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之乱美妇后菊(一);上校他体力太好H在线阅读

北京时间6月21日更新:花都之乱美妇后菊(一);上校他体力太好H在线阅读

 文学

这个时候听见这样的声音,老刘也特么没有心情了,赶紧提着衣服一闪,闪进林雪卧室对面的房间。


嘭!


接着就听见林雪老公稀里哗啦,颠三倒四的从宾馆大厅里摇摇晃晃的闯进他们卧室。


老刘一猜,喝多了啊。


一邹眉头,特么不是说这几天不回来啊,林雪的老公叫陈锋,是林雪爸妈给她招的上门女婿,这些天他见过一次。


小伙子长的挺帅的,看上去也是很精明,只是精明中透露着不老实,感觉有点病恹恹的,还有点特么阴险的成分。


“老公,生意谈的怎么样了?”林雪已经穿上短裙,一把扶住陈锋,还望了一眼老刘这个房间呢。


看见老刘露着眼睛看,林雪顿时吓坏了,伸出一只纤纤玉手招呼老刘。


意思很明白啊,赶紧走。


“他妈的,谈崩了,他们敢欺骗老子……”陈锋说着一下子倒在床上,昂昂头又骂道:“都是你这个扫把星,你说让你陪陪王总怎么了,又不会少什么啊……”


“陈锋,你说什么呢,你拿我当什么了?”林雪急了,关键是没有看见老刘走呢,他们的家务事不想让老刘听见。


“滚你妈的吧……”陈锋还没说完话呢,突然感觉抓了一把湿漉漉的东西,还有些凉丝丝的黏黏糊糊的东西。


一个机灵坐起来看过去,发现床单上是水,又一瞅,旁边的小香炉还袅袅冒着呢,还有凌乱的精油瓶等其他的东西。


林雪小心脏承受不起,陈锋突然回来,并且这么快闯进卧室,她根本来不及收拾。


“老公,你听我解释……”林雪话没说完呢,陈锋直接一巴掌甩过去。


“妈的,你给老子戴绿帽子!”陈锋眼睛都冒绿光啊,扯了一把被单,指着林雪又骂道:“臭婊子,告诉老子,哪个男人是谁?”

“陈锋,你混蛋,你……”


林雪气的指着陈锋,话还没有说完呢,陈锋又是一巴掌甩过来。


啪!


林雪一头撞向强上,还在她有所防备,用手撑住墙壁,没有直接装上。


“你个臭婊子,你当我眼瞎吗?”陈锋瞬间醒酒,一把扯过来林雪指着床上的东西又骂道:“你眼瞎啊,这是什么,你在干什么,老子不明白吗?”


“陈锋,你个混蛋,我自己弄不行吗,你自己的身体不行,你还怪我吗?”


林雪哭了,很委屈的哭了,这样话把陈锋给唬住了,他自己不行他心里明白,气的抬手又要打林雪。


“你打吧,打死我,你打啊……”林雪不甘示弱,迎着陈锋的巴掌上去。


“陈锋,我告诉你,这就是我自己弄得,你看不见这是什么吗?”林雪指着床上的假男人物,嘤嘤嗡嗡的哭。


陈锋感觉嗓子眼干裂,看了一眼奇丑无比的东西,都感觉啪啪啪打脸。


“老子不回来了,永远不回来了!”陈锋说着直接又走了,刚走到宾馆大厅看见老刘,狠狠地瞪了一眼。


“你个白眼狼,瞪什么瞪?”老刘心里暗骂一句,想立刻去卧室安慰林雪的。


可是,这个时候徒弟们已经来干活了,老刘心急的都要跑出来,林雪就在她眼前被打,他却无能为力。


但是,老刘狠狠地下决心,要好好保护林雪,最起码不能让她受苦……


中午吃饭的时候,徒弟们走了,老刘悄悄的给林雪在厨房做了一碗面条荷包蛋。


林雪把自己关在卧室整整一上午了,期间老刘想进去好几次,都听见林雪在轻声的哭,敲了门林雪也不开。


“雪儿,我给你做了面条荷包蛋,你出来吃一口吧。”老刘又敲门,还贴在门上听听,听不见林雪哭了。


老刘一下子吓坏了,不会寻短见吧,因为夫妻吵架自杀的大有人在。


嘭!


