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长度只想了解你的深度:你的那个大不大

我的长度只想了解你的深度:你的那个大不大

我的长度只想了解你的深度 第1章:

他不是说今晚不住在雅集的吗?现在又是……

“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你在里面。”

花锦枝立刻转身,打算关门,心想着如果不是合约还在,自己怕是要被丢出雅集一百遍了吧?

看来以后还是要好好的讨奶奶的关心,这才是自己的保命符。

“进来。”

然而,不等花锦枝逃之夭夭,就被江秋白一声令下,叫住了。

“好像不合适吧,我们……”

花锦枝有些犹豫,毕竟现在的自己也只是裹了个浴袍啊。

再说了,又不是真的未婚夫妻。

“我需要有一个专业的人给我上药。”

江秋白的声音从花锦枝的背后响起,冷漠如常。

花锦枝这才想起,今早飞机上的事情。

倒也不能怪她,只是这个江秋白身体太好,完全让人看不出是个身受重伤的人啊。

“是。”

咽了口口水,花锦枝硬着头皮,推门走了进去。

可当她的目光落在江秋白的肩头时,却顾不上害羞了。

“明明早上到现在还没有二十四个小时!怎么会!”

就算她临床经验不足,但脑海中的那些医学知识都告诉她,这根本不可能!

因为本该缝合的伤口,此时却只是结了一个厚厚的痂,周围的皮肤略显粉红,根本像是要长好的样子!

相比于花锦枝的激动,江秋白对于花锦枝的反应倒是没有一点儿的意外。

“上药。”

花锦枝还沉浸在不可思议当中,手却被江秋白握住,掌心则被塞进了棉签。

“好。”

合起自己的下巴,花锦枝埋头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虽然她没有临床经验,但这样的步骤,早已经在她的脑海中,演练过千百遍了。

所以,不一会,江秋白肩头的伤口就已经全部处理完全。

看着欲言又止的花锦枝,江秋白却一把抓住了她就要缩回去的手。

“我的自愈能力异于常人百倍甚至千倍,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一般都会……”

四目相对,花锦枝却紧张的不行。

如果是这样,她根本不想知道这样的秘密啊!

“不过,奶奶很喜欢你,暂时,我不会动手,但如果有第三个人知道的话,我相信你应该很清楚后果的。”

江秋白很满意花锦枝眼中的恐惧。

这女人如果不吓一吓,恐怕不会那么听话的待在自己的身边。

“我是医生,尊重和替病人保密,是基本的工作职责,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江秋白的话,让她再一次的确定了江老太太这个保命符的作用。

“以后阿慢会跟着你。”

江秋白松开花锦枝的手腕,随意的披上衬衫。

目光却依旧落在花锦枝的身上。

花锦枝立刻挤出一丝笑意,麻溜的伸手,替江秋白扣上了衬衫的每一个纽扣。

真是庆幸啊,虽然手背受伤了,但是手指依旧灵活啊。

花锦枝这么想着,却完全错过了江秋白这令人喷血的好身材。

“奶奶最喜欢吃老城南的糖藕。”

这是江秋白离开之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我的长度只想了解你的深度 第2章:

一直提心吊胆的花锦枝,确定江秋白真的离开,这才舒了好大一口气。

“老城南的糖藕……明天面试结束应该来得及跑一趟。”

瞥了眼手机上显示的面试时间,花锦枝立马开始搜索传说中的这家糖藕。

可不知不觉的,居然就这么看着手机睡着了

早上九点的A市中心医院。

花锦枝站在医院的广场前,抬头看着这栋偌大的建筑。

这里,她太熟悉了。

父亲在这里贡献了大半辈子,而她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跟着父亲穿行在各个病房之间,看见别人幸福的笑容。

收回自己的目光,花锦枝整理好自己的心情,面带微笑的朝着大门走去。

说起来,如果不是一早江奶奶便急哄哄的来看自己,恐怕现在的自己还在睡梦中呢。

明明她的睡眠一向很浅的,但昨晚上却睡得很沉。

“花……锦枝?”

正想着,花锦枝就被一道男声打断了思维。

转身,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正欣喜的看着自己。

“你是……”

看起来倒是挺帅的,只是在花锦枝的印象中,似乎从来没有见过眼前的这位。

“苏元,我是……花教授的学生。”

面前的男人面带微笑的朝着花锦枝伸出手来。

“你好。”

握手,点头。

父亲作为医学泰斗,学生无数,这一点,花锦枝早就习以为常了。

只是……

“我们见过吗?”

以他这张吸引人注意的脸庞看来,如果她见过,不至于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以前在老师那里见过你的照片,刚才看见的时候,还有些不确定,没想到真的是你。”

苏元敛起笑容,解释道。

花锦枝的目光却落在了他胸前的铭牌上。

“你在这里工作?”

