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之xing虐晚会诗美恩|交换女之性晚会地下室约

有时候,自己的孩子都受不了,嫌他们烦。

就像这次大孙子带着媳妇回老家,结果意外早产,儿子儿媳妇不在身边,许大姨这个当奶奶的便亲自跑到医院去照顾。

 文学

许大姨跟儿媳妇之间都有代沟,就更不用说又隔一层的孙媳妇了。

许大姨觉得孙媳妇太娇气,动不动就说什么科学、文明。

她给准备的崭新尿戒子,纯棉纱布,柔软又透气,多好啊。可人家看不上,非要花钱买什么尿不湿。

哦,对了,还有奶粉,孩子还没生呢,就花好几百块钱买了一罐奶粉,还说什么外国进口的。喂母乳多好,又省钱又有营养。

孙媳妇却嫌太婆婆太守旧,动不动就“我们当年怎样怎样”、“我生了六儿三女,还有十几个孙子外孙,都是这么养大”。

孙媳妇表面上不赞同也不反对,心里却疯狂吐槽:您当年?您当年还吃糠咽菜、生病靠忍呢!您现在怎么不这样?

还有尿不湿、奶粉!

这些是花钱,可我也没花你的钱啊,你整天拉着一张脸干什么?

许大姨和孙媳妇相互看着不满意,孙媳妇更是堵着气,生完孩子没有两天,医院都还没出呢,就催着老公回省城。

“别闪着孩子啊,好歹等出了月子再走哇!”许大姨真着急了。

可人家孙媳妇却觉得,如果再在老家住下去,她非要被太婆婆气得回奶不可。

大孙子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最后还是被媳妇逼着包了一辆面包车,拉上裹得严严实实的母子两个,直接从医院出发,午饭都不吃就回了省城。

许大姨望着开得飞快的面包车,脸都被气黑了。

当然,许大姨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

她知道自己可能思想陈旧了些,接受不了年轻人的那一套。

可她对孩子的心是好的啊,也是真心心疼孙媳妇和重孙子。

孙媳妇再不高兴,也该看在她是个长辈的面子上,稍稍忍让几分啊。

偏偏——

许大姨心里那个难受啊,一个人愤愤的从医院回了家。

坐在空荡荡的客厅里,她也忍不住怀疑:难道我老婆子的这一套真的过时了?年轻人都不喜欢?!

唉,看来我是真的老了啊,成了儿孙嫌弃的老废物。

就在她觉得失落、自我否定的时候,何鸿图的电话打了过来。

“许大姨,谢谢您,真是太谢谢您了。虽然这样不太合适,但我就是相信您。以后要是再有什么事儿,我、我还能给您打电话吗?”

隔着电话,看不到何鸿图的神情,但许大姨还记得在医院里,何鸿图那张年轻又憨厚的脸。

将脑海中的模样跟声音联系起来,许大姨丝毫都不怀疑,何鸿图是真的感谢她,真的觉得她这个老太婆帮了他的大忙!

这种被需要、被认可,甚至是被敬重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许大姨本来就对何鸿图有些好感,现在愈发喜欢这个懂事、机灵的小伙子,她忙说道:“哎呀,都不是什么大事,我就是顺口说几句!”

“小何啊,你要是不嫌我老太婆唠叨,你随时给我打电话!”

何鸿图赶忙点头哈腰,就算许大姨看不到他的动作,他也要用这些动作给自己一个心理暗示。

他,是真的尊敬许大姨这位热心的老太太。

“许大姨,瞧您这话说的,您帮了我大忙,我感激您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您?”

何鸿图足足跟老太太聊了一刻钟,这才恋恋不舍的挂断了电话。

刚刚挂断电话,看到屏幕上提示的通话时间,何鸿图略心疼。

呜呜,一分钟就要两毛五,十七分钟就是四块两毛五,都够他买一斤猪肉了!

但,这种钱不能省,而是必要的投资。

除了电话费,还有更多的投资。

何鸿图风风火火的跑去菜市场买菜,买了许大姨提到的鸽子,另外还有猪大骨、乌鸡、猪蹄儿,以及一些新鲜的蔬菜。

离开菜市场的时候,何鸿图还顺手买了一个西瓜,然后按照许大姨告诉她的地址,直接摸到了许大姨家。

“……大姨,我本来不想来打扰您,可我还是不太放心,您老帮我看看,我这鸽子买的对不对?”

何鸿图不好意思的问道。

许大姨却被提起了兴趣,居然没有计较何鸿图的贸然上门,而是仔细的翻看何鸿图的菜篮子:“不错,这鸽子挺新鲜。对了,熬汤的时候千万别放酱油,伤口会变黑的,稍微放点儿盐就行。”

“哟,你还买了猪蹄啊。对了,你再去中药铺买点儿通草,用通草炖猪蹄,下奶最好了!”

“哦,通草!就直接跟药房的人这么说吗?哎哎,许大姨,幸亏我来这一趟,要不然我又浪费了好东西!”

何鸿图一边记下许大姨的话,一边再三道谢。

临走的时候,何鸿图把西瓜给老太太留下了,“大姨,您千万别嫌弃。我就是觉得太麻烦您了,这才——”

许大姨推辞了几句,见何鸿图坚持,倒也没有再拒绝。

一个西瓜而已,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就算以后发现何鸿图另有所图,她老太太也还得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36923.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