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的颠簸我蹭了几下|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

计委项目科科长叫吕建华。粗略看了材料,很高兴地说,这是个好事,香州市早就应该建一家三星级酒店了。于是领着二人去见主任曹群发。

曹群发看了报告,引发出一番感慨:市里有关星级宾馆招商引资的活动我参加过多次,真台商、假港商也接待过不少,但每次都是只听楼板响,不见人下楼。这次虽然不是外资,但是真正有人下楼了。说到“真正”二字时,他用几个指背把项目报告弹得“噗噗”作响。

 文学

曹群发叫吕建华把在家的几个副主任都叫了过来。大家一听,都说是好事。异口同声表态支持。

卢士平高兴,一一给发烟。

曹群发对卢士平说,你们这个项目的审批权在地区,一会我们开个会,形成一个正式意见,再给你们上报。

你们回去等我的好消息吧!吕建华把卢士平二人送出门的时候说。

事情比想象的顺利,一路上卢士平喜形于色,手舞足蹈,高兴得像个孩子。让李非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卢士平吗?还是那个极其稳重,总是一脸严肃、不苟言笑的卢士平吗?

人啦,李非想,都会有自己沉不住气的浅薄。男人有笑不轻颜,只是未到心醉时。

对于新饭店项目的感情,李非觉得自己是远不及卢士平的。他总感觉自己有一点勉强,就像刚刚被编进剧组,还没有完全进入角色。甚至有一点被赶鸭子上架的意思。

而对于卢士平来说,新饭店就像一个情人。一个已经苦恋了几年情人。它曾经让他想入非非,也曾经让他痛苦。它总是近在眼前,又总是可望不可即。就在刚才,它成了吕建华口中的“好消息”,让他只需要等着就是。这怎能叫他不喜形于色,不手舞足蹈,不高兴得像个孩子呢?

然而,到来的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就在两天后,卢士平接到了吕建华的电话。是不是给我们的批复下来了?卢士平迫不及待地问。

吕建华说,是差不多了,你来一趟。

卢士平说,我叫李经理来行不行?

吕建华说,也行。不过最好是你自己亲自来一趟。

卢士平预感到出了什么问题,心里七上八下的。叫上李非,二人又一起到计委来。

没有什么问题,主任们都很支持。吕建华说,只是国家三令五申禁止修建楼堂馆所,这类项目一律不予批准。

卢士平一听就急了:我们这个项目是市领导同意了的,蔡市长还是项目的总指挥。

我们计委也知道是市里支持的项目,蔡市长亲自挂帅。吕建华说,但这都是口头说的,没有一个红头文件。万一有什么差错,上面追究下来,市计委怎么担当得起?

这么说不是搞不成了?卢士平有些傻眼。

怎么搞不成?请市政府下一个文件不就行了。吕建华说。

两人这才搞明白吕科长的意思,计委是怕担责任,要市政府下个文件。直说不就行了,何必拐弯抹角呢?

两人信心满满地往市政府去。蔡市长说过,有过不去的坎可以找他。

谁知蔡副市长一听计委的说法就火冒三丈。胡说!工程立项从来都是计委来办,哪有政府先下文的。

二人碰了一鼻子灰,没有跟蔡副市长理论。也不敢跟蔡副市长理论。只有又折回来找吕建华。告诉他,蔡市长发脾气了。

吕建华一点没有脾气,笑着给二人倒了两杯白开水,说不急不急,我们计委可以直接办理立项,蔡市长指的是一般情况;但你们这个项目是特殊情况,市里不下文我们办不了。

这就难了,卢士平丧气地说,市政府不肯先下文,你们没有市政府的文件又不办。

吕科长,你看这个事能不能变通?李非说。他知道广东那边很多事情都是变通来办的。

吕建华悠悠地点着头,嘴里“嗻嗻”有声地思索着。说我看这样,万一政府不方便下文,让政府办公室来个函也行。总之,要给我们计委一个依据。

这么说还差不多。

卢士平对李非说,蔡市长那里我们再去可能还是不行,只有去请许局长出面。

我去蔡市长也未必给面子。许培双听了直发笑。

蔡市长他如果不答应我们就赖在那里不走!卢士平粗声粗气地说。

于是三人一起又到市政府来。你一句,我一句,跟蔡副市长磨。

我真是服了你们,蔡春早直摇头,让我去给书记市长说说看。一会回来说,领导同意让办公室给计委发了一个便文。

多年后李非总说,香州那一届的领导班子真还不错,知道怎么变通。要是死搬硬套,后面就没有香水星河酒店的故事了。

有了这个东西,我们计委就好办事了。吕建华抖着手里市政府办公室的便文,也很是高兴。他说,我这里还有两件事要你们配合。

还有什么事!卢士平一听脑壳就发炸。

吕建华说,你不要怕,这两件事不难。我们这个材料是要报到地区计委的,按规定,项目没有资金配套,计委是不予立项的。你们要银行给你们出具一份项目资金证明。

李非说,据我知道,银行那边的规定是,项目需要先立项,他们才能再给钱。

一边要先见钱再给立项,一边要先立项再给钱,两边的规定打架,这怎么办?卢士平头都是大的。

是有一点问题。吕建华皱眉思索片刻,说这样,我们再变通一下,你们让银行写一个项目资金承若书,承若立项批下来,他们配套资金。

这个我可以试试看。李非说,还有第二件是呢?

第二件是你们还要弄一个危房证明。

要弄危房证明干什么?

现在国家对新建楼堂馆所控制很严,我们报了,地区计委也不见得批。如果有危房证明,就可以报危房改造。是危房改造就很容易审批。

哦——危房证明在哪里开?

在市公安局。

要是他们不肯开怎么办?

市政府不肯出文件怎么办?吕建华狡黠地笑着,做工作嘛!

卢士平与李非相视一笑,说吕科长你这样全心全意为我们办事,让我们很感动。

吕建华说,我们在这个岗位上工作时间长了,事情怎样好办,怎样难办,比你们了解的多一点。我不告诉你们,你们会多跑一些瞎路。

如果别的部门都像吕科长这样就好了。

李非讲的是真话,也不乏讨好的意思。

吕建华说,你们到人家部门去办事,涉及到一些政策层面上的问题,人家部门有部门的难处。这个你们要理解。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40071.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