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又狠又糙女主会撩的糙汉文(未婚先孕abo)

男主又狠又糙女主会撩的糙汉文(未婚先孕abo)

赵兰芝今年已经四十二岁了,是个全职主妇,平时闲着没事就爱保养,导致她不但模样看上去像是才三十岁的,身材更是火bào无比。

无论是胸口那一对走起路来颤巍巍的饱满木瓜,还是又肥又圆的大屁~股,走在街上都是那样的引人注目。

不过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赵兰芝正是如~饥~似~渴的年龄,却偏偏赶上自己老公身~子骨不行,以至于她必须每天都要给自己找点事情做,才能压下心里时不时的躁动。

今天她的女儿突然出差,女婿陈志一个人在家,赵兰芝正好没事,就被女儿打电~话派去照顾女婿两天。

毕竟这个女婿虽然能赚~钱,却根本不会做家务,不用两天就会把家里nòng成租窝。

因为接到短信的时候就很晚了,赵兰芝生怕赶过去来不及做饭,刚做完瑜伽的她,连衣服都忘了换,急急忙忙的就出门了。

此时正是下班高峰期,赵兰芝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挤上公交车,nòng了一身汗的她,身上穿的白sè小吊带都变成了半透~明的,胸口的两个圆球被勾勒的异常清晰。

更可怕的是,她没有穿罩罩,所以此时那两个凸点也被人看的清清楚楚,周围好几个男人都用猥琐的眼神看来。

赵兰芝略有些尴尬的抱住胸口,本以为这样就能让那些sè~狼安分点,却谁成想下一刻竟然有人贴了上来。

一个结实的胸膛贴在了她的窄细后背上,同时还有一根滚~烫的gùn~子chuō在了她柔~软的左半tún上。

赵兰芝一惊,她是个正经女人,她有老公有孩子,被人这样紧紧~贴着sāo扰,让她很是羞臊,下意识的踏前一步想要躲开。

或许那人是不小心的吧,可她真的好硬,若是自己老公也有这样的宝贝,她肯定每天对自己老公都很好!

赵兰芝脸红红的想着,然后却强忍着渴望,小心的往前挪了挪。

可车内很挤,躲闪空间有限,那根大棒~子又很长,赵兰芝躲了一下没躲开,而且本来只是对着她的屁~股弹~子,随着她这么一动,直接卡在了   tún~缝之中。

这样就显得赵兰芝刚才的挪动,好像是为了调整位置,故意想让那个大家伙进来,她不jìn有些羞臊,担心后面那人会不会觉得她是个浪~货?

果然,只听身后那个男人冷笑一声,竟然更加大胆的用手抓~住了赵兰芝的柳腰,而且猛地往前一顶。

赵兰芝的腰本来就敏~感,偏偏那个大家伙不但钻进了她的tún~缝,甚至那个伞状的头部sǐsǐ都顶~住了她的huā园入口。

赵兰芝jiāo~躯一颤,久违滋~润的她被这个大家伙顶的全身酸~软,无力的贴在了身后男人的胸口。

“看你穿的这样,我就知道你是个欠搞的浪~货,把屁~股给老~子撅起来!”那个健壮的男人在赵兰芝耳边,低声喝令。

赵兰芝闻言,眼睛猛地瞪大,因为这声音很熟悉。

怎么会是陈志,是她的女婿!

赵兰芝想哭,她今天也是看着时间来不及了,担心女婿挨饿,才没来得及换衣服就出来了,谁想却被女婿误会了。

此时陈志下面硬~邦~邦的大家伙还在顶着赵兰芝的柔~软入口,赵兰芝羞愤不已,她挣扎着想要逃离,却被女婿sǐsǐ抱住,甚至这家伙还用~力一手一个抓~住了她的酥~胸,并且用两根手指夹~住了她的凸点,微微用~力的又揪又拧。

赵兰芝没想到一向乖~巧听话的女婿,竟然是个情场高手,这会儿她被挑~逗的气喘吁吁说不出话,下面也开始分~泌蜜~液。

 陈志今天刚刚升职当上了一个小主管,心里本就春风得意,想要快点回家去告诉自己老婆。

可没想到上了公交车之后,竟然遇到了一个浪~货,这女人看着有些年龄了,但身材好的很,腰细屁~股大,看着就欠搞!

本来陈志就是个欲~望很强的人,偏偏他老婆在这方面有些冷淡,几乎一星期才能nòng一次,搞得陈志很是憋火。

此时见到一个出门不~穿内~衣的浪~货,他忍不住幻想这要是自己的老婆,肯定要抱住她的腰狠狠的干,干的她变成水帘洞,还要哭爹喊酿的!

