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到镜子前面h) 镜子面前顶弄h

包厢的门被人推开了,李振宇示意我不要眨眼。

我转头看向门口的方向,一下子就看到了几名身材出众的少女缓缓走出场来,她们身上穿得很少,露出大片大片地雪白,在这种燥热的环境下令我几乎无法呼吸过来。

在学校的时候虽然也能体会到这种感觉,但远没有眼前这般直接。

不一会儿后。

十几名年少貌美的女子就已经在我们面前站成了一排。

我心中正盘算着该怎么办的时候,李振宇已经挑选好了两

 文学


女子作为今晚的伴侣,我侧头看向李振宇,心中纳闷李振宇这个肾虚男能不能搞定两名女子。

似是感受到了我执意的目光,李振宇神色尴尬地说道:“陈哥,你这是啥眼神?”

我干咳了声,没说话。

随后,他又笑嘻嘻对我说道:“陈哥,我看你还是赶紧挑选好自己的货色吧,我可等不了太久,两个也行,三个你要是能吃得起的话也没问题。”

我扫了眼眼前的女人。

这十几名女人都是身材出众,貌美如花的女子。

我一时间也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中,无论我选择哪个似乎都不太对,就像是在选妃似的,我也过了一把当皇帝的瘾,更加令我震惊的是这里还有大洋马,要不是味道太重的话我也会选一个来试试看。

最后我挑了两个。

看上去都是很骚那样,床上也极为主动。

李振宇见我挑选完了之后也搂着两名女人离开了包厢,他自己也有一个包厢,就在隔壁,那些女子也都跟着李振宇脚步离开了,房间里只剩下最后的两名女人。

这两名女人眼中似乎有些鄙夷,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到我年纪有点大了。

不过她们虽然这样,但还是老老实实上前来服侍我。

不得不说的是她们服务很不错,懂得很多寻常人不懂得的技巧,让我浴火中烧,这是高雯馨等人所不能给予我的体验,我躺在床上的时候就像是皇帝那般享受。

最后,我和这两名女人玩了三个小时。

做完之后几李振宇才从外面走进来,他满是敬佩之意地看向我:“陈哥你很厉害啊,我也就是玩了一小时就没能继续了,人要是上了年纪做啥都不顺心了,你是不是有啥宝贝?”

见他对我也算是不错,我也没有隐瞒。

“作为老中医我自然有点本事,明天回到学校我给你配一副虎狼之药,保证能让你夜夜激情。”我说道。

李振宇眼珠子都亮了起来。

随后我们吃了点东西后就回家。

回到家躺在床上的时候我感觉这些天发生的一切都是个梦境似的,我一下子觉得自己不再苍老,就像是回到了年轻时候似的,做什么事情都得心应手。

迷迷糊糊中,我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来到学校。

何秀兰来得比我要早不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

我走进校医室的时候就觉得里面特别干净,应该是被何秀兰打扫过的,何秀兰见我到来的时候抬起头看了眼我之后就又伏案看书,我摇摇头。

真是个油盐不进的家伙。

“小何,你手里那本书是什么书,能不能给我看看?”我问道。

何秀兰又再次抬起头来,语气冷淡地说道:“也不是什么书,就是大学的医学教材而已,是西医的理论知识,即使你看了也没啥用的。”

“你看不懂。”

这话说得理直气壮,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她了。

被人鄙视的感觉的确不好,所以我也懒得理会她,让她自生自灭,免得被她继续鄙视。

到了上课时间。

本以为是个悠闲的上午,但还没高兴多久呢就来了个面色苍白的女学生。

看到她这个模样我心中已经有了几分猜测,我倒要看看何秀兰有没有那个本事坐镇校医室,何秀兰也不甘示弱,简单查探了番这名学生后就给出了药方。

我简单扫了眼药方,而后淡淡地说道:“你这要药方出问题了。”

“刘医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何秀兰转头看向我,眼中似乎充满了怒火,不断逼视着我。

可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何秀兰弄出问题来,不然的话校医室名誉会受到创伤的,我点出了她药方里面的问题道:“你这副药房里总的来说没有什么大问题,可是越是如此,你才越是放松下来。”

“这个药方太补了,她受不了。”

我指了指坐在凳子上那名女生,何秀兰气得面色发黑,她怒道:“我是上过大学的医生,我西医理论知识考了98分,论这些恐怕你不是我对手吧?”

“你不过是一个老中医而已,也想和我比?”

