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蓉又痒了把腿张开,然后让我趴在她身上干

 文学


  乔欢在一旁冷冷的笑道,“夏家可是江城的名门望族,别人想娶夏小姐都没这个福气,你这个私生子就偷着乐吧!”

  关于夏家大小姐夏静然,一直有传闻说身子不好,经常生病。

  前些日子,夏家老太太不知听了哪位大师的话,要给她的宝贝孙女招个命格好的佳婿上门。

  全江城的未婚男子都将自己的生辰八字给递了上去。

  而乔默的生辰八字也被乔欢母女俩给趁机送了过去,为的就是将乔默赶出乔家。

  谁知乔默还真被选上了,这可把她们母女俩乐坏了。

  “爸,他知道吗?”乔默咬着唇,轻声问道。

  她一个女人,居然要去给别人做上门女婿,这实在是太荒唐了。

  乔振辉找他回来不是要做继承人的吗?

  他愿意让自己去做别人的上门女婿吗?

  听到这话,乔夫人一时语塞,她下意识的看向乔欢。

  关于要将乔默送去夏家做上门女婿这件事,乔振辉是不知道的。

  只见乔欢高傲地抬起下巴,鄙视地看着乔默道:“爸会同意的,等以后我嫁进了厉家,生下了儿子,乔家的财产就轮不到你这种下三滥的私生子来继承了。也不看看你这副样子,跟个娘炮似的!”

  明明是出生豪门的名媛,说话却这般尖酸刻薄。

  乔默默默忍耐着,她可以忍受乔欢的侮辱,但是娶妻只会让她的身份加速曝光。

  为此,她第一次在乔家反驳了乔欢的话。

  “我不同意,我是不会娶那位夏小姐的。”

  听到一向懦弱的乔默说出反抗的话语,乔欢母女俩,气的眼珠都要瞪出来了。

  乔夫人直接站了起来,指着乔默说道,“你居然敢不同意?我警告你,你必须乖乖的当夏家的上门女婿!”

  “我不!”

  乔欢见乔默态度如此坚决,眼咕噜一转,冷笑道:“好啊,你要是不答应,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医院,告诉他们你妈妈的治疗费我们乔家不出了。”

  果然,此话一出,乔默安静了。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比这个更重要了。

  见乔默不反抗了,乔欢母女俩对视了一眼。

  乔欢很是得意,“乔默,只要你乖乖的去给夏家当女婿,你妈妈的费用就不会断。”

  无奈,乔默只好趋于命运,声音微弱地应道,“好,我知道了。”

 夜色,是江城最有名的一间酒吧。

  刚放学从学校出来,乔默便被司机开车送到了这个酒吧,听说是她那个‘未婚妻’夏静然打电话告诉乔家,说是想要见她。

  想到母亲的命还在乔欢母女手上,乔默只能硬着头皮来了。

  只希望,不要发生什么意外就好。

  一走进酒吧,就被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轰得耳鸣,乔默皱着眉头捂着耳朵,穿过在舞池中扭动着身体的男男女女,来到了那个未曾谋面的夏静然面前。

  此时夏静然衣着火辣,化着浓妆,指间夹着一支女士香烟。

  成熟的女人味让人完全无法将她与那个传闻中的病秧子给联系起来。

  乔默几不可闻地皱了皱眉头,她实在是不喜欢这个地方。

  夏静然的身旁还坐了一些穿着夸张的人,这些人应该都是她的朋友,乔默在心里想到。

  随后乔默小声并恭敬的向夏静然打招呼道,“夏……夏小姐,你好,我是乔默。”

  在外面,她永远是那个唯唯诺诺,屁也不敢放一声的私生子。

  夏静然看了她一眼,唇边的笑容带着不屑。“你就是那个要当我夏家上门女婿的乔默?”

  乔默故作木讷的点了点头。

  “听说你是乔家的私生子?”夏静然又发出了声不屑的冷哼。

  乔默顿时明白了,这位夏小姐是故意把她叫出来找难堪的。

  “长得倒是挺俊秀的,不过这身板也太弱了吧?”夏静然端起酒杯,绕着乔默左右打量。

  那眼神,就像在看一只怪物,随后她站定,眼神一冷,“你们乔家也真是没诚意,找了这么个弱鸡私生子来跟我们夏家联姻,也太不把我们夏家放在眼里了!”

