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我们在泳池里面做吧-往下边塞玉器见客人

 

杨贺显然跟我想的一样,很是担忧的问:“哦,那她哪天来啊,说了吗?”

 文学

 

 

“后天吧。”柳莺心不在焉说,“对了,后天了,你叫李东开车,咱们一块儿去接郭丽。”

 

 

杨贺有些魂不守舍的应了一声。

 

 

还好柳莺并没有过多在意老公的心不在焉,忽而娇滴滴的问道:“老公,咱们……继续吧?”

 

 

不难看出来,柳莺也被突然的电话扫了兴,不甘心的还想要继续饱餐。

 

 

杨贺低头看了自己一眼,迟疑了一会儿说:“好吧,老婆你等一下,我先去下卫生间。”

 

 

柳莺淡淡的笑了笑说:“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快去吧,我等你。”

 

 

接着,他佯装若无其事的朝手机这边走了过来,拿起手机给我发了消息:“李东你怎么样,还能继续吗?”

看见杨贺发来的消息,我非常气馁的低头看了自己一眼。

 

 

刚才真是把我吓的不轻,现在想想都还忍不住的打哆嗦,要想重振雄风,我估计是真够呛了。

 

 

无奈,我只好回消息说:“刚才吓死我了,这会儿我心跳还快呢,哥,我今天恐怕不行了。”

 

 

杨贺回复说他能理解,刚才那么一吓,我确实容易有心理障碍了,然后他说:“不过咱们得尽快进行,你嫂子的闺蜜后天过来,她要来了,咱们的计划可就没办法进行了!”

 

 

“好,我知道了。”

 

 

回复了杨贺,我把手机丢在了一旁,倒下来气喘吁吁,脑袋里都是老板娘婀娜妙曼的身姿。

 

 

她白的太不像话了,刚才距离她那么近,都能隐约看见皮下的青色血管了呢。

 

 

这一宿我睡的特别沉,梦里都是老板娘,我就在站在她后面,可是就跟现实里发生的事情一样,每次都到成功的关键时刻,莫名其妙就醒了,始终是没办法体验到那种完美的感觉。

 

 

当兵时候我养成了晨跑的习惯,即便晚上没休息好,我也起了个大早出去跑步,等我回来了,杨贺和柳莺也还没起床。

 

 

我去洗了个澡,回到房间换衣服的时候,杨贺敲门进来了,先是愁眉苦脸怨声载道昨天郭丽电话打的真不是时候,然后说:“你嫂子这几天排卵期,咱们今天晚上就争取搞定。”

 

 

昨天尝了老板娘的一点甜头,我思想上似乎也真是发生了变化,一点也不推辞了,信誓旦旦点头说:“行,哥你放心吧,我一定不让你失望。”

 

 

杨贺满面红光,拍着我肩膀说:“我就知道当初没有看错你。东子,等你嫂子有孩子了,我绝对亏待不了你!”

 

 

陪杨贺一起出门去吃饭,一想到马上见到柳莺,我心里头就一直在打鼓,期待又忐忑。

 

 

下了楼,远远就看见柳莺穿着一件很单薄的衣裳,端坐在那里,手里捧着一杯牛奶,慢条斯理的喝着,一边看着手机。

 

 

单薄的红色背心把她身体完美的线条都显现了出来。

 

 

毕竟是在自己家,柳莺穿的还真是随意,居然都没有穿小衣。

 

 

柳莺的美是从骨头里散发出来的,她有些慵懒的坐着,素面朝天,宛若一幅田野间的美妙画卷,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上前一揽,却又觉得不敢轻易亵玩。

 

 

这样的美人简直惊为天人,不知道多少男人梦寐以求,垂涎三尺,倘若真可以用五年的寿命去换一次仅仅的一亲芳泽,怕是都会有人拱破了头争先恐后。

 

 

而我李东,现在却有机会一亲芳泽,想想都是上天给我的福分。

 

 

想到这儿,我是真痛恨郭丽,要不是她,昨天我已经享福了!

 

 

想着想着,我又忍不住回想去了昨天她猫儿一样趴着的样子,不由自主的,我竟有了反应。

 

 

我极力掩饰自己的尴尬状态,急忙过去坐了下来。

 

 

柳莺看了我一眼,漫不经心说:“李东,明天你开车载我和杨先生去下机场,接个朋友。辛苦你了。”

 

 

我说:“不辛苦,应该做的。”

 

 

叫郭丽的应该是柳莺的朋友,昨天听柳莺说那意思,朋友来了还要在家里住下,那杨贺和我的造人计划,是百分百要被影响的。

 

 

我见杨贺不动声色的拿起手机敲打了一阵,没一会儿,我裤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我假装心不在焉的拿出来打开一看,杨贺发消息说:“听见了吧东子,你嫂子的闺蜜一来,咱们可就真没机会了,所以今天晚上,咱们的计划!你晚上可不许掉链子啊!”

