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闺蜜的男人cao翻了全文阅读|每天激情时(高H、NP)笔趣阁


  听到这两个字,乔默身子本能的抖了一抖。

  乔家的家法,是被家主用皮鞭抽一百下。

  对于这一百下的皮鞭抽打,她是记忆犹新。

  那时,她初到乔家,脑中一直谨记着母亲的话,对人对事,她小心翼翼。

 文学



  可就是这样,她还是着了道。

  她只是无意中碰了一下乔欢摆放在客厅茶几上的手表,后面就被诬陷她偷了乔欢的手表。

  当时的乔振辉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请了家法,将她狠狠毒打了一顿,她整个后背被打的皮开肉绽,硬生生的在床上趴了三个月,才好起来。

  也是自那以后,乔家人对她更是狗眼看人低,也是那个时候她才真正明白人心险恶。

  “对不起,我不会了。”乔默又无力的重复了遍。

  乔振辉显得有些不耐烦,但又耐着性子警醒的说道。

  “如今我们家已经和厉家定了亲,你身为我们乔家人自当严明自律,千万不要给我们乔家还有你姐姐丢人!”

  听到厉家,乔默不自觉的想起昨晚上和厉战辰的事情,脸蛋不由的浮出了一朵红晕。

  而乔振辉瞧着她低着头,双手抓着衣角的边缘,一副懦弱胆怯的样子。

  越看越生气,他怎么就生出了这么个窝囊儿子!

  要不是乔家需要继承人,他早就把他赶出乔家了!

  最后乔振辉摆了摆手,让乔默回自己房间去,眼不见为净。

  乔默回了房,小心翼翼地将门锁上。

  然后才拿上替换的衣服,进了浴室。

  为了不被人看出她穿了束胸带,她的衣服都是宽松肥大款的,再加上本来就身子瘦小,整个人看上去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

  也难怪乔欢每次都会笑话她是个娘炮!

  将缠在身上的束胸带一层一层地扒掉,她姣好的身材展露无遗。面前的镜子蒙了水汽,乔默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那个短发俏丽的自己,不免有些难过。

  她母亲是乔振辉的情妇,而她是乔家的私生女,自从记事以来,母亲让她一直以男孩子身份活着。

  巧的是乔家除了乔欢这个女儿,就再无子嗣。

  为了乔家的未来,乔振辉不得不将她这个遗落在外的‘儿子’找了回来。

  这十八年来母亲为了养育自己,落下了重病,高额的医疗费让乔默也不得不依靠乔家,所以她选择乖顺的回来,当那个所谓的继承人。

  乔默记得自己刚来到乔家时的情景,乔家上下对她冷眼相待,没一个人喜欢她,就连父亲对她也是一副十分厌弃的样子。

  她苦笑了声,手指抚过白皙的身子,那上面还留有昨天夜里厉战辰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

  那遍布全身的吻痕,不难看出昨晚她被厉战辰折腾得有多么惨。

  当灼热的手指触碰到肌肤时,乔默全身一颤,脑海中不免浮想起昨天夜里,厉战辰那张轮廓分明的脸庞和线条分明的身姿,还有在她耳边的呢喃低语的样子,以及那炙热的吻。

  脸唰地一下变得通红。

  她这十八年来,从未跟一个男人这么亲近过,就连在学校都没有和男同学单独说过话。

  如今却和厉战辰做了世间男女最亲密的事……

  她摇了摇头,让自己不要再去想。

  那个丰神俊朗的男人,可是乔欢的未婚夫,是她的姐夫。

  她现在应该祈祷的是,千万不要被厉战辰发现昨晚他睡的那个女人是她!

  要是她的真实身份被拆穿了,被逐出乔家事小,要是连累到乔家断了她母亲的医药费,才是真的完蛋!

  ……

  此时的厉战辰已经回了厉氏集团,看到特助呈上来的监控记录,他问道:“有什么发现?”

  “报告厉总,昨晚上订婚宴大厅上的监控被人人为损坏,并没有拍摄到是谁在您的酒里下的药。”特助一边说着,一边满头是汗,“在您去房间的路上,有监控拍到,是一个男人扶您进的房间……”

  厉战辰双目微沉,道:“可有看清是谁?”

