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和下面同时喂饱你|别喊我慢慢进就不难受了

看起来是再正常不过的离婚再娶,可是偏偏洛诗羽的年龄,却只比洛诗涵小两岁。

而洛父与前妻离婚时,洛诗涵已经五岁。由此可以看出,洛父是婚内出轨。

不过那时候洛诗涵母亲住在偏僻的农村,根本不懂得用法律捍卫自己的婚姻。

洛诗涵十五岁那年,母亲操劳成疾,怕自己撒手人寰女儿无人照顾,便让女儿千里迢迢进城寻亲。

 文学

谁知道洛父竟然以私生女的名义对外介绍自己的亲生骨肉。

洛诗涵虽然进了洛家,却活得十分卑微。

洛诗羽母女两时常言语羞辱土里土气的洛诗涵,而且经常趁洛父不在家的时候打骂她。有一次洛诗涵忍不住顶了嘴,洛诗羽母女两竟然她的衣裳,将她关在卫生间里整整一晚上。

自此以后,洛诗涵就患上严重的抑郁症。

而真正让洛诗涵活不下去的催命符,是她的亲生母亲黄志秀得了尿毒症,来到城里寻找她,向女儿借钱看病。

洛诗涵怎么有钱借给她

黄志秀看女儿穿得光鲜,以为她混好了,也学会城里人嫌贫爱富,黄志秀气急之下骂她是白眼狼。

洛诗涵鼓足勇气找洛父借钱,却遭到洛父的拒绝。

父亲那番薄情寡义的话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洛诗涵,我将你养大已经对得起你了。你不要贪婪,不要再指望从我这里捞到什么好处。人要学会知足。”

那天,被亲情同时抛弃的洛诗涵,第一次有了轻生的念头。

她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看到一辆红色的轿车迎面而来,她忽然失控的往车上撞去。

等她醒来,严铮翎就彻底取代了她。

“妈咪”

怀里的孩子发出软萌的叫声。

洛诗涵飘忽不定的思绪拉回,抱着童童向洛诗羽走去。

夜间急诊,病人稀少。

洛诗羽也看到了洛诗涵,不过看到她怀里的孩子,洛诗羽明显怔了一下,冷冷讥讽道。

“洛诗涵,这个孩子是谁的”

洛诗羽眼底流露出来的算计,令洛诗涵眉头皱紧,她冷冷回道:

“现在的医生可管得真宽。病人看病还要调查户口”

洛诗羽被噎得哑口无言。

心里却暗暗诧异,这人五年不见,这个人竟变得牙尖嘴利了。

拍了拍面前的桌子,姿态高傲的示意洛诗涵坐下。她则慢悠悠的拿出听诊器,给孩子听诊心肺部。

洛诗涵关切的眼神未能逃出洛诗羽的眼睛,她肯定这孩子是她的女儿。

“大姐,孩子父亲是谁啊”

“死了。”洛诗涵道。

“孩子看起来很可爱,多大了”

“四岁。”

洛诗涵知道洛诗羽没安什么好心,便没有说实话。

检查一番后,得出结论,“扁桃体化脓,输液治疗。”

洛诗涵只好抱着童童来到输液室。

时间滴答滴答的流逝

很快,东边的天空翻出一抹鱼肚白。

洛诗涵望着手机上的时间,还有那宛如沙漏一般漫长的输液管,心急如焚。

她恨不得将自己的身体掰成三部分,一份守着童童,一份给寒寒,另一份给战夙。

就是在这样备受煎熬的过程中,洛诗涵依然坚守着希望。不到最后一刻,她不想放弃去海天一色看望战夙的希望。

七点三十分,就在洛诗涵掏出手机准备告知战寒爵,她可能会迟到一会。偏偏手机没电了。

洛诗涵借了护士的手机拨给过去,可被战寒爵无情的掐断来电。

海天一色。

战寒爵怀揣双臂望着沙发上的战夙,旁边是战夙幼儿园的小背包。

战寒爵不太确定的问,“你真的要去上幼儿园”

战夙点点头。

战寒爵抬腕看了看版的钻石腕表,眉头微皱,他今天有个非常紧急的会议要开。可是洛诗涵临近八点却还没有来。

他给她拨打电话,电话却提示对方关机。

战寒爵俊美如雕塑的脸庞笼罩着冰寒,这个女人就算是不想继续上班,也该提前告知他一声。

她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和战夙相处一天就望而却步了

他就知道,她就没有做妈妈的觉悟。

“战夙,爹地有个紧急会议要召开。我让白姨送你去幼儿园。好吗”

战夙望着爹地紧蹙的眉头,勉为其难的点点头。

战寒爵松了口气。

一个小时后。

白楠宁来了,她永远都是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无暇倾城的气质。

皙白的鹅蛋脸,黑长直发,五官精致小巧,看起来温婉可人,小巧玲珑。

她从桃红色的版手提包里拿出钥匙,轻轻搅动门把手,门开了,她站在门口边,冲着战夙甜甜的喊道:“战夙,白姨来接你上学哦。我们走吧”

战夙漠然的望着她,不情愿的背上书包,朝她走去。

白楠宁为战夙打开后排座的门,战夙进去后,她则坐到副驾上,对她的女司机命令道,“出发吧”

战夙的目光,直直的落到车窗外的人行道上。

“战夙,去了幼儿园要乖,不能跟同学打架,知道吗”白楠宁叮嘱道,那口吻活脱脱她就是战夙的母亲。

战夙没有理她,不过脸色更加冷漠。他又不是个惹事精,如果不是那些同学先招惹他,他也不会跟他们打架。

“这孩子,怎么这么没礼貌。白姨跟你说话呢”见战夙不回应,白楠宁有些生气道。

战夙依旧没说话。

“我以后就是你的妈咪,战夙你要对我客气点。”白楠宁愠怒道。

这次,战夙火了。

他一拳头捶打在车窗玻璃上,怒道,“我要下车。”

白楠宁便有些惊慌失措,“战夙,你发什么疯。你爹地将你交给我,白姨就必须把你送到幼儿园。”

“我不去了。”战夙耍横。

白楠宁对战夙的情绪变化置若罔闻,而是对司机道,“别管他,去学校。”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39493.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