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议!王思聪社交账号被禁言,王思聪微博为何被禁言?

王思聪手撕以岭药业

近日,因手撕A股上市公司以岭药业,王思聪深陷舆论的漩涡。据今天最新消息,王思聪社交账号微博被禁言。此消息一经曝光,引发舆论不小的关注。王思聪微博为何被禁言?下面,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

4月19日,王思聪微博页面显示,“因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该用户目前处于禁言状态”。在此之前的4月16日,王思聪微博转发一则有关连花清瘟胶囊的文章,并称“证监会应严查以岭药业”,引发舆论的风波。

公开简介显示,王思聪,1988年1月3日出生于辽宁省大连市,祖籍四川省苍溪县,毕业于伦敦大学学院哲学系,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的独子,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IG电子竞技俱乐部创始人、万达集团董事。

热议!王思聪社交账号被禁言,王思聪微博为何被禁言?

到了2022年,王思聪的热度依然没有下降,在他发了一条要求“严查”的微博后,A股百亿医药巨头以岭药业的市值,两个交易日蒸发了127亿。

4月14日13时08分,普思资本创始人、万达集团董事王思聪在微博转发了一则关于莲花清瘟的视频,并评论称“证监会应严查以岭药业”。

这句犀利的评论很快引发舆论发酵。截至发稿时为止,共有1.8万人参与评论,1万人转发了微博。转发约一个小时后,王思聪删除了文字评论,仅留下“转发微博”四个字和这则颇具争议的视频。4月17日,丁香医生推送了题为“不要吃连花清瘟”的文章,舆情进一步发酵。

随后,医药大牛股以岭药业画风突变。4月15日,以岭药业跌停收盘,市值蒸发了67亿。4月18日开盘,以岭药业以32.39元/股的跌停价开盘,截至收盘,股价纹丝不动,总市值缩水到541.14亿元,近两个交易日公司总市值缩水了约127亿。

将目光调回这起争议的核心主角以岭药业,其发家史可谓光彩熠熠。作为河北省第一家登陆国内A股市场的中药企业,2020年疫情以来以岭药业股价翻了4倍,成为一度碾压同仁堂和白云山的600亿中医药大牛股。

以岭药业的迅速壮大,也带领吴以岭走向财富巅峰,2012年以岭药业上市当天,吴以岭以超过60亿元的个人持股市值成为“A股院士首富”。《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吴以岭家族拥有15亿美元财富,折合人民币约105亿元,稳居石家庄首富宝座。

曾经风光无限的以岭药业,能否走出这场舆论危机?

口水战背后是奶酪之争?

王思聪4月14日的一则微博,将矛头指向生产连花清瘟的母公司以岭药业。

王思聪转发的这则名为《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谁告诉你的?》的视频称,河北以岭医院院长贾振华在《植物医学》发表的连花清瘟防疫论文中,明确声明研究没有做双盲实验。

该视频还指出,因为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用连花清瘟抵抗新冠病毒,以岭药业股价曾两次涨停。从世界卫生组织报告来看,只能证明世界卫生组织中的部分中国专家,建议使用传统中医药对付新冠病毒。

当天下午,以岭药业证券部工作人员火速回应,微博上所传的消息,请指出具体的问题与源头。“不能因为‘王思聪’三个字眼,就随意提出疑问”。

4月16日,以岭药业再次公开回应称,公司从未在任何场合表示“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对于近期不实舆论信息,以岭药业已向上级部门进行汇报。

随后,互联网医疗自媒体“丁香医生”也推送题为《不要吃连花清瘟》的文章。文章中称,从物理阻断方面、疫苗方面还是用药以预防感染三方面,连花清瘟都无法达成预防新冠病毒的效果。从官方到临床,以及药物研发三个维度,目前都无法找到有效证据支持“”连花清瘟可以预防新冠”。

不过,该文也提到,今年3月15日,新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表明,处于医学观察期,或临床治疗期(确诊病例)的轻型和普通型病人,推荐服用连花清瘟胶囊(颗粒)作为治疗药物。