老刘直接一脚踹开卧室的门,进去一看,看见林雪躺在床上,衣服很是凌乱。


双眼望着天花板,其他的东西倒是收拾好了,看见她这样老刘也算放心了。


“雪儿,人是铁饭是钢,来,吃饭,听话,吃不饱怎么和坏人斗。”老刘把面放在床头柜,把林雪扶起来。


林雪秀发凌乱,眼圈红红的,看上去很憔悴,老刘真心疼,让他想不到的是林雪一下子扑进他怀里哇的哭了。


“雪儿,不要哭,我理解你的苦,这不是有我在呀,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老刘这一说林雪哭的更厉害,老刘没办法只好拿出哄女人的本领,伸手抚摸着她的后背,找到纸巾给她擦泪。


果然,哄了一会,林雪不哭了,其实,林雪也想了很多事情,尤其是她与陈锋的婚姻,感觉已经走进死胡同,有些事情真的让她难以启齿……


“雪儿,来,吃饭,不吃饭你就变丑了,我们的空姐怎么能变丑呢。”


老刘说着端过来饭夹起荷包蛋喂林雪,林雪眼睛亮晶晶的泪花慢慢消失,吃着荷包蛋让她感受着老刘的浓浓爱意……


“嘿嘿,我们的雪儿最漂亮了,走吧,我们去建材市场进货,什么都可以放一放,唯独装修咱们不能放,要不然怎么赚钱呢。”


老刘说完刮了一下林雪的鼻子,林雪噗嗤笑了,哼一声瞪一眼老刘说道:“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


过了好一会,林雪来到大厅,老刘一瞅。


她穿着一身貌似有点职业的白色超短裙,裙边刚好淹没挺翘的翘团垂下,白皙修长的两条大白腿并拢着,一双高跟鞋,性感的脚踝。


林雪那滑润的肌肤像豆腐一样娇嫩,还有那双水汪汪会说话的大眼睛,尤其是那傲娇圆润丰满的翘团,老刘安耐不住欲火焚身。

“雪儿,我们走吧。”


林雪只字不提别的事情,笑盈盈的答应一声好,老刘老司机,虽说林雪这样故作镇静,但从她眼神躲闪的一瞬间,老刘还是窥测到她无尽的空虚,寂寞。


机会还是有的,得慢慢来……


林雪的车去修理了,老刘的破皮卡上有货物,去建材市场只好座公交车。


“刘师傅,谢谢你……”林雪从新打扮之后更是光彩照人,好像比以前更有魅力。


“傻丫头,我能理解你的苦衷,其实我们是同路人,感情都是空虚……”


“刘师傅,你别胡说,我……我不空虚……”老刘没有说完就被林雪打断,顿时羞红满脸,快走几步。


俩人一上车林雪感觉不好,这么多的人啊,她已经好久没有坐过公交车了,上下班航空公司都有班车,一股股热浪席卷而来。


又一想自己穿着超短裙,听说公交车上有很多猥琐男,专门对女人下手。


唉,应该穿牛仔裤出来的,林雪不免的有些担心起来。


“好挤!”林雪被挤来挤去,大夏天的挺憋闷,不过被老刘在背后保护着,她很是放心不会被揩油。


“雪儿,你放心,我在你身后呢。”老刘双手抓住公交车横梁,完全把林雪罩住,林雪在老刘身前扭头微微一笑很倾城道:“谢谢你刘师傅,太挤了。”


林雪感觉自己的想法完全被老刘看透,扭头微笑之时扫了一眼老刘,发现老刘挺有男人味道,双鬓有丝丝夹杂的白发,明朗坚硬的胡子突破出来几毫米,紧凑的排列在下巴上,如果打扮一下真有吴秀波的味道。


“雪儿,别客气,让客户满意是我老刘不懈的努力。”


老刘又透过林雪的胸口看到她高耸的猫咪,甚至都看到蕾丝换了,是白色蕾丝,老刘一米八几的个子,从他的角度看林雪的胸口挺舒服。


那对白皙滑润的猫咪在随着公交车的行驶一颤一颤,深深白白的事业线都能夹住老刘粗壮的手指。


老刘都想到如果自己的妖物放在猫咪之间,能不能夹住,甚至都在想如果被猫咪包裹着上下磨蹭感觉如何?


