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闻起来很好吃|宝贝你的奶奶长大了

宋嘉木跑到她面前,张开手挡住她的去路。

“你干嘛啦!”

云疏浅用生气的口吻说话,只是眉目里的开心和小得意却丝毫掩盖不住,这讨厌鬼还想钓鱼呢,也不看看谁才是鱼。

 文学

“这样,咱们来做个交换,你告诉我你写的是什么书,然后我也告诉你我写的是什么书。”

“唔……”

云疏浅也停下脚步,大眼睛滴溜溜地转了转。

“你确定?”她这样问。

“……”

宋嘉木意识到了危险,连忙给这样的交换施加附加条件:“不可以隐瞒,不可以逃跑,每人轮流交换一个字。”

“那你先说两个字,我再考虑考虑。”云疏浅也没答应。

宋嘉木琢磨一下,还好自己的书名够长,倒也不吃亏。

“《师妹……》,怎么样,够有诚意了吧!”

“嗯嗯。”

云疏浅忽然捂嘴笑起来:“光是听这两个字,就已经很羞耻了!师妹喔,宋嘉木同学,我懂了,我明白了,再见!”

说完化身小泥鳅,凭借个子矮的优势,咻地一下从他的咯吱窝底下钻了过去,娇笑着跑开了。

吃了亏的宋嘉木哪肯罢休,追上去逮住她,挠她痒痒肉。

比起她动不动就掐着他腰间软肉拧上几圈,挠她痒痒肉这种惩罚可真是太绅士了。

云疏浅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不知为何,看到他吃瘪的时候,她就心情舒畅。

即便被惩罚也没关系。

傻瓜才跟他做书名交换,她知道他就是纸笔,写的什么书自然也知道,要是她也把书告诉他,岂不是就跟大声说‘我就是宅呆啦’没什么两样。

大概是笑得太用力,她拍打他的小手也渐渐没了多少力气,俏脸通红,呼吸跟心跳都不平静。

闹着闹着,两人都回过神来,一言不发地拉开了距离。

相互用余光偷偷瞄一下对方,也不知道各自在想什么。

还是宋嘉木先打破了某种怪异的氛围:“切,不说就算了,我也不是很想知道。”

“我想起了乌龟吃葡萄的故事。”

“难道狐狸跟兔子赛跑去了?”

“请不要把自己比喻成可爱聪明的狐狸。”

“难道乌龟不可爱?”

宋嘉木不服气,明明乌龟也很可爱好吗。

云疏浅哼一声,抱着怀里的宣传单继续走。

可真是个讨厌鬼,难道就不知道男女之间要避嫌么,哪有这样子挠人家女孩子痒痒肉的?

不过他似乎也只会对她这样,毕竟从小到大,还真没看过他有对别的女孩子这样过分……

而偏偏,自己似乎觉得还挺正常的?

毕竟如果不是宋嘉木的话,她也完全接受不了有男生对自己这样闹……

再延伸开来想一想,假如她看见宋嘉木这样‘欺负’别的女孩子,她心里肯定会不舒服,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不舒服先不管,总之她必会跟李阿姨告状。

“我决定了!”她冷不防地冒出这句话来。

“要告诉我书名了?”一旁的宋嘉木又精神起来。

“……你不要执着这种事情好不好?宋嘉木同学,你也不笨,请多把脑筋用在正确的地方!”

“我倒是觉得你有按照自己喜好定义别人的坏习惯。”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要是多用功一点,成绩起码还能提高一大截吧?”

“云疏浅,你说话越来越像我妈了……”

这也是宋嘉木与她不对付的地方,她总是莫名其妙地把自己当成他的什么人,然后用某种教训的语气跟他说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俩有娃娃亲呢。

云疏浅没有接他的话,继续说着自己决定好的事:

“首先,光是成立社团还是不够的,社团就要有社规,第一条就是禁止对社长做出过分的事。”

“……这是哪门子的社规,你确定要写到社团纲领上去?”

“当然不会,这是专门给你定的,你自己知道就好了。”

宋嘉木欲言又止,止言又欲,请问社团霸凌,可以申请法律援助吗?

“第二条,为保证社员间的隐私,除社员主动告知作品外,任何人不得打探别人的作品。”

“……”

好吧,这一条还是挺正确的,尤其对招新这件事来说,否则可能有不少想要加入社团,但是却碍于作品不方便透露的人望而却步。

“我有问题。”

“作为普通社员,你暂时还没有参与制订社规的权力。”

“……我就想问问,第一条里关于‘禁止对社长做出过分的事’,什么样的事才叫过分的事?”

“比如挠社长痒痒肉、顶撞社长。”

“那你不也掐我了?”

“请注意措辞!我那是正当防卫!”

“我要申请民主仲裁。”

“你确定?”

云疏浅忽地放松下来,好似胜券在握一样,点了点头道:“那我便请李阿姨来判定一下这算不算过分的事吧……”

“……我态度有问题。”

宋嘉木连忙认怂,开玩笑,她真跑到老妈那去告状,还有他好果子吃?

老妈对她那么好,以至于宋嘉木一度怀疑她才是亲生的,两家人抱错了孩子。

弄好了宣传单,云疏浅又带着宋嘉木去了一趟校会活管部,从那里借了一顶帐篷出来。

没有其他男生帮忙,搬帐篷的苦差事自然落到宋嘉木的头上了。

好在云疏浅也没空着手,只是她加起来才多少力气啊。

倒也不是完全没作用,宋嘉木时不时回头看看她,便从悲愤中获取到了力量,呼哧呼哧地把帐篷搬到指定地点去了。

“就这儿吧,虽然位置差了点,但也算有个据点了。”

“不行了,我要休息一下……”

宋嘉木坐在石墩上,额头也冒汗了,这破帐篷还挺重,四十多斤。

回头看看,云疏浅正从包包里掏着什么,然后走过来摊开掌心——

“喏,请你吃糖。”

看来社长也不是完全没良心……

宋嘉木去接她手心里的糖,包装看起来还挺眼熟……

“……云疏浅,你就请我吃我给你的糖?”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40777.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