何秀兰的高傲是刻在骨子里头的,本质上她压根谁都看不起,要不然的话也不会对我说出这种话来。

我心中也有些生气。

这丫头居然敢质疑我的医学水平,我沉声说道:“我所说的句句属实,你若是不相信的话可以试试看,不过到时候出了事情的话我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何秀兰冷笑连连,道:“那就不劳烦您老人家担心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何秀兰便转头看向那名学生,柔声说道:“别听他说的话,其实我是市医学大学的实习生,理论知识极为丰富,肯定不会有问题的。”

那名学生点点头。

我心中叹了口气,吃了那个药方肯定要出事的!

到时候肯定会责怪校医室办事不利,而且据说何秀兰家里有点背景,合着到时候出事的只可能是我自己,所以我心中多少有些不安,所以等何秀兰抓完药之后我对那名学生说道:“待会你拿到药方之后就先别急着离开,陈伯伯给你倒一杯热水服用,让我们看看效果如何。”

“嗯……”

这名女学生还是挺懂事的。

也有可能是因为我在学校里的名声极佳,所以她更加愿意相信我。

何秀兰见状也微微恼怒,沉声道:“刘医生,我看你就是想要看看我是不是出错了吧?不过也没事,我对我的本事极为自信,那就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她没有阻拦我的动作。

这名女生也都老老实实地坐在凳子上,我给她倒了杯水后直接服用下去。

我暗中摇摇头,虽然只是个细微的动作,但还是被何秀兰抓住了把柄,她冷笑道:“刘医生,我进来之前就已经调查过你了。不过是个江湖老中医而已,也不知道学校是不是抽筋了让你担任这个职务,这么些天来没出事也是你走远。不过也不要就此以为你真有那等本事,你不配的。”

我心中纳闷,我找你惹你了?

有啥问题就不能去找李振宇那个小子吗?

所以我没有说话,而是认真观察着这名女生。

当女生喝完药之后,她脸色以ròu眼可见的速度红润起来,何秀兰松了口气,转头看向女生问道:“你现在身子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女生仔细感受了下,摇摇头道:“医生,我感觉身子很好。”

何秀兰听了之后微微点头,眼神中也露出丝丝得意,她淡淡地笑道:“刘老,你也看到


了,病人已经被我治好了,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

“以后,校医室里全都听我的!”

真是无比霸道!

若是我将校医室的控制权让出去的话,以后我可就接触不到那么多女生咯。

我可不会眼睁睁看着这种事情发生,我敢保证自己的猜测没有错,但我心中并不着急,而是对那名女生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就站起来走两步吧。”

女生不疑有他,何秀兰也没有阻止。

不过何秀兰看向我的眼神中似乎蕴含了丝丝的嘲讽,她淡淡地笑道:“刘医生,我看您就不要继续挣扎了,这还有什么好看的,人家病人都没说啥呢。”

我没说话,落入她眼中倒像是不敢与之辩驳了。

到后来何秀兰也没有了兴趣,而是低下头去看书,我微微摇头。

何秀兰的医学理论知识的确很丰富,可是她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她根本没有经历过实际情况,只是凭借书本上的知识来行医是根本行不通的,严重的话甚至会出人命。

过了半晌后,何秀兰似乎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刘医生,你能不能让病人离开?”

“影响到我看书了!”

我转头看向那名女生,这时候女生也不走路了,而是面色异常涨红,而且双手还捂住腹部,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很快,女生鼻孔里有殷红血液涌出!

“医生,你快看看我怎么了?”

女生惊叫出声,手掌上已经布满了鲜血,同时她语气中充满了惊慌,我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将湿毛巾递到她手中,女生擦拭干净后才坐下来坐在我面前。

她让我帮她看看是什么地方出了毛病。

何秀兰这时候脸色异常难看,她甚至还以为是我从中捣鬼,她走到我身旁质问这名女生:“你刚才身体有不舒服的地方怎么不早说,你是不是隐瞒了什么?”

她仍旧不愿意相信自己是错了。

我微微摇头,叹息道:“刚才我就和你说过了,你药方里出了问题,她身子太虚弱,经不起那种补药的冲击。”

“虚不受补!”

这都是中医的理论,可何秀兰却一直都不听我的意见,一意孤行之下才会导致这种事情发生,我知道她打心底看不起中医还有我这种老中医,所以我也没再说什么。

“你胡说,我不可能出问题的!”何秀兰说道。

我没有和她理论,而是将女生鼻血弄干净后又给她开了个药方。

女生似乎有些后怕,她弱弱地看了眼我说道:“刘医生,这次应该不会出问题了吧?我刚才感觉肚子都在燃烧,流鼻血就跟流鼻涕似的。”

我点点头,道:“我在学校的口碑你应该知道,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

女人服下药之后才离开校医室。

经过这件事情,何秀兰若有所思,但还是对我不怎么待见,她冷哼道:“别以为你看出来了问题就能在校医室里为所欲为,我以后也是不会听你意见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37152.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