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高校志愿者走进疾控部门做流调:获取信任成“必修课”

在疫情防控之下,流行性病学调查任务繁重。记者18日获悉,上海高校的学子们成为志愿者,“逆行而上”在疾控部门、在线上忙于疫情风险防控、信息报送、健康管控、流行病学调查……

在38天里,上海健康医学院健康与公共卫生学院的学生志愿者们完成了确诊病例流调共计约1250人次,密接病例流调共计约6120人次,接转外区密接与次密接共计约10450次,二次密接审核共计约4050次,密接与次密接派单共计约115300次,国家系统初筛录入69540人次,接转外省共计550人。

上海高校志愿者走进疾控部门做流调:获取信任成“必修课”

校方告诉记者,随着上海确诊病例、无症状感染者的增加,浦东新区疾控中心的流调及信息汇总压力也与日俱增。该校健康与公共卫生学院发出了志愿者招募通知,得到了学生们的热烈响应。在经过疾控部门专业培训后,大学生志愿者们“上岗”了。20级公共事业管理(本科)班王诗颖告诉记者,作为电话流调志愿者,首次进行电话流调时,脑子里竟然一片空白。不过,她很快便进入了状态。“您好,这里是浦东疾控,请问您是……”“请问您是否去过……”“请您现在戴好口罩立刻回家,不要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也不要紧张,安心在家等待工作人员联系您……”这是她近期说得最频繁的话语。

随着人们反诈意识的提高,受到被流调者的质疑是每天都会遇到的。王诗颖说:“‘学会如何迅速让大家相信我们’成为了一堂必修课,在进行了几天电话流调后,志愿者进行了‘如何迅速获得被流调人员信任’的问题大讨论,总结出了几条经验,这种感觉还蛮奇妙的。”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志愿者施轶珺有一本“抗疫日记”,日记中记录下来是满满的“担心”——“不知道那对等待转运的老夫妇吃上饭了吗?”“那位得知自己是密接的姐姐哭得很伤心,我们的工作能帮到她吗?”“有间工厂出现确诊,突如其来的疫情会打破多少人的生活?”流调对象透露出来的信息让年轻的志愿者牵肠挂肚。

派单组志愿者江依锦告诉记者,其所在组的任务是把密接人员指派给相应的社区进行管理。她说:”我们争取快速准确地确认好信息,及时指派给相应社区进行管控。对于特殊的人群,我们都会将其情况详细地告知给社区并做好备注,特殊情况就特殊处理,尽力照顾好每一个人的感受,这是我们能做的对他们最好的帮助。”

在浦东新区疾控中心的志愿者们每天一早就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之中,“大家的工作一定要落实落细,我们的一点疏忽就可能会让更多人处于危险之中。”在工作开始前,赵伟航总会跟同学们提个醒。

从4月6日开始,部分志愿者开始了第二阶段的加急工作——在国家相关系统录入初筛核酸异常人员信息,信息筛查、数据录入必须于当晚十一点前完成,工作任务重、压力大、强度高。赵伟航说:“我们每天每人要面对上千条的数据,不仅要做到快速辨认,还要在录入后反复核对。新的工作系统有段时间不操作就需要重新登陆,大家一整天都泡在信息录入中,吃个饭、上个厕所都感觉到在浪费时间。”十天里,大学生志愿者们录入66428条数据,通过身份信息、核酸检测结果以及异常情况进行录入、动态更新、筛选比对,为疫情防控工作提供了精准的数据支撑。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16374.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