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两口偷偷在家过二人世界 扩大菊眼校花

雨越下越大,淹没了稀松的嫩草,让山路变得更加泥泞!

回到家里的黄莹莹生病了,她躺在床上发着烧。可怜的孩子在经受了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之后,却倔强不再流一滴眼泪。她安静而又虚弱的躺在床上,看着楚某给她熬制中药。

“干嘛不睡会?”楚某关切的问道。

“睡不着。”黄莹莹的声音很小,很微弱。

 文学

“那就看看小说,或者漫画。你不是喜欢读书吗?”

“读不下去!就想这样看着你,看你熬中药的样子。”

“敢喝嘛?”楚某指了指自己正在煎的药。

“敢!”

院子里的药香变得浓郁了。楚某打开盖子,用木质的勺子搅了搅,又继续煎熬。直到药汁变的有些浓了,他这才灭了火。

“你放了什么在里面,怎么感觉这么香呢?”黄莹莹闻着飘来的气味,香气弥漫。

“‘唐代有个人,名叫孙思邈。他的《千金翼方》里有一个‘十神汤’的处方:‘川芎、麻黄、干葛、紫苏、赤芍药、升麻、白芷、干草、陈皮、香附,各一钱半。’所以呢,你可以放心喝,没问题。至于香味嘛,那是我的独家秘方!’怎么样?这回放心了吧?”楚某嘚瑟道。

“只要毒不死我,随便你怎么折腾。诶?你怎么懂这么多,你的脑子里都放了些什么啊?”黄莹莹的注意力成功的被楚某转移了。

“才华!”某人很不要脸的回答道。

“哥哥,我有点困了。”黄莹莹无力的白了他一眼。

“先把药喝了,我扶你起来哈。”

“嗯~”

喝完汤药,黄莹莹沉沉地睡去了。她做了个梦,梦到了山里的那间小屋,屋门前有个高大的身影在看着自己笑。栅栏下面的松鼠跟在她的脚后,小家伙手里还抱着花生米。她走近了,也看清了,开心的笑出了声。梦里的她,笑了。床上躺着的她,却流泪了。楚某轻轻地擦去她眼角的泪水,把被子向上拉了拉。

“比我们想象的都要坚强。”楚某几步便爬到了外面一颗高大的杨树上。

“这就是女性的伟大之处!”胡澈低头打磨着一把小木剑,随口回应道。

“你手里的这木剑是给谁做的?”

“天菊!”

砰!楚某一脚踹过去,胡澈像一发出膛的炮弹,从这颗高大的杨树上飞到了另一颗杨树的顶端。黝黑健壮的胡澈双臂挂在树枝上,看着对面的楚某发出嘿嘿的笑声。

“贼心不死!”

“谢谢夸赞!”

两人从树上跳了下来,楚某继续给黄莹莹熬制补虚的中药去了。

或许是因为下雨,黄阿姨回来的很早。楚某犹豫再三,还是把整件事情都告诉了她,并且告诉她了黄叔叔的真正死因。黄阿姨拿着那本笔记,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不曾掉落一滴。

“早些年,他刚离开的时候,我们这一家子就有心里准备了。这不怪谁,换成村里的其他人也会去的。其实,这么久了都找不到一丝一毫的踪迹,我就知道他已经不在了。孩子啊,谢谢你们!”黄阿姨的喘气声轻微而又急促。

楚某摆摆手,安慰了几句便离开了。黄阿姨回到了屋里,轻轻抚摸着脸上还有泪痕和笑意的黄莹莹。她把脸轻轻地靠在黄莹莹的手上,渐渐地也睡着了。

当一个人费劲心力的去追寻一个答案的时候,往往精疲力尽也能坚持的下去。可是一旦答案浮现在了眼前,那么,先前的那些疲惫和倦意就再也压制不住了。

尼采的《权力意志》里有这样一句话:“获得并保持着强大意志的人,同时也是胸襟开阔的人。”黄阿姨或许做不到这方面的胸襟开阔,却也同样拥有绝对的强大意志。

娘俩醒来的时候,桌子上放着做好了的饭。一旁的药炉里也熬好了中药,只是不太热了。桌子上放着一张字条,那是楚某留下的。看完字条,黄阿姨走了出来。她站在门口看向远处,很快又收回了视线。

胡澈靠在杨树的一枝粗大的分支上,手里还在不停地打磨着那把小木剑。看到下面黄阿姨出了屋门,他也放心的离开。“这该死的楚某,这种活就会丢给本少爷,他倒是跑回家卖萌去了,没义气!”

