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发热议 总感觉剧荒,是因为长视频穷了吗?

长视频会员又涨价了。群众的第一反应是又没供应什么好剧,凭什么涨价。接着是例行的一轮骂明星片酬高、骂资本割韭菜,骂国产剧不争气、骂进口片狂删减,总结为一句“网盘见”。

4月9日腾讯视频官方宣布,将于4月20日零点对平台VIP与“超级影视VIP”价格再次进行调整,最高一档涨幅高达25%。而自2021年底,爱奇艺、芒果TV,包括咪咕视频,已经都涨过一轮。

从2018年起,长视频烧钱亏损的困境便不再是什么秘密。也正是从这一年开始,一线平台们开创了联合声明、反制上游的先例,以实现更良性的生产秩序与更有效的成本控制。直到今年,长视频还在往这方面努力,并且有了一个更精确的表述:“降本增效”。

这一点最直接的表现——也是最简单粗暴的手段,便是剧集项目的缩减。2022年初,腾讯视频、优酷高管相继在朋友圈感叹“过会难”,引发热议。之后,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王晓晖也与媒体大谈未来的内容取舍之道。

引发热议 总感觉剧荒,是因为长视频穷了吗?

相似的发展路径、商业模式与当前处境,让长视频平台在取舍上大同小异:尽量摆脱烧钱的版权剧,发力更有主控权的自制剧,再给分账模式打打气;集中力量保住头部大剧,不再轻易为“小而美”行险。

图片

改革道阻且长,对于剧集市场来说,2022可能是比被疫情扰乱的2020更凄凄惨惨戚戚的一年。据云合数据统计,2022年Q1共上新国产连续剧80部,同比减少24部,具体到各平台,也都是同比缩减的情况。

那么这一次,平台都在靠什么老手段、新花活避免片荒?

联播再起风云?

增量竞争时代,视频平台通过内容独播跑马圈地,但也将版权费越推越高。2020年初,突发的疫情扰乱影视生产,造成了一段特殊的片荒期。如今看来,这简直是给了长视频一个台阶下——赶紧转变打法,联播搞起来。

在硬糖君看来,那次联播的一个代表性案例是《我是余欢水》。它既不是积压剧,也不是同步的卫视剧,而是一部为短剧探路的新剧,与平台的品牌塑造并非毫无关系。这样的剧都拿出来分销,能看出一定的决心。

不过很快,关于联播的讨论声量就被超前点播与剧场化运营“吸走”,这两项涉及更多的是独播剧集。然而从数据看的话,2021年的剧集市场其实是独播出热剧、联播在推进两种趋势并存的,且联播剧的数量与占比都达到了三年内最高。

图片

艺恩《2021国产剧集市场研究报告》

2022年一开年,《开端》《人世间》等独播热剧都给平台带来了可观的热度,但也出现了《镜双城》这种S级古偶分销的情况。该剧由华策克顿-剧酷传播与企鹅影视联合出品,最终是在腾、优双平台播出。

待到3月份,联播剧的数量与存在感继续上涨。云合数据统计的Q1全网连续剧有效播放TOP前20中有8部多平台剧,前10中有5部。最高的《猎罪图鉴》排在第3位,仅次于登上央视的《人世间》《雪中悍刀行》。这部剧此前在爱奇艺片单中官宣过,一度被误以为是今年迷雾剧场的一员,然而最终是在爱、腾联播。

从观众角度讲,联播可以少买一个平台的会员。如此对于剧集来说,多一个平台也就多了一份被看到的可能。况且,如今很多人是在短视频上种草与拔草新剧,独播联播在站内推广资源上的差别,似乎已经没有以前那么“性命攸关”。

然而对于平台来说,内容行业的不确定性注定了分销、置换这种事的不确定性。不到最后,说不好每笔交易究竟是己方占便宜,还是被对方“吸血”;是显得自己眼光精准,还是预判失误。腾讯视频分销《庆余年》、优酷分销《司藤》都曾被吃瓜群众引为笑谈,芒果TV与优酷还曾围绕《琉璃》在微博上扯头花。

不过今年还有一个新情况是,这种交易更多发生在爱、腾两个水位相当的一线平台之间。2020年与优酷有过几次联播的芒果TV,或许是因为有了打通网台的季风剧场,如今几乎撤出了这种交易,近期联播的重点剧仅有爱奇艺的《影帝的公主》。

短剧,指望得上吗?

长视频捂紧钱包,重点保头部大剧,压力与机会便更多来到了分账内容上。

与平台主控的自制剧、高价买断的版权剧不同,分账内容在播前无需平台投入大量人力财力,而是在播出后获得“票房”分成,片方的收入与播放表现挂钩。

长视频最经典的分账内容莫过于网络电影,它诞生于增量竞争时代,帮助平台快速充实片库,挽留会员。至于分账网剧,尽管票房破纪录的速度没有想象中那么快,但走到现在显然具备了更重要的意义:分摊成本,共担风险,以及撑起“小而美”剧集的供应。

从前的分账剧,总体来说属于闷声发财的状态,鲜少有收入与口碑兼得者,也很少火到大众层面。2022开年的《一闪一闪亮星星》却给爱奇艺的春节档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该剧豆瓣打分人数有11万之多,评分目前维持在6.7,表现好过许多卫视剧。