本来只是意~yín,陈志想着想着却有了反应,那根让他老婆很是害怕的大棒~子,不自觉的就抬起头,顶在了前面这个浪~货的屁~股上。

糟了!

陈志一惊,他敢想可未必敢做,若是让这女人当众喊出来,恐怕他会被众人当成liú氓抓起来报jǐng吧?

到时候不光工作要丢,就连老婆都会跟他闹离~婚。

可就在陈志已经准备好要道歉的时候,这个浪~女非但没有大喊大叫,甚至还主动调整了一下位置,用肥~tún夹~住了他的命~根子。

呼……原来真是个欲qiú不满的浪~货。

陈志松口气,然后来了心思,他的媳妇今天正好出差了,回家之后恐怕又要独守空房。

与其回去用手,不如趁着这个机会,用这个免~费送上~门的女人发~xiè一下。

这样想着,陈志哆嗦着把手放在了女人的腰上,再度试探了一下,发现这女人竟然还软~绵绵的靠过来了。

这下他百分百确定了,自己有机会搞了个女人。

从刚才陈志就盯上这女人的饱满大胸了,这会儿干脆的抓~住,好一通揉~cuō。

柔~软滑~nèn,尤其是那个凸起的粉sè小球,陈志只是轻轻一niē,女人就猛地颤~抖一下,同时下面他也感觉到了湿意。

看来这女人已经迫不及待了。

陈志这样想着,一只手留在上面继续大力揉~cuō女人的胸,另一只手则是从胸口一路滑~下去,探进了女人的小短裤里。

女人察觉到了他不怀好意,竟然开始挣扎了,可陈志怎么会放她走,都已经这个时候了。

陈志火~热的手掌覆盖住了女人柔~软的蜜地,那一块有片乱糟糟的黑丛林,他的手指穿过黑森林,mō~到了两片柔~唇。

“不……不要……”女人颤~抖着qiú饶,声音十分动人。

陈志mō~到那两片湿~漉~漉的柔~唇,整个人都已经要癫狂了,哪里还顾得上女人要不要,他轻轻用食指和无名指扒~开小~嘴,然后把中指递了进去。

“你好~紧啊,夹的我手指头都不能动了。”陈志十分惊喜,没想到这个浪~女竟然还有如此紧致的蜜地。

难道她老公不行?

既然这样,就让老~子来狠狠安慰你一下吧。

陈志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手指很是快速的动了两下,让女人无fǎ自控的颤~抖着,甚至她已经轻轻**起来,惹得周围人全都悄悄往这边看,甚至还有人拿出了手~机要偷~拍。

“浪~货,小点声音,还是说你想让这里的所有人都来干~你?”陈志低声jǐng告。

可却听女人用哭泣的声音哀qiú道:“小刚,qiú你别折腾māmā了,我好难受啊…

陈志听到赵兰芝的声音,只觉得脑海里一声轰响,他整个人都懵了。

自己刚才侵占了半天的女人,竟然是自己的丈~母酿?!

这下sǐ定了!

陈志欲哭无泪,不停的低声道歉:“mā,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如果我知道的话,我肯定不会……”

虽然嘴上在道歉,可当陈志知道自己一直玩~nòng的女人竟然是丈~母酿,命~根子非但没有软,反而更加的硬了,明明隔着三层布,他那个硕~大的伞状头,竟然也chuō在了赵兰芝的后~庭上。

此时赵兰芝的柔~唇被女婿的手指侵入,后~庭则是被一个狰狞的怪物顶着,她不由得更加恐~慌。

难道这个女婿知道自己是谁后,竟然还要侵犯自己?

“小……小刚,你不要这样,我知道月月出差了你很难受,但你nòng得māmā也好难过,你的手指头好cū,磨的māmā好疼。”赵兰芝语气婉转的哀qiú。

陈志有些欲bà不能,他喘着cū气,低声问道:“mā,这次的事情能不能别告诉月月,我害怕她会跟我离~婚。”

赵兰芝感觉那个手指还在动来动去,甚至不断深入huā~心,让她内心防线在一点点崩塌:“好,māmā一定别说,qiú你快出来。”

“嗯。”陈志听到赵兰芝不追究,顿时松口气,然后要拔~出自己的手指。

谁想就在此时,公共汽车猛地一脚急刹,下意识的陈志抱住了自己丈~母酿,手指也不受控~制的擦~入最深。

赵兰芝猛地瞪大眼睛,同时jiāo~躯剧颤,下面的小~嘴也拼命的收紧。

陈志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发现自己的手指被夹的sǐsǐ的,赶忙低声说道:“mā,你松一点,我拔不出来了。”

赵兰芝没有松,两条大~tuǐ拼命夹~紧,随后竟是呲的一声,烹~出一大股液~体。

陈志沾染了满手的女人滑液,不jìn错愕了,为什么自己老婆在这方面如此冷淡,丈~母酿却拥有烹潮体质?

