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夹那么紧嗯呗H|阳台跪趴play

你但凡有点自尊心,都不应该来找我。”顾少霆往椅背上一靠,“哈哈,我怎么给忘了,你是宋渊的女儿,18岁就开始为了钱给我当情人,怎么可能有自尊心?”

宋斯曼的背狠狠颤了颤,就像身后站着一个信任的人,她放心的往前走,那人却猝不及防的在她身后捅她一刀。

18岁?他还记得她18岁生日那天上了他的床吗?

情人?

 文学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她的女朋友,没想到是情人。

眼睛很疼,酸得疼,她从来没在他面前流过泪,她一直笑,因为他说喜欢看她笑,她笑起来,就是最美的女人。

她走到他跟前,手撑着办公桌面,看似轻松的耸耸肩,“十年,你就是养只猫养只狗,也有感情了吧?”

“可宋渊的女儿,连猫狗都算不上。”

宋斯曼深呼吸,而后走到顾少霆的腿间,蹲下去,手指拉下他的裤链,“你撤诉,你要我怎么样都行。”

顾少霆伸手捏着宋斯曼的下巴,“你以为别的女人不会?”

“她们哪有我技术好?”宋斯曼的眉风情挑起,手已经开始不老实的动作起来,“毕竟,我18岁就做了你的情人,到现在都7年了,7年,你一个眼神,我就知道你想要我趴着还是躺着,难道不是?”

宋斯曼已经埋下头去。

顾少霆全身的神经紧紧绷起,紧张又激爽的感觉让他长长的吐了口气。

他伸手压着她的头,手指抓起她的头发,几次想要拉开她,可是都没有下一步动作。

“宋斯曼,你真贱!宋渊昨天看见我那样草你,你居然还能勾引我?”

宋斯曼感觉头顶的人说的不是话,是往下砸的刀子。

他好狠啊,是真的一点不念及十年情分。

他的演技真好,十年间,从来没有骂过她,这两天将所有恶毒污秽的言辞全用上了。

他为了让她伤痕累累,忍了她十年。

最终,他成功了,她现在的心口不断的涌着血,痛到不行。

宋斯曼抬起头,眼角飞出风情,粉色舌尖舔了自己的嘴唇一圈,“我说过,只要你肯撤诉,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宋斯曼涉嫌色情贿赂原告,被控告。

法庭上,官司打得如火如荼,宋斯曼坚决否认将标书金额透露给顾磊。

她一直知道顾磊是顾少霆的死对头。

这两兄弟斗了多少年了。

她那么爱顾少霆,怎么可能把底价给对方公司?

可是,那个她爱了十年的男人,提供了所有的证据。

“整个项目都是宋斯曼负责的,她和竞争公司的投标人员有邮件往来。”顾少霆说。

宋斯曼看到证据后,苦笑着,“顾少霆,你为了报复我父亲,竟然陷害我?你让我发的邮件,原来是对方公司的投标人员?”

宋斯曼仰头深呼吸。

还有什么比被自己心爱的男人送上断头台更让人心痛的事情啊?

他处心积虑的布局,为的就是让她永不翻身吧?

可是她不能倒,父亲还有高额的医药费需要支出。

她必须证明自己的清白,必须工作,赚钱。

上一辈的事情她没有参与,可是父亲对她疼爱有加,她必须要做一个女儿该做的事情,赡养是她的义务!

“我没有!我会请律师!我会证明我的清白!”宋斯曼让自己冷静,权势她赢不了顾少霆,可是这些年做顾少霆的秘书,人脉还可以。

休庭室

宋斯曼看着亲自做证人的顾少霆,“你是有多恨我?我害过你什么?顾少霆,这十年,我掏心掏肺的爱你,不够吗?我爱你爱到恨不得把命都给你,不够吗?”

宋斯曼死死盯着顾少霆的眼睛,想要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一点点动容。

然而什么也没有。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27904.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