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住她肿胀的蓓蕾) 总裁从后握住她晃动的丰盈

(吸住她肿胀的蓓蕾) 总裁从后握住她晃动的丰盈

总裁从后握住她晃动的丰盈  第1章:

背后是女人啜泣的话语,但江秋白的心却冷硬的像冰块一般。

双眸中的不耐烦,甚至没有丝毫的掩饰。

“放开。”

“我不放,我放开你,我就彻底的输了。秋白,我知道当初回M国是我的不对,但这些年我天天都在想你,我爱你啊,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了!我到底哪里比不上花锦枝?她甚至还当着你的面,跟别的男人有约!”

江姝的不死心,换来的是江秋白强制性的掰开她的手。

这一次他甚至没有顾忌江姝是不是会受伤。

“这里是雅集,没有人可以肆意评价我的太太,包括你。”

看都没看江姝一眼,江秋白径直走开。

留下江姝跌坐在地上,看着手心渗出血的伤痕,眼中尽是留恋。

“这不是我认识的江秋白,一定是因为花锦枝,她对你做了什么!”

绝望的目光渐渐混沌,最后陷入了怨恨之中。

……

早上八点。

花锦枝提前到了医院。

却在进门的时候被一个带着口罩和帽子的男人,撞了一下。

阿慢几乎是第一时间要留住这个男人,却被花锦枝制止了。

在自己的嫌疑洗脱之前,她不想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可等她站在苏元的办公室前,刚一敲门,门便自动打开了。

他没锁门,里面也空无一人。

犹豫了一会,花锦枝还是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扫视了一圈整个办公室,中规中矩的样子,没有什么特别的。

“呀,你怎么来这么早!”

刚准备上前打开抽屉寻找的花锦枝,却被门口出现的一道声音吓得缩回了手。

是爱串门的那位医生。

“我……”

“我知道你要来,是苏医生告诉我,如果你来了,就告诉你,去这里见他。”

女医生笑眯眯的从自己的白大褂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纸条,递给花锦枝。

上面写着的是一个餐厅的名字。

“你还呆愣着干什么啊,赶紧去啊,我可听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呢。”

女医生见花锦枝疑惑的还站在原地,绕过阿慢,推着花锦枝的后背就往外走。

“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想得到结果,就赶紧去。”

被推出门的花锦枝还准备开口,却被女医生用食指抵住了唇。

没法问,花锦枝也只能按照她说的去做了。

将纸条递给阿慢,花锦枝快步走出了医院。

而这位女医生看着她急忙离开的背影,高兴的哼着小曲儿。

不过……前面走廊里快步离开的那位,不是她吗!

想到这里,她闭嘴快步跟了上去。

只见一个戴着帽子和口罩的男人正在等她。

“我说,事情都办妥了,你不会打算赖着不给钱吧?”

一听到‘钱’女医生立刻竖起了耳朵。

毕竟平时这位一脸的高傲,好像谁都看不起的样子,更是在办公室跟花锦枝不对付。

“这是你要的钱,剩下的一半,等你们真的出院了,我再支付。”

她的话,成功的引怒了面前的男人。

摘下口罩,逼近。

“你觉得如果我这张脸如果出现在花锦枝的面前,她应该很乐意买单吧?”

女医生惊讶的瞪大了双眸,他不是还在住院的那个患者吗?怎么现在看起来生龙活虎的?一点生病的样子都没有。

“下午,下班之前我拿给你。”

被威胁的她丝毫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立刻松了口。

“这还差不多,不过……我弟弟受了那么多苦,总得给些补偿吧!”

至此,她才知道自己根本是与虎谋皮。

“你要多少!”

咽了口口水,她的话音刚落,这个男人的目光就落在了走廊的拐角处。

然后,她就觉得脖颈一松。

等她转过脸来的时候,却对上了这个女医生惊恐的表情。

“你听到了多少?”

