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乱(NP 高H 宫门yin后(nph),和两个女的一起玩3

蹦蹦跳跳着,来弟兴高采烈的带着菜和酒回来了。

散装白酒。

王忆给张有信倒了一杯然后试探的看向叶长安,叶长安试探的看向秋渭水。

秋渭水为难的说道:“爷爷的老胃病很厉害的……”

“就喝一点。”叶长安作出很克制的样子,“我不是馋酒了,我是因为咱今天来老乡家里做客,得敬人主家一杯。”

他给王忆挤眉弄眼进行求助。

王忆装中间派:“按理说有胃病不能喝酒,不过爷爷说的有道理,人家请咱吃饭,咱是该敬人家一杯酒,这样我也来一小杯,爷爷也来一小杯,专门用来敬谢人家。”

 文学

秋渭水退了一步:“那就半杯酒吧,一杯酒太多了。”

鲁迅对人性真是拿捏的死死的,他的屋顶开窗理论太准确了。

白酒汩汩流入杯中。

王忆问老太太说:“我叔能不能下的来?”

老太太摇头说:“不用管他,我还能挪一挪,他是偏瘫了,下不来。”

叶长安叹了口气,情绪有些低沉:“疾病猛如虎,当年旳流脑太厉害了,我大哥偏瘫、嫂子你是低位截瘫,这样生活太难了。”

“小秋,你把他家的情况记下,咱回去想想办法能不能帮帮咱们同志。”

王忆说道:“我来帮吧,我上次去沪都的时候看见有卖轮椅的,或许我可以找两个轮子,让我们木匠给做一个轮椅。”

“做个轮椅不错。”叶长安点点头,“那种手可以滚动轮胎前进的轮椅,对不对?”

王忆说道:“就是这种,其实做起来不难,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座椅两边各镶嵌上轮子,只要结实耐用即可。”

叶长安问道:“那你能解决轮胎的来路吗?”

王忆说道:“我跟沪都外贸市场的陈谷同志和他们领导相熟,我想通过他们能找到两个轮子。”

叶长安说道:“算了,别麻烦沪都的同志了,我来想办法解决吧。”

老太太听着两人的话没搞懂他们的意思。

什么叫轮椅?

为什么要找轮胎?

招弟和来弟两个大点的姑娘开始上菜,把切好的火腿、腊肉、腊肠都给送了上来。

王忆放在门市部的腊肉和腊肠都已经熟了,是速食款,切了便可以当凉菜吃,不用非得下锅二次加工。

黄小花洗了手上来坐下,笑道:“来,王老师、小秋、小秋爷爷还有咱们的张同志,家里就这个条件,你们可别嫌弃呀。”

叶长安指着火腿和肉食说:“女同志你这话太谦虚了,谦虚过头了。或者你说‘家里就这个条件’,这是小康生活条件?”

“当年斯大林同志说‘苏联人民都能吃上土豆炖牛肉那就是过上社会主义生活了’,咱这里有火腿、有腊肉又有香肠,这是发达的社会主义呀。”

黄小花不好意思的说:“叔你可别笑话我了,这都是王老师带来的。”

叶长安诧异的看了眼王忆:“难怪你女儿说社员们都欢迎王老师呢,王老师够大方的。”

王忆笑道:“这算是我们天涯岛的传统吧,我们岛上的人对自己节俭甚至可以说抠门,但对同志、朋友们那是一定要大方,外岛不是有句老话吗?‘自己吃了攒粪,客人吃了扬名’!”

黄小花说:“对,你别看我们生产队落后,可是社员们互帮互助、互敬互爱、大方热情。”

“我们这里上菜多少、质量高低都是有讲究的,咱的社员不在乎人家要夸我们生产队富裕,而是单纯待客热情,平日里我们都这样,来了客人就要把最好的东西拿出来。”

“何况这来的还是小秋和她爷爷,咱们更得让你们吃好喝好。”

老太太也高兴的说话:“在我们这里你们放心吃,能吃你就放开肚量使劲吃,吃的系不上腰带一个劲打嗝才好。”

“咱外岛社员实在,不像城里人。我听说城里人小气、寒酸、吝啬,挣钱多了都攒着,来了客人得在眼里脑子里转几个圈,根据客人带的礼物再去买点什么招待人……”

黄小花赶紧用手戳了老太太一下:“娘你说啥呢,瞎说了。”

这次来的客人都是城里人!

