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乔的蝴蝶,飞不过气球哥的沧海(神奇的谭Sir宇宙)

在巴蜀地区有一位交警叫谭乔,做了13年的交通普法节目《谭谈交通》,换来了全球华语地区都具有的一定知名度,被大家亲切的叫做谭Sir。

他为人风趣幽默,说话笑中带泪,动不动就唱歌,念诗,skr,有抓偷车贼的豪勇,也有追人的时候被树桩子绊倒骂骂咧咧的怂样。

不过,谭Sir最有意思的,还是构建起来了一个神奇的谭Sir宇宙。

里面有二仙桥大爷,富贵大爷,气球哥,贝斯特厨具,高端访谈等等人物。

他们都是因为交通违法行为被谭Sir拦截下来进行交通劝导和宣传的对象,理论上都是轻微的法外狂徒,但是这些人和谭Sir一样,深受喜欢。

二仙桥大爷的空耳,富贵大爷的积极,气球哥的歌喉,贝斯特厨具的带货,高端访谈的格局观和世界观,都是生活里面最普通的人,说出了最有意思的话,给其他人带来了快乐和启发。

谭乔的蝴蝶,飞不过气球哥的沧海(神奇的谭Sir宇宙)

而气球哥,是里面很神奇的一个。

他两次出现在谭Sir的镜头里面,两次都开开心心的以歌会友,虽说老婆跟人跑了,自己依然是开心的过着生活。

图片

于是谭Sir在离开体质内之后,对气球哥有过一次回访,气球哥依然是那样的有趣,依然是那么爱唱歌。

可惜他的生活,很无助。

谭Sir自己在知乎上说,

“气球哥现在依然单身,没有卖气球了,当上了搬运工,一个月两千块钱左右,住的是一个月200块房租的出租房,这个月的房租还差几十块钱,我帮他付了”。

图片

在周围小卖部帮忙搬货,小卖部老板都觉得他可怜,就连想带着谭Sir在出租房的阳台上高歌一曲,还被其他租房客给吼。

在视频的最后,气球哥送谭Sir出门,提了一个很有电影台词质感的问题,

“我那年送给你的灰太狼气球,都过时了?”

图片

这话就像是气球哥对自己的总结一样,他没有智能手机,不知道互联网不知道自媒体,他就和气球一样,觉得自己过时了。

但是反转来的很快。

谭Sir的《再见气球哥》视频发布在3月25日,播放过非常高,于是就有很多机构盯上了气球哥。

和他签合同,要给他做包装,帮他租房子,要给他出唱片。

当然,大概率是想画饼蹭点热度。

在4月13日,谭Sir又发布了一期视频,《谭乔寻人记-气球飞走了》,气球哥面对本来想帮他找个工作,也给他打造个人账号的谭Sir的关心,把经纪人说成自己的侄儿。

于是很多人说,气球哥飘了,被经纪公司骗了,对谭Sir这个关心自己的老熟人居然都说谎了。

甚至有人断言,气球哥会和庞麦郎一样,流星一样划过天空,从此再也没有音讯,之后只会后悔莫及,为了一点点蝇头小利把路走窄了。

总归,气球哥被冲了。

2

我觉得这事儿里面,气球哥的选择不地道,也不聪明。

但不能全怪气球哥。

因为他,穷怕了。

你作为一个能上网的人,你用你的逻辑去理解他,是有问题的。

因为他,穷怕了。

穷到已经不顾一切了。

就如同他对谭Sir说的,“我的房子要是比现在好的话,我早就想和你见面了”,这最后一丝倔强背后透露着深深的无奈。

图片

成都好歹也是有点名气的省会城市,两三千块钱的收入其实不够体面。

而且我觉得气球哥说自己两三千块钱一个月也可能是在死要面子,不然不会200块钱的房租都没办法一次付清。

对的,死要面子。

气球哥的乐观、开朗、动不动就唱首歌,这不是乐观。

这是硬撑。

谭Sir宇宙里面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让人泪目的场景,很多都是收入状态和精神状态反差下带来的快乐和感动。

我们作为看客,是快乐了,他们呢?

观众对气球哥的期许,是维持穷且乐观。

穷+乐观,一个都不能少。

我不说别人,就说我自己,如果气球哥是开着宝马在唱歌,我可能都不会那么喜欢他了。

因为他的快乐太正常了,没有意思。

扪心自问,这一种略带残忍的审美,就像是古代文学里面英雄一定要迟暮,天才一定要短寿,美人一定要不幸福一样。

花好月圆,没意思,不刺激,没反转。

谭Sir和气球哥互动的视频很早就火了,他自己都说,走在路上会被人认出来,会有人来合照。

但是认出来又怎么样?

全网都知道气球哥了又怎么样?

大家没给过他一分钱,也没有给他一份比现在更好的生活。

我们从气球哥身上找到了自己的精神满足,但是我们何曾想过他的需要。

他依然过的是做搬运工的日子,依然是智能手机不上网的时代遗忘者,依然是200块钱房租都凑不够的中年人。

所以当他已经在谷底的时候有人找上门告诉他,我给你租房子,我带你吃馆子,我让你兜里有钱,那不论这些人是什么来路,抱着什么心思,气球哥都会跟着走。

气球哥已经在黑暗待得太久了,他只需要一点光明就会飞蛾扑火。

而且气球哥有什么好怕的呢?

谭Sir看到合同里面说如果违约要赔偿100万,吓得立马各种劝,气球哥不为所动。

这就如同有人告诉我,我如果违约要返款我1000亿一样,我也会无所谓,因为我无法想象1150吨的百元大钞是什么样的。

气球哥没见过100万,也不在乎100万,说难听点就是烂命一条,不如一搏。

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就没有什么好在乎的。

有风险又怎么样?