女医生连连摇头,表示什么都不知道。

但显然这个男人根本不信。

“宁可错杀一万,不可放过一个,这个我可以帮你动手,但是需要加钱的。”

男人一脸的凶神恶煞。

女医生试图挣扎,却根本徒劳无功。

看着面前的同事,她犹豫了。

好半天,她才像是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我加。”

……

“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花锦枝从下车进酒店,就发现很奇怪,一个客人都没看见。

只有一个引路的服务员,正微笑带着自己往前走去。

“小心。”

阿慢敏锐的注意着周围的一切,时时刻刻的堤防着危险的出现。

可直到花锦枝站定在一个偌大的宴会厅中的时候,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危险出现。

但阿慢的脑海中依旧立刻警铃大作。

因为看到面前这样的情景,如果他还没看懂这个苏元的目的,就太傻了。

整个大厅里布满了玫瑰花,香味扑鼻。

苏元正站在大厅的那一边,温柔的看着花锦枝。

“我是……来拿手机的。”

花锦枝显然还在状况外。

而苏元见花锦枝没有走过来的意思,便主动踏上花瓣路,缓缓的走来。

最终,当着阿慢的面,朝着花锦枝单膝跪地。

“你……干什么?”

花锦枝简直不能理解!

“我知道,你一定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但,我是认真的,我也知道你跟江秋白有婚约。可自从我跟着教授以后,就总能听到‘花锦枝’这个名字,渐渐的我对你产生了好奇,我收集了关于你的一切。或许你根本不知道我的存在,但我却发现,我已经深陷其中。”

“我知道,老师尸骨未寒,但越是这种时候,老师更不会愿意看到你站在错误的方向,江秋白并不值得托付,而我,才是可以好好照顾你的那个人。我不仅仅是我的意思,也是老师的遗愿。”

花锦枝彻底呆住了。

他的话什么意思?

“看了这个你就明白了。”

苏元将一部手机,递给了花锦枝。

“这是我在办公室锁住的柜子里发现的。”

“你放屁!”

阿慢真是看不下去了。

这个男人简直是当着自己的面,光明正大的撬老板的墙角啊!

苏元被阿慢拎住了领口,却什么也没说。

目光依旧落在花锦枝的身上。

花锦枝缓缓的解锁手机,看着里面的短信。

对方的备注,是江秋白。

“副作用未知,不可应用于实际。”

“我投钱给你,是不会让你告诉我这个的!我说可以就是可以,明天我会派新的专家接手你的工作,你交接好就行了。”

“我们谁也不知道后果是什么!你再给我点时间,我会研究出更完善的方案,绝对会让你满意的!”

“我已经给你太多的时间。搞清楚,我才是老板,而你,只需要听我的。”

看到这里,花锦枝颤抖着手,看向苏元。

“这是什么意思?”

她不明白,或许是潜意识里根本不想去明白。

“老师之前一直在研究一种药物,用于人体的快速修复。从短信来看,老师成功了,投资这项技术的老板,想要独占成果,但药物还未完善,而老师死后,我也去实验室看过,那里根本没有什么药了。”

苏元的话在花锦枝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快速修复吗?

想起江秋白的特别之处,花锦枝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该去相信他的话了。

“就凭你这几句话,就能诬陷我们老板了?”

阿慢却无条件的相信江秋白。

“事发的时候,老板根本就不在国内!你是不是算错了这一步?”

然而,阿慢的话却无意间暴露了什么。

比如,他们知道事发的时间。

苏元满意的看着阿慢。

“你觉得这样的事情,还需要他江秋白亲自动手吗?”

阿慢立刻扭头寻求花锦枝的赞同,却发现花锦枝缓缓的后退,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老板不会做这种事情的,花小姐!请你相信我!这个苏元不过是编了一些谎话,试图从老板的身边把你抢走罢了!”

阿慢甚至顾不上苏元,松开手,就准备上前,却被花锦枝伸手拒绝。

“你不要过来,我想要一个人静一静。”

花锦枝已经彻底的乱了。

她曾经怀疑过,却又选择了相信。

可现在,证据指向了他。

他是因为愧疚吗?所以想要把自己留在身边?

