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晴 秦宁(虎狼之词po)山炮

★导读:1月26日最新更新初晴 秦宁(虎狼之词po)山炮!一起和小编来看看为您精编的精彩内容吧!

毕竟打是打不过的,只能先从心。

小身板猛的一缩,直接缩进了白骨堆里,紧随后便是在白骨堆里刨了起来。

一股脑的刨到了边缘处,随后又是一记旱地拔葱,从白骨堆里窜了出来,腾空而起,身子亦是不断翻转,待足足有了三十六圈后才是落地。

只是落地下一秒便是踉跄了几步,险些趴在地上。

不过山炮显然没忘了自己的任务。

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初晴身边。

初晴有些害怕,眼神有些躲闪。

毕竟眼前的山炮是让她变成如今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罪魁祸首。

​★初晴 秦宁(虎狼之词po)山炮

“秦宁儿……”初晴喊了一声。

秦宁从白骨坑里出来,走到她身边轻声道:“不用怕。”

随后又是冷冷的看了眼山炮。

山炮忙是低下头,道:“对不起,我错了!”

不过下一秒就被秦宁给踹回了白骨坑里,只听秦宁冷声道:“没有诚意,重新来。”

山炮羞愤欲绝。

但形势比人强。

他也清楚落在秦宁手里,想死都难。

只得按照秦宁的吩咐重新在来了一遍,可是刚满脸真诚的说了句道歉,还是被秦宁给踹了回去:“还是没有诚意。”

山炮趴在白骨堆里。

忍着全身的疼痛,一个劲的思索着哪个环节出错。

但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秦宁的声音便是传来:“藏在底下装死是吗?”

山炮大惊失色,急忙在一阵狗刨接三十六圈翻转,这次落地后忍着眩晕,很有诚意的说道:“二大娘,我错了。”

秦宁一脸怒火,将其又踹了回去,骂道:“还是他妈的没有诚意!”

山炮快哭了。

他觉得自己已经诚意十足了。

自问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他就觉得今儿个最有诚意。

可是这明显不能让秦宁满意。

山炮不得已开始揣摩着秦宁的心思,在翻来覆去的折腾中找寻能讨好秦宁的法子。

他发誓自己是忍辱负重,是卧薪尝胆。

绝对不是乐在其中。

绝对!

如此往复了大约有五六十次,山炮在头晕目眩,痛苦难当中终于找到了让秦宁满意的道歉方式。

这次他自信满满。

熟练的在白骨堆里狗刨后,旱地拔葱紧接着便是空中翻转三十六圈,动作流畅至极,没有丝毫凝滞。

甚至还稳稳当当的落地后便是跪在了初晴的面前。

二话不说,山炮接连结了数道手印。

随后一道道神性被他凝聚在前,紧接着便是打入了初晴的体内。

初晴闷哼了一声。

腐烂的身体开始渐渐的恢复。

腥臭的味道也被清香所代替。

没一会儿的功夫,她的身体已经恢复的与常人无异,甚至还能在秦宁面前蹦跶两下。

而山炮不满足与此。

在初晴恢复后,他又恭敬的磕了三个头:“二大娘在上,原谅山炮之前不敬,望二大娘海涵。”

初晴显然有些不适应,呐呐道:“那个……山……小炮,你要不先起来?”

山炮是打死不想跪的。

而且小炮是什么鬼?

妈的,果然跟天相门混的就没一个好东西。

狗嘴里永远吐不出象牙。

他麻利的起身,只是还没站稳就被秦宁给踹翻在地。

山炮瞪大眼睛。

很委屈的看向秦宁。

可是秦宁一言不发,又是连踹了几脚,踹的山炮灵光一闪:“谢二大娘赐名!”

秦宁方才是罢休。

只觉得并不爽利。

觉得不过折腾了区区几十次,很难把山炮给调教成功,当下思索了少顷,淡淡的说道:“回头反省刚才一系列的失败,每次失败都给我写一份检讨,我会检查的。”

山炮心肝直哆嗦:“小炮晓得了。”

秦宁瞥了眼这厮,而后道:“走吧。”

初晴忙是跟上。

山炮也是狗腿般前方候着。

待路过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王兆龙时,这厮忽地睁开眼来,虚弱道:“秦宁……能否……”

但是话还没说完。

秦宁却是直接踢出一脚,将其踢进了白骨坑中,直接被其中锋利的白骨刺穿了胸膛,又听秦宁冷声道:“你算什么东西?也配?”

王兆龙惨笑了一声。

嘴中鲜血吐的不停。

而这时,白骨坑中又是传出一阵阵异动,但见一具具腐烂的尸体从坑底泥土中爬出,冲着王兆龙便是撕咬而去,只没一会儿的功夫,便是将这王兆龙分而食之。

“这些?”初晴有些害怕,眼中带着几分惊惧和愧疚。

这些尸体是那些听了关索戏后凭空消失的人。

他们被埋在坑底。

阴魂不散,日以继夜的被王兆龙等人用来折磨初晴。

“别多想了,这件事怪不得你。”秦宁轻声道。

道理初晴虽然懂。

只是心中还有放不下的愧疚。

秦宁摇了摇头,没有在多言,牵着初晴的手便是离开了这白骨坑。

等出了公主墓后。

正瞧见鬼母蹲在一旁树底下羞恼的刷着手机短视频,嘴里不断嘟囔着什么,待走进了才是听清她嘟囔的是啥:“怎么掉粉这么多,这些人都不爱我了么?我才断更几次呀,难道爱也会变质的吗?”

秦宁嘴角抽了抽。

有些替鬼母害臊。

你那叫断更几次吗?

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都比你勤快。

“你干嘛?你眼神什么意思?”鬼母瞧见秦宁鄙夷的眼神,有些不悦的质问道。

“想涨粉吗?”秦宁道。

鬼母脸色一变,大眼珠子一闪一闪的:“小叔你有办法?”

秦宁踢了踢一旁的山炮,道:“给你介绍个工具人。”

山炮一脸讨好的样。

鬼母向来不是颜值党,仔细打量了一眼山炮也没觉得不适,只是疑惑道:“哪来的小瘪犊子?咦,看起来有些眼熟!”

山炮欲哭无泪。

怎么就小瘪犊子了?

这娘们是不是不会说话?

天相门的女人都什么德行?怎么一个比一个损?

“甭管哪来的,这红花得绿叶……额,烂叶子更能衬托美丽。”秦宁道:“你就是独自美丽惯了,回头多想点段子拍出来,这个工具人肯定能拉低你的层次,接地气!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3167.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