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紧致吞吐他的昂扬:装A败露后怀了反派的崽24

她的紧致吞吐他的昂扬:装A败露后怀了反派的崽24

装A败露后怀了反派的崽24 第1章:

“呵……勾引我不成功,怕自己大少奶奶的地位不保,所以准备从邵亦泽那儿下手了?”

“……”她一怔,接着内心便哀嚎了。

不会吧,叶清欢你到底做过什么?还勾引邵允琛?

就算你不甘寂寞也不至于去勾引一个下身瘫痪的人吧!难道叶清欢内心是喜欢邵允琛的?

“你快松手,我要死……死了……”她是真的难受,眼眸里都要挤出泪花了,不停的拍打着他的手臂。

见她真的一副喘不上气的模样,邵允琛这才松了手。

而叶清欢几乎快奄奄一息了,全身瘫软的跌坐在地上,抚摸着自己脖子上清晰的几道手指痕迹。

“咳……”妈耶,这是要往死里整她的节奏啊。

男人都这么粗鲁吗?

“赶紧给我滚!”邵允琛坐着的轮椅滑动着,声音里压制着怒气,坐在轮椅上狠狠的看着她。

不追究刚才的事情了?

可一摸自己险些被拧断的脖子,叶清欢也不吱声了,‘哦’了一声,从地上爬起来,撑着身体绕过他走出了卧室,顺带关门。

关上房门的那一刻,她忽然想明白了。

以邵允琛冷傲孤僻的个性,即便自己的老婆和亲弟弟出轨了,又怎么可能对外声张?

这不是赤果果的打脸吗?

但随后她又反应过来,他把她从卧室里赶出来了,那她应该睡哪里?

真是要了命了。

左右看了看,在邵允琛的卧室旁边还有一间侧卧。

叶清欢推开隔壁的房间,很简单的布局,一张小床,一个衣柜,还有一间浴室。

算了,就在这里睡吧,总比被那个残疾大少掐死的好。

入夜,凉风习习,她盖着一层薄毯,睡得却并不安稳,脑海里浮现出了许多许多的画面。

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被拐角里冲出来的大货车夹撞,漫天的火海中,医疗人员抬出了两具已经烧焦的尸体。

那是她的爸爸和妈妈啊。

黑色的报纸头条写着,“今日凌晨五点,燕京市郊发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当红商界名人顾楷行与其夫人在车祸中不幸丧命,顾氏千金顾倾城已于昨日失踪,下落不明……其未婚夫陆政凌正于警局接受调查,并出资五百万奖金寻找未婚妻下落。”

呵呵……陆、政、凌……

这三个字,就像是一把匕首一样,深深的剜着她心头的肉。

顾倾城就是她的前世啊,陆政凌就是她曾经煞费苦心的挚爱。

可是最后她换来的却是他的背叛,他甚至盼着她们一家三口全部命丧车祸!

那一日,数名彪悍的男人在身后追赶着她,企图要了她的性命,而她直到跳海的那刻才知道,原来都是陆政凌的指示和策划。

他是最盼着她死的那个人啊!

陆政凌,现在你痛快了吗?

拿着顾家的钱,养着你深爱的女人。

你不要急,我很快就会来找你算账了。

醒来时,叶清欢的眼角还带着泪,目光梭巡了一圈,视线最后停在了闹钟上,已经快十点了。

她竟然睡了这么久。

从衣柜里挑了一套简单的家居服,用领子遮挡了一下昨天脖子上的掐痕,叶清欢便下了楼,心里祈祷着可千万别看到那个残疾大少。

而果然,楼下也并无邵允琛的身影,邵亦泽也不在。

装A败露后怀了反派的崽24 第2章:

客厅内热闹非凡,黎美丽正教着邵家二小姐邵雨心包饺子,邵老爷子戴着眼镜坐在沙发上看财经频道。

她上前打了招呼,“妈。”

见到她时,黎美丽的脸色变冷了下来,眼睛死死的盯着石英钟。

“也不看看现在是几点了,回来第一天就这么懒散?还真把自己当千金小姐,给养尊处优上了?”

邵雨心捏着饺子,懒洋洋的道,“可能监狱里太辛苦了吧,看把大嫂累的,连早饭也不知道要做了。”

早饭一直是她来做?

所以叶清欢在这个家里的地位,是儿媳妇兼保姆?

“怎么,大嫂,该不会是在监狱里关傻了吧?”见她半天不出声,邵雨心细长的眉头扬了扬,又继续挖苦道。

叶清欢回过神来,微微笑道,“怎么会,雨心想吃我做的早饭的话,我现在就去做,保证合你胃口。”

她佯装没看见邵雨心和黎美丽变了的脸色,施施然的走向厨房。

“发什么疯?神经病!都几点了,谁要吃她的早饭!”邵雨心暗骂一声,以前叶清欢被她怼时,总是一副受人欺负的委屈模样。

现在倒好,能云淡风轻的对着她笑?

