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轻松好好感受我 你真的好甜

说着,何甜甜故意瞥了站在另一边的徐秀红一眼,抬高了音量,“正巧,我也需要一个机会向大家展示一下我的实力!”

她还冲着徐秀红眨了眨眼睛,仿佛在说:大婶啊,谢谢您,谢谢您给我搭了个戏台子,好让我有机会证明我自己!

徐秀红被噎了一下,虽然她极力在心里劝自己:别担心,这臭丫头一定在虚张声势。

 文学

但,徐秀红还是忍不住去想,万一呢!

万一这个死丫头真的有本事呢,自己故意闹出这么大的一个阵仗,却没能让何甜甜丢人现眼,反而让她大大的出了风头?

要知道,为了这出戏,徐秀红可是煽动了很多人——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纷乱的脚步声,还有零星的尖叫、斥责声。

“何老四,你别犯浑,赶紧去大队部借拖拉机是正事儿!”

“对啊对啊,别再耽搁时间了,你媳妇儿真的不行了!”

“……哎呀,咱们村儿的卫生所,就是治个头疼脑热,难产这种事儿,就是刘大夫还在这里,他也没办法!”

“可不是,现在卫生所来了个小丫头片子,虽然也是咱们何家的人,但,还不到十八的姑娘家,她哪里懂什么生孩子啊!”

众人嘴里吆喝得热闹,却没人伸手拦阻,一边跟着,一边眼睁睁看着何老四抱着一个呜呜痛呼的大肚婆来到了卫生所。

“哎呀,你个死丫头啊,真是要急死人了!”

感觉半个何家村的人仿佛都赶到了,徐秀兰内心再泼辣,此刻也有些犯怵。

她没好气的瞪了何甜甜一眼,一肚子骂人的话都咽了回去。

何甜甜没有在意这些,快步走上去,伸手探在产妇的手腕,大概摸了一下她的脉搏。

情况确实很糟糕。

她还想检查一下产妇的肚子,不过,何老四抱着她,根本不方便检查。

何甜甜对何老四说道:“把她放到里间的诊床上。”

卫生所一共两间,外间放着药柜和办公桌,勉强算是办公的地方。

里间则摆着一张单人床,以及一些纸盒、箱子,何甜甜就把它当成是诊室和库房。

那张疑似刘医生自己睡的单人床,也被何甜甜用作诊床了。

何老四不懂什么诊床,但里间就这么一张床,他就直接把奄奄一息的媳妇放了上去。

何甜甜没有急着追进去,而是在人群中找到了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妇人。

这个妇人明显比寻常农妇看着干净利索,何甜甜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她并不认识这个人,但对方给她的感觉却似曾相识。

何甜甜从记忆里翻找了一下,嗯,这个妇人很像周家的老太太,也就是她曾经的奶奶。

老人家是旧社会的接生婆,解放后被特招进了医院,成为了一名正规医院的妇产科大夫。

“大娘,您就是陈大娘吧。”

何甜甜用肯定的语气询问了一句。

“对,我是隔壁生产大队的接生婆。”也是他们十里八乡有名的接生婆。

手艺还不错,人也比较负责任。

陈大娘一看到何老四媳妇的情况,就知道不太好,一直催促他赶紧想办法。

但这头倔牛,就跟钻了死胡同一样,折腾半天,不说把媳妇送去省城,却不顾全家人的反对,直接送到了何家村的卫生所。

陈大娘不是何家村的人,但都住在附近,很清楚曾经的那位刘大夫,也就是开个感冒药、打个屁股针儿的水平。

让他来救命,这、这不是开玩笑嘛,还是拿着两条人命来开玩笑。

来到卫生所之后,没有见到刘大夫,反而看到一个年轻得过分的姑娘,陈大娘更有种荒唐的感觉。

这、这丫头还不如刘大夫呢,人家刘大夫再不济也曾经去省城的医院接受过培训。

“姑娘,何家媳妇的情况很不好,胎位不正,孩子的脚先出来了,还、还卡在了——”产道。

后头的话,陈大娘又咽了回去。

眼前这姑娘应该还没结婚啊,跟她说什么产道,陈大娘有些张不开嘴。

“我不会接生!”

何甜甜干脆利索的说道,“不过,我从我奶奶那儿学会了一套祖传的按摩手法,可以把胎位正过来——”

陈大娘有些迟疑,“你奶奶?”

没听说何家村出过什么厉害的稳婆啊。

何甜甜报了个名字,“周刘氏,刘杰。”

刘杰是周奶奶去医院后取的名字,寓意是希望她能够当个杰出的妇产科医生。

“周刘氏?就是、就是省城那位能徒手正胎位的老前辈?”一听周刘氏的名字,陈大娘的眼睛都亮了。

她忽然变得很激动,“你、你说你学会了她老人家的拿手绝活?”

何甜甜矜持的点点头。

陈大娘愈发激动了,她心念一动,说道:“这样,我、我想办法把孩子的脚推回去,然后你把胎位正过来,我、我给她接生!”

何甜甜说这么多,为的就是这个。

作为正规医学院的学生,还曾经在正规三甲医院进行规培、实习,何甜甜并没有太多的忌讳。

什么没出嫁的大姑娘,什么男女之别,人只要躺在诊床上,那就是她的病人!

但,这个时代不一样,尤其在农村,还是有非常多的忌讳和讲究。

生活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何甜甜必须适应,她可以不在乎,但家人、亲戚的感受,她却不能不顾及。

而且吧,农村这种地方也不是真的全都民风淳朴,还有一些地痞混混。

他们的行为够不上犯罪,却足以让人恶心、厌恶。

如果今天何甜甜毫无顾忌的给何老四媳妇接了生,明天就会有一些居心不良、甚至是光棍流氓跑来以看病为由调戏何甜甜。

上个书中世界,何甜甜一直在底层生活,所以她很清楚有些小老百姓,他们算不得大奸大恶,但做出来的事儿,真心算不得善良、美好。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还是有些道理的。

“好!那就多谢陈大娘了!”何甜甜又恢复了甜甜的笑容。

围拢在卫生所前的村民们,亲眼看到就是这么一个笑容甜美、软糯可爱的女孩,却大展身手,成功将一脚踏进鬼门关的何老四媳妇救了回来。

母子均安!

就连十里八乡有名的稳婆陈大娘都对何甜甜赞不绝口,话里话外还透着想向何甜甜拜师学艺的意思。

“……哎呀,我们甜甜还小呢,而且啊,甜甜说了,以后她要教我们家家宝认草药、诊脉看病——”

徐秀兰觉得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得意过,她悬着的一颗心,在听到里间传出一记婴儿的啼哭声时,彻底放了下来。

转头看到众村民吹捧巴结的模样,她更是仿佛三伏天喝了冰水般爽快。

至于陈大娘想要拜师的念头,也直接被徐秀兰怼了回去。

开什么玩笑,甜甜这门手艺,可是属于他们老何家的。

就算要传,也要传给何家的人。

家宝要是实在学不会,那就教给家宝的媳妇儿!

还别说,今天的事迅速在十里八乡传播开来,而徐秀兰也把自已的意思透了出去。

何家宝这还没跟着何甜甜学习呢,就有媒人悄悄来打听。

徐秀兰得意的同时,愈发觉得何甜甜是她的福星,是老何家的宝贝……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40759.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