公交车晃晃悠悠一站又一站。


林雪感觉老刘的身体已经贴在她身上,好久没有被男人这样贴着,这样贴着让她有异乎寻常的安全、舒爽感。


可是,还是有些不敢往前迈一步,林雪明白的很,在人字梯上磨蹭,在卧室自我安慰的时候,老刘无疑一定看到了,按摩被看光,自己受委屈,老刘这么关心自己……


但,所有这一切没有发泄出来,憋的她也是难受,又想起老刘那硬如铁的妖物,林雪一阵阵的心悸,不过被老刘这样身贴身的靠着,林雪感觉异乎寻常的舒适。


不知不觉中,她喜欢上了这种身贴身,慢慢的把身体更靠向老刘的胸膛。


这么一靠上去让林雪感觉老刘真的很嗨,健硕的胸膛很硬,林雪稍微往后又贴了贴身体,后背都能感觉老刘有好几块腹肌格。


林雪微闭着眼睛,甚至都能感觉老刘急促的呼吸,仿佛俩人在跳着贴身舞。


忽然,林雪感觉不对呢。


感觉翘团上多了一根滚烫的东西,在公交的晃晃悠悠中,那根东西也是左蹭蹭右磨磨,偶尔还使劲顶一下。


老刘见这样林雪都默认,胆子更大起来,看来这空姐少妇也是性情中人呢。


看着她猫咪在胸口跳跃,嗅着林雪身体发出来的缕缕体香,老刘直接掏出妖物,扫了四周一眼,靠了上去。

林雪脸上一阵愤怒,想回头怒斥,可是一想是老刘,感触老刘那巨妖物能穿过自己双腿的宽度,她一簇秀眉,双手死死抓着横梁,浑身酥酥麻麻,很是享受起来。


嘈杂的公交车里让人窒息,林雪更加的兴奋,被火热顶的浑身都出汗,不知不觉中把翘团撅撅,方便老刘更大面积的接触。


浑身一股股热流,都感觉流到大腿上,让她很是羞耻,怎么就这样快的上潮。


夹紧双腿,越是夹紧双腿,越是那里热,热中带着痒,痒中带着麻。


这样的感觉林雪从来没有过,她老公带给她的都是痛苦,记得他们新婚当晚的时候,她满怀期待那一时刻的来临。


可是,她老公却让她大吃一惊,俩人一丝不挂的面对面,他居然起不来。


她看着老公的那东西失望透顶,作为一个女人,一个性感的空姐,她拒绝了多少公司老总,豪门富二代的追求。


就是想找个温暖的怀抱,可是,她老公却是一个样板货,中看不中用。


更让她接受不了的还是那晚她老公居然用手帮她破了身,这样她也忍了,想着以后会好起来,谁想到一直起色不大。


然而正是在这样空虚寂寞愁的情况下,她被老刘的妖物唤醒了,她身体的渴望如同洪水猛兽一样被开闸倾斜出来。


而此时此刻的林雪,心想老刘年纪大了还真会玩,怎么还不进来,进来的话是不是更爽,在拥挤的公交车上偷偷摸摸做一次,超级刺激。


不行,不行,林雪赶紧打住这匪夷所思的想法,老刘是给自己装修宾馆,自己是房东。


不能胡乱来。


想回头制止老刘,就在这个时候,火热不见了,林雪瞬间很失落,感觉整个身体都被抽空似的,瞬间莫名失望。


那样偶尔若即若离,偶尔又慢慢研磨的感觉,让林雪随着妖物的离开、蹭上在空虚与满足之间来回游离。


更想让她释放原始的欲望,而现在老刘又故伎重演,林雪更加的享受起来。


享受了一会,她心里很着急,你别光磨蹭呀,倒是进来啊。


老刘岂能不明白林雪的反应?


