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一前一后中间“张富贵那天吸了她的奶,张富贵做出这么出格的事”

只有在张富贵面前,兰兰才体会得到,自己也是高贵的,女人怎么了,女人也应该被人关爱,在王二庆出去以来,张富贵就像一个大哥哥照顾一个小妹妹一样照顾她。




于是乎张富贵那天吸了她的奶,张富贵做出这么出格的事,兰兰在心里却并没有怪他。

 文学




今天的鱼,刺比较多,张富贵夹起一块,用另一只手细心地拔刺,然后再放到兰兰的碗里。




兰兰喉咙哽咽着,她不知道说什么好,老半天,她才憋出一句话“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她无法再坐下去面对着张富贵,没等张富贵回答,也没吃饱饭,她就起身跑了,因为她发现自己的心开始摇摆了。




“喂……,你……”张富贵在后面喊着,因为他知道兰兰就吃了小半碗饭,平时她都吃一整碗的,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天饭没吃完就跑了。还有兰兰问的那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的话,让本来就口吃不善表达的张富贵不知如何回答。




是,张富贵得好好考虑这个问题,他为什么对她那么好呢?




现在她男人不在家,理应对这个弟媳来些关心,可这关心,是不是有些过头了呢?张富贵意识到这个问题,他吓了一跳。




他脑中冒出一个疑问“我是不是对弟媳有那种意思?”,这个疑问让他羞愧难当,作为兄长,他怎么可以对自己的弟媳有这种非分的想法?




张富贵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耳光,企图把不干不净的想法,一巴掌打跑……但是他男性的本能和他久旱而悄然萌发的渴望,让他的眼睛不自觉地看着兰兰远去的背影,直到兰兰又躲进了她房里,门又被关了上,张富贵依然盯着那扇门在发着愣……




兰兰对着自己房里的镜子,她摸着自己的脸独自己照了起来,她被自己的变化吓了一跳。




这张原本被太阳晒得有些黝黑的脸,经过这大半个月的养尊处优竟白嫩了不少,原本瘦削的脸廓却也饱满了不少,显得那么楚楚动人。




原来这大半个月以来,自己有这么大的变化,原来女人是靠保养的,就跟厨房的那把菜刀一样,你时常去磨去擦拭去保养,它就会保持锋利,刀口峰芒闪闪发亮,如果不去管就会锈迹斑斑,不堪一用了。




想到这,兰兰刚开心的心情又悲哀了起来,她为什么要悲哀呢?




她的容颜虽说日渐焕发,可是自打王二庆走了后,自己的身体从没得到男人的抚慰,时间一长,恐怕就如不打磨的菜刀要长锈了,到最后不堪一用,待青春已逝,将如调败的花朵一样垂垂凋落,让人惋惜。




兰兰突然觉得让王二庆出去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女人没有了男人,就好比鱼儿脱离了水源,迟早会干渴而死。

兰兰摸着自己嫩滑的脸,慢慢到脖颈……这让她原始的渴望有一丝的觉醒,她多么希望王二庆立马出现在她面前,两人相拥着,在床上打着滚……




可是王二庆一回来,她的“女王”的日子就要宣告结束了,又回到了她的“丫鬟”和“工具”的日子,这也是她不愿意再过的日子。




她甚至开始幻想,若是把张富贵的体贴细心给王二庆,或是把王二庆的帅气和甜言蜜语赋予张富贵,那她只要其中一人即可,可偏偏这对非亲兄弟,却如天壤之别、南北两极,形象好的只会说不会做,会做不会说的形象又很普通。




老天似乎有意在戏弄兰兰,让她在这两个男人之间徘徊不定。




张富贵把所有的好吃的都留了她,把赚来的钱给她买吃的穿的,而自己依然穿着那厚重的又热又破的土布衣服,身边又没个女人,她没个一儿半女的,真可怜,想到这些,兰兰不禁淌下泪来。




不一会儿,张富贵拿着他自制的弓箭准备出去的时候,兰兰不知自己怎么回事,她叫住了他,似乎这么快就忘了他所犯的错“大哥,你受伤了,就不要出去了。”




这么简单而平实的一句话,对着这个光棍说,那在张富贵的心里可就不那么简单而平实了,而是在他的心里犹如一个石子丢进了河面,泛起了涟渏,不断向四周扩散。




张富贵顿觉一阵心暖,没想到兰兰她也开始关心自己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爱味之家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eizhijia.com/n/14338.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爱味之家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