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ye灌溉系统 高肉高H人虎倒刺

徐良才骑着自行车吹着晚风在村子里溜达着,心里却全都是王秀梅的影子,老张不说这事还好,一提起这事徐良才心里这团火就怎么也灭不下去,烧的他浑身难受。

徐良才偷偷摸摸的来到了村里张寡妇的窗檐下,轻轻的拍了拍窗户,屋子里亮着灯,张小花应该还没睡。

 文学

张寡妇名叫张小花,今年二十一比徐良才大一岁,她老爹是个财迷,前年要了十五万彩礼把她卖给了本村的赵德贵,不过赵德贵是个病秧子,结婚两年就死了。

徐良才能言会道,常做些暖人心的事,一来二去两个人就好上了。

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过不了几天就要幽会一番,张小花虽不如王秀梅那么娇俏,但是丰乳肥臀又胆大泼辣,把徐良才伺候的跟神仙一样。

“谁呀。”屋子里传来了张小花警惕的声音。

“汪汪汪。”徐良才发出了一阵狗吠。

咯吱大门打开了,张小花披着外衣站在了门口,一看到徐良才在外边顿时喜笑颜开,一把揪住他的耳朵笑骂道:“赶紧进来吧,老娘还当你今晚不过来了呢。”

徐良才一进去就搂着张小花亲了起来,一只手用力的在她胸前揉捏着,张小花在徐良才的怀里扭动着身子,小声说道:“别,别,哎呀,门还没关呢。”

徐良才狠狠在她的肥臀上捏了一把命令道:“赶紧去把门关了,老子今晚要弄死你。”

张小花给徐良才抛了个媚眼,笑道:“来呀,老娘还怕你不成,就怕你没那本事。”

张小花刚关好门,徐良才就一把从背后搂住了她,一边在她脸上亲着一边用下边顶着她,喘着粗气问道:“小骚货,是不是今晚一直没睡觉就等着哥哥来喂你?”

张小花双手扶着墙,用力的挺着自己的翘臀上下摩擦着:“快点来啊,别光说不练啊,你个棒槌有几斤几两我还不清楚啊。”

徐良才怒吼一声,拦腰把她抱起直接扔到桌子上,三两下扒光了她下边的衣服,狠狠的一挺腰…

弄了三五回,张小花已经不行了,身子软的像面条,一边浪叫一边催促道:“好了没有,饶了我吧,我实在受不了了,你这狼崽子今晚是吃啥了咋这么猛,这都第五趟了。”

徐良才一边运动一边捏着她的胸,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今晚刚在老张那喝了一碗黄鳝汤,劲大着呢。”

张小花在徐良才身下苦苦哀求,等他完事之后,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徐良才在她的光屁股上怕了一巴掌:‘咋样,今晚爽了没有。’

张小花点了点头:“嗯,爽死了。”

徐良才的身心都得到了满足,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上,美美的吸了一口,张小花却突然用力的在他的脊背上扇了一巴掌,不高兴的问道:“我问你,你刚才和我做的时候,为啥叫人王秀梅的名字,你是不是对她有意思?”

徐良才心里一慌,矢口否认:“胡说啥呢,谁叫她名字呢?”

张小花用力的踢了他一脚,生气的说道:“你装个毛啊装,你不但叫了还叫了三次,我看你就是想上王秀梅。”

说到王秀梅,徐良才就想起她那厌恶的眼神,没好气的说道:“我就是想上她,怎么了,想想还犯法吗?”

徐良才原以为张小花会跟自己哭闹撒泼,谁知道她就那样静静的看着自己,脸上还带着诡异的笑容。

“大狼狗,你要真想睡王秀梅的话,我给你想想办法。”

徐良才不耐烦的说道:“胡说啥呢,我就没那心思。”

张小花搂着他的脖子吧唧吧唧亲了两口:“你就当帮我个忙嘛,你去把她上了,以后你叫我干啥我就干啥。”

徐良才瞅了她一眼问道“咋了,你跟王秀梅有仇?”

张小花撇了撇嘴:“没仇,就是看不惯她那高傲劲,不就多读了点书吗,神气啥啊。”

徐良才默默的抽着烟,故意叹了口气:“王秀梅傲气的很,这事要想弄成,你得帮我。”

张小花吧唧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你就放心吧,明天等我电话。”

早上四点多,徐良才从张小花家里溜了出来,到底是年轻人,弄了一晚上现在还是精神百倍。

回到家里徐良才倒头就睡,迷迷糊糊的做了很久的梦,一会在和张小花弄一会又和王秀梅在弄,张村长在一边拍手叫好,还拿着手机在拍照…

一觉醒来,已是傍晚,躺着眯一会儿,张小花打来了电话:“大狼狗,快,快,王秀梅要去洗澡了,我今晚和她一起去。你先去水潭那埋伏着。”

“哪个水潭?”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27869.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