赖更是一把好手,“二殿下这样生分,做什么要与我坐在一张桌上吃茶聊天?别吃我的茶了!”

她上手去抢茶杯,实则那茶盏早空空如也。

赵行拿她没有办法,明知道她眼下是被赵奕给刺激到,还是忍不住顺着她的心意改了口:“好珠珠,你把茶盏拿走了,真打算渴死我吗?”

她和小时候一样,一直没有变过。

她爱撒娇,他从来纵着。

明明是她于某一日午后阳光正明媚,他递过去一只手想替她拂去肩头落花时猛然退了半步,缜着小脸严肃的说“男女七岁不同席”。

他以为小姑娘心情不好,哄着叫珠珠。

她眼底闪过不耐,让他改口称阿莞。

如今倒成了他要与她生分。

他何曾想与她生分。

就这么一个心肝儿,看着她长大,恨不得时时把她带在身边。

赵行的笑容里多出宠溺,眼底的柔情能叫人溺死在里头:“月底要到汝平去泡温泉,出了三郎这事儿,大兄今年大概是不去了,届时要我带着你们一道过去。

我想着你那时候大病初愈,不如留在京中休养,不要来回折腾,等我回来给你带一套十二生肖的糖人玩,好不好?”

她目下这个情形,摆明是不愿多提赵奕那档子事。

赵行也不想给她添堵。

他随圣驾到大相国寺去了小半个月,前脚走,后脚赵奕就闯祸惹她心伤。

她难过了这么些天,一向圆润的小姑娘眼见是清减了。

那么多人劝过她,他何必再往她伤口上撒盐。

她还嘴硬说不喜欢,叫嚣着让他相信呢。

赵行已经从她手上抽回小盏,却也没再添茶:“或者你有什么想要的,我替你带回来。”

汝平温泉是一绝,不过以往历代都为皇家专享。

晋和帝从年轻时候就不是个喜好奢靡,专爱享受之人,郑皇后虽出身名门,嫁他后却也夫唱妇随。

是以帝后携手这几十年,往汝平行宫去泡温泉的次数一双手都数的过来。

那行宫的汤池闲置着实在可惜,晋和帝便许他们每年十一月底时到汝平去小住五六日,放松一场。

除了赵行兄弟外,自少不了她们这等勋贵宗亲之家的贵眷们,还有盛京几户国公府家同龄的孩子们。

每年都去的地方,也没什么新意,不去本没什么的。

姜莞此刻却摇头:“我就知道二哥哥要说这个。今年我也要去,我病了一场,到汤池里去泡一泡,不是对我身体更有好处?

本来我就想着等你们回京后,我得缠着你去大殿下那儿说个情,无论如何今年把我带上,别扔下我独自在京城,好没意思的。

大殿下既然不去,你领我们去,那我连说情都不必了,你一定得带上我!”

“你想泡池子,等到十二月再落雪时候我去跟母后说,单护送你一个过去,你这身子骨……”

姜莞不说话,就那么直勾勾的瞪他,亦嗔亦怒。

赵行就闭上了嘴。

她这下高兴了:“那就这么说定了,倘或姑母拦着不叫我去,二哥哥得替我说好话。”

十四岁的少女娇笑起来,声脆如银铃。

她是勾人不自知。一颦一笑,总牵动着他。

赵行只能说好,见她高兴,哄着她多吃了两块儿糕。

姜莞得了便宜,想起另一件事,咬一口手上玫瑰枣泥糕,眼皮都没抬一下,径直问赵行:“成国公府的韩沛昭今年去吗?”

赵行给她递帕子的手一顿:“怎么突然问起他?”

要不是跟他生活了近十年,姜莞也是很难分辨出他语气中那细微不快的。

她总算弯着眼睛看他:“二哥哥忘了吗?他同我清沅表姐定了亲事,明年便要完婚的。”

赵行后知后觉,哦了声,手才继续伸过来:“嘴角,擦干净。”

见她笑呵呵接了帕子,他才说:“会去吧,既然明年就要成婚了,今年就是他跟咱们一道去汝平的最后一年,没什么意外自然会去。”

韩沛昭当然会去。

前世姜莞沉溺于悲痛无法自拔,是没有跟赵行他们一块儿去汝平的。

她也是在裴清沅嫁入成国公府,夫妻不睦后才知道,韩沛昭在汝平行宫不知道把谁家小娘子的贴身女婢给睡了,那本就是个风流成性的急色鬼。

这事儿究竟是怎么不了了之且没有外传的姜莞没有再去考证过,她甚至把此事算在赵行头上,深以为乃是赵行顾全成国公府脸面,替韩沛昭压了下来。

前世她十七岁进围场,险些被人放冷箭射伤,裴清沅替她挡了一箭,这个恩她总是要还的。

“那正好,姑母说过些日子清沅表姐就到盛京了,要是能赶上,跟咱们一道去。”

“别胡说。”赵行无奈,“既是定过亲,明年成婚前怎么好叫他们……”

也没这个说道。她还不是赐婚给了赵奕,成天一块儿玩闹,也没有避过嫌,外人也从来不说什么。

好些规矩真正摆到高门里,又是另一种说辞。

成婚前一个月不相见也就是了,平素一处玩着,说不得还能提前培养感情,有利于婚后和睦。

裴家现在就送姑娘进京,不也就是为着这个。

“那到时候看吧,你想怎么安排,都听你的。”

她要的就是赵行这句话。

都听她的就最好办,裴清沅就是真到了盛京,也不会叫她跟着去,未婚夫婿惹出这种事,还不够她恶心的呢。

“听我的就行,到时候多带上几个做南菜和淮阳点心的厨子,往年大殿下看顾众人,今年我做主,才不理旁人,只看顾二哥哥一个,你爱吃这些,咱们就只备这些!”

赵行被她这一番话熨的五脏六腑都舒舒服服。

笑意难免浓郁,心情大好,与她玩笑道:“那你可要把我照顾好了。”

姜莞拍着胸脯保证道:“你放心吧,我保管叫你舒舒服服的!”

她小小年纪口无遮拦,说者无心,赵行听来蓦然生出几分缱绻,那点遐想被他生生掐断,总觉得唐突了她。

又怕她再胡说些什么,想她出来的也久了,便催着她起身,把人送回了郡王府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41174.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