此时的陈志,真是打心底里羡慕自己的岳~父。

若是他能‘子代父职’多好?

赵兰芝也崩溃了,她没想到自己竟然当众烹潮了,而且全都烹在了女婿的手心了,这让她的脸好像火烧一样又红又烫。

羞sǐ了,羞sǐ了!

赵兰芝羞愤无比,等到汽车到站直接冲下车,可她刚走两步就身~子一软,刚才烹潮之后,她的tuǐ一个劲儿发~颤,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陈志也看出来自己的丈~母酿已经走不动路,干脆在众人羡慕的眼神中,将这个性~感的美~人儿抱起来,回到了家。

刚到家,赵兰芝就迫不及待的跑到了厕所,拖~下自己的短裤,发现那团黑sè的máo发沾染上了自己的液~体,一片亮晶晶的。

而短裤也已经完全湿~透了,尤其是屁~股那一块,就好像是niào裤子了一样,看着就那样羞人。

但赵兰芝却忍不住回想刚才自己烹潮时那极致的快~感,她不知道自己已经多久没有体验到这种感觉了。

想着想着,赵兰芝又来了感觉,她觉得自己好空虚,两只小手忍不住抓~住了硕~大的圆球,sǐ命揉~cuō,可她再怎么揉,也抵不上陈志那cū糙大手带来的快~感。

不知不觉间,赵兰芝的手滑了下来,来到了双~tuǐ~间,然后无名指侵入了那片黑森林之中,同时她脑海中幻想着自己正在被一位cū~壮的男人压在身下,男人在sǐ命的撞着她的屁~股,还要用浪~货之类的词汇在她耳边侮辱。

“好舒服……”赵兰芝小~脸泛起红晕,她渐渐要满足了自己,可就在这时候,乐极生悲的她,不小心把máo巾架碰掉在地上。

外面的陈志听到动静,立马跑了进来。

“mā你没事儿吧?”陈志十分担忧的冲进来,他听到máo巾架落地的动静,还以为丈~母酿摔倒了。

可等他冲进浴~室,却见到了让他目瞪口dāi的一幕。

只见赵兰芝正坐在马桶上,两条修~长美~tuǐ翘~起来,努力的分向两侧,而她的那片黑森林,就这样正对着进门而来的陈志,毫无遮掩。

看着丈~母酿丰~满的肥~tún,还有两片被她自己蹂~躏到有些发红的粉唇,让陈志脑袋发~热,下面也瞬间膨~胀起来,好像要zhà开了似得。

“mā,我来帮你。”陈志不受控~制的走上前,跪在了赵兰芝扒~开的双~tuǐ~间,盯着那处亮晶晶的粉唇,狠狠咽着口水。

赵兰芝也没想到自己忘了锁门,而且被女婿冲进来,看到了这羞齿的一幕,甚至他还伸着舌~头,似乎是要来tiǎn自己的下面。

这让她慌忙抗拒:“小刚,不行,我是你~māmā呀!”

“正因为这样,我才不想看到mā你那么痛苦,我bàbà肯定满足不了你吧,就让我尽尽孝,狠狠~干~你一次吧!”陈志抓~住了赵兰芝想要并紧的双~tuǐ,然后把脸凑到了赵兰芝的股间,深呼xī一口气。

女人下面独有的腥臊味道,让他shuǎng的头皮一阵发~麻,同时他的鼻子也将女人下面顶开一些。

赵兰芝这个饥~渴的女人,哪里经受的起这般刺~激,下面的小~嘴也一收一放的好像展开的huā~苞,而且已经被水浸~湿的晶莹剔透,只听赵兰芝带着哭腔哀qiú道:“小刚,好儿子……māmā……māmā……真的好难受!”

陈志受到了鼓励,立刻腾出一只手,去解自己的裤腰带,喘着cū气说道:“我知道,所以让我来帮你吧!”

拖~下裤子的陈志,露~出那个bào着青筋的狰狞东西,赵兰芝虽然刚才已经被顶了半天,但终究隔着三层布,此时qīn眼见到了实物,不jìn瞪大了美~目:“好……好大!不行儿子……māmā会sǐ……qiú你想想月月,想想你bàbà,我是有老公的呀!”

陈志一斤双目赤红,他哪里还顾得上这女人是谁,直接扑了上去,要在这马桶上伺候丈~母酿shuǎng上天。

叮铃铃。

陈志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在地上的手~机忽然响了,显示的号码还是他的老婆,liú月月。

见到这个号码,马桶上的两人都吓一跳,陈志更是赶紧站直了拿起手~机:“喂,宝贝,怎么了?”

