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戏又疼又叫原声|比较黄的助眠口腔音

北京时间6月29日消息:但所幸的是我们不在一个班,也正是因为如此,我又燃起了那么一丁点儿仅存的希望,只要我努力学习,只要我再熬三年,我一定会考上名牌大学,远离这个城市,这个家,还有她和后妈!

  于是我咬牙坚持着,她还是没变,和上初中的时候一样,时不时地来我们班级对我呼来喝去,也经常地让我在同班同学面前出丑。

  课间的时候,“付遥,这是这个礼拜的脏衣服给我洗干净了送到我班上。”

  午休的时候,“来,给你十块钱,你跳墙出去给我买盒塔山,剩下的赏你了。”

 文学



  上课的时候,“付瑶你他妈想死说一声,我的电话你敢不接!姑奶奶不介意抽你一顿!”

  诸如此类,久而久之的,我成了班上的软柿子,同学们也跟着肆无忌惮的笑话我,欺负我,趁着我午睡在我的脸上画王八,往我的水壶里撒尿。

  更过分的是每一节的体育课,体育委员都会安排我去当守门员,然后二十几个同学定点罚球轮番踢,我也常常被搞得鼻青脸肿,他们会故意往我的脸上踢。

  然而我却无法拒绝,因为我一旦拒绝,我的体育成绩会被体育委员划上不及格,而我们那个体育老师根本就不管事,酒蒙子一个。

  对此,除了隐忍我还能怎么做?我不是没有试图去找班主任告状,但当全班五十多个同学的统一口径把我置于对立面的时候,班主任老师选择了相信他们,并且说了让我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话:“他们怎么就不欺负别人,专挑你欺负!你以为你长得好看?”

  直到有一天,还是万恶的体育课,体育老师猫在办公室里醒酒,体育委员陈宇组织班上的同学玩跳马,自然而然地,我成了全班唯一的一个马!

  低腰弓背的我,看着地上被拉长的影子,一个又一个的同学从我的身上跨过去,心里只想着时间能快点儿过去,只想着那下课的铃声能早一分打响。

  然而就在铃声响起的一刹那,我刚要直起腰,突然感觉脖子一沉,是体育委员陈宇!

  他故意假装跳不过去骑跨在我的脖子上,双腿用力地夹着我的脖子让我挣脱不了,他就像是将军一样,在全班的同学面前卖弄着他那一脸陶醉胜利的表情!

  “驾,驾!驮着我回班!”

  “哈哈哈哈!”

  全班同学笑得捂着肚子,乐得前仰后合。

  是的,忍耐也要个限度,我疯了似的用双手想掰开他的腿,并且想狠狠地捶他两拳,豁出去了一切难以想象的后果,没商量,我他妈就是要干他!

  别看陈宇是练体育的特长生,但在我玩了命似的冲着他的裤裆抡拳下,他惨叫了一声从我的脖子上摔倒在坚硬的水泥路面上。

  我发誓,那是我第一次动手打架,那一瞬间仿佛压抑在我心口的所有郁气全部被释放了出来,我的热血在燃烧,在沸腾,似乎我所有的暴力因子在那一刻被引爆!

  舒服,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这或许就是发泄的力量,我大骂着“操你妈”,冲上去骑在了陈宇的身上,对着他的脸颊左右开弓。

  尽管他的口中一个劲儿地叫喊着我错了,别打了,服了,别打了

  但我却没有丝毫想要放过他的意思,因为我红了眼,我想要把这两年来所受到的所有的屈辱和委屈给发泄出来,很不巧的是,陈宇成了那只替罪羊!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不知道谁在后面狠狠地踹了我一脚,把我从陈宇的身上给蹬开了,并倒在了地上。

  我下意识地想回头看一眼到底是谁,然而,当我真正看清的时候,是数不清的拳头和飞脚如雨点般向我砸落而来。

  显然,全班的同学最终都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站在陈宇的那一边,他们开始毫不客气地对我进行围殴,因为他们忌惮陈宇的混子朋友,忌惮陈宇会因为他们的袖手旁观而找他们的麻烦。

  而我,呵呵,自然还是他们眼中的那个软柿子,好捏,好欺负,因为他们打心眼里的瞧不起我,打心眼里的相信就算把我打到住院也不可能有任何人来替我出这个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30307.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