苏元则趁机越过阿慢,上前一把抓住了花锦枝的手。

“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不管什么时候。”

花锦枝依旧下意识的抽出了自己的手,避开苏元的触碰。

“还有,那个病人有一个哥哥,据说兄弟俩关系很好,但弟弟住院,哥哥却从来没有看过。”

大约是怕再说下去,会给花锦枝增加负担。

苏元转移了话题。

但是在花锦枝的眼中,这已经不重要了。

“喂。”

气愤的阿慢看着这一切,却什么也做不了。

听到电话铃声,便立刻接了。

“什么?老板重伤了?”

阿慢的惊叹声,让花锦枝瞬间抬起了头。

这一幕落在苏元的眼中,让他惊讶万分。

“是,我马上带花小姐回去!”

阿慢挂断了电话,飞快的走上前。

“像上次在飞机上一样,老板又被人袭击了。现在能救老板的,只有您了。”

花锦枝的眼眸中虽然充满了担心,但还是拒绝了。

“雅集里应该不缺一个医生。”

就在她以为阿慢会放弃自己的时候,阿慢却突然跪在了自己的面前。

“但是雅集里缺一个可以靠近老板的医生!您真的想要看着老板就这么血流不止吗!”

花锦枝握着手机的指缝慢慢收紧。

“他……”

“是!我们知道那件事情,但不代表就是我们做的啊!老板也在背后查花教授的死因,只是现在还没有太多的眉目,但是我相信,老板绝对不会骗你的!老夫人那么喜欢你,又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呢!”

不得不说,阿慢成功说服了花锦枝。

而苏元也在花锦枝抬头的时候,就知道这一次,自己输了。

“带我过去。”

咬着唇,花锦枝艰难的做出了一个决定。

……

十分钟后,

阿慢把车停在了海边的一栋别墅旁。

“应该是这里的安保没有雅集的严密,再加上那边的人最近还在活跃。”

一边往里走,阿慢一边给花锦枝解释着。

花锦枝低着头,揣着口袋的手,捏住了父亲的手机。

“那边的人,是谁?”

好像自己从认识江秋白开始,就总有人想要他的命。

“哎,这么大的雅集总是有人虎视眈眈,老板能站在这个位置,是风光无限,但背后总是要付出更多的。”

阿慢叹息了一声,替花锦枝打开门,示意她可以进去了。

花锦枝的脚步停顿在门口,她犹豫了。

苏元的话还在耳边,父亲的笑脸还在脑海中浮现。

“花小姐。”

一直守着江秋白的鹰,注意到了花锦枝。

恭恭敬敬的站在她的面前,深深的鞠了一躬。

他一向话不多,这大概是他最大的诚意了。

血腥味扑面而来,刺激着花锦枝敏感的神经。

或许……

就像在飞机上一样,她只是个替代医生,而他也只是个病人,仅此而已。

想到这里,花锦枝脱掉外套,交到了鹰的手中,便快步走了进去。

半躺在床上的江秋白,目光灼灼的盯着花锦枝。

若不是惨白的唇色出卖了他,他像是没有任何的痛感一样。

“不要这么看着我。”

头埋入双腿之间被吸到高潮:你是不是就是给我C的

花锦枝站定在江秋白的面前,看着他腿上的匕首。

她怕,怕自己会因为这样的眼神,而颤抖。

“如果,你觉得是我做的,现在就可以走。”

江秋白没有收回目光,反倒是越发的深情。

“你知道了?”

花锦枝刚碰到匕首的手,又缩了回去,不可置信的看着江秋白。

“以坤雅的势力,苏元能查到的,我又怎么会不知道?”

江秋白勾起唇角,笑道。

“你就这么确定,我会相信你!会救你?”

花锦枝突然觉得很愤怒,自己像是个被人蒙在鼓里的玩偶,一无所知。

“你会的,因为,你之前不是已经相信过我了吗?”