  特助将打印出来的照片递给他,厉战辰扫了一眼。

  照片上是个陌生男人,但仔细看去,更像是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

  从照片上看去,长着一张清秀的脸,个头上也矮了他一个头,直到他肩膀处。

  身子骨也瘦弱的很,他只是略微靠在他的身上,就一副要把他把他压垮了似的。

  这个人,他可是从未见过。

  特助接着说道,“后面的监控也坏掉了,所以无法得知这个男人是何时从您的房间里出来的。”

  “给我去查。”厉战辰捏紧了手中的照片,语气不怒自威。

  想必他被下药和这个臭小子脱不了干系!

 晚上,乔家客厅。

  “昨天那么好的机会,你居然也没把握住?”

  “妈,我明明给他下了药,还命人把大厅的监控给弄坏了,我怎么知道他最后会没来我的房间……”

  “你啊就是蠢!让你跟着他你不肯,白白浪费良机。这厉战辰从来不近女色,就算跟你订了婚也不碰你,这样你这肚皮什么时候才能有反应?你不生孩子怎么在厉家站稳脚跟?”

  乔欢之所以能够和厉战辰订婚,还多亏了乔家祖辈与厉家是世交的关系。

  早在二十多年前,双方爷爷辈还在世的时候,就因一句玩笑话,给双方孙子辈定下了婚约。

  此事,一开始大家都未曾当真,直到如今的乔家已经不是当年的乔家后,为了能让乔家回到当年的光景,乔振辉只能不顾一切的将这个婚约履行到底。

  谁知,在这最后关头,还是掉了链子。

  “我知道了,妈,你别说了,乔默来了。”

  乔欢正在和乔夫人说着昨天夜里的事,看到乔默下楼后,她立马噤了声。

  已经到了用晚饭的时候,乔默被佣人叫下来用饭。

  今晚用餐的只有他们三个人。

  她坐在餐桌前,一边吃饭一边默默听着乔夫人阴阳怪气的数落。

  “真当自己是乔家大少爷了,吃个饭还要三催四请的,还有这学都不用上啦?老师可都是打电话到家里来了。”

  因为被厉战辰折腾了一夜,乔默实在没有精神去上课。

  “我今天不舒服,已经跟老师请过假了。”乔默往嘴里扒拉着饭粒,解释道。

  一旁的乔欢,不屑的补了一句,“呵,我看你就是想在我们乔家白吃白喝!”

  这傲慢的样子和平日在乔振辉面前乖巧懂事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乔默还记得第一天来乔家时,乔欢当着乔振辉的面,对着她一口一个亲弟弟,那亲切的模样,还让她感动了许久。

  可后来她无意中听到乔欢和乔夫人的对话,才知道这一切原来只是作秀,为的就是找机会将她赶出乔家,因此才有了后面的设计陷害。

  面对这对母女的刁难,乔默选择沉默,她只想快点吃完离开,可当她放下碗筷,准备起身离开时,乔夫人发话了。

  只听她说道:“看看你这窝囊的样子,真是丢人!不过算你命好,竟然能娶到夏家千金,到时候你们结了婚,可别给我们乔家丢脸。”

  什么?

  结婚?

  乔默一愣,猛地抬头看向乔夫人。

  “什么夏小姐?什么结婚?”

  乔欢在一旁冷冷的笑道,“夏家可是江城的名门望族,别人想娶夏小姐都没这个福气,你这个私生子就偷着乐吧!”

  关于夏家大小姐夏静然,一直有传闻说身子不好,经常生病。

  前些日子,夏家老太太不知听了哪位大师的话,要给她的宝贝孙女招个命格好的佳婿上门。

  全江城的未婚男子都将自己的生辰八字给递了上去。

  而乔默的生辰八字也被乔欢母女俩给趁机送了过去,为的就是将乔默赶出乔家。

  谁知乔默还真被选上了,这可把她们母女俩乐坏了。

  “爸,他知道吗?”乔默咬着唇,轻声问道。

  她一个女人,居然要去给别人做上门女婿,这实在是太荒唐了。

  乔振辉找他回来不是要做继承人的吗?

  他愿意让自己去做别人的上门女婿吗?

  听到这话,乔夫人一时语塞,她下意识的看向乔欢。

  关于要将乔默送去夏家做上门女婿这件事,乔振辉是不知道的。

  只见乔欢高傲地抬起下巴,鄙视地看着乔默道:“爸会同意的,等以后我嫁进了厉家,生下了儿子,乔家的财产就轮不到你这种下三滥的私生子来继承了。也不看看你这副样子,跟个娘炮似的!”