“嗯……唔唔……”滚烫的火热离开,一双大手摸上她的翘团,并且顺着团瓣慢慢的研磨,又是刺激的感觉,那里又开始流。


老刘双手在团瓣上研磨,慢慢的似乎掀起来她的超短裙,一只手伸进去。


“嗯嗯……”


林雪咬着嘴唇,眼神迷离,思维混乱,脑子里一片空白,更加的使劲夹着双腿。


老刘的手已经伸进她丁字蕾丝裤里,林雪现在都庆幸穿超短裙了,如果是穿着牛仔裤,老刘不可能这么快摸进去。


如果隔着牛仔裤磨蹭,多没劲!


就在林雪想象着老刘下一步是不是真敢进去的时候,火热猛的又靠上去,不知道何时丝袜已经被老刘给拉到翘团之下。


火热直接顶在那里,都感觉是丁字蕾丝那布条挡了前进的方向。


“啊……”


林雪压抑的叫出声来,火热已经顶到入口处,林雪又是撅了撅翘团,分分双腿。


太渴望这样刺激的做一次,众目睽睽之下没人发现,这是玩心跳的感觉?


林雪对即将要发生的事情,心里充满了强烈的期待,甚至都想老刘那妖物如果一头钻进来,能不能疼死啊。


老刘更是像脱缰的野马,更要在林雪那片郁郁葱葱的草原上驰骋。


于是乎,抓着硬如铁热如火的妖物,老刘一挺身子,进去……

林雪完全没有想到,老刘真会玩呢,也是真敢玩,完全超出她的想象力。


随着酥酥麻麻的感觉,貌似蕾丝布条被拨开,林雪心情变的更加大胆与期待起来。


这个时候她的另外一只手被抓住,缓缓的来到她那里,林雪明白了,这是让她引导火热,扯着丁字蕾丝裤。


林雪都不敢伸手摸,恐怕一摸抓到一根金箍棒,脑海里都是老刘妖物狰狞的样子。


嘭!


就在林雪心情忐忑,即想抓住又不敢的时候,嘭的一声,接着公交车一脚刹车。


爆胎了!


公交车里昏昏欲睡的人们惊醒,尖叫起来,林雪咕咚咽口唾沫,嗓子都干热的吟了一声,像是歇气的皮球。


“雪儿,你没事吧?”


老刘立刻提上裤子,在老刘提上裤子的瞬间,林雪娇嫩的小手貌似碰到妖物,很热。


“没……没事……”林雪慌乱的提上丝袜,羞赧的低头,都不敢看老刘。


老刘老司机,一把把林雪抱在怀里,瞬间俩人又是身贴身了,这次正面被老刘抱在怀里,林雪心情得到满足。


老刘感受到林雪胸口饱满的猫咪顶着他胸膛,让他也是瞬间好像年轻二十岁一样。


青春的火种被点燃!


……


“雪儿,走吧,咱打车去,不等下一辆公交了。”老刘说着搂过来林雪,俩人一同钻进出租车里,林雪顿时感觉幸福死了。


有男人疼,男人爱,男人保护,哪个女人不奢望呢,瞬间林雪都感觉被宠成小女人。


“刘师傅,谢谢你。”林雪脸红心跳的不敢看老刘,在出租车后排坐着,双手不断的揉搓着超短裙花边。


想想都后怕,如果在公交车上真的被进去,可是,林雪一想没有进去,莫名的又失望透顶,公交车一年不爆胎一次,这次被赶上。


老刘和林雪的想法一样,都尼玛在心里骂娘了,只能放弃这次机会!


“嘿嘿,雪儿,说什么呢,女人就是需要男人保护的嘛,何况你是性感美女,我的女神呢。”老刘说着一把搂过来林雪,让林雪钻进他怀里。


林雪想抗拒,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老刘强有力的胳膊一触碰她肩膀。


酥酥麻麻像被电晕一样。


她自己竟然无法摆脱,有种心甘情愿的让老刘搂着,林雪还是故意要挣扎几下,不过挣扎几下没用的。


“你讨厌……”


林雪羞赧的满脸通红,老刘的身体像是有魔力一样,一沾上根本没有办法摆脱。


她脑海里一片空白。


俩人打情骂俏,一来二去,林雪心安理得的被老刘搂在怀里……


哇!


