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语文老师在办公室做|花核又涨又酸快尿了

和语文老师在办公室做|花核又涨又酸快尿了

和语文老师在办公室做 第1章:

“走啦,天天背背背,都要烦死了。”不理她的反抗,辛小紫拽着白迟迟一路小跑,不想错过最精彩的戏码。

这位蒋婷婷,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家世显赫,容貌上佳,穿着很有品位,走到哪儿都会被一群人簇拥着。

辛小紫拉着白迟迟左冲右突钻进人群,挤到了最靠近主角的地方。

只见一个男生单膝跪地,涨红着脸,他左手上的一大捧玫瑰娇艳欲滴。引人注目的是男生只有一条手臂,右边的袖管是空的,全校没有人不认识他,独臂马成良。

他身上的衬衫本身的颜色已经被洗淡了,牛仔裤球鞋上均有小小的破洞,透着几分寒酸气。

他面前的蒋婷婷,项间一串粉色珍珠项链,身穿白色公主裙,脚踩白色高跟鞋,整个人看起来娇媚而又高贵。

这两个人对比如此的明显,更让围观者想要看好戏了。

人群越聚越大,开始拍掌有节奏的给马成良加油,即使谁都知道这场表白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马成良仰着头,脸更红的发紫了,积攒出最大的勇气,他开口表白。

“蒋婷婷,我喜欢你!我希望你能做我的女朋友!”

说完,他紧张地盯着那张薄施粉黛的俏脸,所有人都听到了他充满期待的狂热的心跳声。

蒋婷婷冷冷地从那束玫瑰花审视到他的脸再到破旧的衣物,目光在他空荡荡的袖管处停留了一会儿。

“这束花是从哪里捡来的?”

爆笑,口哨声,人群乱了。

“是我自己买的。”马成良有点儿委屈,高贵的女神,她怎么会这么问他呢?

“哦?是你拣废品换钱买的,还是在食堂擦桌子扫地的钱买的?向我表白,你也配吗?当然了,我也不是完全不能够考虑你,只要你能把你那条胳膊给长出来。”

哄笑声更大,是那样的肆无忌惮,白迟迟的手心在出汗。

蒋婷婷的脸更加的冷,每个字都像利刃在刺着马成良的心。

“太过分了!”白迟迟大吼一声,却被辛小紫一把捂住了嘴,声音憋了回去。

“别动,不要得罪蒋婷婷,会被整的。”她在她耳边小声警告道。

马成良依然仰着的脸上已经变换成尴尬和受辱的神色,眼眸中流露出的哀戚深深震颤着白迟迟的心。

蒋婷婷俯下高贵的头颅,仔细盯着他涨红的像要滴血的脸,加重语气。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都闭嘴,不要笑了!”白迟迟使劲儿摆脱了辛小紫的手,大吼一声,人群还真的神奇的安静下来。

两步跨上前,白迟迟与盛气凌人的蒋婷婷目光对峙,轻蔑地开口:“你就算是一只天鹅,也是一只黑天鹅,黑心的天鹅。谁吃了你的肉,会中毒的。”

在整个医学院,几乎没有人敢得罪蒋婷婷,从前有几个挑战她的,最后被她整的跪下来道歉她才肯罢休。

白迟迟一句黑天鹅,让人群中又发出低低的嘲笑声。

这次不像笑马成良一样肆无忌惮,而是压抑着的,想忍又有些忍不住的笑。

蒋婷婷的娇颜瞬间涨红,有些惊讶,更多的是尴尬和气愤。

和语文老师在办公室做 第2章:

恼羞成怒的她,想也不想,对着白迟迟正义凛然的脸一巴掌扇下去。

“贱人!”

“啪!”

巴掌声和蒋婷婷的咒骂声同时响起,围观的人群瞬时又安静下来,齐刷刷地看着捂脸的白迟迟。

“白迟,我们走吧!”辛小紫上前拉住白迟迟,想要息事宁人。

白迟迟的脸被她打的火辣辣的,早听过蒋婷婷嚣张,却没想到她不仅公然羞辱马成良,还动手打人。

蒋婷婷傲视着白迟迟,满面胜利的骄傲之色。

“贱人!跑到我面前来多管闲事,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他就是个残疾,我说他两句怎么了?残疾人本来就是世界上最让人恶心的人群,我要是有残疾,我都没脸活着。”

残疾人几个字再次深深刺激到白迟迟的神经,她的眉越蹙越紧,脸上像有阴云在堆积。

蒋婷婷这么说马成良,真是太过分,太残忍了。她难道不知道残疾人的心本来就脆弱,像玻璃一般易碎吗?