这不是指着秃驴骂和尚吗?

叶长安和秋渭水不在意,张有信更不在意,他在全心全意研究杯子里的酒。

好像酒不错呀!

秋渭水问道:“孩子呢?怎么都没过来吃饭?”

黄小花招呼道:“咱吃、咱们吃,他们在厨房吃点就行,我给他们都留出来了。再说厨房灶台还烧着火炖着鸡呢,得有人看着。”

秋渭水起身挽袖子说:“我去看着火,让孩子过来吃饭……”

“别别别,哪能让你去?”黄小花赶紧拦住她,“你是贵客,你去烧火这不是让我吃不下饭?”

王忆说道:“嫂子,都坐下,把孩子叫过来,人多吃起来饭才香。”

“至于灶台里的火?问题不大,反正就是咕嘟着锅里的鸡就行,咱隔着四五分钟轮流过去添把火。”

他对秋渭水点点头,秋渭水去厨房把孩子们叫了过来。

五個娃正围着锅在垂涎的吸气,被她过去拉拽两下全兴高采烈的上了桌。

王忆说:“爷爷,你来举杯带个酒?”

老爷子笑逐颜开:“要的、要的……”

杯中酒一抿而干。

秋渭水急了。

老头赶紧说‘还不动筷子’,然后孩子们积极的抢了起来。

王忆吃香椿炒鸡蛋。

用的鸡蛋都是这两天刚下的,猪油炒的金黄,味道只有一个香气扑鼻!

渔家自己晒的鱼鲞撒了葱花、倒入菜油蒸熟,原本晒到发干的鱼肉变得油汪汪、软乎乎,一筷子下去有鲜味有咸味更有香味,吃的张有信还高兴:“来,叶领……”

“喝就喝,别那么多话。”叶长安笑眯眯的拦住他,“那咱来走一个?”

“必须走一个,不是我走一个,您随意,您胃不好就抿一下吧。”张有信一仰头就是一口一杯。

王忆拦住他:“你可慢点喝吧,下午还有工作呢,你自己开船多危险啊!”

张有信满不在乎:“你放心行了,我越喝酒手越稳当!”

王忆可不敢信这样的鬼话。

他给叶长安使眼色,在叶长安的帮腔之下张有信才克制下来。

鸡汤熬了半个钟头被端上桌来。

一盆子的鸡汤、堆起来的鸡块,鸡汤煮出了金黄的鸡油,腾腾热气是香气,馋的孩子老人一个劲吞口水。

他们家里已经有两年没吃过这样的纯粹炖鸡了!

王忆尝了尝鸡肉。

火候过了,鸡肉有点老,但柴火鸡没的说。

渔家没什么调料,黄小花只是拍了蒜末、切了姜片,放了花椒和辣椒再用酱油调味,还是王忆教她倒了点白酒除腥,统共这点料,却炖出了纯纯的鸡肉香气。

木柴、铁锅、海养鸡,合起来便是一锅上好的炖鸡。

王忆还是第一次吃海养鸡。

他的想法是对的,这鸡好吃,鸡肉嫩滑却筋道,熬出来的鸡汤香浓馥郁,一口下去满嘴流油而不腻人。

不用味精不用鸡精,一样能熬出鲜美滋味。

喝了酒再用鸡汤泡饼子,满桌子‘稀里呼噜’的声音,吃的黄小花笑个不停。

客人吃的心满意足,那主家就兴高采烈。

吃过饭叶长安跟着收拾了碗筷,这才告辞离开。

张有信开船继续送信,王忆领着叶长安和秋渭水去树荫下歇息。

这会岛上社员都在歇晌睡午觉,他本想把支书叫出来,但叶长安说歇一歇让他领着在岛上转一转。

他还说:“让王支书休息吧,他平日里挺辛苦,不光身上累,心里也累,他的工作我知道,你们生产队的情况我也了解,他精神压力很大的。”

王忆说道:“行,反正咱有时间,不过咱们还要转吗?中午头太热了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17141.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