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上一点一点挤入*宝贝啊我们换个地方做

  苏涛忍不住又多看了谢欢萦几眼。

  这小娘皮是真长的正,皮肤白嫩,巴掌大的小脸蛋儿,再配上那鼓囊囊的两团,恨不能要把那白衬衣都要给撑破了跳出来。

  “那——那我真摸啦?”苏涛实在是经不住诱惑,管她有没有男朋友,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拼了。

  “你是不是男人啊?

 文学

再不摸,我走了!”谢欢萦等的有些不耐烦,撅着嘴,欲转身离开。

  “别——别走,我摸!”苏涛连忙挡住去路,好不容易老天开眼,让他有机会摸女人那处神秘的构造,怎么也不能放过啊。

  “那就来,快点!”谢欢萦说着微闭起双眼,期待着这一刻。

  苏涛内心狂跳起来,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跳出胸口,他伸手慢慢摸了过去,先是两根手指触到那鼓囊囊的地儿,软软的,还很有弹性,忍不住多搓了两下。

  “嗯!啊!”

  随着苏涛的动作,谢欢萦突然娇哼了两声,但并没有睁开眼,苏涛内心狂喜,原来女人这里的两团竟然这么软,而且撮一下,她还会叫!苏涛喜欢听这叫声,下腹突然升起一团邪火,并且有了男人应有的反应,这么撮一下明显还不够。

  谢欢萦依旧闭着眼,也并没有露出不愉快的表情,而且似乎还有些享受,这说明她并没有反感。

  此刻,苏涛感觉自己是最幸福的人,胆子又大了几分,直接双手齐上握住那两团丰盈。

  “啊!”谢欢萦娇呼声更大了几分,而且整个身子似有些站不稳,随时都有可能倒似的。

  苏涛顺势一把环抱住谢欢萦,一只手继续感受这丰盈中的美妙。

  女人这里还真好摸,软软的,摸一次就想第二次,就像染毒似的停不下来。

  谢欢萦埋进苏涛的胸膛里,双眼迷离,喘息声也越发急促。她感觉身体酸软发烫,只是这个菜鸟太不懂风情,揉得她生疼。

  她突然睁开眼瞪向苏涛,“你——你摸够了吗?”

  苏涛尴尬笑了两声,连忙缩回手,轻咳两声,“不——不好意思,一时动情,有些无法自拔,不过,真的感觉很好如果”

  谢欢萦白晳的小脸蛋上已经爬满红晕,呼吸急促,一双桃花眼布满水雾,似要溢出水来,勉强平复内心的波澜,直勾勾的瞪着苏涛,“你想说,如果没有隔着衣服,感觉会更好是吧?”

  苏涛被美女瞪的全身不自在,自己龌蹉想法都写在脸上吗?她怎么一猜就中。反正摸都摸了,如果不用隔着衣服摸,就算被她男朋友暴打一顿也值了。

  苏涛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借来的勇气,大着胆子问,“可以吗?”

  “就知道你们男人都一样,占了便宜,还想占更大的便宜!”谢欢萦故作生气的说着,胸脯却起伏的更加厉害,一浪高过一浪,脸上红晕更甚。

  苏涛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活了这么大岁数,他知道谢欢萦并不是真的生气,不然,要是真生气,她听到这个要求后,肯定是转身离开,而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苏涛大着胆子,沉声又问:“可以吗?”

  谢欢萦轻咬下唇,小脸上红晕蔓延到了精致的耳垂,她垂下眼帘,却不说话。

  “我——我就摸一下下,一下下而已?”苏涛感觉心脏就要从胸口崩出来,生怕面前的尤物会拒绝,装作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谢欢萦突然抬头一双桃花眼扑闪扑闪,轻轻点了点头。

  “好——好!”苏涛兴奋的语无伦次,突觉大脑一片空白,却被两个白花花的大馒头给填满了

  “你——你过来!”谢欢萦转过身子靠着墙面,娇羞不已。

  苏涛自然明白她的意思,谢欢萦是想掩人耳目,防止突然有人闯进来看到这一幕。

  不管怎么样,只要能摸到传说中,那处柔软滑腻的圣女峰,就算到女厕所里摸,他也毫不犹豫的答应。

  苏涛走到墙边上,正对着谢欢萦,心里紧张,连语速都难以控制,“我,我可以摸了吗?”