对方是坏人又如何?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只要不图我腰子,我房间里面最贵的就是那台电视机,你抱走就行。

只要能让我搬去一个自己唱歌不会被骂的地方,能让我每个月不至是两三千块钱的收入,就行。

眼前的苟且太沉重了,气球哥面临的残酷现实,不足以支撑他计算风险,考虑太多。

3

有人说,你看二仙桥大爷跟着谭Sir一起拍视频多好,比外面乱七八糟的经纪人公司稳妥很多。

而且,抱着谭Sir的大腿,也要比打造自己本来就是依附于谭Sir的IP强。

图片

这话本质上没毛病,我特别认可。

但是不能忽略的一点就是,这项决策我们能做出,是因为我们是上帝视角。

这是站在我们的位置,用我们的视角给出的分析。

谭Sir说,在这个时代每个人都可以火五分钟。

气球哥说,嗯,多活五分钟。

发现了吗,大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这就是一个没有接触互联网,已经被快速迭代世界抛弃的人的想法。

气球哥在互联网上火了,他自己可能唯一的感受就是周围突然多了很多不认识的人要和他打招呼。

而互联网是一个他从来不曾真正踏入的世界,所以他不知道流量变现,不知道直播带货,不知道mcn合同陷阱。

谭Sir说你别最后成了潘嘎之交啊,气球哥表示,撒子哦。

甚至我都能想象,如果没有那个号称侄儿的经纪人出现,谭Sir第二次去找气球哥,说要给你“做个人账号,可以恰饭”,气球哥也会,“嗯,个人胀好,就是可以不可以不光吃饭,也吃点菜”。

气球哥本人可能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没有信息。

因为不知道,所以走不远。

我也不觉得气球哥签约了经纪公司以后就有多大的盼头。

在看气球哥视频的时候知道,他这个表现会很掉粉,尤其是对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自己恩人的谭Sir打马虎眼,观感很差。

但是粉转路,路转黑的逻辑他不知道啊。

大家上网冲浪这么多年,该知道的大家都知道。

但他,不知道。

气球哥知道自己可能火了,但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火,只能反复的说,我有社会各界的关注。

关注的到底是他的什么呢?

他不知道。

因为不知道自己的底蕴到底在哪里,气球哥陷入了当年那些同样说不出自己为什么生意会成功的土豪老板们的迷茫,老板们还知道去烧香拜佛祈求玄学的照拂,而气球哥却以为是自己的歌喉真的动人心魄。

因为不知道,所以看的短。

气球哥只知道那个经纪人给自己租房子了,给自己钱了,要做唱片了,这是他的世界里面能感知到的内容;

谭Sir给他提供的,是热度,是商单,是整活,都超过了气球哥的认知。

江湖上流传说是巴菲特的鸡汤名言:

你永远赚不到超出你认知范围外的钱。

我觉得对气球哥特别合适。

极端的说,气球哥可能都知道这些概念,还是那句话,他早就火了,但是他并没有吃到其中的红利,他不知道如何变现,也不知道谭Sir可以怎么帮他。

于是第一个上门的人,就成了他的救星。

哪怕付出的代价,是要欺骗真正关心自己的谭Sir。

我们站在干岸上,看到了气球哥驶向不可知的未来,谭Sir气到无语了,说出了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重话。

在这场我们都知道而气球哥不知道的魔幻剧里面,我们入戏了,气球哥反而抽离了。

都是梦幻泡影,热闹都是别人的,气球哥想要留下碎银几两就行。

因为他的认知,他的经历,他的见识,让气球哥不知道自己会成为一个香饽饽,也让他不知道加入谭Sir宇宙可以更有盼头,更让他不知道经纪人可能仅仅是想榨干他最后的热度。

未来的美好太遥远了,气球哥也想象不出那份美好,只有牢牢的抓住当下,做出了我们觉得短视的选择。

不过,他真的就有选择么?

选择在这个时代是个奢侈品,很明显气球哥并不具有选择的权利。

他甚至连【选择的权利】这五个字,都不知道。

4

看谭Sir的视频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他的那一份同情。

作为交警,他自然不会认同交通违法行为,但是他也能理解那份迫于生活的无奈,谁不想有一辆可以拉货的汽车啊。

谭Sir的视频里面,经常可以看到他对大货车司机阴阳怪气,对豪车趾高气扬,对犯罪分子努力追捕可惜撵不上,但是对于挣扎在生活的人,罚款没怎么见到,总是代人捐赠又总是捐不完的那500块钱,反而出场更多。

所以谭Sir在和气球哥第二次见面里面,经历了前面的旁敲侧击、各种暗示、怼脸明示之后,他放手了。

不是放弃,只是放手,他同情了。

不论是觉得气球哥膨胀了也好,还是气球哥被忽悠了也罢,谭Sir知道自己拉不回气球哥了。

所以他只剩下祝福,还和经纪人握了握手,叮嘱了一句,

“好好的去帮助气球哥”。

图片

没有精神洁癖,没有穷开心的审美,尽自己的一份力去帮,努力的去做一份劝告,不强加自己的想法到气球哥身上。

至少,谭Sir给气球哥付了拖欠的那几十块钱房租,他远远比我更有资格去不开心,但是谭Sir没有。

历史学家陈寅恪写过,

“凡著中国古代哲学史者,其对于古人之学说,应具瞭解之同情,方可下笔”。

这瞭解之同情,同情之理解,就是谭Sir的态度,也可以说是在见惯了底层挣扎之后的心得。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16156.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