 

 

我回复说:“放心哥,我一定竭尽全力!”

 

 

发完了消息,我下意识的看了眼柳莺。

 

 

她背心的领口很低,里面风光无限美好,还有完美的风景线。倘若有朝一日我可以大大方方的欣赏,真的,我宁愿少活十年二十年的!

 

 

饭后我载着杨贺去了公司,在公司我有个专门的休息室,杨贺有事了我就开车带他出去,没事了我就在休息室待着,我的工作很轻松,工资也很高,所以我是真特别感激杨贺,把他当哥看。

 

 

在休息室待的无聊,索性打了两把手机游戏,正玩的高兴,杨贺忽然打来电话说:“东子,你快开车回家一趟,我昨天穿的那件衬衣兜里有个U盘帮我拿过来。”

 

 

挂了电话我赶紧关了游戏,马不停蹄的开车回了别墅。

 

 

我不敢耽搁时间,进门就上了二楼,到了杨贺和柳莺的卧室,轻轻敲了门喊道:“嫂子在吗,我李东啊。”

 

 

忽然,我似乎听见里面噗通一声响,然后传出来柳莺很是慌张的声音:“李东你不是送杨先生去公司了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我解释说:“杨先生要我回来拿个优盘,他说装在昨天穿的衬衣兜里了,嫂子。”

 

 

里面安静了几秒之后,我听见柳莺略带痛苦的调调说:“门没锁,你进来吧李东,我在卫生间不小心摔了,你帮忙扶我一下。”

 

 

摔了?

 

 

我顾不上多想,赶紧推门进来。

 

 

杨贺家里的条件不一般,卧室的面积很大,软装很奢华有格调,卧室内自带的卫生间,卫生间是那种整体落地窗的结构,在很大的浴缸旁边就是与街面相邻的玻璃墙,不过玻璃是特制的,从外边是看不见里面的。

 

 

我没想那么多,一心想着帮柳莺的忙,于是急匆匆的推门闯进了卫生间。

 

 

一进来,我便目瞪口呆。

 

 

柳莺竟然寸缕不遮的倒在地上,每一寸肌肤都清晰可见。

 

 

她可怜巴巴的拧着眉头,很是疼痛的模样,尽管她的玉.臂尽量去挡住胸口,却还是被我看的一清二楚。

 

 

顿时,我血脉贲张。

面对如此燃爆眼球的一幕,我没敢迟疑,急忙上前问道:“嫂子你没事吧?”

 

 

柳莺特别尴尬也特别疼,红着脸拧着眉苦道:“我想洗澡来着,结果不小心摔了,疼死我了,我实在站不起来了,李东,你帮忙把我扶起来可以吗?”

 

 

我表示义不容辞,马上伸手就要去抱她。

 

 

可当我的手穿过她的腋下,我才意识到这个举动有多蠢。

 

 

我赶紧说了声对不起,把手缩回来之后,去拿了浴巾过来帮她挡住要害部位,然后再次扶住她,让她借着我的力度,慢慢的站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往外走去。

 

 

昨天晚上我就亲眼近距离的欣赏过她,甚至我还进去过一点点的。可是此时单单是扶着她,闻着她身上的香味,我便忍不住的血液逆流,浮想联翩。

 

 

不知不觉的,我没控制不住,有了反应。

 

 

柳莺说着谢谢,目光不经意往斜下方瞥了一眼,闪过去之后又瞪大了杏眼看了回来。

 

 

我看她神色不对,暗觉不妙,仓皇的低头一看,这才意识到出糗了。

 

 

我诚惶诚恐,觉得老脸烫的要死,硬着头皮岔开话题说:“嫂子你慢点,地面滑。”

 

 

柳莺蚊子似的嗯了一声,双腮绯红了一片。她有意的把目光挪开,可她却又时不时的扭头看我一眼。

 

 

我尴尬的要死,又觉得无地自容,木讷的扶着她往外走。

 

 

我不敢很大胆的再去欣赏柳莺,目光不知道该往哪儿落,心不在焉的到处乱看。

 

 

忽然,我在水池台下,看见一个紫色的东西,而且亮晶晶的。

 

 

我心想这多半是柳莺摔倒时候,不留神脱手掉出去的东西,要不然怎么会在水池台下边,还露出半个呢?

