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稳还是挑战自我极限?这些世界名将这样选择

在今天举行的北京冬奥会花样滑冰男子单人滑比赛中,除了金牌的归属,最受瞩目的莫过于两届冬奥会冠军、日本选手羽生结弦能否成功挑战至今无人在正式比赛中完成的4A(阿克塞尔4周跳)。

最终,由于在落冰时未能站稳而摔倒,羽生结弦挑战失败,以男子单人滑第四名的成绩结束了自己的第三次冬奥会之旅。

求稳还是挑战自我极限?这些世界名将这样选择

4A有多难?获得本届冬奥会男子单人滑金牌的美国选手陈巍,即便在整套动作编排中加入了5个四周跳,但他仍表示4A尚不在他的能力范围内。

在目前已知的花滑6种跳跃基础动作的四周跳中,4A是唯一未被任何选手在正式比赛中攻下的。用羽生自己的话说,这个动作要求“就像跳远运动员一样,起跳后跳出6米的同时还要在这个过程中转上四圈半”。

此次羽生结弦的挑战,是4A首次出现在冬奥会赛场上。可以说,即便羽生未能圆满完成这个动作,但这位两届冬奥会冠军、花样滑冰传奇运动员挑战自我的勇气和信念,也足以让他收获全场观众的掌声。

在奥林匹克格言“更高、更快、更强、更团结”的感召下,在冬奥会这样一个冰雪运动最高水平的竞技舞台上,总会有运动员不断尝试突破自我极限。

一方面,挑战极限意味着可能获得更优异的比赛成绩。

在自由式滑雪女子大跳台决赛中,中国选手谷爱凌与法国选手苔丝·勒德之间的较量,其实就是一场技术难度上的比拼。

“我非常感谢她,正是苔丝在比赛第一轮就跳出了女子最高难度动作,才激励我去挑战更高难度的动作并成功完成。”凭借超高难度动作“向左偏转偏轴转体1620”夺得冠军的谷爱凌,在赛后向对手表达了敬意。

但在另一方面,除了成绩的考量外,对于高水平运动员来说,能够在重大比赛中完成超高难度动作本身,更是自我价值的实现,能够让运动员获得更大的成就感。

在冬奥会这样4年一遇的重大国际赛事中,所有运动员都对获得奖牌甚至金牌充满渴望,但他们也面临着巨大的心理压力。

是求稳,还是兵行险招?这是运动员在比赛中必须做出的抉择。

“如果我不做4A,我可以做一个更好的跳跃组合。但能够在冬奥会上尝试4A是令我骄傲的事。它会让我更完整。这就是我选择这样做的原因。”羽生在赛后解释道。

作为两届冬奥会冠军得主,已有诸多荣誉傍身的羽生结弦在平昌冬奥会结束后曾表示:“攻克4A是我接下来的唯一动力。”

4年之后,他选择在北京首都体育馆的冰场上勇敢尝试——即使这次挑战4A未能成功,使他无缘冬奥会三连冠,甚至无缘登上领奖台。

多年来,中国选手金博洋和羽生结弦同场竞技多次。“羽生选择在27岁的时候参加他的第三届冬奥会,并尝试4A。这是目前还没有人能够做到的非凡成就。它体现了体育精神和奥运会精神。羽生参加了三届奥运会,我希望我也能做到。”金博洋评价道。

当然,挑战超高难度动作,并不是高水平运动员获得胜利的唯一砝码。

在本届冬奥会上,美国单板滑雪传奇人物肖恩·怀特第五次征战冬奥会,并成功晋级单板滑雪U型场地决赛。

这位冬奥会五朝元老是世界冰雪运动和极限运动中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在前四届冬奥会上,他曾3次获得该项目金牌。

资格赛后,肖恩·怀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运动员拥有高难度技巧很好,但仅有这个是不够的。“你需要一整套牌来组成一手好牌,而不仅仅是拥有一张牌。”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3713.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