所以,该文标题更准确表述应该是《不要吃连花清瘟防新冠》。

另外,这两天,一句“从研制到生产,连花清瘟胶囊仅用15天”又成为各方质疑的焦点。

《豹变》找到《中国中医药报》2004年6月30日这期报道,原文的表述是“他们昼夜攻关,在短短的15天内完成了“连花清瘟胶囊”的提取、浓缩、干燥、成型等生产工艺和质量标准的研究工作。”

实际上,在该报道中还提到“2004年5月9日,这一天,连花清瘟胶囊在经历347天的紧张研发拿到了新药证书和生产批件。”

所以,所谓“15天研发出连花清瘟胶囊”其实是断章取义了。

对于这番争议,多名医药行业人士告诉《豹变》,连花清瘟的这场口水战背后,很可能有多方利益集团在推波助澜,其本质是中外医药集团围绕抗疫市场的奶酪之争。

“连花清瘟的争议反映了中西药的地位争夺。”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认为,长期以来中药一直有争议,根本原因是我国的现在医药医疗体系是按照西医医疗体系来评价,即西医医疗环境、西医医学观念、西医政策和细节以及西医教育和观念共同构成的一套西医医疗体系。

他解释,中药是基于中医理论体系建立的制药和用药配套,中药企业新药研发、疗效用现有的医学标准,几乎很难符合西医医学标准。但部分中药确实能够有效抗击新冠肺炎,只是无法按照西医或现代医学标准评判。

所以,连花清瘟成为抗击新冠的“神药”引来争议也就不难理解了。

身价超60亿,吴以岭成A股“院士首富”

天眼查显示,以岭药业关联公司为石家庄以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8月,法定代表人吴相君,董事长为吴以岭,该公司注册资本约16.7亿人民币,于2011年7月上市。十大股东中第一大股东为以岭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占总股本比例31.53%,吴相君、田书彦分别为第二、三大股东。

这只百亿中药大牛股的发家和崛起,还要归功于创始人吴以岭。

公开资料显示,吴以岭1949年生人,出生于河北衡水的一个医学世家,自幼跟随父亲四处行医,熟悉各类药材和中医配方。

1977年,全国恢复高考,吴以岭考上了河北医科大学中医系,正式踏上中医道路。1982年吴以岭从南京中医学院首届硕士研究生毕业,被分配到河北省中医院心血管内科工作,成为一名心血管科的内科医生。

1992年,做医生的第十个年头,吴以岭正式从医生转型到医药行业,筹钱成立石家庄开发区医药研究所黄帝制药厂,这就是以岭药业的前身。以岭药业研发的多个爆款中成药,都出自吴以岭之手。

据了解,一次行医时,吴以岭在传统“活血化淤”的中医药方中加入水蛭、全蝎、蜈蚣、土鳖虫、蝉蜕等虫类药,研制出一种可以治疗心脑血管疾病的独家药方,取名五龙丹,这便是大名鼎鼎的“通心络”。

在以岭药业发展早期,“通心络”一度是其营收的支柱。2008年至2010年,以岭药业通心络贡献的收入分别为6.4亿元、7.17亿元、9.21亿元,约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68%、44%、56%。这之后,吴以岭又带领团队研发出连花清瘟,主要用于治疗流行性感冒。

2003年非典肆虐期间,连花清瘟不仅引爆全国消费市场,也令以岭药业赚得盆满钵满。2009年,吴以岭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而这一头衔在中医行业极为罕见。

2011年7月,以岭药业正式登陆深交所中小板,成为河北首家登陆A股市场的中药企业。上市当天,吴以岭以超过60亿元的个人持股市值成为“A股院士首富”。胡润发布的《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吴以岭家族拥有15亿美元财富,折合人民币约105亿元,吴以岭不仅是百亿院士,更是稳居石家庄首富。

