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梯里就迫不及待了 用你的指尖来搅乱吧

胡大贵不愧是村长,虽然高仇虎是他的晚辈还还是客气的让了让他。而春杏他爹吴继成脸色则有些尴尬,只是朝高仇虎干笑了两声就低头喝酒。


“村长,我刚吃过,就不喝了,我来看看春杏。叔,春杏在家吧?”


吴继成那不自然的表情全都落在了高仇虎眼里,他就更肯定自己心里的想法了。这个男人肯定是村长给春杏介绍的对象,今天说啥也得把这事给他搅合了。

 文学


“在家,在家。”


听到高仇虎的问话吴继成更加尴尬,拿起酒壶给那个男人倒满了酒,随后对他说道:“喝酒小梁,这是春杏的同学虎子,和我家春杏一块长大的,就跟兄妹一样。”


被称作小梁的男人鼻子上别的副金丝眼镜,听到吴继成的介绍朝高仇虎看了一眼,却没理她,跟吴继成碰了一杯,一饮而尽。


“叔,我和春杏啥时候成同学了,俺俩不是定的娃娃亲吗,明年就该结婚了。”


高仇虎心里很明白,这个时候可不能顺着吴继成的话说。他那话明显是说给眼镜男听的,自己索性就把这层窗户纸给捅破,让那男的知难而退。


果不其然,高仇虎话一出口眼镜男的脸色就变了几遍,在灯泡的光亮下显得十分难看。高仇虎要是就是这个效果,他可不想拱手把自己的女人送给这个眼镜男。


“虎子,这都什么年代了,亏你还上过高中呢,包办婚姻早就不行了,现在都得自由恋爱。”


吴继成还没说话,胡大贵就张开了嘴,笑呵呵的看着高仇虎,就像个慈祥的长者在说教不成器的孩子。


但高仇虎知道这胡大贵最不是东西,一向是见利忘义。村里的机动地基本上都被他给卖完了,而且老盯着村里的那些小少妇,也没少霍霍。那个眼镜男肯定是许了他不少的好处,不然他不能这么上心。


不过虽然胡大贵是村长,但高仇虎可不把他放在眼里。他这个职务对别人可能会有威慑力,但高仇虎是个二杆子脾气。


原来爹妈在他还收敛一点,现在爹妈都已经没了,他是光杆司令一个。别说在这小冯庄,不管在哪他也是个谁都不怕的主。


“哟,村长既然这么说那我得问问,自由恋爱是不是两个人都得同意?”


“那是当然。”胡大贵想也不想的说道,要是两个人都不同意那还叫个屁的自由恋爱呀。


“那行,等下我把春杏叫出来,村长你当面问问春杏,看看我们是不是两个人都同意,是不是自由恋爱?”


被高仇虎这样一说胡大贵顿时就没词了,不过他毕竟是村长,是见过世面的人,脑瓜子也灵活,想了一下便张嘴说道:“虽然是自由恋爱,但父母总得给巴巴关。”


这话说的话倒也有些道理,但要论口才高仇虎可不惧他,嘿嘿笑了几声,高仇虎说道:“把关当然是可以,但总不能强迫吧,要是闺女死活不同意,父母也不能硬逼着她嫁人,你说是不村长。”


胡大贵没想到高仇虎的嘴这么厉害,被他说了没了话,只能干笑几声。“呵呵,哪有父母逼自己闺女嫁人的。”


两人在这说了半天,吴继成一直都没说话。虽然早就已经是新社会了,但毕竟自己闺女和高仇虎有婚约。而且当年他刚搬到小冯庄的时候高仇虎家里没少接济他,吴继成早就想悔婚,但这话一直都说不出口。


“你叫高仇虎是吧?我叫冯大壮,是县里太阳能安装公司的老板。”


见胡大贵被高仇虎弄的说不出什么,冯大壮从板凳上站起来,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对高仇虎说道。


“你是什么老板跟我有关系吗?”高仇虎丝毫没理会冯大壮,而是看向屋子里面,见春杏正在低头绣着东西,脸上不由得浮起一丝笑容,抬脚就准备往屋里走。


“高仇虎,你凭什么要娶春杏?”


刚走了两步的高仇虎听到冯大壮说话,顿时就转过头来,双眼盯着冯大壮,一字一顿的说:“那你凭什么?”


虽然高仇虎的口气很不客气,但冯大壮并没有生气,只是微微一笑,从身侧的皮包里拿出两沓老人头,轻轻放在桌子上。


“我就凭这个,就凭我能让春杏过的好,而春杏跟着你只会吃苦受穷。”


冯大壮把两沓钱往桌子上一放,吴继成和胡大贵眼睛都是一亮。那可是两万块钱呐,凭他们现在的收入,就算让他们攒十年也不一定能攒这么多。


很满意其他两人的表情,冯大壮朝高仇虎笑笑,“这只是我给春杏家的彩礼钱,要是她能嫁给我,我还会再加三万。”


“那就是五万了。”


听到冯大壮的话吴继成和胡大贵同时都吸了口凉气,虽然他们知道冯大壮有钱,但没想到他这么有钱,随便一出手就是五万。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17847.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