虽然这是一句废话,但花锦枝还是需要确定。

苏元诧异的低头,看向自己的铭牌,然后点了点头。

“说起来,我能在这里还是拖了老师的照顾,只可惜,老师救人无数,却没能……”

说话间,苏元小心的打量着花锦枝的神色,大概怕是说错了话,惹得花锦枝不高兴。

“那很荣幸,今天以后,我可能会成为你的同事,我还有事,所以……”

花锦枝微微一笑,脸上瞧不见任何的悲伤。

父亲的死,她不是不难过,但有时候,多余的伤心是无用的。

晃了晃手中的资料,花锦枝朝着这个苏元微微颔首,便奔着刚才护士给她指引的方向去了。

留下苏元站在大厅,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自己的手,那上面似乎还留着花锦枝的温度。

“老师,我会帮你照顾好小枝的。”

好一会,苏元才自言自语的说道。

“苏医生?您还在这里做什么?袁主任到处找你呢!”

一个路过的护士看见还愣在原地的苏元,立马上前搭话。

要知道,从苏元刚到医院开始,多少的未婚姑娘都想入非非啊。

更别提经常有些女孩子为了多看两眼苏医生,隔三差五的就来预约。

“啊?有说什么事情吗?”

苏元下意识的看向来人。

护士却因为苏元的目光而红了脸。

“我也不知道,但我听说好像是要安排您带一带新人的。”

公交车暴力强奷伦小说H:我的那个有点大你忍一下

本来这种事情她不应该乱说的。

但是谁能抵抗的了苏医生的温柔目光呢?

苏元像是想到了什么,微微一笑,让人如沐春风。

“谢谢,我现在就过去。”

护士花痴的看着苏元离开的背影,眼睛里可都是桃心啊。

“苏医生笑了更帅了!也不知道哪个姑娘上辈子拯救了世界,能得到苏医生的垂青啊。”

“那位就是传说中的苏医生啊,真的好帅啊……”

“看起来也好温柔啊。”

“你的资料,我早就已经看过了,很优秀,留在我们医院肯定是没问题的,可是……”

花锦枝站在这位袁主任的面前,微笑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

“医院不比其他的地方,即便你是花教授的女儿,我们也还是会一视同仁的。”

本以为他会给出什么刁难的条件,

听到这话的花锦枝松了口气。

“您客气了,抛去这个身份,我也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医学生而已。”

我的长度只想了解你的深度 第3章:

袁主任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愧是老花的女儿啊,不过你也别担心,医院方面呢给你指派了一个师父,你先跟着实习一阵子。”

袁主任正说着,花锦枝身后的门便被敲响了。

“来的正好,我正跟她说着呢,花锦枝,这就是以后带你的师父,苏元。”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花锦枝微微一愣。

继而转身便对上了苏元那张温和的笑脸。

“苏元,这位是花锦枝,说起来你们还是校友呢,以后就麻烦你多教教了。”

袁主任还在介绍着,但怎么看着两人之间都好像不是第一次见面啊。

“看样子,你们俩是……认识了?”

袁主任疑惑的问道。

“我以前也是教授的学生,有幸远远的见过一次恩师的女儿,至于认识……刚才在楼下大厅遇见,算是认识了吧。”

大约是怕花锦枝有些拘谨,苏元这才移开了目光,语气温和的朝着袁主任解释道。

“那就更好了,苏医生可是我们医院最年轻的副主任医师,你得好好把握哦。”

听到袁主任这八卦的口吻,花锦枝翘起的嘴角,僵在了脸上。

“主任,要是没有其他的,我就带着她先去熟悉一下环境了。”

苏元感觉到了花锦枝的尴尬,立马寻了个由头。

“我这,当然是没事儿了,去吧去吧,好好熟悉熟悉。”

袁主任见苏元这么说,立马便摆了摆手。

“走吧。”

苏元低垂着眼眸,压低了声音,对着花锦枝说道。

花锦枝点了点头,脸上还挂着僵住的笑容。

毕竟她也没想到还有这第一次见面,就乱点鸳鸯谱的人!

倒是袁主任,看着走出办公室的两人,舒了口气,坐回了位置上。

“我说着小子怎么主动提议最近要带新人呢,啧啧,原来是早有预谋的啊。不过也好,省的每天都有各种相中这小子的人来找我说媒哦。”

能卸下这个说媒的重担,袁主任那是乐得清闲啊。

……

坤雅,

“哟,今儿居然能在这里看见你,着实是稀客啊。”

游手好闲的魏坤只是从江秋白的办公室路过,看到立在门口的鹰,便立刻走了进来。

“你要是觉得实在是清闲,我不介意送你去非洲拓展一下那边的业务。”

江秋白甚至连头都没抬一下,冷冰冰的吐出这么一句话来。

“别啊,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呢,这么多年我都给你当牛做马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而且……昨天你不是还顶着我的名头出去办事儿了吗?我可听说是为了个小姑娘啊……”

魏坤一边说着,一边走近了江秋白。

那双贱兮兮的眼睛里可是充满了八卦的种子啊。

江秋白一向是雌性勿近,哪怕是家里工作好些年的女佣,平时也是在一米开外伺候着的。

这会居然主动去招惹一个女人,那可是惊天的大消息啊。

听到魏坤提起花锦枝,江秋白的眼前似乎突然出现了花锦枝那张倔强的脸。

“那是我的未婚妻。”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3374.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