“你最近为什么老是往山里跑?不怕被狼吃了?”

“诶?爷爷,你咋知道的?”

“不学好,我让你不学好!给我站住,站那儿,敢动,我打断你的腿!”

“爷爷,你没发现你最近这火气都发到我身上了?我可是你亲孙子啊!再说了,我去深山那不也是为了能够多打几只山鸡野兔的回来给咱们家开开荤。”楚某拎着一只山鸡在楚爷爷面前晃了晃。

“这山里那么危险,比人家的孩子都不去,就你去!你比别人多两颗牙啊?”楚爷爷接过来孙子手里的山鸡。

这时,楚某赶紧张开嘴,开始默数自己的牙齿数量。胡澈来到楚某家门口的时候,正好听到了楚某被爷爷骂呢。也不知道怎么了,他就是感觉一阵舒爽!眼珠子提溜一转,他决定进去补补刀,让老爷子狠狠打楚某一顿。

“楚某,楚某,赶紧出来啊。昨天抓的那只山鸡跑了,你再去抓一只吧?哎呀,那只野猪也不出现了,你说这。。。。。。”胡澈装作疑惑的样子看着在院子里跪着的楚某。“楚爷爷好,诶?楚某这是怎么啦?他是不是把偷家里鹅蛋的事情告诉你啦,爷爷?”

“什么,我的鹅蛋被这小子偷了?”老爷子赶忙扔掉山鸡回屋里去查看了。很快,他气冲冲的走了出来,手里抱着一个纸箱子,箱子上面还盖着碎棉花。“这怎么回事,也是你干的?”

“嘿嘿,爷爷,村医说我长身体需要补充一下营养。。。。。。哎呦,哎呦,疼,疼啊,爷爷!”楚某挠挠头。

“你都比同龄人高出多少了?你还缺营养!我让你缺营养,让你缺营养!真是造孽啊,怎么生了你这个龟孙子!”

“爷爷,你想长生不老?”

楚爷爷拿起戒尺举到半空。

“什么?”

“你说我是‘龟孙子’,你又是我爷爷。俗话说,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

砰!楚爷爷瞬间一个大板栗砸了下去,“不给你个大板栗,你是改不了贫嘴的毛病了!”

胡澈看着楚某抱头痛苦的样子,他“吓”的赶紧捂住双眼,却很不要脸的笑出了声。

“胡家的孩子,你笑什么,是不是也想挨打?”

“楚爷爷,我错了!我也是没办法,我必须得跟着他去啊,如果不去他会打我的。你看看他身上的那些肌肉,我根本就打不过他啊!”

“胡澈,你这个嘴现在很会说话哈!”楚某把手从头上放下来,恶狠狠的看着胡澈!

“楚爷爷,楚爷爷,你看看,你看看,他还在威胁我!”胡澈继续补刀。

“得了吧,你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你们两个熊孩子脑子里想什么,以为我不知道啊,都在这儿给我跪着!”楚爷爷实在是打的累了,回屋里去拿烟袋,想抽两口歇歇。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楚某看到爷爷进屋了,对着胡澈就是一脚。可怜的胡澈还在为自己的添油加醋沾沾自喜,却被冷不丁的一脚给踹飞了。他整个人从楚某家的一面墙上缓缓落下。

咳咳!屋里传来楚爷爷的咳嗽声!

唰!胡澈忍着疼痛翻墙而过,飞快的追着楚某跑了出去。

“起风了?”很多村民看着街面的杨树摆动还以为是起风了,却不知里面有俩皮猴子正在你追我赶!

“速度可以啊,我就说你是个练武的好料子!”

“呼呼呼~你,你为什么不喘啊?”胡澈看着前面的淡定的楚某,觉得自己跟这货的差距还真不是一星半点。

“想不喘?简单啊!跟我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咱们小院后面的山洞!”

“里面有仙丹?”

“有鬼!”

“你妹的。。。。。。”

说话间,两人便来到了山里的小院。小院门外!嗷吼~熊大开心的对着胡澈扑了过来!

“尼玛!又来!”胡澈郁闷至极!砰!院子门口的泥地上,胡澈被熊大硬生生“印”在了那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17109.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