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猎艳天下txt全集|强迫开 苞小说小说

她应该没见过那个李哥,所以才会把我当做李哥。

特么送上卝门的小白菜,不拱白不拱啊,我笑嘻嘻的说“我是李哥”。老卝子又没有说卝谎,确实姓李。

 文学

她看了我一眼,说:“我就是吴月,走吧。”

“吴月……去哪儿啊?”

没想到吴月质疑的看了我一眼,有点羞涩的道:“你说去哪儿?我这跟你是第一次,你总不能把我随便拉个小树林打野泡吧?”

说实话,我有点被搞懵bī了。不过反应过来,心又在狂跳。我急忙说“哪儿能呢,当然是开房间。”

我承认自己冒充“李哥”带吴月去开房间,有点无卝齿,但是若不是吴月主动说出来,我也不会这么做。我虽然第一眼看见她,就想nòng她,但至少也会假惺惺的追qiú一下吧。谁知道吴月本来就是准备让“李哥”cāo练的。

她能让没见过面的陌生人cāo练,应该也不是什么贞洁烈女,所以我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带她开了个房间,一进门我就忍不住,从后面抱住她,两手绕道前面,握住了她胸前的两个rǔ鸽。那种jìn欲可长时间,一朝妙体在抱的感觉,让我老卝二腾的一下就硬了起来,像根棒卝子一样杵着吴月的紧致的小翘的tún。

她可能是没想到我有那么大,略微有些紧张的扭卝动着,抓着我的手,低声说:“你身上都是汗味,要不要先洗洗澡?”

我说:“这不是汗味,都是荷尔蒙的味道,想不想跟我一起大汗淋漓?”

她噗嗤笑了一声,挣拖我的手,极快的跑进了卫生间。

竟然还有些羞涩!

这更惹起了我的性子,我三下五除二拖了球衣球裤,老卝二像炮台一样顶着内内,就追了进去。吴月站在淋浴下,用手试着烹头的水wēn。看见我冲过来,她急忙放下烹头,道:“别急,让我拖了衣服,我可不想一会没衣服穿……”

我看着她纤细的腰身,在藕sè连衣裙下,显得亭亭玉立,忽然不知道从哪里起来一股xié火,从她手里抢过烹头,对着她烹了起来。

她叫了一声,然后从上到下,都被我用烹头浇的水卝淋卝淋的,头发滴着水,裙子紧紧卝贴在身上,曲线毕露,脸上的表情,像被强干了一样,有些无助。我实在忍不住了,把烹头擦在墙上,然后抱住她,撩卝起湿卝漉卝漉的裙子。

看着她两条细卝nèn洁白的tuǐ像一对象牙筷子一样,我扒下内内,把炮筒在她两卝tuǐ之间摩擦。烹头里的水洒在我们两个人身上,她微微弯着腰,嘴里开始哼哼。

“我找不到路,你帮帮忙。”我在她耳边说了一句。

吴月还真懂事,伸手从kuà卝下抓了住我的炮筒,放到了炮口。

“轻点……”或许是没见过这么大的,我能感觉到她有些紧张。

她真的很紧,我顶了几次,才算全部顶了进去。那种被紧紧包裹的感觉,真是不要太棒!

我实在忍不住了,也不管什么cāo之过急容易造xiè呀了,九卝浅卝一卝深的bīngfǎ套路也不管了,只想疯狂的艹,让想射的感觉引领着我,一路冲上潮liú高涨的巅峰。

第一次,可能是jìn欲太久、加上吴月那里实在太紧致,我不到十分钟就缴械了。感觉我想要发射的时候,吴月还提醒我“不要射在里边,你没戴安全的套!”

可是我什么也管不了了,抱着她一阵冲刺,滚滚的热的浆都烹了进去。受热的浆的冲击,吴月哆嗦了一下,紧紧的夹卝着两条细tuǐ,咬着牙,从她的表情我可以看出来,她丢卝了。

那一刻,我敏卝感的棒卝子,真的感受到了她里面的收缩和蠕卝动……

然后,我们才好好洗了个澡。现在我开始感到,先前把吴月的裙子淋湿,实在是个英明的举动。她把裙子洗了,放在阳台晾晒,所以我可以抱着她光溜溜的身卝子,多享受享受。

方才只顾着玩tuǐ了,现在把呀玩着她胸前的两团rǔ鸽一样的白酥肉,我真有些爱不释手。

下面的炮筒,又翘了起来。我把炮筒放在她两卝tuǐ之间,说:“再来一次。”

她咬了咬牙,拒绝道:“说好的,一次抵一个月利息。那这第二次算什么?”

“什么利息?”我特么又一次被搞蒙了。原本我只是以为,她是在跟网友约,现在看来,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吴月听了我的话,忍不住坐了起来,有些着急的看着我,说道:“你不会是想抵赖吧?

我快速分析了一下,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个吴月借了一个“李哥”的钱,约定的有利息,现在到期没钱还账,这是以肉抵债来了。

如果我此时说出我不是那个“李哥”,她八成就不让艹了,可是看着她这个时候的样子,胸前那少卝女一样浑呀圆挺翘的一对rǔ鸽,小巧的蓓之蕾像红红的鸽子嘴一样,我真的有些米青虫上脑,欲bà不能。

于是我把她搂在怀里,笑道:“李哥怎么会赖账呢,你说说,你借了我多少钱,一个月多少利息来着?”

吴月被我mō得有些迷乱,道:“不是三千块钱,一个月利息五百吗?李哥,你可不能赖账。我这次抵一个月利息,下个月,就连本带利都给你。”

我心里有底了,不就是一次五百块钱嘛,老卝子还付得起。可是我不想直接用钱来说事,手指在她蓓之蕾上轻轻卝揉呀mō呀按niē着,下面的炮筒,在她两卝tuǐ之间摩擦,说:“跟李哥只能谈钱吗?你现在不想要?”

吴月的身卝子哆嗦了一下,闭着眼睛,咬着牙不说话。

女人或许善于说卝谎,可是她们的身卝体是诚实的。在我的抚卝mō之下,吴月挺翘的rǔ鸽,变得又热又涨,两颗粉sè的蓓之蕾,像葡萄一样硬卝硬的,我忍不住,低头hán了住,用舌卝尖挑卝逗着。

吴月开始发出不由自主的低吟。

我一只手下滑,越过一片芳cǎo地,进入神秘的三角地带,诱人的桃源渡口,在我火卝热炮筒的摩擦下,早已水湿迷津。我分开她两条白呀皙滑呀nèn的细tuǐ,这一次没费劲,就全部进去了。

“吴月,你觉得李哥怎么样?”我一边用卝力狠狠地动着,一边问身下的吴月。

吴月俏颜粉红,睁开眼,迷蒙的看着我,咬牙道:“小红说你很丑,还是个武大郎……”

“武大郎?”

“三寸丁……”

“靠!”我用卝力顶了几下,道:“这是几寸?”

吴月咬牙道:“有五六寸吧……”

我说:“那你还觉得我丑吗?”

吴月咬牙道:“不丑……”

我看着身下吴月不胜jiāo羞的样子,真的是激卝情满满。摁着她两条tuǐ,发卝xiè着我的激卝情。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35560.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