不过,这部剧究竟会成为一个分水岭、标志分账剧的又一次升级,还是只是一个孤例,还未可知,要看今年是否有新剧及时接上这一棒。

对于“传统”分账剧(单集时长仍是45分钟左右)来说,今年可能是比较艰难的一年。往前看有头部大剧,往后看有短剧。眼下已经有一些项目让人看到,短剧不仅可以更低成本、更类型化、更下沉趣味,还可以更“小而美”。

在硬糖君看来,一个比较重要的转变是,长视频开始探索更符合本平台用户观看习惯的短剧规格,而不是为短而短,为竖屏而竖屏。年初引发关注的喜剧《大妈的世界》、近期的黑马古偶短剧《念念无明》都是横屏,前者属于腾讯视频的“十分剧场”,后者属于芒果TV的“大芒计划”。

图片

往精品化提升的短剧,能否起到为长视频平台分忧、充实剧集储备的作用?这里就需要那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一部短剧放在腾讯视频这样的综合性平台,很容易被淹没,况且腾讯视频除了国产剧还有动画剧集、海外剧、纪录片等其他强势品类。

但对于芒果TV这样比较“偏科”的平台来说,情况就不一样了。《念念无明》在许多全网剧集榜上查无此剧,但在芒果TV站内,却是连续几天都在“热门内容”与电视剧榜的前列、甚至前三飘着,甚至能够起到为其他短剧引流的作用,那还要啥自行车?

当然,《念念无明》像《亮星星》一样,是同类内容中创意、制作都比较突出的一部,处于平均水准之上。网友能将它作为古偶去评价、去安利、甚至去拉踩别的古偶剧,已经很能说明一些问题。

图片

抖快的微短剧,很多是通过短时长与竖屏来尽量降低用户在观看时的精力脑力投入。中长视频平台探索的横屏短剧则重视剧情的紧凑与反转,单集信息量并不小,做得好的话,会是现有长剧的极致脱水版。仅代表硬糖君自己,很期待微短剧、10分钟左右的中剧今年还会怎么发育,能否成为催促长剧创新的那只“鲶鱼”。

进口成为补充,老剧凸显价值

2022年,剧圈的另一新动态是“限韩令”解冻,各平台重新开始采买韩剧。

1月份起,芒果TV播出了李英爱主演的古装剧《师任堂》,爱奇艺播出了孙艺珍主演的《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比较出乎意料的是,之前一直以日剧为版权剧主打的B站,这次一口气上架了多部韩剧:《仁显皇后的男人》《又是吴海英》《机智的监狱生活》《机智的医生生活2》《陷入纯情》,用户一度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图片

视频网站曾经有过两次韩剧引进热潮,分别以2014年《来自星星的你》与2016年《太阳的后裔》为代表。在国产剧版权水涨船高的情况下,独播韩剧一度成为视频网站招揽会员的财富密码。视频网站也通过投资合拍的方式,找到了一条在“限外令”先审后播的情况下,实现中韩同步的路子。但“限韩”到来后,一切作罢。

时至今日,长期的限外、限韩,加上国剧的崛起升级,海外剧在国内的影响力早不如以往。今天的视频网站不会像以前一样为了独播和同步而耗费大量人力财力,而是将海外剧作为一些类型的补充。

东南亚剧近些年来在沙雕玛丽苏上颇有建树,腾讯视频是互联网上泰剧的主要买家之一。而一贯以高冷英剧为标签的优酷,近期则引入了新加坡土甜剧《过江新娘》(这部剧2021年首播时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已经小小火过一轮)。

但与其说这些剧体现出的是海外剧的价值,不如说是经过市场检验的老剧的价值。这一轮引进的几乎就没有什么新剧,都是感兴趣的人早就看过盗版的老剧。

国内老剧的长尾效应则更为明显,不仅持续在为平台带来流量、会员,也在持续为短视频、为沙雕网友造梗,如《甄嬛传》系列,还有近期的黛玉发疯文学。

根据云合数据统计,2022年Q1,在全网剧集大盘下滑的趋势下,老剧有效播放出现逆势增长,在整个剧集大盘中的有效播放占比达54%,同比上涨4.3%。老剧有效播放TOP10中,最近的一部是2019年的《庆余年》,最老的一部是2012年的《甄嬛传》。至于《知否》这部当年褒贬不一、硬糖君觉得相当烂尾的宅斗剧能有这么大后劲儿,我只能说人民真的太需要宅斗了!

图片

事实上,在腾讯视频因涨价登上热搜之后,词条内就出现了许多这样的网友评论——“甄嬛传都没有你牛啥”、“仙剑奇侠传都没有你在拽什么”。虽然是显而易见的调侃,但对老剧与新剧的付费意愿可谓天差地别。

或许,长视频想要降本增效,想要说服观众心甘情愿付费,最重要的是站在观众的角度去想一想。观众喊剧荒,真的是因为剧少,还是因为新剧自绝于观众、越来越经不起时间的考验?过去的百般激励生产,如今的苦苦控制产能,如果不是为了最终内容品质的提升,于观众而言都毫无意义。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16332.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