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头看我是怎么玩你的小说|清纯美女H肉

文章简介:萧逸承受不住打击,跑去找顾司寒诉苦:“司寒,你老婆是什么神仙角色啊?”

“她是人,不是神仙。”顾司寒淡漠的品着酒。

“她居然请了两位国际金融高手来助阵,我担心我会被洗白。你知道那两个姑娘是谁吗?她们是……”

低头看我是怎么玩你的小说 第1章:

“我知道。”顾司寒打断萧逸,长眉紧拧,“萧逸,维持好你的人设,别在这儿丢脸,很多人在看。”

萧逸看看四周,果然很多人在看着他和顾司寒。

他挺直腰杆,端好城西地头蛇的人设:“你早就知道是明萱和青萝的身份了?那你怎么不告诉我!”

“十分钟前知道的。”顾司寒目光轻移,落在桂下的三名女子身上。

蓝天花园主人的身份足够高大上,却依旧没多少人敢主动接近梁希。

是高处不胜寒?还是名声太臭,令人敬而远之?

 文学

顾司寒的心,微微疼了一下。

“我决定了,文旅城的事她说怎样就怎样吧,我不挣扎了。”萧逸脸上维持着高傲,内心已经被打击得一败涂地。

“你终于聪明了一回。”顾司寒收回目光,眼中闪烁着莫测的光芒,“不过,也不需要进展太快,拖上一个月差不多。”

萧逸不解的问:“为什么?”

“神医无双要三个月后,才有空到顾家。我和梁希的婚姻,要持续三个月。”

萧逸明白了,顾司寒担心失去利用价值后,就被踹飞。

突然同情顾司寒,为大哥牺牲掉的不止是婚姻,还有尊严……

可是,顾司元都病成那样了,真的能治好吗?

就在这时,入口处传来骚乱,所有人都循声望去。

几名警察进来,大声问:“谁是梁希?”

“我。”

梁希站起来,蹙眉看着警察。

又是谁在闹幺蛾子?

“梁希,有人因受你当众侮辱自杀,家属已经报案,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自杀?”顾司寒冷笑一声,“是乔薇吧!”

警察说:“顾先生,你说的没错,就是乔薇。”

梁希冷冷的勾起唇角:“你们来得正好,我也要报警。”

众人一愣。

“你报什么案?”警察问。

“今晚我在家里设宴,有人混进来意图不轨。”梁希说。

大家恍然大悟。没有请帖混进宴会的,可不就是乔薇吗?

“这场宴会,都是能影响晋城经济的人物,出不得闪失。所以,在你们来前,我把意图不轨者扔出去了,请你们即刻去捉拿,问问她究意想干什么坏事。”

梁希面色严肃,说得一板一眼。

现场的人都知道梁希在胡说八道,但也没人说破。

人家姐妹撕逼,他们看看就好了。

不管是乔建业还是梁希,他们都得罪不起。

“谁?”警察严肃的问。

梁希红.唇轻启,吐出两个字:“乔薇。”

警察:………

两个案件,报案人和被举报者互抓?

“你说乔薇意图不轨,证据在哪里?”秦琳琅站出来问。

梁希冰冷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我倒忘了,你还在这里。”

秦琳琅瑟缩了一下,大声问:“我是你邀请来的客人,代表的是秦家!”

秦家在晋城,也算是富甲一方。

秦琳琅热衷交际,在名媛圈里很有名,追求者众多。

但这些,并不代表梁希要让着她!

纤手一指,梁希说:“就是她,带意图不轨者混进宴会。”

“没错,秦琳琅已经承认是她带乔薇混进来的。警察同志,我建议你们把她带回局里好好问话。”萧逸一本正经的说。

心中却是大乐,好一个梁希,指鹿为马的手段杠杠滴!

秦琳琅气坏了:“我们没有意图不轨,我们就是来参加宴会而已。”

“那你为什么要带乔薇混进来?”

“我……”秦琳琅懊恼的跺脚,“我们根本不知道这宴会是梁希办的,只是来玩而已。”

“谁知道你们要玩什么?”梁希意味深长的说,“全晋城都知道,乔薇是我的私生妹妹,我与她水火不容。一人一贴,秦小姐违背规则带她来这里,怕不是普通的玩?”

