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爷落难农家女的小说|药香空间夫门农家皇后

“你明明就舔了!”

“好吧,我舔了。”

“你是不是在骗我?”

“……那你到底希望我舔还是不舔啊?”

宋嘉木在前面跑,后面跟着张牙舞爪,仿佛失了身要找他要说法的云疏浅。

 文学

看门大爷正端着晒过太阳的乌龟准备拿进屋,看着你追我赶跑进去的两人。

这不昨晚还抱猫回来挺和谐的么,今天怎么又打起来了?

什么舔不舔的,现在的年轻人玩得可真花。

大爷摇了摇头,被这两个家伙一打岔,晾在外面的被单也忘记收了。

云疏浅追着宋嘉木从小区门口一路追到电梯口,趁着电梯还没下来,邦邦地先给他两拳再说。

惹了事的少年不敢还手,缩在角落抱头蹲防,云疏浅还不解气,伸出小手又掐又摸,还贴在他脖子冰他一下,他脖子可真暖和。

如果是大冬天的时候,他穿得很厚,她就不掐他了,专门找机会把手伸进他衣领里冰他,又可以起到惩罚的作用,还可以暖手,一举两得。

“啊……轻点……我妈……我妈又来了!”

“我姨妈还来了呢!”

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云疏浅谨慎了一些,回头瞅了瞅,人影都没。

“果然骗我……”

“啊……!嘶……!我错了……停一下……!”

“我就不!谁让你恶心我!”

其实吧,她也不是真生气,但莫名地就是很喜欢掐他,感觉怪得劲儿的。

如果是其他男孩子,她就不会这样子了,偏偏对宋嘉木就忍不住动手动脚的。

借着这样的理由,与他肢体接触的时候,少女的心跳就会加快,好似某种压抑的情感得到了释放一样。

还很想很想……把他的衣领拉下来……在他胸口留一梭小牙印儿……

每当脑海里冒出这种想法的时候,云疏浅就觉得自己怪怪的,整个身子都好像热了一些,胸口热热的,脖子热热的,脸蛋热热的,耳根子也热热的,呼吸也急促了一些。

连锁反应之下,小手的劲道却在一点一点的变小,掐他也不疼了,反倒充满了某种亲昵的味道,软绵绵的。

愣神的时候,宋嘉木趁机抓住了她的手。

云疏浅一惊。

试着挣脱一下,可两只手被他手掌牢牢抓住,只感觉他的掌心很烫很烫,烫得她瞳孔乱颤。

“你、你放手!”

“那你答应不许再掐我了,紫了都……”

“快松开……”

“你先答应。”

“好好,不掐你就是了……”

宋嘉木这才松开了她的一双小手。

他对云疏浅的判断没错,她除了这张嘴之外,全身都软,尤其是这双手,好似没有骨头似的,小小的一只,这么柔软娇嫩的手,掐人怎么这般疼呢?

挣脱了双手的云疏浅,果然遵守约定,不再掐他了。

看看,她都气得脸红了。

云疏浅把手背在身后,生怕他还要抓过去摸一样,抬头瞪他,凶巴巴的。

“随便就抓女孩子的手,宋嘉木同学,你难道就没有一点羞耻心吗?”

“你不也是随便就摸我?”

“请注意用词!”

“反正要是以后我女朋友嫌弃我不干净了,我就赖你。”

“别做梦了,没有女孩子会看上你的。”

两人都懒得说话了。

电梯下来,云疏浅率先进去,宋嘉木也跟着进来。

她没有按楼层,宋嘉木也不按,电梯门关上,两人就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呆着。

莫名地,云疏浅想起了童年时的衣柜,那时候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和他一起躲在衣柜里讲悄悄话了,狭小的空间可以把两个人拉得很近很近,她可以和他一起说好久的话,直到困得靠在他身上睡着。

见他一动不动,云疏浅只好走一步过来,伸手摁了二十三楼。

退回原位,背靠着电梯墙,她抬头看他。

“你还不转过身去……”

云疏浅感觉浑身不自在,这家伙进电梯居然不转身的,好似木头似的,跟她面对面杵着。

“这是我锻炼强大心态的一种修行,你要是受不住了,你就自己面壁。”

“希望你在面对陌生人的电梯里,你还如此有胆气。”

云疏浅也不面壁,就这样盯着他看,她就要看看,他所谓强大的心态,到底有多厚脸皮。

狭小的空间里,两人面对面盯着对方的脸看,谁都不怂。

她的五官非常漂亮,白皙细腻的肌肤几乎看不到一点毛孔,淡淡的柳眉,秀气的鼻子,嘴角撅起的弧度,柔软的耳朵,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

相互看着看着,宋嘉木有些心虚了,目光开始不敢跟她对视……

“强大的心态就这?”云疏浅得意,好似胜券在握。

虽然不知道他突然发什么神经,要练强大的心态,难道他是要练胆,跟别的女孩子表白?

这样一想,云疏浅就更不能认输了,必须打压他才行。

“你信不信我脱裤子啊。”宋嘉木恐吓道。

“脱呗,我倒要看看是六月的雨大,还是你大。”

“……”

宋嘉木乖乖地转身了,想不到她的气场竟如此恐怖,看来练就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心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他转身了,云疏浅也长长地松了口气,这种长时间与人对视,总感觉会把心里的什么小秘密都给透露出来似的,要是他再坚持一会儿,说不定她就乖乖面壁去了。

“云疏浅,你挺漂亮的。”

前方传来他的声音,宋嘉木对着空气自言自语。

就这一下,云疏浅刚平静下来的心脏,又不争气地怦怦乱跳起来,背在身后的小手无意识地揪揪衣角、拉拉背包带子,鞋子不安地搓搓地板,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不是没被人夸过,但宋嘉木还是第一次,从两人童年结束后。

“哦。”

“……”

两人沉默着,刚刚还挺宽敞的电梯,好似一下子狭窄起来,狭窄到几乎把两人脱光光挤在一块了,想逃都没地方逃。

二十三楼到了,云疏浅从他旁边钻出来,一言不发的走在前面。

直到她开门进屋之前,宋嘉木才戳了戳少女柔软的后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40877.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