“估计脑子在监狱里的时候,被打傻了吧。”

黎美丽接过她手里的饺子,“你看你包的也太丑了,应该这样来。”

厨房内,面对着一屋子的油盐酱醋菜,叶清欢脑壳发疼。

她哪里会做早饭?以前在顾家的时候不把厨房烧了就算好的了。

不过她还是硬着头皮,从冰箱里拿了牛排,又放了葱花和蛋,在油锅里煎着,她记得以前顾家保姆就是这么做早餐的。

只是火候没把握对,等她把牛排夹起来,就和烧焦了一样,黑黝黝的一片。

没办法,她又偷偷洒了层白面遮住,然后放了点孜然和辣椒,便端出去了。

邵雨心只吃了一口,娇嫩如花的脸蛋便迅速变了。

“呸!”

像是十分难以忍受的样子,这真的是她这辈子吃到的最难吃的东西了!

她把吃进去的牛排吐了出来,筷子‘啪’地一声砸在桌上,“大嫂,我说你是故意的吧?你是不是想和你犯的‘误杀’罪一样,在我东西里‘误’放什么来害我啊!”

“这么难吃?”黎美丽一脸的狐疑,她记得叶清欢做饭可以的啊。

她不太相信,拿起刀叉也切了一口,刚放进嘴里,脸色由青变紫。

“呵呵……不好吃吗?真不好意思啊,我在监狱里的时候,不仅被人打伤了脑袋,缝了几针,手指也给打骨折了,所以刚才可能手抖了一下,料放多了。”

她一脸的诚恳,让人找不着任何的错处,任凭邵雨心有多咬牙切齿,她嘴角也弯着如沐春风的微笑。

黎美丽眼眸微闪。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吧?不想做饭就别做!寒碜谁呢?”邵雨心一直看不惯叶清欢那个唯唯诺诺的样子,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她的允琛哥?

所以她话里都带着尖酸刻薄的意思,因为她发誓早晚要把叶清欢这个女人赶出邵家!

“雨心你这话就不对了,我是有心想做好的,可是我实在……”叶清欢把委屈表现的淋漓尽致。

超H公用妓女精便器系列小说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你!”

客厅内的一场闹剧一触即发,就在这时——

说够了没?说够了就闭嘴!我耳朵都要被聒聋了,看个新闻都不清净。”

独自坐在沙发上的邵老爷子忽然发了声,手里拄着的拐杖‘咚咚’敲了两下。

黎美丽瞪了邵雨心一眼,邵雨心便立刻不吭声了,“知道了,爷爷。”

邵老爷子膝下就一个儿子邵振远,也就是黎美丽的丈夫,邵允琛的父亲,一个月前飞了F国谈生意,所以邵家目前便老爷子一个人管事。

毕竟是老干部了,身上还有股子气节。

财经频道上,正报道顾氏财阀已由陆政凌接手,而顾氏夫妇的死亡不过是一场交通意外。

顾家千金顾倾城亦被纳入了死亡名单之中。

叶清欢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眼角渐渐湿润,攥紧了拳头。

而此时,就在别墅的二楼楼梯口,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冷眼看着客厅内发生的一切,眼眸微动。

叶清欢的性格,确实与之前,不太一样了。

整整一天,叶清欢都没见到邵允琛出现,这个男人神出鬼没的,也不知道在搞什么。

装A败露后怀了反派的崽24 第3章:

深夜,一阵叮咛哐当的声响从她隔壁的卧室传来,无比剧烈的声音,好像还有轮椅倒地的动静。

将本就睡眠较浅的叶清欢惊醒,她用力地抓了抓头发。

本来不想起身的,奈何响声太大,即使她用被褥裹住脑袋,也还听得见。

最后,她不得不硬着头皮穿上拖鞋走到隔壁。

‘咚咚咚’地敲了几声,却无人应答。

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她一个激灵的清醒了。

叶清欢干脆直接推门进去,却猛地停下脚,目瞪口呆的盯着眼前的一幕。

邵允宸倒在床下,黑色的四角裤头已经被撕烂,关键的部位被被褥挡住了。

而他旁边还跪着个只穿了吊带衣着性感的年轻女人,战战兢兢的道歉,“大少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您要是不喜欢我以后就不来了……”

“……我,我是不是打扰你们办事了?”她的腿却没有丝毫要挪动的意思。

邵允琛的脸色几乎已经黑到了极致,尤其此时此刻门外还站着一个他根本无法忽视的存在。

“滚出去!”

“是……是,我这就走……”年轻女子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便低着头匆匆忙忙的从叶清欢的身侧离开,走时还低声唤了她一声‘少奶奶好。’

她嘴角抽了抽,没反应过来,这到底是咋回事?

“这个女人……”

她心里思忖着,一记凌厉的视线扫过。

“看够了没?”邵允琛脸色冷的好似寒潭。

“看够了!”叶清欢下意识的回答。

“那还不滚出去?”邵允琛厉声道。

“哦……”

除了这句口头禅,他就没别的话说了?

叶清欢准备关上房门,欲走。

“等一下。”身后,又一次传来邵允琛幽暗低沉的声音。

“扶我一下。”

“……”她还以为他能耐的都能自己起身了。

叶清欢纠结了一下,老老实实的走过去将他从地上搀扶起来。

也是这时她才发现邵允琛的个子真高,坐在轮椅上看不出来,如今这一米八五左右的个头压在她身上,还真够沉的。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3336.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