秦琳琅说:“谁会知道你在这儿啊?”

“对啊,谁会知道呢?”梁希反问。

顾司寒缓缓开口:“还是仔细查一查比较好。”

警察当即道:“秦小姐,请你也跟我们走一趟。”

“你们,你们……”秦琳琅只觉得莫名其妙。

她真的只是来参加宴会的,什么都没做啊!

“除此之外,还要查一查我今晚所用之物。”梁希说。

“带走!”

秦琳琅被押上警车,她大声嚷嚷着:“那梁希呢?为什么不把她也带走?”

“各位,慢慢玩。”梁希轻轻一笑,对顾司寒说,“老公,你招待大家,我去去就来。”

低头看我是怎么玩你的小说 第2章:

顾司寒:………

身为丈夫的他,难道不应该陪着去警局吗?

“放心,我一会儿就回来了。”梁希笑得更加灿烂。

撤下冰冷锋芒的她,终于露出娇俏的一面。

众人暗忖:也只有对心爱的人,才会这样笑吧?

顾司寒深吸一口气,也露出几许温柔来:“好,有事打电话。”

“嗯嗯。”

青萝和明萱悄悄打量顾司寒,小声嘀咕:“他笑得好温柔,是不是真喜欢老大?”

“谁知道呢?说不定和老大一样,是个戏精。”

萧逸:……

聪明的姑娘,你们猜对了,他们两个都是戏精!

“大家随意。”顾司寒被迫担起男主人之责,招呼宾客。

萧逸装作不经意的靠近顾司寒:“喂,你就不担心梁希被定罪吗?”

“大不了,明天再去保释一趟。”顾司寒沉着脸,心情糟糕透了。

待在这里还不如去警察局呢!

…………

乔薇吞药自杀的消息,像一阵风吹过晋城。

梁希被警察带走的照片,迅速登上热搜。

【梁希当众辱妹,致乔薇不堪受辱,吞药自杀】

【乔薇生命垂危,梁希被警察带走】

贴子下面,附带乔薇被扔在大马路上的照片,走光的胸部被好心人打上马赛克。

大批水军在辱骂梁希。

“长辈的事不该祸及小辈,乔薇也太无辜了吧?”

“梁希太过份了,当不当私生女,也不是乔薇能决定的。”

“渣女就是渣女,行事乖张怪戾。”

舆论的矛头,一致指向梁希。

而在不久前,【惊!梁希就是蓝天花园的主人!】这条贴子还是晋城最大的热点。

现在,蓝天花园的主人都不再高大上。

梁希坐在警察局,看着手机上的推送,冷笑。

水军们真给力,马上就送她上热搜。

想冤枉她?没那么容易!

乔建业勃然大怒,亲自追到警察局,看到梁希就想抽她。

“嗯?”

梁希眼眸一抬,乔建业自动缩回手。

他怒斥道:“孽障!你怎么能当众侮辱自己的妹妹?”

“她又怎能对我下黑手?”梁希犀利的反问。

乔建业愣了愣,心里浮起不好的预感:“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乔薇混进我的宴会,意图对我不利。”梁希道。

“胡说!你这么能耐,她能把你怎么着?”乔建业脸色铁青,“现在薇薇都住院了,要不是你唐阿姨发现及时,她可能就死了!”

梁希看着乔建业,目光一寸冷过一寸:“我也可能差点就死了。”

“梁希,你不要胡说,我和乔薇什么都没做!”秦琳琅气恼的吼。

“做没做,让警察来说。”梁希寻了个位置坐下,翘起二郎腿,静静的等待着。

乔建业最看不得她这副痞样:“孽障!我怎么会生了你这个孽障!”

啪——

乔建业的话音刚落,瓷质烟灰缸在他脚边碎裂,把他吓了一大跳。

“我也懊恼,我怎么会是你生的?”梁希阴恻恻的看着他,“我是没得选,否则一定不会让你当我父亲。”

“你简直大逆不道!”乔建业被梁希看得心里发毛,只好求助警察,“警察同志,你们快把她抓起来……”

“乔总。”警察拿出刚到手的检查报告,“我们不能抓梁希,她是受害者。”

“什么?”