  说着猛的抬手,将酒泼到了乔默的脸上。

  突如其来的发难让乔默懵了,而周围响起了拍手叫好的哄笑声。

  乔默愣愣的站在原地,发尖上的酒渍一滴滴落下,滴在她的鞋头上,更是落在她的心上。

  她很愤怒,很想抓起桌上的酒杯,砸在夏静然的脸上。

  让她也尝尝被人羞辱的滋味,可是,乔欢警告的话不断回荡在她的脑海里。

  如果她得罪了夏静然,母亲的医疗费就没有了着落。

  乔默红着眼睛,慢慢松开了握紧的拳头,用袖子胡乱的擦了下脸,依旧卑微的说道:“夏小姐说得对,我以后一定多多锻炼。”

  见乔默这被泼了酒也不生气,实在是有够窝囊的!

  夏静然是越看越不喜欢。

  “私生子就是私生子,上不了台面。”

  “静然别为了这种人生气,你身体不好,把自己气病了那就得不偿失了。”夏静然身旁的朋友安慰她,“毕竟这个世界上不是谁都像厉少那么有男子气概的,唉,真不知道夏奶奶是怎么想的。”

  一提到厉战辰,夏静然脸色就好看多了。

  她下意识的看向身后,那片有盆栽处的区域看去。

  那里是一个贵宾专属区,只招待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厉战辰。

  今晚她之所以来夜色,一方面是为了羞辱乔默,另一方面则是她得到消息,厉战辰今晚会在夜色。

  此时绿荫的背后,一双如黑耀石般的眼睛,将乔默紧紧锁住。

  被人欺负,却又倔强隐忍的臭小子和照片上的感觉,差别很大。

  厉战辰把玩着酒杯在心里想到。

  当他查出照片上的人是乔家私生子乔默,所谓的小舅子后,他便觉得事情有点好玩了。

  这乔家还真是迫不及待,他刚点头承认这门婚事,就迫不及待地给他下药,想把乔欢送上他的床。

  可惜,那晚乔欢并没有成功,而关于那个和他一夜缠绵的女人则像是人间蒸发了般,不见踪影。

  厉战辰眯了眯眼睛,看来只有找乔默那个臭小子,才能查出真相了!

  消息情报不假,可夏静然发现厉战辰的眼睛一直在盯着乔默看,心里顿时恼火的很,她眼波一转,冲着乔默勾了勾手指头,道:“未婚夫,你过来!”

  乔默听话的走了过去。

  夏静然使了个眼色,她周围的男性友人,就统统站了起来,将乔默团团包围住。

  乔默愣了会儿,“夏小姐,你这是?”

  夏静然理所当然道:“都说穿衣显瘦脱衣有肉,我在想是不是我误会你了,要不你把衣服给脱了,让我看看你是不是有真材实料。”

 什么?

  脱衣服?

  一听到这个,乔默就立刻双手抱胸将自己护住。

  “不用了吧,夏小姐,我的身材就是这样,没有肌肉的……”她讨好地笑着,只希望夏静然能收回成命。

  然而夏静然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她,在她的授意下,那几个将乔默围住的男人,就走上前来,要去扒乔默的衣服。

  乔默吓得脸色都白了!

  要是衣服被人在这扒了,那她的真实身份岂不是就暴露了?

  妈妈还在医院躺着……

  为了医药费,她绝对不能在这功亏一篑!

  乔默拼命挣扎着,死死地护着胸前的衣领,然而只听撕拉一声,轻薄的衣服还是被撕了一个大口子,顺着脖子,一大块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乔默忙慌乱地伸手掩住。

  脚步往后退去。

  没有看身后的她,一个重心不稳,踩到了一双精致的手工皮鞋上,脚一崴,就跌落在了一个温热的怀抱里。

  男人带着熟悉的荷尔蒙气息,猛地窜入她的鼻尖,乔默身子一震,抬头看去。

  居然是厉战辰!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看到这个男人,乔默的脑子里就浮现出那晚令人燥热的画面,脸一下就红了。

  幸好酒吧里灯光黯淡,没人看出她脸红到不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16971.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