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出刺激小说 将进酒剃毛writeas

“真的吗?南宫昱同意让我回校了?”

那名女佣点头淡笑:“是的,但君小姐,主上说只给您五分钟哦。”

君纯儿一听这话,喜中心来,脸上挂起笑意。

“知道,你先出去吧,我很快就好。”

“是。”女佣微微弯腰鞠躬,走出房去,将门关好。

君纯儿顾不得身上的疼痛,马上冲到洗手间内,快速的洗刷了一遍,将头发随意扎起。

然后冲到南宫昱的房间里,准备找她的衣服,她这才记起,她的衣服早就破掉不能穿了。

她正踌躇着该怎么办的时候,眼神扫向南宫昱的衣柜上。

算了,再找一件男士衬衫先凑合一下吧,总之,现在能出去这个狼窝比什么都强。

君纯儿从衣柜里拿出一件白色的男士衬衫,立马换上,快步的往楼下而去。

刚走到楼下的时候,便看见了南宫昱刚用完早餐,准备离身去的样子。

他今天一身威武军装,深绿色制服上的钮扣镶嵌着蓝水晶,深灰色为肩徽。腰间佩戴了一把闪着亮光的短匕首,镶满了颗粒饱满的碎钻。

好威武的感觉!

君纯儿站立在原地,有些呆呆的望着他出了神。

感受到她的目光,南宫昱清冷的漆黑如墨的眸子扫向她,薄唇轻启。

“愣在那里干嘛?不想去学校了?”

君纯儿身体一惊,回过了神,刚想露出感激他的表情。

可一想,马上感觉到不对,明明是他将她关了两天,昨晚还推她出房的。

她要去学校,本该就是理直气壮的。

现在怎么搞得她好像要感激他似的!

君纯儿吸了一口气,身体往左移了一下,然后臀部便碰到楼梯上,疼意袭来。

她马上蹙起眉,脸色有些难受,胸中的闷气憋的她难受。

要不是实力不如对方,她现在真想一脚给他踹过去,让他没来由的关了她两天!

南宫昱没有理会她,冰冷的看了她一眼之后,伟岸的身躯向外而去。

君纯儿挑眉懊恼看着他的背影,扬起中指。

“还不走?是不想去了?”

南宫昱忽然停住了脚步,磁性但无比冰冷的声音响起。

君纯儿将手收回,咬着唇,跟了上去。

在豪车旁观察了一眼,她知道这车,是全球限量款的劳斯莱斯跑车。

这车,以前她在时尚杂志上见过,一眼便觉得这线条十分优美,特别是绿色的,简直感觉要逆天了。

这款黑色的也不错,更显的比较沉稳一些,适合男人开。

君纯儿感受到了一股冰意眼神向她射来,她将眼神从车上移开,坐到后座上。

离得身旁无时无刻不在散发寒意的男人远远的。

一路上,气氛很沉闷,谁也没有开口说话,车厢里面只有男人带来的无边冷意。

不用君纯儿说出地址,南宫昱直接将车开到了a大校门口。

“下车!”

车刚停下,南宫昱如冰似的声线便立马传出,好似君纯儿呆在车上一刻他都受不了!

君纯儿则更不想停留,几乎是在车子停住的那一刹那,她便将车门打开了。

走下车,狠狠的将门给甩上,对着车窗里的男人一阵嗤鼻。

“再也不见!”

然后头也不回的往校而去。

南宫昱嘴角扯起一抹冷意,带有杀伤力的眼神看着她有些不太自然的走姿。

再也不见?她想的挺美的!

君纯儿踩着不自然的脚步没走几步,前面二位女同学来者不善的堵在她的面前。

君纯儿身体不舒服,没有精力和她们斗。

她扫了她们一眼,没有任何表情的想要绕过她们身边。

但前面两位女同学确将她的去路堵住,拦着她不让她向前走。

“君纯儿,你这走路姿势很不对头呐,难道是周末两天纵欲过度了?”

左边那个身穿娥黄色运动套装的短发女子轻蔑的在她全身上下扫了一遍。

还往她身上吸了吸鼻子,马上露出一种发现新大陆的表情。

“哟和,君小姐不得了哈,看来昨晚果然是疯了一夜,你这一身男款衬衣散发的男士香水味挺浓,昨晚玩的挺嗨呢,衣服都给扯破了,只好穿你情|人的衣服了吧?”

另外一名外表看起来气质文静,但那棕色的眸子中有一股戾气时不时的会散发出来。

君纯儿吸了一口气,抬眸望着那穿着娥黄色套装的女同学,露出一抹自信的笑意。

“林允西,你是属狗的吧?我们鼻子都是用来呼吸的,你的鼻子确是用来吸人体味的?”

今天她并不想和她们吵,可对方都如此说了,不回击那她还是君纯儿吗?

“还有,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玩情|人了?难道说你对那流程非常熟悉?”

林允儿嗤笑一声,她站的比君纯儿略高一些,居高临下的指着她,眼睛闪着怒气。

“别跟我装什么清纯,就你这种贷色,真不知幕容少爷看上你哪一点,长的丑也就算了,个子还这么矮,身材跟个竹竿似的,没有一点美感可言!”

君纯儿确笑的更欢了,笑的她的身体都在颤抖个不停。

这真是她听过的最好听的笑话。

“你笑个屁呀?自以为是的人最讨厌了!”林允西的眼睛死死瞪着她。

君纯儿尽量憋住想要狂笑而出的笑意,不然她胸前的两个大包子都要笑疼了。

“你说的对,我长的是挺丑,还个矮,身材干瘪,但幕容他就是看上我了,你想咬人?”

“纯儿,你不要跑偏话题,你这两天到底去哪里疯了,整日里没一个正经样子。”

另一位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文静’女子终于开口了。

她就是君纯儿的姐姐君雨之,两人同年生,但一个年头,一个年尾。

这个文静的姐姐外表非常的恬静懂事,从小就和君纯儿性格不合,两人越大越离的远。

她这句话说出来在外人听来,绝对是一个好姐姐的形象。

但只有君纯儿知道,这话说的到底有多虚伪可笑!

“姐,这里没有别人,就不要再装了,你管好你自己就行!”

君纯儿收起笑容,站的时间有点长,她感觉背上有点吃不消,她不想再多做纠缠下去。

“要上课了,你们自便!”

君纯儿绕开她们,往台阶上走去,步子看起来有些吃力。

“你等等,有你这么和你姐说话的吗?你知不知道爸妈这两天很担心你?”

担心她?可在城堡她听到的怎么是另一回事?

君纯儿没有回头,忍着背部的疼痛,加快了脚步。

在外人面前,不管别人对她说出多么恶毒的话,她永远可以自信反驳。

可是面对她的家人,她确不想多说什么。

“你!”君雨之指着她的背影,眼里露出嫌弃的神色,但只一闪而逝,很快恢复过来。

“雨之,我看你呀,不要对她太关心了,你管她干嘛,你家里人不是都不待见她么?”

君雨之无奈的叹一口气,这会又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27317.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