林雪嗓子干,手麻,心里砰砰跳,刚才不小心碰到老刘那妖物,没硬呢都让林雪手感特别舒服,感觉一把应该握不过来。


看着看着,林雪眼神迷离了,如果真的硬起来还不逆天啊。


看着,想着,老刘那东西忽然支棱起来,把裤子顶起大大的朝天阙塔楼。


林雪情不自禁的伸手,就在刚要摸到的时候,又赶紧缩回来,一个冷机灵。


自己这是怎么了,使劲眨巴眼睛,太羞赧,张张嘴,真要摸上去握住吗?


老刘自然是看出林雪的表情,往前往上挺了挺身子,那妖物直接隔着工作服顶起一座喜马拉雅山呢。


林雪刚才在公交车的炙热根本就没有下去,看到老刘这山的雄伟啊,让她瞬间又是迷离,再加上现在老刘在抚摸着她的后背,那种酥麻,过电,热流又出现。


林雪迷醉了,小香舌儿舔着嘴角,浑身炙热,那里又开始湿润起来,手,莫名其妙的又伸过去,一触碰妖物的瞬间,好壮实,好威武。


又赶紧收回来,不敢去触碰,恐怕一碰上就再也挪不开,嘴角都有亮晶晶的口水了。


这一切,老刘自然是看的明白,看了一下司机在安心的开车。


老刘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抓住林雪娇嫩的纤纤玉手,往他那喜马拉雅山顶上一放。



“亲爱的雪儿,好好感受,看你以后怎么离开?”老刘特么有信心啊。

老刘享受了一路子的特殊服务,到达建材市场,俩人一起下车。


“雪儿,我的怎么样?”刚才在出租车上老刘都差点忍不住,要不是顾及司机,差不多,可能让林雪给口了啊。


“哼……坏人……”林雪俏脸红透了,娇艳欲滴,硬生生冷哼一声白了一眼。


小眼神让老刘醉了。


“车上的事情,出去不要乱说。”林雪又是羞羞的瞪他一眼,整理下衣服,被老刘揉搓的胸衣差点解开。


“嘿嘿,雪儿,你是我的宝贝,我得好好的保护你,伺候你呀。”


老刘大胆了,直接亲一口。


真香!


“坏蛋,你别跑,看我不打死你……”


……


俩人在建材市场转悠了一下午,买了东西,雇了长版电动三轮匆匆回到宾馆。


“雪儿,你先上去,这些窗帘还有要换的木地板我帮你抗上去就行。”看着林雪晒得红彤彤的脸,老刘有些心疼。


“刘师傅,这哪儿行,我拿窗帘吧,你先休息会,你能帮我忙,我就很感激你了。”


林雪提起窗帘在前面说着走,老刘扛着木地板在后面跟着,一边听着她说一边贪婪的嗅着林雪的体香味,还一边欣赏着她的背影。


齐臀的超短裙花边在左右晃,圆挺的翘团在大长腿的驱使下有节奏的摇摆。


看的老刘邪念冒头,情不自禁的想上去捏一把过过瘾,这一掐一股水的身段,还真是让他魂牵梦绕啊。


等着收拾完,天都黑了,老刘想走的,其实不想走,但是呢,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情要好好梳理一下。


“刘师傅……你别走……我叫了几个菜……请你喝酒……”林雪怯生生的咬着嘴角,低头捏着超短裙花边。


我靠,这特么是不是想睡觉给针头,口渴给送水啊,老刘当然不愿意走。


“雪儿,其实,你没有必要请我,给你装修宾馆是我的业务,请我喝酒还不如请我……”老刘特么没说完呢,被林雪狠狠地瞪一眼。


“哼,请你干什么,难道你揩油还不够多吗?”林雪说着一转身跑进客厅去。


我靠,有门啊,这么快就挑明,是不是说明老子做的功课到位?