  谢欢萦垂下眼帘,轻轻点头,将胸前鼓囊囊的两团送到苏涛面前,微闭起双眸。

  苏涛瞪着眼前这对傲然顶立的丰盈,吞了一口唾沫,刚才隔着衣服没过足瘾,现在爷就要好好感受一下这传说中的神秘馒头到底是怎样的柔软丝滑。

  苏涛解开谢欢萦胸口的两粒扣子,下面丰盈直接撑开了内衣,露出深深的沟沟,很深,苏涛看的清清楚楚,他情不自禁的又咽了一口唾沫,好大的两个馒头。

  苏涛再不迟疑伸手直接从胸口往下,直达丰盈之地的那处小小的城堡。

  “嗯!”谢欢萦呢喃出声,就在苏涛探进她胸口的那一刻,她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特别是被碰到那处敏感地带,她竟忍不住发出愉悦的娇吟声。

  谢欢萦的娇呼声直接刺激到苏涛敏感的神经,他一只手竟然没有完全握住,这感觉真美,这他是头一次摸到了姑娘的温柔乡,头一次和一个姑娘这么亲近,看着谢欢萦被自己捣鼓的欲罢不能,下面撑得越发胀痛难受。

  “我——我想要你!可以吗?”苏涛顺势将谢欢萦揽进怀里,激动的喘着粗气,手里加大揉捏的力道,他喜欢听她的娇呼声。

  谢欢萦早已站立不住,她本就容易动情,现在被这菜鸟包裹在怀里,一刻不停的挑动她的敏感地带,她感觉自己似被一团火包裹着,渐渐要被融化。

  “啊!”谢欢萦感觉耳畔酥麻难耐,这声音就像魔音,这个菜鸟没头没脑的捣鼓,完全没有一点怜香惜玉,可就是因为这样,她感受自己的每处敏感地带都享受到从未有过的欢愉,下面早已空虚难耐。

  “我想要你,可以吗?”

  这魔音又响起,谢欢萦再也忍不住,突然转身环抱住菜鸟,一头钻进了他怀里。

  这是什么意思?这是默认了吗?

  苏涛大脑一片空白,但马上他就明白了。

  “菜鸟,你——你不是要我吗?还愣着干嘛?”谢欢萦趴在他怀里,柔媚无骨。

  这轻柔的声音比世上任何声音都好听。

  “这——这不是做梦吧?”苏涛死死的拧了一把自己的脸蛋,痛啊,这他娘的是真的,不是做梦,他兴奋的想要大喊,三十九年的老处男终于等到了自己的春天。

  “你——你快点!”谢欢萦呼吸越发急促起来,开始拉扯他的衣领,似乎已经等不急。

  “我——我来了!”苏涛紧紧拥住美人,火急火燎的直接压在地上,伸手直探裙底。

  “别!”谢欢萦紧贴着面前的男人,樱唇微张,“沙——沙发——到沙发上!”

  苏涛来只顾着探索美人身上的未知领域,就像一只发情的公牛,在谢欢萦的丰满肥沃的地段到处耕耘,却忘了冰冷的地面有多难受。

  “萦萦,你身上真香!”苏涛抱起谢欢萦,在她耳畔动情喘息。

  沙发就在十米外,可是,苏涛觉得这距离太摇远,不过,好事多磨。

  他抱着谢欢萦一起摔到沙发上,身体就像火山爆发,再也控制不住。

  突然外面传来阵阵急促的脚步声,苏涛所有动作赫然而止。

  前一刻是天堂,转眼间突然感觉下了地狱,他有一种想要骂街的冲动,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来打扰他的好事。

  “不——不好,他——他来了!”谢欢萦突然推开压在身上的苏涛,一脸惊慌的整理自己的衣裙。

  苏涛突然涌起一种不好的预感,这次似乎是真捅了大篓子,连忙整理身上的衣着。

  就在这时,外面的人已经冲了过来,为首的年轻人瞪着眼,一脸凶神恶煞,怒吼,“你们在干什么?”

  这个年轻人,苏涛认识,就是谢欢萦的男朋友阿宽。

  苏涛一眼看去,六个年轻小伙子,各个手里拿着钢管,明显是有备而来,苏涛心凉了一大截,现在是百口难辩,而且这样的事也辩不清楚。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玛的,今天这一顿揍是逃不掉了。

  “我草你奶奶的个熊,老子的女人你都敢动!”阿宽看了一眼谢欢萦衣衫不整的模样,顿时火冒三丈,冲上来就是一飞腿。

  “啊!”谢欢萦花容失色捧着脸不敢看。

  苏涛抱着头用背硬扛这一脚,他知道,如果反抗,接下来会是更加猛烈的报复,到时小命能不能保住都是问题。

  “草你玛的,你竟然还敢躲!”阿宽紧握拳头一轮狂揍,直到精疲力尽,又向身后的小弟们挥手,“你们都他玛过来啊,把这家伙往死里打,玛的,竟然敢动我的女人。”

  刹那间,钢管、拳头,如雨水一般落下。

  苏涛蜷缩在沙发上,抱紧头,不管怎么样,都不能把头露在外面,这样还能保住小命。

  钢管猛抽在他的手脘上,撕心裂肺的痛让他倒吸一口冷气,他甚至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

  他紧咬牙关,再痛也不能在喜欢的女人面前哼出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38367.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