乔建业一愣。

“检查结果出来了,鸡尾酒没问题,但是牛奶里有毒,有人想毒害梁希。”

乔建业蒙逼了。

“是什么毒?”梁希问。

警察犹豫了一下,说:“媚药。”

“无耻!”梁希脸一沉,冷冰冰的看向秦琳琅。

秦琳琅脸色大变:“我没有碰过她的牛奶!不是我做的!真的不是我!”

“是乔薇吗?”梁希问。

秦琳琅:………

乔薇和她进入蓝天花园后,并未时刻和她在一起。

宾客们都是晋城名流,舔狗似的忙着讨好顾司寒和梁希,怎会下毒?

思来想去,竟然还是乔薇嫌疑最大!

“我刚回晋城不久,除了和家人不睦,未曾与谁结仇。而且,除了脑子不好使的,怕没人敢对顾司寒的新婚妻子下媚药。”

梁希声音缓缓,却充满压迫力。

连乔建业都觉得她说的有道理。

谁活腻歪了,敢动顾司寒的新婚妻子?

“那我不知道了……”秦琳琅声音发颤,面色苍白。

乔建业终于冷静下来,他的目光闪了闪,说:“薇薇不可能干这种事,她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

“下毒后自己再闹个自杀,便能成功转移所有人的注意。”梁希轻笑,脸上却没有丝毫暖意。

乔建业深知乔薇的脾气,是个娇气包,惜命又怕疼。就是削水果被割了一刀,也能哭上三天。

她怎么会吞药自杀呢?

难道,她真的鬼迷心窍,在梁希的牛奶里下了东西?

乔建业越想越害怕。这事不能再继续深究,他必须保住乔薇!

“越说越离谱,马上跟我回家!”乔建业上前拽起梁希就要走。

梁希挥开他的手:“我是既是报案者,也是被告者。案件没有水落石出,我不能走。”

“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是胡闹!马上撤诉。薇薇那边我作主,也撤了。一家人偏要说两家话,尽给外人看笑话!”

“爸,你这样就偏心得太明显了。乔薇自杀,你怨我对她不好。我被乔薇下毒,你怎就不说句公道话?”

乔建业老脸一僵,说:“等回家我再说她,以后你俩都不许再胡闹,给我好好相处。”

两个女儿,一个自杀未遂,一个被下毒未遂。

乔建业脑壳疼,主动和警察说:“今晚其实没什么事,是两个孩子在胡闹,给你们添麻烦了。”

“乔先生,下毒这事可不能随便开玩笑。”警察皱眉,“如果梁希喝下去,那就是刑事案件了。”

乔建业抹抹汗,陪着笑脸:“梁希不会喝的,因为她知道是她妹妹在和她开玩笑。今晚的一切,都是她们姐妹闹着玩的。”

“梁小姐,是这样的吗?”警察问。

梁希玩味的看着乔建业。

乔建业小跑过来,低声说:“到此为止,别再闹了。”

“那我不是白受委屈了?”梁希冷笑。

乔建业就知道,梁希不会善罢甘休。他咬咬牙说:“你想要什么?”

“把你暗中给唐淑兰的股份,转让给我。”梁希说。

乔建业脸色大变。

唐淑兰确实有梁氏的股份,那是他背着梁雪偷偷安排的,不多,百分之二。

但这百分之二,每年却能分得几百万利润!

这事极为机密,梁雪都不知道,梁希怎么会知道?

“爸,我知道的还有很多。一句话,给不给?”

梁希勾着唇,目光却是冷的,身上有一种和年龄不符的老辣。

低头看我是怎么玩你的小说 第3章:

乔建业咬咬牙:“给!”

“很好。”梁希掏出手机,走向复印机。

破解密码、蓝牙连接……一顿操作后,复印机打出两份股权转让书打出来。

梁希交给乔建业:“爸,签字。我相信你随身携带着唐阿姨的私章,要是没带,回家拿也行。”

特么的,这死丫头连股权转让书都预备好了!

乔建业瞪了梁希一眼,去车上拿章。

签完股权转让书,梁希笑眯眯的冲警官们挥手:“今晚给各位添麻烦了,再见!”