一会的功夫才送来了,林雪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红酒走到餐桌前打开。


“刘师傅,以后的装修还得指望你呢,今天算是第一次请你吧,你得装修快点,我要尽快投入使用呢。”


林雪说着给老刘倒酒,眼皮翻动有意无意的看老刘几眼,老刘端起来酒又一本正经道:“雪儿,我接的活儿多啊,保不齐得慢慢来才行,要不然岂不是砸了我刘精品的牌子呀。”


滋溜喝口酒,看着眼林雪,看见她有些着急,气呼呼的道:“刘师傅,好师傅,你就先放一放其他的嘛,我以后多多给你帮忙还不行嘛。”


林雪说着靠上老刘,搂着他的胳膊,胸口在若有若无的磨蹭他呢,这特么让老刘又开始春心萌动,嘿嘿一笑。


“行行行,我给你加加班还不行嘛。”老刘说着探探身子朝着林雪胸口看去,在灯光的映衬下又看见花边的蕾丝包裹的猫咪。


“谢谢刘师傅……”林雪说着突然在老刘脸上亲了一下,这把老刘爽的要飞起来。


不免的接下来多喝了几杯,林雪也不发憷,老刘喝几杯,她就陪几杯。


一来二去,俩人不知不觉中喝了两瓶红酒,老刘一般不喝红酒,都是白酒,哪知道红酒喝多了也特么醉人。


尤其是现在林雪也喝额有点多,坐在他身边都摇摇晃晃,说话开始前言不搭后语。


酒壮怂人胆,老刘一时来了气氛,上去抱住林雪,林雪没反抗只是稍微推了几下,那种半推半就让老刘更加大胆起来。


“嗯……嗯嗯……”


老刘露着林雪,手上功夫不能放弃啊,找准方位,一伸手直接伸进林雪胸里去。


剩下的一只手一个搂抱,直接亲上林雪殷红小嘴,瞬间老刘都要醉了,真有一种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感觉。


湿滑,性感的嘴唇一股股的香气,林雪也来兴致了,双手搂着老刘脖子,嘴里嗯嗯嘤嘤,悄悄的把贝齿张开。


小香舌儿慢悠悠的伸出来……

俩人舌尖一触碰,浑身都是酥酥麻麻,瞬间又都收了回去。


林雪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羞赧的低头,忽然捂住脸扭捏着身子跺着脚。


“羞死了,羞死了……”


林雪娇柔妩媚的嗓音,浪漫中透漏着那股矜持,让老刘忘乎所以,阅女无数的他能感觉到林雪感情挺少。


哪像老刘以前玩过的女人一样,你不招惹她们,她们还往怀里钻呢。


大多都是奔着钱去的。


“雪儿,我喜欢你……”老刘受不了啊,从新抱着林雪,让她坐在大腿上,手呢,自然不会老实的,在林雪胸口里翻腾。


“哼……你喜欢我什么呀……你个老头子……”林雪嗯嗯嘤嘤,翻动眼皮,纤纤玉手戳了一下老刘的眉头。


小香舌儿又伸出来,娇滴滴的说道:“喜欢我这个……还是我这里呢?”林雪小香舌儿在贝齿上来回的磨蹭。


同时一把抓住老刘抚摸她胸的手,林雪这样娇柔性感的样子,让老刘真受不了。


“雪儿,我喜欢你这里……”老刘突然抽出抚摸林雪的手,猛的来到她下面,直接探囊取物似的伸进去。


“哎呀,你个老流氓,摸了多少次了还没摸够呀。”林雪被袭击的一弓腰,浑身酥麻,像触电一样传遍全身。


“来呀来呀……”林雪一下跑出老刘的怀抱,扭动美女蛇一样的身子,给老刘勾勾手指头,然后又转身撅撅翘团。


“你来抓我呀,你抓到我,让任处置……”林雪本来喝了不少酒,这样暧昧的话,这样妩媚的腰肢扭动。


像是一只醉酒的蝴蝶,咕咚,老刘咽口唾沫,你勾引老子火呢。


“雪儿,这可是你说的喔。”老刘其实挺能喝,这一会被林雪勾引的火急火燎,猛的站起来有些晕晕的。


这不影响他抓林雪,想着抓住林雪一定抱着她亲,搂着她亲,压着她亲,前几天梦寐以求的事情真能实现啊。


“咯咯咯,来呀,来呀,你来抓我呀,你抓不着,抓到我你想干什么都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27014.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