“没事儿,我在火车上呢,想问问你我mā到了没,这两天我不在家,让我mā照顾你吧。”liú月月声音很wēn柔。

陈志瞥了一眼惊慌失措的赵兰芝,强行让自己镇定一些:“mā来了,应该在做饭吧,我在厕所呢。”

“嗯好,那我就放心了,我现在给我mā开个视~频。”liú月月这样说着。

赵兰芝吓一跳,慌忙捡起手~机跑出了厕所,连衣服也没来得及穿,跑到了厨房带上围裙。

她刚忙活完,手~机就响了,正是liú月月的视~频邀请,她赶忙接通,然后挤出一丝笑容:“月月,我正忙着要做饭呢,你给我开视~频干嘛?”

liú月月瞥了一眼确实是自家的厨房,微微松口气,然后压低声音说道:“mā,你这两天做饭是次要的,一定要帮我盯紧志刚,他那方面欲~望特别强,我怕他趁我不在,出去找~女人!”

正站在厨房门口的陈志听到这话,不jìn露~出一丝苦笑,但随后又看向了赵兰芝,此时这女人正光着屁~股,那挺翘肥~美的大屁~股,就这样bào~露在空气中。

有这样的美艳丈~母酿,何必还需要去找其他的女人呢?

赵兰芝和liú月月母女俩聊了一会儿,觉得无聊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开始做饭。

但陈志在旁边,眼睛sǐsǐ盯着赵兰芝的屁~股,让她觉得十分尴尬,而且也让身为长辈和丈~母酿的她,觉得很是羞齿。

好在没过一会儿,陈志的上级打电~话找他,说是公~司有急事要走,以至于赵兰芝只能随便给陈志nòng了点打卤面。

送走了陈志,赵兰芝也长出一口气,然后用做家务的方式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强行压~制住自己心里的那抹悸~动和渴望。

陈志急匆匆的来到了公~司,只见自己手下的一个实xí生小姑酿,正趴在工位上哭泣,好像是遇到了什么委屈。

疑惑的陈志询问了一下其他同事,原来是这实xí生做错了一件小事,却正好被经理抓~住臭骂了一顿。

听到就这么点小事儿,陈志无奈的摇摇头,走过去轻轻拍了一下实xí生的肩膀:“好了玲玲,我知道你委屈,不过这次确实是你的错,下次注意吧。”

谁想正在哭泣的玲玲猛地扑到了陈志的怀里,哭到颤~抖的她,不停解释:“陈哥,qiú你帮帮我吧,经理说要开除我,可我刚工作没几天,要是被开除了,我会被我bàmā打的!”

玲玲今年才十**岁,长得水灵又漂亮,而且身材已经发~育的极好,饱满酥~软的胸~脯紧~贴着陈志的胸口,已经压成了饼子。

偏偏这姑酿不觉得,还趴在陈志怀里伤心哀qiú:“陈哥,你是主管,肯定能让经理收回命令的,qiú你帮帮我,我什么都愿意替你做!”

陈志其实很明白,经理那人就是口无遮拦而已,那开除人是想开除就开除的?所以他也不过是过过嘴瘾。

但玲玲这么个青春靓丽的大美~女说什么都愿意帮自己做,这又让陈志忍不住心里产生了一些想fǎ。

他之前跟赵兰芝折腾了那么久,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紧张,以至于到现在他的命~根子还十分憋涨,忍不住悄悄把手搭在了玲玲的腰上:“你真的什么都愿意?”

玲玲感觉到陈志把手放在自己的腰上,不jìnjiāo~躯一颤,心里也紧张起来:“陈……陈哥,其实我……”

“没事儿,我就是随口一问,没别的意思。”陈志忽然把手拿开,他觉得这姑酿毕竟是个刚毕业的清纯小姑酿,这样欺负人家不好。

谁成想玲玲反倒是一把抱住了他的腰,下了很大决心似得:“陈哥,只要你能保住我的工作,我什么都答应你!毕竟你这么年轻有为,以后说不定经理的位置都是你的。”

谁家的小姑酿不想找一个厉害的男人,就算是没有厉害的男人,至少也要有个不错的靠~山,就好像之前如果是陈志犯错了,或者她是陈志的人,经理又怎么敢随意的要开除她?

玲玲虽然刚毕业,但也懂这些东西,所以她悄悄打量了一眼四周,然后将陈志按在了他的座位上。

陈志有些疑惑的看着玲玲,不明白她要做什么,谁想下一刻,就见这女孩悄悄溜到了他的桌子下面,然后伸手拉开了他的裤链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3238.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