白迟迟忘记了自己脸上的痛,本能的低头去看跪在地上的马成良。他的脸被鲜花遮住,并不能看到表情,可是玫瑰在颤抖,说明他的情绪有多激动。

“他还好意思来说喜欢我,简直是对我的侮辱,让我恶心的想吐。”

蒋婷婷还在继续说着恶毒刺激人的话,这样的场景让白迟迟想起父亲的一位残疾朋友,他就因为女朋友对他的侮辱而自尽的。

再听不下去了,再不能让她说出更难听的话,不能看悲剧在她面前上演。

她再往前一步,目光灼灼地盯着蒋婷婷。

“你这么侮辱残疾人,是不对的,我代表所有有正义感的人教教你做人最基本的道理。”

说完,举起手,她重重的一巴掌对着蒋婷婷娇媚的脸用全力扇了下去。

她要让她记得,不该侮辱马成良,不该侮辱残疾人。她也要所以在场的人记着,侮辱残疾人的人是会被惩罚的!

“啪!”的一响,蒋婷婷夸张的尖叫着捂住脸。

她要疯了,长这么大,还没有如此受辱过,一根手指哆嗦着指着白迟迟,气急败坏地叫嚷道:“你!你竟然敢打我,看我不整死你!”

“随时奉陪!”冷冷地甩完这句话,白迟迟弯身扶起还傻跪在地上颤抖的马成良。

“马同学,请你以后一定要记得,外表好看内心黑暗的女人配不上你的爱情。”

穿越到兽世被蛇不停做叶暖-大哥的硬糖PO海棠

“谢谢!”马成良讷讷地说道,目光痴痴的,甚至有几分呆滞。

他的确是异想天开了,以为平时对自己微笑的蒋婷婷不是凡夫俗女,对他有意呢。

“走吧!”辛小紫又拉白迟迟,她仰着头在众人的小声议论中离开。

“完了,下一个给蒋婷婷下跪的人肯定是她。”

“是啊,她怎么那么傻,管这种闲事干什么?”

“什么管闲事,你不知道她爸爸妈妈也是残疾人吗?看到有人欺负残疾人,她肯定是想起父母,自卑了。”

白迟迟忽然站住,眼神冰冷地扫了一眼说她父母的人,对方被身边的人扯着逃也似的跑了。

……

欧阳家的客厅里,蒋婷婷哭的梨花带泪,欧阳清看着她有些红肿的俏脸,心中生出几分疼惜。

“清哥哥,你一定要帮我,那女人太嚣张了。我也没做什么,她就这么毫不留情的打我。”

蒋婷婷的个性,欧阳清不是不了解,多半是她惹事在先。

不过再怎样,她总还是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儿,对方也不该下手这么重,她脸上都能看到掌痕了。

和语文老师在办公室做 第3章:

蒋婷婷常惹事,也是欧阳家对她太过宠溺了。

当年欧阳清和欧阳远的母亲过世,父亲续娶,后母是带着蒋婷婷嫁到欧阳家的。

欧阳家对男孩儿严格,对几个女孩,欧阳枫,欧阳文若(廖文若)和欧阳文婷(蒋婷婷)都是有些放任的。

近年来欧阳清想要管束一下这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妹妹,奈何亲疏有别,他名不正言不顺。

“清哥哥,她还说以后见我一次打我一次,非要整死我不可,我都吓的不敢上学了。”蒋婷婷边说,边抽抽噎噎地哭的更凶了。

“带我去见她,还反了天了!”

到底婷婷是欧阳家的人,还没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他倒要看看那嚣张的女人是长了几个脑袋几条腿。

不得不说蒋婷婷还是手眼通天的,跑回家的时候早吩咐人把白迟迟的姓名班级查好了。

从前有事她都自己处理,这次非要拉上欧阳清,是想在他面前扮演娇滴滴的受害者。

见他这么保护她,她的心里早乐开了花。

清哥哥,我已经长大了,从现在开始,我希望你眼里心里都只有我一个人,再别看一眼廖文若。

“清哥哥,这就是五官系了,她现在在教室里,我们进去吧!”

白迟迟胆敢当众羞辱她,蒋婷婷当然希望欧阳清在人多的地方教训她。

欧阳清却停了步,沉声吩咐她:“把她叫出来,到湖边去谈。”

大中午的湖边估计没什么人,她好失望啊,可是清哥哥原则性强,她是知道的。

不情不愿地进了白迟迟的教室,她手中拿着一本《临床眼科学》看的正认真。

“白迟迟,你不是说随时奉陪吗?教室里人多,有胆量跟我出去吗?”

在白迟迟身前站定,蒋婷婷挑衅地说。

她既然惹了这件事就不会怕,出去就出去,她就不相信光天化日之下,她能把她怎样。

“我可以去,期末考试我很忙。你有什么手段一次性用出来,别三天两头的骚扰我,我不会总配合的。”

“好!”只要她出去,蒋婷婷当然答应她的条件。至于以后的事,她有什么必要说到做到呢?

天很热,连湖边也没有一丝风,除了临湖而站的一个魁梧男人,再看不到其他人。

白迟迟心里有些发怵,找这么个没人的地方,蒋婷婷不会想让那男人把她扔水里去吧?

老天,她根本就不会游泳啊。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3384.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