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 不要”手指在湿润的缝里滑动_将口中的酒如数吐进了美女的嘴里

 文学

  她下的是什么?毒药么?还是别的什么?我满心的疑惑,跟着走进了包房,看到那个服务生将一扎调好的酒放到了桌子上,便退了出去。

  客人们有时喜欢喝调的酒,所以碰到这种情况,吧台就会让调酒师按照客户的要求把酒调好,然后由服务生送到包房里来,也许他加的是调酒的材料呢?只是为什么这么鬼鬼祟祟?

  我满腹的疑惑,愣忡间,待在房间里的那位美女,从香港男的大腿上站了起来,笑着拿过了大酒杯,分别把茶几上两个空了的小酒杯添满了,一杯放在了帅男的跟前。

  扭着腰枝将另一杯递到了香港男的嘴边,我刚想上前阻止,却见香港男已喝了一口,然后抱住美女的头,将口中的酒如数吐进了美女的嘴里,美女嘻笑着,吞咽了下去。

  “欧少,你把女人都推给我了,自己不是冷清的很。”香港男将那个美女搂进了怀里,边说边将手伸进了那个美女的胸前,引得美女一阵娇哼。

  “今天李总是主客,只要你玩的开心就好。”帅男说罢端起面前的酒杯,放到了嘴边。

  我心里隐隐不安,下意识的走到了那个帅男的身边,身子一歪倒在了他的怀里,他手中的酒杯,因为我的撞碰,应声落在了地上,“啪”的一声脆响,透明的玻璃片四处飞溅。

  “你……”帅男愠怒的看着我,我一脸醉意的微笑,喃喃说道:“我有些头晕,借老板的怀抱靠靠。”

  我不想惹事,也不清楚这酒里有什么,所以不能直接断定的告诉他那酒有问题,更何况在这个龙蛇混杂的黑暗地方,如果真的有人要害他,自己却明目张胆的救了他,指不定就会得罪了什么人,惹祸上身。

  所以我拼命朝他眨着眼睛,示意他新端来的酒可能有问题,可他似乎并看不懂我的示意,也没有推开我,只是探究的望着我,像看个怪物一般,僵硬着身体,任由我们两个保持着暧/昧的姿势。

  我感觉自己真是失败极了,算了,只要守在这里不让他喝下酒,他就不会出事的,我也很奇怪,为什么自己刚见他一面,心底就想着保护他。

  “哇,好热。”美女娇喊着,我朝她望去,只见她脸色潮红,一双眼睛失去了焦距般,用手撕扯着自己的衣服。

  正在他胸前啃咬的香港男子,看到美女自动开始脱衣衫,眼神有些诧异,必竟这个包房里除了他们两个之外,还有另外两个人存在,这个女的竟然如此放/浪,要在别人的面前上演实战么?

  听着那个美女的呻/吟声,娇/喘声越来越大,身子不住的扭动着,在香港男的身上又是亲又是吻,甚至开始解他的皮带,帅男眉头皱了下,似乎也看出了有些不对劲,眼神沉了沉,搂着我的腰站起身,说道:“我带她出去,你们继续。”

  “老板,你真坏,还不是想带出去吃了我。”我娇声说道,头依靠在帅男的肩膀上,半边身子的重力,都在他的身上,就这样随着他走出了包房。

  帅男的脚步不停,直接把我带到了夜总会的门口,冬夜的风吹来,冷极了,和夜总会开着暖气保持恒温形成了强烈的温度反差。我穿着低胸上衣,短式包裙冻的直打哆嗦,只好用双臂紧紧的抱住了自己。

  “我--先回去了。”我牙齿打着冷战,转身便欲离开。

  他拉住了我,脱掉西装外套,披在了我的肩上,一双眼睛淡然的望着我说道:“谢谢,我是欧阳晨,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找我,还有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不要对任何人提起。”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本想把衣服脱下来还给他,但又实在怕冷,便接过了名片,想着穿回去洗干净了,过两天再送还给他。

  一辆黑色的宾利车停在了夜总会门口,下来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中年男人,恭敬的打开了后座的车门,他看了我一眼,便钻进了车里,犹豫了一下问道:“要不要我送你?”

  虽然他掩藏的很好,我依然从他的眼底深处看到了冷漠和戒备。

  我识趣的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听到我的拒绝,他没有再说什么,关上了车门,车子缓缓向前开去。

  我拦了辆的士,直接回到了家里,泡了个热水澡,将他的西服洗干净,晾了起来,才躺在了床上,拿起他给我的名片,看了起来。

  欧阳晨,北辰集团总裁,看到上面的介绍,我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北辰集团,是欧阳家族的产业,主要经营珠宝手饰和化妆品,在海滨城成垄断趋势,而新接任的公司总裁更是商业界的新起之秀,杀伐果断,手段凌厉,看准了商业发展趋式,将产业迅速扩展到房地产领域,连连拿下几块福地,开发楼盘,销售火爆,短短时间内便为公司创下了上亿的资产,成为海滨城数一数二的房地产大亨。

  只是这个总裁为人低调极了,很多记者慕名想尽办法围堵拦截他,却连一个人影都没看到,可见这人行事谨密,警惕性很高,反侦察能力也很强。

  我万万没想到,救的会是这样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大人物,也更不会想到因为我的出手相救,把自己推进了一场阴谋漩涡中。

  干我们这行的都是夜出昼伏,晚上打扮的花枝招展当个夜场的花蝴蝶,拉客人,抢男人,喝得酩酊大醉。白天则在家里睡个天昏地暗,补足美容觉。

  我不喜欢睡太多的觉,人生短短几十春秋,仔细算起来,时间不多,如果都浪费在如死人般的梦境里,那真是太虚度光阴了。所以我白天补觉的时间很短不超过四个小时。

  今天如往常一样起来,看到了阳台上挂着的那件西服,走了过去,摸了摸已经干了,我就刷牙洗漱,换了身衣服依照名片上的地址来到了北辰集团的办公大楼前。

  几十层的高楼在阳光的照耀下,异常雄伟壮丽,我走了进去,前台的小姐看到我,很礼貌的询问我找谁。

  我告诉她找欧阳晨,她们的总裁,她问我有没有预约,我摇了摇头,她回复说没有预约是不能进入办公室见她们的总裁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16970.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