巧合的是,几乎每次爆发疫情或大流行病,总会看到以岭药业站在C位,随之而来的是,公司销量和业绩水涨船高。

据以岭药业2020年财报显示,连花清瘟还被列入《人禽流感诊疗方案(2005版修订版)》,《甲型H1N1流感诊疗方案》、《风温肺热病(非重症社区获得性肺炎)诊疗方案》等多个文件的推荐用药中,可以用来治疗禽流感、风湿肺热、急性扁桃体炎、埃博拉、中东呼吸综合症、新冠病毒等各类传染性疾病和呼吸道疾病。

这极大地拓展了以岭药业的消费群体和市场份额。《豹变》注意到,自2012年上市以来,以岭药业的净利润则从1.86亿元上涨至2020年的12.19亿元,增长了6倍有余。

但与此同时,随着连花清瘟也被贴上“包治百病的神药”的标签,有关其是否被神化,夸大宣传的争议也越来越多。

依靠连花清瘟,以岭药业还能风光多久?

此次新冠疫情防控期间,以岭药业的销量神话就像历史的又一个轮回。3月18日,以岭药业发布了《关于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列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的提示性公告》。

公告显示,本次发布的新冠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中,除将连花清瘟胶囊(颗粒)继续列为中医治疗医学观察期推荐用药外,还将其列为临床治疗期(确诊病例)轻型和普通型推荐用药。

自从疫情来,连花清瘟销量暴涨,带动以岭药业业绩和股价双双高涨。

以岭药业股价从2020年初的8元涨至如今的35.99元/股,涨幅约4倍。截至4月14日,以岭药业市值一度高达668亿元,已经超越同仁堂和白云山,位列片仔癀和云南白药之后。但这背后同样有营销的力量在涌动。据财报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以岭药业销售费用为28亿元,同比增长36.48%,占同期营业收入的四成左右。

靠着新冠疫情,连花清瘟成了全网爆火的网红抗疫药,但陷入舆论危机后,这波热度能持续多久?一款中药又能否支撑以岭药业业绩长红呢?

事实上,近年来以岭药业业绩得以逐年增长,连花清瘟这款中成药“功不可没”。

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1年9月,以岭药业的营收分别为58.25亿元、87.82亿元及81.1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6.07亿元、12.19亿元及12.24亿元,2020年、2021年三季度,以岭药业的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100.95%及20.43%。截至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连花清瘟产品实现营业收入33.7亿元,占公司总营业收入的41.6%。

目前,以岭药业的利润增速开始呈下滑态势。2021年三季度,以岭药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6亿元,同比下滑14.02%。

“高度依赖单一药物和短期热度,对以岭药业的业绩会构成一定隐患,目前的股价和疫情影响以及连花清瘟胶囊的热度有一定惯性,等到疫情逐渐恢复,如果以岭药业的收入还是高度依赖于连花清瘟,那么以岭药业的股价可能会回归合理区间。”财经评论员张雪峰对《豹变》表示。

日前,莲花清瘟还被列入了广东联盟清开灵等中成药集中带量采购名单之中,而降价也可能导致以岭药业的利润空间遭到挤压。

4月8日,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发布公示广东联盟清开灵等中成药集中带量采购拟中选/备选结果,该公告显示,连花清瘟颗粒剂10袋/盒进入拟备选名单,每袋价格为2.3295元,较此前集采文件中11.25元的申报价降低了37.88%。

对此,国盛证券在一份研报中指出,公司的连花清瘟已进入广东省联盟集采目录,后续可能出现一定价格下降,进而影响连花清瘟的收入和利润增长。

国盛证券还表示,以岭药业的心脑血管三大产品以及连花清瘟收入体量较大,达10亿以上级别,如果增速放缓或者下滑,可能导致整个公司增速放缓。虽然公司在中药创新领域已经收获多个专利新药,但后续品种的研发和获批仍然受政策、疫情等多种因素影响,存在一定不确定性。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16627.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