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行吸的真紧futa(她掏出来很大futa)

这一次,他依旧很快就定住了神魂,点点星辰之辉没入头顶,让他不仅感觉到浑身清爽,更是有一种力量在不断增强的感觉。

“按‘不灭星河观想大法’所讲,世界如海,肉身为渡海之舟,神魂为乘坐舟内之人。神魂不居于肉身之内,便要溺水。但若神魂坚固强大,便可跃出舟筏,御水驾浪而行。我如今神魂不断强大,也不知道是否可以跃出舟筏?”

 文学

秦子凌心头有一念头闪过,然后脑海里浮现“不灭星河观想大法”中有关神魂跃出舟筏之法。

然后脑子里想着一步步走上船头甲板上,然后一跃而起,跳入大海。

这一跃一跳,秦子凌骤然感觉到自己浑身一轻,然后整个人凌空飘在书桌上空,仿若整个人轻飘飘的,没有一点重量一样。

他能看到外面的一切景物,包括盘坐在书桌前的自己。

“我能看到自己?”秦子凌不禁被眼前诡异的一幕吓了一大跳,随后他才想起自己这是神魂成功出窍了,又是不禁一阵惊喜和不敢置信。

“我这已经是达到出窍境界了!”心中惊喜着,秦子凌轻飘飘落在肉身边上,然后去翻动书桌上摆放的书本。

神魂无形无质,按理而言应该直接穿透而过,但当秦子凌尝试着翻动书本时,不仅没有直接穿透而过,而且竟然真的翻动了书本。

只是原本很是轻巧的书本,翻动起来给他一种非常沉重的感觉,就像这书本是一张张厚厚的铁皮装订而成一般。

“能翻动实物,这,这已经是驱物境界!”秦子凌看着这一幕,简直就跟普通人大白天见了鬼一般。

厉墨苦修了八十年,也不过才达到驱物之后的分神境界,当然厉墨已经达到了分神境界的巅峰,触摸到了夺舍门槛,神魂驱物不仅已经能举重若轻,而且还能分出神魂凝炼法印烙印在僵尸上面,配合着血祭之法,就算神魂不出窍,也能凭借神魂意念轻松自如地操纵多头僵尸。

秦子凌翻动轻巧的书本都有很沉重的感觉,比起厉墨的举重若轻自然还差了很一大截。

但厉墨却是苦修了八十年,而秦子凌只是花了片刻功夫,便直接跨过定神、出窍、附体三大境界踏入了驱物境界,这样比起来,厉墨跟秦子凌的差距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好一会儿,秦子凌才冷静下来。

“老天爷终究还是眷顾重生者的。我第一次进行神魂修炼就踏入驱物境界,必然跟我现在这具身体里的神魂是融合两个完整神魂和一个残魂有关系,尤其厉墨曾经还是分神境界的神魂修行者。唯有如此才能解释得通,我直接从一个门外汉跳跃到驱物境界的神魂高手。”

想通了其中缘由之后,秦子凌很快就按耐不住心头的好奇,心念一动,常人肉眼看不到的神魂之躯没有从敞开的窗户飘出,而是直接对着墙壁撞过去。

再然后,秦子凌只感觉四周的压力骤然大了一些,但不过转眼间,这压力便突然消失,他已经出现在院子里。

“神魂果然可以穿墙而过!”秦子凌望着屋子里的自己,有些发愣,又有些难以抑制的兴奋。

在另外一个世界,他后来得了渐冻症,连行动的自由都没有。来到这个世界,虽然开局便是朝不保夕的乱世和败落家境,但他却获得了上一世连想都不敢想的自由。

飞天遁地,穿墙过山,来去如风的自由!

趁着心头的兴奋劲,秦子凌的神魂离地半米左右,踏着风儿如同踏浪一样,离开了家,一路往郡城的方向飘去。

明月悬空,月光如水。

秦子凌踏风而行,越行越是兴致高涨,突然想起一句诗词“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不由得起了好奇,朝着明月的方向踏空飞去。

只是飞得越高,秦子凌便感觉到越吃力,寒风吹来竟然有种要被风冻僵和吹散的感觉。

大概到了千余米,秦子凌便感觉承受不住寒风吹拂,连忙停了念头,降落回地面,继续朝着郡城方向飘飞而去。

这期间,秦子凌又测试了神魂飘飞的速度,发现速度越快,神魂便有一种喘不过气,甚至神魂要散架的感觉。

再后来,神魂离开安河村大概四里左右的距离,秦子凌便感觉不到自己肉身的存在,一种莫名的恐惧在心里头涌起,仿若再前行,他就会成为在世间游荡的孤魂野鬼一般。

秦子凌没敢再继续前行,转身返回。

返回时,黑夜中他看到有一队人马朝城外徐家堡方向而去。

这队人马个个身上血气萦绕,尤其一乘坐在云豹马上的高大男子,身上的气血更是浓烈,在秦子凌的眼里简直就是黑夜里的一把火把,不仅显目,而且还散发着火焰的炙热,让他产生一种一旦靠近就要被烫伤的直觉。

那队人马自然发现不了秦子凌,很快离去,而秦子凌也继续返回安河村。

“按厉墨的残缺记忆,这世界上不仅有真正的神魂强者,而且有能镇杀神魂的法术,甚至气血旺盛的武道强者,凭自身气血便能将神魂震荡冲杀,看来这件事情不假。我如今虽然已经能勉强驱物,但因为这境界不是我辛苦修炼而来,恐怕还不能算是真正的驱物境界,只能算是半步驱物境界。我的神魂其实还是偏弱,不管是神魂飘飞的速度、高度还有距离受限制还是很大。而且我的肉身相对于神魂更是弱小,神魂一旦离体,肉身没了神魂居中调度,也会变得虚弱。”

“看来,若没有必要,这神魂之术要慎用,而且还得尽快提升肉身境界。肉身为舟,只有肉身强大,神魂居住里面才能安心,才能不断壮大。”神魂飘回到肉身之后,秦子凌感到精神疲倦,这才知道神魂之道虽然玄妙莫测,却有诸多限制,而且真要施展起来也是极为耗神,甚至肉身长时间离了神魂,隐隐中也给秦子凌变虚弱的感觉,再想起刚才半路所见,以及脑海里的一点残缺记忆,秦子凌没有被“新技能”所带来的的兴奋冲昏头,以为凭自己现在的本事就可以肆意妄为,相反他心生警惕,丝毫不敢自满大意。

暗暗一番自我警告之后,秦子凌收敛心神,观想自己盘坐在浩浩荡荡的星河之中,点点星光没顶而入,神魂不断壮大。

随着不断观想,渐渐地秦子凌感到阵阵倦意袭上大脑,再也无法定神观想“不灭星河”,遂停止修行,上床睡觉。

……

第二日,秦子凌醒来,整个人说不出的神清气爽,昨日失血的虚弱感也荡然无存。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37218.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