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不可以无删减版 overflow未增删带翻译樱花

 

柳莺回头冲我翻了个白眼,娇嗔道:“你胆子可真大,敢拿嫂子开玩笑了?”

 

 

我一时有点懵,搞不懂她这是不是在生气的责备我,要是吧,可为什么我觉得她语气里有点撒娇的味道呢?

 文学

 

 

柳莺又趴好了说:“好了别愣着了,快给我揉揉,我真的好疼。”

 

 

我应了两声坐在床边,低头瞅着柳莺说:“嫂子,你最好把裙子拉上去些,这也我揉起来也方便,效果也比较好。”

 

 

这话我说的很没底气,毕竟柳莺里面穿的是丁字,要是拉上去,那岂不是要被我看完了?

 

 

柳莺有些不情愿,哼哼说:“还是不要了吧,多让人羞啊。”

 

 

她的拒绝让我忍不住的后悔。我要是老老实实的拿个普通的款式,说不定她就会答应我了。

 

 

无奈,我只好说:“那行吧。嫂子我开始了,你要是疼了,就给我说。”

 

 

“好。”

 

 

柳莺应了一声,然后我吞着口水慢慢伸手过去,很快,便触碰到了她的尾骨。我心里有个声音,可我没这个胆子,所以没敢过多的触碰,就这样小心翼翼的揉了起来。

 

 

我在部队的时候确实跟高手学过,手法也算娴熟,揉的力度拿捏的恰到好处,对柳莺的疼痛肯定能起到一定的缓解作用。

 

 

一边揉着,我一边问道:“嫂子觉得如何,好点了吗?”

 

 

柳莺悠悠的长吁了口气,美美的说:“想不到你还真挺厉害的,你这么揉,确实好了很多,而且也很舒服。”

 

 

我笑呵呵说:“你舒服就好。自打我学了这个一直没用过,想不到今天能帮嫂子你的忙,只要你舒服了,我就没白学。”

 

 

柳莺嫣然笑了:“你还真会哄人开心。”

 

 

“我可是肺腑之言。”我咧着嘴笑,然后说,“嫂子,要不然我帮你揉揉别的地方吧,以防万一。”

 

 

柳莺嘤嘤说:“好啊,你看着来吧,只要能起作用就好。”

我心花怒放,胆子在这一刻似乎也放大了许多,于是双手齐上阵,顺着柳莺的尾骨,慢慢的向两边扩开,在她的腰部揉了一阵之后,慢慢的向上推去。

 

 

其实我是特别想亲手.感受下她的弹.性,昨天也只是抚了两下拍了一下,可我也担心柳莺看穿我的想法,所以暂时没敢往下去。

 

 

柔软的纱织睡裙滑不溜丢的,双手在上面时而揉时而捏,时而轻轻的敲打时而轻轻的点戳。柳莺显然很享受我这娴熟的手法带给她的服务质量,时不时的还会发出一声长吁的赞叹,嘤嘤袅袅,特别好听,还带有嗲嗲的味道,特别好听。

 

 

慢慢的,我双手到了她的肋骨两侧。

 

 

我佯装若无其事的游.走过去,一边佯装不是故意的触碰那儿。

 

 

可惜这也只是触碰,没能带给我更深的刺激感。

 

 

我觉得差不多了,于是手开始往下游走,很快,我假装正经按摩的开始揉动起来。

 

 

随着我的按摩,柳莺更加沉醉其中。

 

 

她的哼声悦耳至极,让我有种骨头都要化掉的感觉。

 

 

我感觉的到,她定然有了奇妙的反应。

 

 

我决定更进一步的给她刺激。

 

 

于是双手继续往下游走,这个地带最为靠近那个地方,我揉动的时候,假装无意的去那里。

 

 

每次触碰,柳莺都会明显的微微颤栗。

 

 

我知道,她一定是被刺激到了。

 

 

忽然,柳莺柔声柔气问我说:“对了李东,你今年多大了?”

 

 

我不明所以,老老实实说:“二十五了。”

 

 

“也不小了呢,交女朋友了吗?”柳莺又问我。

 

 

我说:“没。”

 

 

柳莺还有些惋惜的口吻说:“没?不应该啊,你这么有男人味儿,长的也不差,怎么会没女朋友呢?”

 

 

我苦着脸叹气说:“我学历不高,也没钱没房的,没女孩儿看的上我啊。”

 

 

提起这事儿,我还觉得挺郁闷的。要是有女朋友可以用,我也不至于天天憋的这么难受了。

 

 

柳莺说:“不会吧,你不是当过兵吗,你长的帅,身材也棒,关键是还特别有男子汉的气概,肯定有大把的女孩子喜欢你,我看啊,是你眼光太高了吧?”

 

 

我想当然认为她是在宽慰我了,叹气说:“才不是呢,是真没人喜欢我。”

 

 

“我不信。”柳莺软软的说,“我那时候就喜欢你这样的男孩子,阳刚帅气,不瞒你说,那时候我就特别特别想找个当过兵的男朋友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17583.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