临走前,她把警方对牛奶的检查报告也一并带走。

当事人说这只是姐妹间的玩笑,警方也没理由强制立案。

乔建业损失了百分之二的股权,气得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

他总不能让牛奶有毒的事曝出去,毁了乔薇一辈子。

秦琳琅在一边看得心惊肉跳。

或许她应该重新定位,她和乔薇的关系了。

梁希又机警又狠,和她斗……必败无疑。

梁希轻轻松松就夺走唐淑兰的股份,心情倍儿爽。

顾司寒坐在车里,看着梁希用六亲不认的步伐走出警局,便知道她没事了。

“少爷,少奶奶没给你丢脸。”司机老杨笑眯眯的说。

“嗯。”

夜的阴影下,看不清顾司寒的表情。

就连坐在他身边的萧逸,也不明白他此刻的想法。

只是怕丢顾家的脸吗?

“梁希。”萧逸放下车窗玻璃,冲梁希挥挥手。

梁希讶异的挑眉。顾司寒怎么来了?

不过,她现在正缺回家的车。

她拉开车门坐到副驾位,问:“你们怎么来了?”

“怕你丢顾家的脸。”顾司寒冷漠的语气下,暗藏着愤怒。

“放心吧,我没那么差劲。”梁希摇摇手上的检查报告和股权转让书,“我拿到百分之二的股份。”

萧逸惊讶的问:“你怎么做到的?”

顾司寒抢过检查报告一看,脸黑了:“在自家设宴,还让人在牛奶里下毒。梁希,你真能耐。”

“毒是我自己下的。”梁希说。

顾司寒错愕的凝眸:“你?”

“对呀!乔薇自己想不开,玩自杀讹我,我得反讹回来。”梁希愉悦的哼起小曲。

萧逸吃惊得半天才回神,他竖起大拇指,由衷的说:“好手段,我服你!”

“过几天我会找你谈文旅城的项目。”梁希瞟了萧逸一眼。

她明明在笑,却让萧逸心里发毛。

感觉,他即将被讹……

“宴会结束了吗?”梁希问。

顾司寒说:“结束了。”

“那成,我们回家吧!”梁希收好股权转让书,打了个哈欠。

这一天东奔西走,还要陪“后妃”吃火锅,她累了。

顾司寒对萧逸说:“我们要回家了。”

“好的。”

萧逸摸摸鼻子,识趣的下车,站在路风吹着冷风,等自家的司机来接他。

唉,有辆迈巴赫真了不起,明个儿他也去提一辆!

嫖农村40的妇女舒服正在播被老乞丐巨大肮脏粗暴破苞

……

医院

洗胃之后,乔薇躺在病床上哼唧唧。

以后再也不选择吞药自杀了,洗胃太痛苦。

唐淑兰坐在一边,喝着燕窝粥,等待着。

警方已经把梁希带到警局,乔建业也杀过去了。

现在网上的舆论一边倒,都在指责梁希心狠手辣。欺负完继母,又羞辱继妹。

这一次,梁希栽定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乔薇问:“妈,我们什么时候回家?这里的床不舒坦。”

“你自杀未遂,伤了身体,得在这里多住几天。”唐淑兰瞪了女儿一眼。

“好吧!”乔薇换了个姿势,期待的问,“妈,这样能不能让梁希坐牢了?”

唐淑兰想了想,说:“应该不会。不过,网上的舆论能淹死她。名声如此破败,顾家应该会选择离婚。”

“真的吗?”乔薇眼前一亮,立即坐起来。

顾司寒离婚了,她就有机会了!

像顾司寒那么优秀的男人,应该配她这样的优秀的女人!

“希望吧!我听说顾家家风严谨,梁希渣成那样,把顾家的脸面都丢尽了!”

就在母女两期待无比的时候,乔建业灰头土脸的回来了。

“爸,怎么样了?”乔薇问。

乔建业看看满脸期待的乔薇,欲言又止。

唐淑兰心里浮起不好的预感,她扶着腰站起来:“老公,你倒是说话啊!”

“薇薇啊,不是爸说你,你怎么能在梁希牛奶里下毒呢?还是那种不入流的毒!你是晋城的名媛啊,传出去多丢人!”乔建业抚额叹息。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3517.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