 

 

于是经过水池台的时候,我很自然的弯腰去捡。

 

 

我刚触碰到那个东西,柳莺突然大惊失色的拉着我叫道:“李东你别动那个!”

 

 

她的警告还是迟了一步,这时候我已经抓到了紫色的东西,并且发现旁边还有一个很小的瓶子,一并捡了起来。

 

 

“怎么了嫂子?”

 

 

我一边很诧异的问她,一边捡起东西直起了腰。

 

 

可当我发现手里抓着的赫然是一件玩具的时候,我真的是彻底愣了,完全懵了。

 

 

老实说我那方面还是很值得的骄傲的,可就算是我真的雄风振振起来,估计也就它这么个大小。

 

 

再看那个小瓶子,上面赫然写着润.滑两个醒目的字。

 

 

这两个东西是干嘛用的,傻子都知道!

 

 

我顿时恍然大悟,明白刚才柳莺的声音里为什么会有慌张的味道了,极有可能她刚才在卫生间里自己用东西玩着,被我的敲门声吓了一跳,这才不留神摔倒,同时还把这两样东西脱手掉了出去。

 

 

我忍不住幻想这玩意儿在柳莺身上的画面,便不由的心跳加速。

 

 

可是又一想到,柳莺这等仙女级别的女人,居然要用这种东西安慰自己,我心里又特别不是滋味。

 

 

这不就是吗!!

 

 

昨天晚上郭丽的电话打断了我的节奏,想来之后杨贺也没能接上活儿满足他的妻子,要不然,柳莺也断然不会靠这玩意儿自己弄吧?

 

 

我正发呆,柳莺忽然气急败坏又羞又臊的催促我说:“别愣着了,赶紧扶我出去!”

 

 

我恍然大悟,连忙点点头,扶着她继续往外走,也是我脑袋一时间空当的缘故吧,我居然鬼使神差的,拿着玩具往她眼前一晃,问道:“嫂子,这东西放哪儿啊?”

 

 

柳莺登时面红耳赤,吭哧吭哧的埋怨说:“你、你还问!我都说别动了,别动了,你干嘛非得动它啊!”

 

 

我尴尬的不行,也顾不了那么多了,顺手把东西扔了,完了还专门踹回了水池台下面。

 

 

见状,柳莺害羞的神色才总算好转了那么一丢丢,拉着我没好气说:“行了,快扶我出去。”

 

 

“是是。”我诚惶诚恐,赶紧.小心翼翼的扶好了她,慢悠悠的出去。

 

 

扶着柳莺让她坐下来,可她一坐就捂着后面叫苦说疼。

 

 

我吓了一跳,正色说:“嫂子你该不会是摔倒尾骨了吧?”

 

 

柳莺摆摆手说:“没有,没你的事了,你快拿了U盘给杨先生送回去吧。”

 

 

我坚持说:“嫂子,要是真摔倒尾骨,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我以前在部队就遇到过这种事情,有个战友摔了尾骨没当回事,结果第二天就住院了,还落下残疾了。”

 

 

“真的假的?”柳莺忧心忡忡的瞪大了杏眼,显然是怕了。

 

 

我很严肃的说:“是真的,而且这种情况,越早及时处理就越好,万一耽搁了,真会出大事的,我战友出了这档子事儿,我还特地找人学了按摩呢,呵呵。嫂子,我劝你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柳莺害臊说:“尾骨怎么去医院看啊?”忽然她眼睛一亮说:“你刚才说什么,你在部队学过按摩?能帮我揉好尾骨吗?”

 

 

“这个……”我迟疑着说,“可以。”

 

 

柳莺红着脸说:“那干脆你帮我揉揉算了,我这样去医院多不好看?”

 

 

我没多想,满口应了:“行。那你趴着吧嫂子,我给你试试。”

 

 

柳莺大喜,可是忽然又觉得不妥,紧张兮兮的低头看了自己一眼说:“我得穿上衣服,这样……太不方便了。”

 

 

我一愣,脑袋里蹦出个念头,你这样最方便不过了,我轻而易举就能把你带飞起来啊。

 

 

可惜我没这个胆子,只好说:“嫂子你不方便动,我去帮你拿吧。”

柳莺这情况也没必要跟我客气,于是点点头说:“那麻烦你了,衣服就衣帽间的柜子里,柜子下边的抽屉里有贴身衣服。”

 

 

我点点头应了声,转身去了衣帽间。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偌大的房子还专门有一个衣帽间,而且柳莺的衣服很多,每件也都不便宜。

 

 

进了房间,好几个衣柜整齐的摆在那里,而且还有不少鞋都整齐的排列着,每双都价值不菲。不过话说柳莺这种女神,就该有这样精致的生活不是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31587.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