  明明是出生豪门的名媛,说话却这般尖酸刻薄。

  乔默默默忍耐着,她可以忍受乔欢的侮辱,但是娶妻只会让她的身份加速曝光。

  为此,她第一次在乔家反驳了乔欢的话。

  “我不同意,我是不会娶那位夏小姐的。”

  听到一向懦弱的乔默说出反抗的话语,乔欢母女俩,气的眼珠都要瞪出来了。

  乔夫人直接站了起来,指着乔默说道,“你居然敢不同意?我警告你,你必须乖乖的当夏家的上门女婿!”

  “我不!”

  乔欢见乔默态度如此坚决,眼咕噜一转,冷笑道:“好啊,你要是不答应,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医院,告诉他们你妈妈的治疗费我们乔家不出了。”

  果然,此话一出,乔默安静了。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比这个更重要了。

  见乔默不反抗了,乔欢母女俩对视了一眼。

  乔欢很是得意,“乔默,只要你乖乖的去给夏家当女婿,你妈妈的费用就不会断。”

  无奈,乔默只好趋于命运,声音微弱地应道,“好,我知道了。”

 夜色,是江城最有名的一间酒吧。

  刚放学从学校出来,乔默便被司机开车送到了这个酒吧,听说是她那个‘未婚妻’夏静然打电话告诉乔家,说是想要见她。

  想到母亲的命还在乔欢母女手上,乔默只能硬着头皮来了。

  只希望,不要发生什么意外就好。

  一走进酒吧,就被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轰得耳鸣,乔默皱着眉头捂着耳朵,穿过在舞池中扭动着身体的男男女女,来到了那个未曾谋面的夏静然面前。

  此时夏静然衣着火辣,化着浓妆,指间夹着一支女士香烟。

  成熟的女人味让人完全无法将她与那个传闻中的病秧子给联系起来。

  乔默几不可闻地皱了皱眉头,她实在是不喜欢这个地方。

  夏静然的身旁还坐了一些穿着夸张的人,这些人应该都是她的朋友,乔默在心里想到。

  随后乔默小声并恭敬的向夏静然打招呼道,“夏……夏小姐,你好,我是乔默。”

  在外面,她永远是那个唯唯诺诺,屁也不敢放一声的私生子。

  夏静然看了她一眼,唇边的笑容带着不屑。“你就是那个要当我夏家上门女婿的乔默?”

  乔默故作木讷的点了点头。

  “听说你是乔家的私生子?”夏静然又发出了声不屑的冷哼。

  乔默顿时明白了,这位夏小姐是故意把她叫出来找难堪的。

  “长得倒是挺俊秀的,不过这身板也太弱了吧?”夏静然端起酒杯,绕着乔默左右打量。

  那眼神,就像在看一只怪物,随后她站定,眼神一冷,“你们乔家也真是没诚意,找了这么个弱鸡私生子来跟我们夏家联姻,也太不把我们夏家放在眼里了!”

  说着猛的抬手,将酒泼到了乔默的脸上。

  突如其来的发难让乔默懵了,而周围响起了拍手叫好的哄笑声。

  乔默愣愣的站在原地,发尖上的酒渍一滴滴落下,滴在她的鞋头上,更是落在她的心上。

  她很愤怒,很想抓起桌上的酒杯,砸在夏静然的脸上。

  让她也尝尝被人羞辱的滋味,可是,乔欢警告的话不断回荡在她的脑海里。

  如果她得罪了夏静然,母亲的医疗费就没有了着落。

  乔默红着眼睛,慢慢松开了握紧的拳头,用袖子胡乱的擦了下脸,依旧卑微的说道:“夏小姐说得对,我以后一定多多锻炼。”

  见乔默这被泼了酒也不生气,实在是有够窝囊的!

  夏静然是越看越不喜欢。

  “私生子就是私生子,上不了台面。”

  “静然别为了这种人生气,你身体不好,把自己气病了那就得不偿失了。”夏静然身旁的朋友安慰她,“毕竟这个世界上不是谁都像厉少那么有男子气概的,唉,真不知道夏奶奶是怎么想的。”

  一提到厉战辰,夏静然脸色就好看多了。

  她下意识的看向身后,那片有盆栽处的区域看去。

  那里是一个贵宾专属区,只招待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厉战辰。

  今晚她之所以来夜色,一方面是为了羞辱乔默,另一方面则是她得到消息,厉战辰今晚会在夜色。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27763.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