江秋白苍白的脸上,浸满笑容。

湛蓝的眼眸中映着花锦枝的脸。

而花锦枝的心却忽然之间,放轻松了不少。

“我是医生,职责就是救活每一个病人,现在开始不要说话,我要开始了!”

江秋白听话的闭嘴,满眼温柔的盯着面前低头忙活的花锦枝,笑意尽显。

仿佛这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情。

铁森森的大门打开,一个女人穿着狱服,握着手上那份泛黄的档案。

身后是狱警冷漠的声音,“出去后好好做人。”

好好做人?

她漠然一笑,脑子里逐渐浮现出这具身体主人——叶清欢的记忆。

叶清欢出生在燕京的一个名门望族,后父亲喜爱赌博而家道中落,16岁时母亲又因病而死,不到三年父亲便再婚娶妻,还带回了一个比她还小几岁的妹妹,从此她在叶家的地位便一落千丈。

继母在家欺负她,妹妹更是夺走了她的挚爱男友。

她努力忍着,一直忍到22岁,为了巩固叶家在燕京市的地位,父亲不惜将她嫁给了军政世家邵氏的残疾大少爷——邵允琛。

邵允琛曾在一场军事演练中发生意外而导致半身残疾,下体不遂,可能这辈子都无法自理。

而她在婆家地位卑微,受尽冷待。

最后更是因‘误杀’罪名,被人告上了法庭,并判处了三年有期徒刑。

三年前的往事,仿佛还发生在昨日,一切依然历历在目。

坐在出租车上,望着窗外的风景,她放在膝上纤细到骨节分明的手指,狠狠的揪紧了衣角。

叶清欢这一辈子,仿佛都在不停的受人欺压,不停的委曲求全,所以在牢狱之中最绝望的那一刻,才会选择了离开人世,也因此让她的灵魂重生。

她拥有着叶清欢全部不堪回首的记忆。

出租车行驶了半个多小时,终于缓缓开进了山腰处一栋低调门庭的三层洋楼。

她从兜里摸出了仅剩的一张纸钱,道了谢后便往别墅的大门走去。

她按下门铃。

“叶小姐?”开门的佣人乍见到她,忽然愣住,随后便激灵的改了称呼,“哦不,大少奶奶?是大少奶奶回来了!”

叶清欢离开了整整三年,三年来都是无人问津的状况。

纵然邵家权势滔天,亦无伸手援助,仿佛巴不得她能在监狱里死了一样,可见邵家对这个儿媳妇有多不满意。

所以佣人此时突然看到她,自然十分震惊。

却还是迅速的从玄关拿出了拖鞋,放在了她的脚边。

“慢着!”不等她一只脚穿进去,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便迈着步子从楼梯上走了下来,玫红色的旗袍衬的她气色极佳,中指上戴着一枚鹅蛋大的祖母绿戒指,妆容端庄。

她遥遥的瞥了一眼,脸色沉了下来,“穿着这么晦气的衣服进来,是还要祸害我们邵家么?梅姨,赶紧的,先带她去隔壁小屋里淋浴下,换上干净的衣服,可别把细菌带进来了!咱们允琛的病情才刚好,经不起她这么折腾!”

立刻便有人走到她的面前,对她作了个手势,“大少奶奶,请吧。”

是让她出去的意思。

而所谓的隔壁小屋,是专门留给下人们洗澡的地方,环境脏乱,这是直接拿她当佣人了。

她嘴角划出一抹冷笑,却懒得计较,放下手里的拖鞋,“好的,妈。”

说罢,转身随着佣人离去。

贵妇怔了一下,似有些不可思议,尤其是女人最后的那一声‘妈’,听在她耳中尤为刺耳。

叶清欢曾经一直叫她‘伯母’‘阿姨’,这是头一次,居然叫她‘妈’。

她竟然觉得,这个女人,和三年前,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了。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3344.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